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一起睡
    沈安溪拿着奶茶的手一抖,猛地抬起眼眸看向周琳琳。她呆怔了一阵,才喃喃开口说道:“我跟枞渊在一起吃了很多苦吗?这是真的吗?”&1t;/p>

    周琳琳这时握住她稍微有点颤抖的手:“真的。作为你的朋友,在一旁看得非常心疼。离开他吧。离开他你会过得更好的。”&1t;/p>

    沈安溪和周琳琳谈完话后,就拦截了一部计程车回家。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回到家的,感觉自己整个回家的过程,好像都有点懵懵的。周琳琳的话语还在不断地在她的耳边回荡着。&1t;/p>

    “离开他吧,离开他,你会过得更好的。”&1t;/p>

    “他本来是有太太的,后来瞒着他太太,和你在一起了。当时很多人指责他包二奶。可你还是义无反顾地和他在一起,当时我劝你离开他,可是你说你爱他,想要和他在一起。”&1t;/p>

    沈安溪在沙处坐下,刚想起身去倒一杯热水来喝,却听到里屋传来沈枞渊的嗓音:“安溪,你回来了?”&1t;/p>

    沈安溪对着里屋应了一声:“是啊。”&1t;/p>

    随即沈安溪便听到里屋传来脚步声,没多久,就见到只裹着一条浴巾的沈枞渊走了出来:“逛了这么久,都买了些什么?”&1t;/p>

    沈安溪倒了杯热水,因为夜深了有那一点寒凉,所以她双手按在杯子处取暖:“买了衣服饰鞋子唇膏等等。”边说着,她边走回到沙处,指了指沙处的那堆袋子,示意沈枞渊过来看。&1t;/p>

    刚开始的时候,沈枞渊给沈安溪零用钱,她还是不敢要的。后来在沈枞渊的劝说下,沈安溪才勉强答应先用着他的银行卡。一来沈安溪本来就没有钱在身,二来她失忆了,留在这个城市也不知道去哪里赚钱的好。沈安溪心里想着,如果到时候自己真不是沈枞渊的妻子,那么到时候再将钱还给他。所以最近的消费,沈安溪都会做好记录。&1t;/p>

    沈枞渊双手插在裤兜处,施施然走到了沙旁边坐下,扫了几眼那堆放在沙一角处的袋子,便笑了笑说道:“看来买的东西挺多的啊。”&1t;/p>

    沈安溪坐在他旁边的椅子处,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去,喝了一口热水。因为沈枞渊完美的身躯在一条浴巾的包裹下,根本就是暴露无遗,沈安溪有点窘迫,不想直视着他。&1t;/p>

    “玩得开心么?”沈枞渊挪了一下位置,以便与沈安溪靠得更近一些,然后他伸出手去,轻轻触摸着沈安溪的脸颊。&1t;/p>

    沈安溪也没再像之前那样,闪避他的手。当下她只是抬起一双大眼睛回答他道:“挺开心的。”&1t;/p>

    沈安溪的脸颊很光滑细腻,触手温软,令沈枞渊的心此刻泛起涟漪。他应了沈安溪一句:“嗯,开心就好。”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像是在微风中轻轻飘落的羽毛。然后沈枞渊倾身过去,想要吻一吻沈安溪的脸颊。&1t;/p>

    哪料沈安溪这时忽然开口问了一句话:“琳琳是谁呢?是你好朋友吗?我完全对她没有印象了。”&1t;/p>

    沈枞渊的兴致在这时骤然被打断。他叹了口气,然后撇了撇嘴,漫不经心的样子回答沈安溪道:“琳琳?你是指周琳琳啊,她可以算是我的前女友吧。”&1t;/p>

    前女友?&1t;/p>

    沈安溪这时在心里嘀咕着,那刚才周琳琳跟她说的话里,又有几分真假呢?会不会是周琳琳妒忌她和沈枞渊之间的关系,所以才这样子说的?&1t;/p>

    沈安溪心里纠结不断,思绪像脱了缰的野马一般,又多又乱不断地涌出来。&1t;/p>

    见沈安溪神情有些恍然,沈枞渊笑了笑对她说道:“不过那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会吃醋吧?我们都结婚那么久了,连宝宝都有了,你吃她的醋就没有必要了。”顿了顿,他又笑得有点狡黠:“虽然我是很想看看你为我吃醋。”说到这里,沈枞渊伸出手去,拉了拉沈安溪的手臂,“好啦,夜深啦,你快去洗澡吧。太晚了洗澡会着凉的。”&1t;/p>

    沈安溪嗯了一声,就到了房间里去拿衣服毛巾,然后去了沐浴间洗澡。&1t;/p>

    洗了澡,沈安溪便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阵,刚准备睡下,便听到敲门声。沈安溪披了件外套,走到门口处,开了门,见是沈枞渊站在门外,便疑惑地问道:“怎么了?”&1t;/p>

