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魂归来兮
    沈安溪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大露台。夕阳的余晖自大露台处洒进来,给客厅的事物都镀上一层或重或淡的金色。大露台的落地玻璃窗处有一层半透明的白色窗纱,黄昏的风吹拂进来,让那窗纱轻轻晃动着。&1t;/p>

    沈安溪有些怔,她这是在哪里?&1t;/p>

    “老婆,你在什么呆呢,过来吃饭啊。”沈枞渊这时又从饭桌那边回到沈安溪面前晃了晃手,然后伸出手指,在她的额头处一弹:“魂归来兮。”&1t;/p>

    然后沈枞渊没等她说话,便拉着她的手,将她从沙处扯起来:“来,尝尝我的手艺。我今天做了菲力牛排,快过来尝尝。”边说着,沈枞渊边拉着她往饭桌处走过去。&1t;/p>

    沈安溪在饭桌旁坐下。面前是香味扑鼻的一份牛排。牛排煎得很好,让人食指大动。&1t;/p>

    沈安溪正准备拿起盘子旁边摆放着的刀叉,忽然耳边飘来一阵孩子的哭声。然后她就看见沈枞渊自对面的椅子处站起:“孩子哭了,我去看看。”&1t;/p>

    孩子?谁的孩子?谁的孩子?谁和谁生的孩子?&1t;/p>

    沈安溪一遍遍的问着自己,好像答案就像眼前,可是怎么也抓不住它的踪影。&1t;/p>

    过了一阵,沈枞渊从里屋走了出来,边走边说道:“他们饿了,我喂了他们一阵的牛奶之后,他们就没哭了。”&1t;/p>

    沈安溪这时茫然地点点头。然后她抬眸盯着沈枞渊的脸问道:“是谁的孩子呢?”&1t;/p>

    这时对面的沈枞渊蓦地放下手中的刀叉,长眉皱起:“当然是我们的孩子啊,安溪,你怎么了?是不是睡糊涂了?”&1t;/p>

    他的话音刚落,沈安溪便看见沈枞渊的脸庞身形渐渐化成一阵烟雾,然后逐渐消散掉。沈安溪再举目四顾,觉四周的事物也渐渐化成了碎片,然后消失不见。&1t;/p>

    耳边有掌声在响。沈安溪看到台上站着一对新人。女的穿着一袭洁白的婚纱,男的穿着新郎服,看他的身形,格外的挺拔和气宇轩昂。&1t;/p>

    待沈安溪走近,才现新郎是沈枞渊,而新娘,新娘正是她沈安溪。&1t;/p>

    这时台上的主婚人问沈枞渊道:“你愿意娶沈安溪沈小姐为妻吗?”&1t;/p>

    “我愿意。”沈枞渊含情脉脉地对着沈安溪说道。台下这时响起了如雷的掌声。&1t;/p>

    沈安溪茫然地看着台上那一脸幸福的新娘。那是她吗?但是,为什么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为什么,她一点记忆都没有?&1t;/p>

    为什么?为什么?她失去的那些记忆,到底有什么?&1t;/p>

    沈安溪猛地从床上惊醒过来。入眼是酒店房间内熟悉的天花板。窗户处有夕阳的余晖流泻进来。已经是黄昏了。刚才沈安溪从沈枞渊处回来时,还是下午三点。&1t;/p>

    沈安溪撑着沉重的身躯,自床上爬起。她拿过桌上的手机,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1t;/p>

    她睡过去这么久了吗?还做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梦。&1t;/p>

    沈安溪揉了揉太阳穴,正准备下床去沐浴间洗漱,却听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1t;/p>

    沈安溪只好伸手过去,拿起那手机,屏幕处显示的是沈枞渊的来电。沈安溪长叹一口气,随即按下接听键。&1t;/p>

    手机听筒处传来沈枞渊的嗓音:“安溪,我在你酒店楼下。下来吧,你午饭没吃,我带你去吃晚饭。”&1t;/p>

    沈安溪握紧手机,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又说道:“我先去洗漱一下,很快就下去。”&1t;/p>

    手机那端的沈枞渊嗯了一声,他的嗓音很是温柔,然后他又说道:“那我就先把电话挂了。”&1t;/p>

    挂了电话后,沈安溪去沐浴间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换了套衣服,便出了房门,乘坐电梯到了酒店楼下。&1t;/p>

    坐上了沈枞渊的车,沈安溪听见沈枞渊问她:“你想去吃什么?”&1t;/p>

    沈安溪回答他:“你决定吧,我没关系。”&1t;/p>

    “以前的你喜欢吃日式料理,泰国菜,印尼菜还有川菜。”沈枞渊如数家珍。顿了顿,沈枞渊又说道:“现在你可以坐过来副驾驶这边了吧?坐在车后座,我们交流不方便。”&1t;/p>

