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先生,对不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走近那盘龙虾,拿起盘子旁边的餐号牌看了看。四室608号。她刚想端起那盘龙虾,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然后就转头问阿林:“这个,我还不熟悉餐厅的路线呢。”

    阿林在烟雾氤氲中轻笑出声:“没事,等会出去,我跟你说一下就行。”

    沈安溪嗯了一声,便端着那盘龙虾走出了厨房。然后按照阿林的指示,往四室608号走了过去。

    沈安溪端着那一大盘热气腾腾的,又烫又重的龙虾,走进了四室608号房间。刚踏进房间,沈安溪不由得怔在了原地。

    沈枞渊正端坐在座位处,和一个头发全白的戴着眼镜的男子在谈论着什么。看到门口处进来了一个服务生,沈枞渊一开始也没太留意,直到注意到她呆立在原地,他才好奇地将目光移向这个刚进来的服务生身上。

    看清楚这个服务生的脸时,沈枞渊也是一怔,随即他又脸色恢复如常,淡淡地看着沈安溪说道:“把龙虾端过来吧,再拖延,就都凉了,那我们还怎么吃。”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后,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将手中的龙虾放到了餐桌上。也许是沈安溪放的力度过猛了,那盘龙虾里的汁水这时溅出来,溅到了沈枞渊的领带处。

    “啊,先生对不起,我找毛巾来帮你擦干净吧。”沈安溪刚想伸手出去帮沈枞渊整理,却想到此刻有别的人在,便赶紧缩回手,然后对着沈枞渊一叠声地道歉着。

    沈枞渊皱了皱长眉,又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了一阵沈安溪,然后才淡淡开口说道:“没事的,我用纸巾擦一下就好了。”

    沈安溪这时连忙对沈枞渊微微鞠躬,然后一脸歉意地对沈枞渊说道:“对不起,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天是我第一天来上班......”

    沈枞渊看着此刻惊慌失措的沈安溪,心里觉得有点好笑,好不容易才忍住不笑,,然后他对着沈安溪淡淡地说道:“没事了,你先出去吧,别妨碍我跟客户谈事情。”

    沈安溪又对着沈枞渊鞠了一躬,然后就退出了沈枞渊所在的房间。在回厨房的路上走着时,沈安溪忽然觉得自己很搞笑,为什么刚才自己那么惊慌,难道还怕沈枞渊会骂她?还是说害怕被经理或者主管看见?角色代入得真快啊,才来没多久,就已经在沈枞渊面前都完全是服务生的心理了。

    不过,她跟沈枞渊之间,应该没有关系了吧,不是么?所以,当她将龙虾的汁水溅到他的领带上时,她才那么的紧张惊慌,害怕他以一个顾客的身份去责怪她?

    不知为何,沈安溪的心在刹那间就变得酸楚了起来。而那一点酸楚越演越烈,像那扩散在一杯水中的那一滴墨汁,充满了整个心腔。

    沈安溪的脑中又不自觉地想起刚来到这城市时,沈枞渊带着她去吃川菜的那些情景。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些点点滴滴。

    走回到那烟雾缭绕的厨房,沈安溪没有看到阿林在端菜区域处等她。这时一个女厨师走到沈安溪跟前说道:“阿林他有事要忙,说让你先端一阵子菜,等他回来,再教你别的东西。”

    沈安溪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就守在那端菜区域前,等待着下一盘要端的菜的到来。站了一阵,便看到一盘汤被端到了那个区域处。烟雾缭绕中,沈安溪勉强能分辨到,那个端汤过来的,是个男厨师。沈安溪刚想端起眼前的那一大盘汤,便听到那男厨师说道:“这汤比较满,又烫,你要小心一点。烫到自己或者客人都不大好。”

    沈安溪嗯了一声,又说了句谢谢提醒,然后就端着那汤离开了。带着手套的沈安溪小心翼翼地端着汤,往餐号牌上所指示的地址,走了过去。

    四室609号。正是刚才沈枞渊所在的那个房间的旁边。

    沈安溪端着那滚烫的一大盘汤,经过了四室608号室,往609号室走去。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沈安溪在经过608号室时,好像看到沈枞渊还抬眸看了她几眼。

    不过随即她又笑话自己自作多情,沈枞渊怎么可能理会她,既然他都答应分开了,还答应得这么爽快,肯定不会对她再有留恋了。就这么在脑里胡思乱想着,沈安溪将汤端进了609号室。

    往餐桌走过去时,沈安溪忽然脚下一滑,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扶墙壁,然后那一大盘的汤便倾倒在地。

    那汤瓷盘倒地应声而碎,滚烫的汤水溅出来,溅到坐在餐桌旁边的,一个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身上。

    惊呼声顿时从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口中溢了出来,她旁边的一个男子连忙走近她问道:“兰兰,你没事吧?”

