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误人子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席间的人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股票来。在众人讨论得热烈之时,傅修然的母亲这时笑着说了一句:“我前年买的恒生股票一直没放,今年升得很喜人,没想到人还是贪心,在最高点没放,后来跌了一段时间才赶紧放掉了,赚的也不多。”

    对面的傅修然大妈这时说道:“恒生今年涨了?当年我跟你一起买的,涨了你也不跟我说一声。”她的声音中蕴含着不满。

    “啊,是吗,是我老糊涂,不记得了呢。话说我朋友介绍的那只叫什么剑南春的股票也不错。不如,陆姐明天买入?”傅修然的母亲说道。

    沈安溪清清楚楚地听到那傅修然的大妈鼻孔朝天地发出了一声哼,然后才说道:“怎么敢让你推荐股票,你那朋友都不知道靠不靠谱。”

    沈安溪听到她的讽刺,心里有点为傅修然的母亲抱不平:“最近酒类的股票是不错的,伯母没有推荐错的。”

    沈安溪话音刚落,却看见傅修然大妈啪地放下筷子斥责道:“我们长辈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晚辈插嘴了?你还有没有家教?你父母怎么教你的?”

    沈安溪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不知为何就突然火冒三丈,一时间脾气没控制住,她就噌地自椅子处站起来:“伯母,看在修然的份上我还尊称你一声伯母。请你不要在辱骂我的同时,又辱骂我父母。你还有没有家教?你父母亲怎么教你的?”

    “你!你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傅修然大妈被沈安溪气得浑身发抖,“还说自己是教师,你这种老师简直误人子弟!”

    沈安溪心中的火气还没消:“再不济,也没有像你这样,那么老了还没半分修养地公然对着小辈发脾气!”说完,她拿起手提包,便愤然离开了饭局。

    沈安溪昂首挺胸地踩着高跟鞋,进了电梯,电梯门刚要关上,她便看到走得气喘吁吁的傅修然追了上来。

    “安溪,等一等。”傅修然边说着,边用手挡着电梯门,随即便闪身进了电梯。

    “抱歉,我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饭局上对一个长辈发那么大的火。虽然这个年长的女人跟她没什么关系,但是,好歹也算得上是她的长辈吧。

    “没事的。”傅修然走到了沈安溪的身边,“谢谢你这么维护我的母亲。”饭局上的人应该都能看得出,沈安溪是在帮他的母亲抱不平,傅修然又岂有看不出的道理。

    沈安溪听到傅修然向自己道谢,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明明是她应该道歉才对。他的家人好不容易来一次这个城市,居然让她在饭局上闹得这么不快。当下沈安溪对着傅修然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傅修然转头看着沈安溪道:“真的没事。说实话,我还挺欣赏你这种性格的,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我大妈的脾气家里人都知道,不过碍于面子,也没人敢说她。现在你公然挑衅,也挫一挫她的锐气。”

    “那饭局现在怎么办?我这么一闹,他们吃得也不开心了吧?”沈安溪对着傅修然说道。

    傅修然发出一声轻笑,笑容有点讽刺的意味:“我们家的人际关系错综复杂,一家人吵吵闹闹,是常有的事情,大家早就见惯不怪了。”

    沈安溪垂首想了想,既然傅修然的母亲是个姨娘,那么是不是说明他父亲其实还有其他的姨娘?这样看来,傅修然家中人的关系错综复杂,那也不足为奇了。

    电梯这时叮的一声响,表明到达了所要去的楼层,一楼酒店大堂。

    傅修然这时率先走出电梯门:“我送你出门口,然后再回去这尴尬的饭局。”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酒店大堂门口。沈纵渊的司机在酒店门口等着两人。傅修然看着沈安溪上了车后,便转身回了酒店。

    回去后,沈安溪将自己在饭局上跟傅修然大妈争吵的事情,告诉了沈纵渊。沈纵渊只是轻笑了几声,打趣说了一句:“没想到我的老婆,还是个小辣椒。”

    见沈安溪白了他一眼,沈纵渊又正了正脸色说道:“不过你这样一闹,傅修然的母亲跟他大妈之间的关系,就更加恶化了。毕竟,名义上你是她儿子的女友,跟她争吵也是相当不给她脸面。”

    听到沈纵渊这番话,沈安溪有点担忧地问道:“那怎么办?”

