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沈枞渊的柔情
    “你做保姆多久了?芳姐?”沈安溪边握着女的宝宝的小手轻轻摇着,边问坐在她旁边的保姆。&1t;/p>

    “十多年了。”坐在沈安溪旁边的,叫芳姐的保姆回答她道。&1t;/p>

    “这两个宝宝好带吗?他们会经常哭闹吗?”沈安溪又问芳姐。&1t;/p>

    芳姐这时笑了起来,看着那两个宝宝的眼神里尽是爱怜:“他们挺好带的。只要喂饱了他们就不哭不闹,整天笑嘻嘻的,让人看到就心情愉悦。”&1t;/p>

    沈安溪这时轻轻地回答道:“那就好。”她之前还想着,这两个宝宝没有妈妈在身边照顾,会不会整天哭闹。现在看来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1t;/p>

    两人又谈了一阵话,沈安溪问了一些关于照顾孩子的问题,芳姐都很耐心很详细地回答了。眼前的这个女主人,芳姐对她有无限的好感。她说话又温和,长得又好看,气质也很好,是芳姐做保姆这么多年来,遇到过的最为友善的没有架子的一个女主人。&1t;/p>

    所以无论沈安溪问什么,芳姐都很耐心地给她解答了。&1t;/p>

    芳姐回答完了沈安溪的问题,便又加了一句:“沈先生对太太这么好,你们这么恩爱,看得我们都很羡慕。我们这帮佣人都说,你们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看最般配最恩爱的一对。你们都长得那么好看,真是一对金童玉女,让人看到就心情愉悦。”&1t;/p>

    沈安溪这时微微地皱了皱秀眉:“你们说的是,在欧阳爷爷那边的佣人吗?”&1t;/p>

    芳姐点了点头,笑着回答她:“是啊。”&1t;/p>

    沈安溪嘴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她连忙站了起来,这时芳姐也站了起来对沈安溪说道:“沈太太,我去开门就行。”&1t;/p>

    沈安溪挥手让她坐下:“没事,我去开就好。”说着,她就往门口走了出去。&1t;/p>

    走到门口处,沈安溪扭动门把手,  打开了门。门口处站着的一个手捧着一大束东西的男子,映入眼帘。&1t;/p>

    待沈安溪看清楚了,才现那男子手上拿的,是一大束用巧克力做成的花。&1t;/p>

    “沈枞渊沈先生说,他永远爱你。你在他心里是最美的。”说着,那男子将手中的,那一大束花递到了沈安溪的面前。&1t;/p>

    沈安溪吃了一惊,她接过那男子手中的那束巧克力花,道了声谢,然后就关上了门。&1t;/p>

    沈安溪捧着那束花走回到客厅中央,才现花的中间还有一张卡片。沈安溪好奇地拿起卡片,看到卡片上写了一行字——&1t;/p>

    每一朵巧克力花代表着我们相识相知走过来的每一天。爱你的沈枞渊。&1t;/p>

    沈安溪约莫数了数手上的花的数目,大概有几百朵的样子。原来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那她和沈枞渊之间,是不是经历过很多东西?&1t;/p>

    正看着手中的那一大束花着呆,沈安溪耳边响起那保姆的声音:“哇,好大一束花啊,沈先生送的吧,你们真是恩爱。”&1t;/p>

    芳姐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沈安溪的面前,看着她手中那些花说道:“好美好美。如果我家那位肯给我送一束就好了。我家那位又没本事又抠门,从来没给我买过这样的花。”&1t;/p>

    沈安溪看芳姐说得一脸羡慕,就把花递到她面前:“你喜欢的话,就拿去吧。我其实对这些不是很感冒。”&1t;/p>

    芳姐连忙摆手:“这是沈先生买给你的,我怎么能要呢。”&1t;/p>

    沈安溪和芳姐在家照顾两个宝宝,因为实在是百无聊赖,沈安溪便和芳姐拉起了家常。到了下午六点多,沈枞渊回到了家,手里还提着个大袋子。&1t;/p>

    坐在客厅处缝着衣服的沈安溪这时转过头来,好奇地问道:“这么早就回家了?你买了什么东西啊?”&1t;/p>

    沈枞渊的神色有点疲惫,听了沈安溪的问话后,他一边换鞋,一边转过头来回答她:“我买了螃蟹和龙虾,回来做晚饭和你一起吃啊。”&1t;/p>

    沈安溪心中涌起感动,然后别过脸去掩饰了脸上的尴尬:“今天工作忙吗?”&1t;/p>

    沈枞渊这时叹了口气:“最近公司挺忙的,忙到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1t;/p>

    “那你坐沙上休息,让我们来做晚饭就可以了。”沈安溪说着,将手中的衣服放到沙的一角:“不知道你会这么早回来吃晚饭,所以就没有提早做晚饭。”&1t;/p>

    沈枞渊见沈安溪一副拘束的样子,便笑了笑说道:“没事,我来做就好,做个饭而已,不用多大力气的。”&1t;/p>

    虽然沈枞渊这样说了,可是沈安溪还是陪他一起做晚饭。沈安溪虽然不记得自己以前是否学过做海鲜,可是手碰到食材时,就自动会做了。所以她猜想自己以前肯定是学过的。&1t;/p>