    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此时带着哭腔说道:“当然有事情,我好像......好像被烫伤了.......”

    沈安溪此刻的手背也是一片红肿的。那汤很烫,而且也很多油,泼到身上的时候,自然就容易烫伤皮肤。

    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此时瞪着化着浓妆的眼睛,死死地看着沈安溪:“你这服务生怎么回事,要烫死我吗?”

    沈安溪也知道是自己的疏忽所造成的错误,当下她双手垂下,然后对着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微微弯着腰,形成一个鞠躬的姿态:“对不起,这位小姐,是我不对......”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门口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沈安溪回头一看,发现是早上带着她进员工区域的那个穿着红外套的女子,出现在了门口处。

    沈安溪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抢先一步说道:“你这里的服务生怎么回事呢?端个汤过来,还没端到餐桌这里,就打翻倒地了,还溅了我一身。我现在身上都是被油烫伤的伤口,你们餐厅要赔我钱啊!”

    那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长相其实算得上温婉,加之穿的是一条显身材的旗袍,整个人看上去是温婉文静,带着一点儿古典气质的。但是她这番话说出口后,就活脱脱是个泼妇形象。

    那个穿着红外套的女子,此时转过脸来,看着沈安溪的眼神十分阴森:“你是怎么回事?端个汤过来,还能摔碎了将顾客烫伤?”

    沈安溪自知理亏,这时又是连忙对着两人道歉连连:“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今天第一天来上班......”

    沈枞渊正跟那头发全白的客户说着生意上的事情,却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传出了吵闹声。沈枞渊这时皱起了眉头。刚才他看见沈安溪端着一大盘热气腾腾的汤,从他这里经过,好像是端到隔壁的房间里的?

    沈枞渊知道自己不应该去关注这种事情,然而隔壁的吵闹声越来越大,这时沈安溪的嗓音清晰地传入耳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又有一个听起来很尖利很泼辣的声音响起:“你以为道歉就可以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了?我要你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还有旗袍的钱!”

    沈枞渊正竖起耳朵听着隔壁房间的声音,这时坐在他旁边的那个客户对他说道:“沈先生,你看我刚才的提议怎么样?”

    沈枞渊这才回过神来,对着那位头发全白的客户说道:“张董事,要不我们明天再找个地方,重新谈谈这件事?这里很吵杂,让人无法作出冷静思考。而且这件事比较复杂,需要多一些时间去收集资料信息,才能作出抉择。你认为呢?”

    那头发全白的客户这时点了点头,觉得沈枞渊说得不无道理。沈枞渊见他点头了,便跟他寒暄了几句,然后将他送出了餐厅。到了马路边,又给他叫了部计程车将他送走,然后沈枞渊才连忙回到餐厅609号房那里。

    刚一踏进房间,便看到一个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正扯住沈安溪的手腕恶狠狠地说道:“走,我们这就上医院,我要你给我赔偿!”

    而被她抓住了手腕的沈安溪,此时正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沈枞渊这时跨着大步,走到沈安溪面前,对那个穿着蓝色旗袍的女子说道:“这位女士,麻烦你先放开她的手。”

    这时站在穿着蓝色旗袍女子身旁的,那个有着啤酒肚的男子走了过来,对着沈枞渊口气不善地说道:“你是谁?这里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沈枞渊的太太,你说这里的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沈枞渊走了几步,站在那有着啤酒肚的男主跟前,逼视着他。因为沈枞渊比他高出一个头不止,所以现在沈枞渊的气势比他强大很多。

    那有着啤酒肚的男子显然是认得沈枞渊这个名字的,因为他也是在本城商界里混的人。当下他气势便矮了半截,有点嗫嚅地对着沈枞渊说道:“沈枞渊沈先生?你是环辉集团的总裁沈枞渊先生?”他觉得眼前的沈枞渊有那么一些眼熟,记得自己应该是见过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