    此刻坐在沈安溪身边的沈纵渊漫不经心地说道:“没怎么办,也不能怎么办,既然她选择做了人家的姨娘,就应该能预料到这些明争暗斗。”顿了顿,沈纵渊又说道:“再说,你作为朋友,帮假扮他女友这个忙,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第二天清晨,沈安溪像往常一样,到了傅修然的心理诊所处。

    这天没有往日一样的灿烂阳光,但是也没有下雨。就是整个天空灰蒙蒙的,让人觉得很压抑阴郁。

    沈安溪按照傅修然的吩咐,做完了一个心理疗程,出了咨询室后,沈安溪便问傅修然:“昨天的事情怎么样了?你大妈有拿这个刁难你么?”

    傅修然笑了笑回答她:“后来我父亲斥责了她,她就没再说什么了。”

    沈安溪向他礼貌一笑:“那就好,我最担心就是有什么不良影响。”接着,沈安溪又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见傅医生。”说完她就转身想要往门口走去。

    傅修然在这时叫住了她:“安溪。不如陪我去给母亲挑衣服?我母亲今早坐飞机离开了,但是她很喜欢这边的服装,特意吩咐让我挑些衣服给她。”顿了顿,傅修然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先是让你假扮我女友,然后又让你陪我去给我母亲挑衣服,是不是太麻烦你了?只是我没什么异性朋友在这个城市,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麻烦你。”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的,反正我也没特别的事情要做,就陪你去帮你母亲挑衣服吧。”沈安溪对傅修然的母亲还是颇有好感的,加之她也熟悉她母亲的身材气质,所以可能挑起衣服来,比傅修然挑的衣服会更为合适。

    于是沈安溪便带着傅修然,到了平时她买衣服的商圈。到了目的地,沈安溪带着他径直到了一家英伦风的名牌店内。

    到了店内,沈安溪举目四顾,然后按照傅修然给的尺码,挑了几件衣服她觉得合适傅修然母亲的衣服。傅修然对女性衣服这方面没太大的研究,既然沈安溪说好看,那他就拿着衣服去了收银台。

    沈安溪还在看着衣服,想着自己要不要买一条秋天穿的裙子。正在挑着衣服,却听到旁边试衣镜处有人在抱怨道:“这长裙好难配衣服啊,但是款式很美料子也很好。”

    沈安溪好奇地循声看过去,便看到一个中年的圆脸女子,正穿着一条淡绿色的长裙,站在镜子前抱怨着。

    沈安溪也好奇地看了看她身上穿的那条长裙,确实款式不错。

    当下沈安溪走了过去,对那中年的圆脸女子说道:“这个可以配个风衣穿的”,嗯,比如这件。颜色也是蛮配的。我平常也是这么穿,一则拉高身材比例,二则现在快入冬了,穿长裙也没那么寒凉。”

    那中年的圆脸女子接过沈安溪手中的风衣,然后疑惑地看着她问道:“你是这店内的导购吗?”那中年的圆脸女子看沈安溪的穿着打扮,觉得她不像是来这里做导购的女子,但看到沈安溪给她推荐衣服搭配,心下不免有些疑惑,所以她才这样问沈安溪。

    沈安溪对她微笑地摇了摇头:“我不是这里的导购,我只是这里的一个顾客而已啦。我也只是给个搭配建议,具体喜不喜欢,还是你自己决定的。”

    那中年的圆脸女子见沈安溪穿着打扮虽然低调却很是高雅大方,也是集齐了今季的流行元素,再看料子,也能看出她衣服的价格不菲。所以当下她也对沈安溪的衣服搭配建议颇为信服,所以就拿着沈安溪给她推荐的那条裙子和风衣,去了试衣室试。

    那中年的圆脸女子试了这一套的衣服,在试衣镜前照来照去,显得很满意。然后她就眉开眼笑地,拿着这两件衣服去跟店员结了账。

    沈安溪还在看着衣服,结完了账的傅修然这时走了过来,看到沈安溪在浏览那一排的衣服,他便走上前问道:“看中什么衣服了么?”

    沈安溪这时拿出一条杏色的裙子,刚想询问傅修然的意见,却听到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这位小姐,有兴趣面试我们店的导购么?”

    沈安溪这时回头,看到一个穿着白底红花旗袍的女子,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见沈安溪回头看她,那穿着旗袍的女子伸出手来,对着沈安溪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姓欧阳,你可以叫我欧阳小姐。我是这家店的营业主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