    沈枞渊不回答她,却径直进了她的房间,走到床边,在床沿处坐下,然后抬头对沈安溪说道:“今晚陪我一起睡好不好?”&1t;/p>

    沈安溪心里猛地一跳,随即脱口而出道:“你之前答应了,不碰我的。现在这是......”&1t;/p>

    沈枞渊笑了笑,脸上的神色有着几丝疲倦:“我只是想你睡在我旁边而已。我不会对你有什么越轨的行为。”看到面前的沈安溪露出游弋的神色,沈枞渊又说道:“如果我真的想要对你用强,也不需要骗你,不是么?这几天公司里事情很多,我心里实在是很疲累。之前我一直找不到你,现今你回来了,”沈枞渊说着,拉过沈安溪的玉手,放在自己的两掌之间,“我就想让你睡在我旁边,给我一些慰籍而已。”&1t;/p>

    见沈安溪的表情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戒备,沈枞渊又继续说道:“如果不同意的话,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保证。”说着,沈枞渊将沈安溪的手放到脸颊边。&1t;/p>

    沈安溪思索片刻,便回答他道:“好,我信任你。”&1t;/p>

    今夜的月亮很圆,霜般的月光透过窗纱,大片地洒进卧室。&1t;/p>

    沈安溪转过身去,侧身背着沈枞渊。然而她此刻心如擂鼓,让她如何睡得着。沈安溪先是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睡意。之后沈安溪便索性睁开了眼睛,凝视着不远处的,窗外那轮悬挂在夜幕中的圆月。&1t;/p>

    就这么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因沈枞渊就睡在身侧,他身上那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似有若无地钻进鼻孔。让沈安溪无法遏制地,就想起与沈枞渊肌肤相亲的那天晚上......&1t;/p>

    其实那天晚上的事情,沈安溪记不大清楚了。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忽然想起来几个片段。然后她的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刚才周琳琳跟她说的事情。&1t;/p>

    沈枞渊还有一个前妻?那么他的前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而当时的她,到底是怎么会跟有个有妇之夫牵扯到一块的?&1t;/p>

    正睁着眼睛在胡思乱想着,沈安溪忽然感觉到沈枞渊的手伸了过来,揽住了她的腰。然后她又听到沈枞渊呢喃着说了一句:“老婆。”&1t;/p>

    沈安溪心里一软,将手放到沈枞渊揽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处。身后的沈枞渊此时响起了匀称而沉稳的呼吸声。&1t;/p>

    沈安溪在纷乱的思绪中,渐渐地合上了眼睛。然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1t;/p>

    等她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沈安溪翻了个身,看到沈枞渊正在不远处穿着西装,她不禁开口问道:“这么早就去公司了?”&1t;/p>

    不远处正在扣着西装扣子的沈枞渊听了沈安溪的话后,转过头来,跟沈安溪勾唇一笑:“是啊,最近公司事情多。”他在晨曦中的笑容格外的和熙,带着一股朝气蓬勃的英气。&1t;/p>

    沈安溪这时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那我跟你一起去公司吧。反正我在家里也是闲着,过去帮帮你。”&1t;/p>

    沈枞渊刚想说,其实公司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但是转念一想,沈安溪去公司陪在他身边也好,当下就笑道:“那好,你起来梳洗一下,等下我们就一起去公司上班吧。”&1t;/p>

    沈安溪快手快脚地梳洗完毕,然后又迅地从沐浴间出来,到了卧室拿了要换的衣服,正想转身又往沐浴间那边走去,却听到沈枞渊带着笑意的嗓音响了起来:“你不用那么紧张的,迟到也没关系,你是老板娘,又没人说你。”&1t;/p>

    早就换好了衣服的沈枞渊,此时坐在梳妆台旁边的一张椅子处,翘起二郎腿坐着,笑容可掬。&1t;/p>

    沈安溪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笑的,便很正经地回答他道:“你不是说公司有事情要忙吗,我这早点换好衣服,就可以早点出了。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1t;/p>

    沈枞渊又笑了几声:“好好,是你体贴。去换衣服吧。”&1t;/p>

    沈枞渊办公室内。&1t;/p>

    沈安溪正襟危坐地,坐在沈枞渊的办公桌一旁。沈枞渊看了电脑屏幕处的数据一阵,一转头便看到坐在办公桌一旁的沈安溪正着呆,便不禁笑道:“我这办公室里的书架里有很多文件,你帮我整理一下吧。按照内容时间分类一下,最好贴个标签什么的。最近张秘书很忙,没空整理。这本来是她的工作。”&1t;/p>

    &1t;/p>

    顿了顿后,沈枞渊又温和地问了一句:“好么,安溪?”&1t;/p>

    沈安溪这时才回过神来,然后回答了沈枞渊一句:“好的。”然后她就站起身,到了书架前,整理起文件来。整理了一阵,沈安溪回过身去,刚想问个问题,却现沈枞渊已经不在办公室里了。&1t;/p>

    咦,他什么时候离开办公室的?她居然不知道。&1t;/p>

    110/110877/48083535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