    沈枞渊边清洗着螃蟹,边转头看着沈安溪,就这么沉默地凝视了她一会,旁边的沈安溪察觉到了他的眼神,转头问他:“怎么了?”&1t;/p>

    沈枞渊微微勾起嘴角,笑容温柔暖和:“以前你我经常一起做饭。以后,我们又能经常一起做饭了。”说着,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臂去,想揽住沈安溪的肩膀。&1t;/p>

    沈安溪见状,往旁边避了避,示意不让沈枞渊揽她的肩膀。沈枞渊的手就这么尴尬地凝在半空。他的脸色怔了片刻,随即又恢复了笑意,然后那只凝在半空的手臂,绕过沈安溪的身躯,到了旁边的蔬菜上,拿起了蔬菜,到水龙头下清洗。&1t;/p>

    两人就这么尴尬地沉默了一阵,沈枞渊又转头对着沈安溪笑得一脸宠溺和温柔:“你不记得了,没事的。我会等到你记起来为止。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相处。”&1t;/p>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后,垂下眼睫,脸上是恍然柔和的表情,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接着她便抬起眼眸,看着沈枞渊问道:“龙虾应该怎样做?”&1t;/p>

    “做芝士焗龙虾吧。”沈枞渊笑了笑说道,“这是你最喜欢吃的一种做法。我今天买了芝士,在那边的袋子里面。”沈枞渊指了指离沈安溪比较近的那个袋子,示意她去拿那边的芝士。&1t;/p>

    是吗?她以前很喜欢吃芝士焗龙虾?&1t;/p>

    沈安溪在脑中搜索着,竟搜寻不到以前关于芝士焗龙虾的记忆。甚至,她回忆不起来芝士焗龙虾是什么味道。&1t;/p>

    沈安溪继续回想着,却忽然觉自后脑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那疼痛在短时间内越演越烈,让沈安溪忍不住下意识地痛呼出声。&1t;/p>

    旁边的沈枞渊顿时紧张地将手中的食材放下,然后扶住沈安溪:“安溪,怎么了?”&1t;/p>

    “头......头好疼......”沈安溪攀住沈枞渊的手臂说道。&1t;/p>

    沈枞渊脸露担忧地将沈安溪扶到旁边沙坐下:“要不要去看看医生?”&1t;/p>

    沈安溪摇了摇头,随即她将头靠在沙背上,合上了眼睛。&1t;/p>

    “要不要喝口水?”沈枞渊又关心地问道。&1t;/p>

    沈安溪又摇了摇头:“我坐一会就好了。”&1t;/p>

    沈枞渊陪沈安溪坐了一会儿,忽听到沈安溪说道:“我好像闻到厨房里传来了焦味......”&1t;/p>

    话音刚落,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说道:“遭了,我刚忘了关火。”他边说着,边站了起来,往厨房那边走去。&1t;/p>

    “龙虾有点焦了。”沈枞渊说道,“但是,应该还能吃吧?”&1t;/p>

    于是到了晚餐时分,两人坐在餐桌旁,吃起了略带焦味的芝士焗龙虾。&1t;/p>

    “味道真是......怪怪的。”沈枞渊咬了一口龙虾咀嚼了一阵,咽下,然后吐槽道。&1t;/p>

    本来沈枞渊提议将这些菜倒掉,出去下馆子的,但是沈安溪说倒掉浪费,于是没办法,沈枞渊只能跟沈安溪晚餐吃起了这做得不成功的芝士焗龙虾。&1t;/p>

    所幸螃蟹做得还可以,只是本来沈枞渊今晚就是特地买回来龙虾做给沈安溪吃的。没料到居然煮焦了,令沈枞渊很是沮丧。&1t;/p>

    沈安溪看了看沈枞渊的表情,不知为何,竟觉得他这个样子有点可爱,不禁失笑道:“没关系,还是能吃的。”&1t;/p>

    沈枞渊好不容易将眼前的龙虾吃完,他思索了一阵,然后对沈安溪说道:“要不你明天陪我去公司上班?我这几天实在忙得抽不开身,我想要你在我身边陪我。”&1t;/p>

    “那两个宝宝怎么办?”沈安溪咽下口中的螃蟹肉,有点迷茫地问沈枞渊。&1t;/p>

    “不是有芳姐看着他们吗?”沈枞渊边说边伸出手去,握住了旁边的沈安溪的玉手,“我想让你多去一些以前到过的地方,这样有助于你想起以前的事情。”&1t;/p>

    沈安溪刚想将手缩回去,却被沈枞渊抓紧了手:“我们都已经肌肤相亲过了,你我本来就是夫妻,你迟早是要习惯的。”&1t;/p>

    沈安溪听到沈枞渊这一番话,就没再将手缩回去,只是抬眸看了看沈枞渊,神情好像有几分的忐忑,然后她对着沈枞渊微微笑了笑,便低下头去喝海鲜汤。&1t;/p>

    “明天跟我去公司陪我好么?”沈枞渊握紧了沈安溪的葱手,凑近她的脸庞柔和地问道。他看着沈安溪的眼神中蕴含着恳切。&1t;/p>

    &1t;/p>

    沈安溪放下手中的调羹,她看向沈枞渊的眼神中蕴含着些许的无措:“我去过你的公司么?都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去的?”&1t;/p>

    110/110877/48083535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