    沈安溪刚才上车的时候,习惯性地,就上了车后座,说实话,她其实没想那么多。当下她尴尬地笑了笑回答道:“那好,等会我去副驾驶坐。”&1t;/p>

    沈枞渊又载着沈安溪去了川菜馆。点的菜也是之前那几样。沈安溪吃在口里,觉得还是像之前,很合她的口味。&1t;/p>

    见沈安溪只是沉默地吃着,而不怎么说话,沈枞渊便对她笑了笑问道:“菜还合口味吗?会不会太辣了?”&1t;/p>

    沈安溪这时摇了摇头:“不会,都挺好的。”回答了沈枞渊的这个问题后,沈安溪就又不说话了。&1t;/p>

    沈枞渊低头吃了一阵菜,便又抬头观察了一阵沈安溪的脸色,然后说道:“怎么了?怎么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是不是,我之前告诉你的消息,太难以接受了?”&1t;/p>

    沈枞渊的问题问得很直接,也算是问对了。当下沈安溪将口中的菜吞下,然后回答他道:“是比较难以接受。况且......”&1t;/p>

    沈枞渊看着她,又有点迫切地追问道:“况且,况且什么呢?”&1t;/p>

    “况且,”沈安溪这时抬起头来,与沈枞渊四目相对,“况且,你怎么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对你没有任何的记忆。难道任何一个陌生男人拿个结婚证给我看,我就要相信他是我老公吗?万一这个结婚证是伪造的呢?我已经失忆了,万一我的名字其实不叫沈安溪呢?万一,其实我只是个长得跟沈安溪一模一样的人呢?”说着说着,沈安溪的大眼睛里竟然盛满了泪水。&1t;/p>

    沈枞渊这时放下手中的筷子,拿出一块手帕,便伸手过去给她擦眼泪。他帮她擦眼泪的动作十分轻柔,像是之前已经做过成千上万遍一样的熟练:“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即使现在记不起来也没关系,不是有我在你身边吗?你说结婚证可以伪造,现在结婚信息都是可以查询的,你有空可以去网站上查一查,看看我是不是有对你说谎。只要让我在你身边多呆一些日子,你就会看清楚,我对你是真心的了。”&1t;/p>

    沈枞渊帮她擦眼泪的动作如此温柔,说话时的语气神情也是如此温柔,柔似春水柔入春风。沈安溪也想不到他会如此的温柔,温柔得出了她的想像。&1t;/p>

    沈安溪渐渐止住了哭意。餐馆里的人还是蛮多的,她不想吸引别人的目光。&1t;/p>

    沈枞渊这时收起手帕,对她说道:“我带你去看我们的宝宝。”&1t;/p>

    宝宝?他们的宝宝?&1t;/p>

    沈安溪心里想道,难道像刚才梦里所说的一样,他们真的有宝宝?&1t;/p>

    沈安溪跟着沈枞渊出了饭店,坐上了车的副驾驶座位。沈枞渊开动车子,车窗外的景物开始飞掠而过。&1t;/p>

    车子平稳地行驶了一阵,在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前停下。&1t;/p>

    “你爷爷欧阳晗住在这里。我们宝宝放在这里让他这边的人照顾着。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将宝宝接回去了。”沈枞渊边说着,边将车子熄了火。&1t;/p>

    她的爷爷?&1t;/p>

    沈枞渊带着沈安溪到了欧阳晗的大宅内。欧阳晗隔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沈安溪,见到她自然是非常高兴,跟沈安溪和沈枞渊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就去吩咐厨房的人做丰盛的晚餐给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即使沈枞渊说他们已经吃完晚饭了,可是欧阳晗还是执意让厨房的人炖汤做菜,说是让沈枞渊两人当宵夜吃。&1t;/p>

    因为进欧阳大宅之前,沈枞渊有跟沈安溪说过,不要跟欧阳晗提她失忆的事情,免得他老人家担心。所以当见到欧阳晗的时候,沈安溪只是很安静很被动地回答着欧阳晗的问话,基本上是他问什么,沈安溪就回答什么。沈枞渊对欧阳晗解释道,沈安溪最近刚去欧洲旅行了一趟回来,所以就比较累,也就不大喜欢说话。&1t;/p>

    期间欧阳晗也没起疑心。&1t;/p>

    这时,沈枞渊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说道:“爷爷这茶好喝,比那些个华而不实的高价茶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1t;/p>

    欧阳晗这时哈哈一笑说道:“枞渊要是喜欢喝,我让人改天送几斤过去给你们。”&1t;/p>

    “谢谢爷爷。”沈枞渊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道:“安溪一直念叨着要来这里看两个宝宝,两个宝宝现在在哪里呢?这么天了,真是多得爷爷这里照顾他们。”&1t;/p>

    欧阳晗这时回答他道:“两个宝宝在二楼的婴儿室里呢,我这就带你们去看。”&1t;/p>

    “既然安溪现在也回来了,也就不劳烦爷爷这边照顾了。我们想着,今天就将宝宝接回去。”沈枞渊这时从椅子站起来,含笑对着欧阳晗说道。&1t;/p>

    “也好,宝宝都是跟在妈妈身边好。”欧阳晗笑着从椅子处站起来,“来,我带你们去婴儿室。”&1t;/p>

    沈安溪心中不可谓不震荡。原来她竟是已做了妈妈的人了?那她的两个宝宝到底是怎么样的呢?&1t;/p>

    沈安溪和沈枞渊一路跟着欧阳晗到了二楼的婴儿室。&1t;/p>

    110/110877/48083534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