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 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不觉,沈安溪已经做导购员做了两个星期了。她对自己目前的状态还算是满意。

    这天因服装店提前关门,沈安溪得以早早就下了班。

    回到家,沈安溪看到沈纵渊又躺在沙发处,用一本书覆着脸睡着了。

    沈纵渊最近公司里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所以就整日待在家里。本来他想着带沈安溪出去旅游的,但是张秘书说,最近公司业务扩展中,有时候会有特殊情况的发生,会不定时的需要沈纵渊做一些决策或者会见一些重要人物,她建议沈纵渊不要出去旅游。加上沈安溪最近刚入职,让她请假跟自己去旅游也不大好。考虑到这些,所以沈纵渊最近就一直窝在家里看书打游戏,哪里也没去。

    总是一下班就能看见沈纵渊在家,令沈安溪有一种,他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的感觉。

    沈安溪刚把门关上,沙发处的沈纵渊被她吵醒,此时他缓缓从沙发处撑起,揉了揉眼睛,看见门口处站着的是沈安溪便问道:“今天这么快就下班了?”

    平时沈安溪都是九点多才回到家中,今天这么早,让沈纵渊有点不习惯。

    “是啊,服装店有事关门早了,所以我就提早下班了。”说到这里,沈安溪抖了抖手中提着的袋子:“我买了你爱吃的菜哦。”下班早了,沈安溪知道沈纵渊在家,便特意去菜市场买了些新鲜的象拔蚌和大龙虾。之前沈纵渊做了那么多顿她爱吃的,她想着今天给沈纵渊做一顿好吃的,当是回报他之前的温柔好意。

    沈纵渊听了她的话,很是开心地从沙发处起身,快步走到沈安溪旁边,拿过她手边的袋子:“买了什么,让我看看。”等他揭开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后,沈纵渊不禁开心地说道:“哇,都是我爱吃的,老婆大人你对我真好。”说着,沈纵渊毫不吝惜地在沈安溪脸颊处亲了一口。

    “咦,一堆口水。”沈安溪嫌弃地伸手抹了抹脸,然后她笑着道,“你刚才从沙发处跑过来的动作,让我想起来一个成语。”

    沈纵渊看着她略带狡黠的表情,不禁好奇地问:“什么成语?”

    “饿虎扑食。”

    沈纵渊立刻发出了一声嗤笑:“你见过那么帅的老虎么。”边说着,他边在沈安溪的脑袋处敲了一记。

    两人打闹着到了厨房。沈安溪从袋子里拿出大龙虾,拿到水龙头下冲洗。跟沈纵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阵,沈安溪听到沈纵渊问道:“话说你接受心理治疗也有大概一个月了,你的记忆有没有恢复一点点?”

    沈安溪摇了摇头:“不过呢,我有个事情想问你的。”

    沈纵渊一边拣着青菜一边随口回答着她:“你问。”

    “我记得我自从失忆后,没学过关于服装方面的知识。衣服什么的也是乱买的。就是平时随意浏览一下公众号的信息什么的。公众号还是张秘书介绍给我,让我看的。”沈安溪一股脑地说出心中疑虑:“但是,那服装店的欧阳主管,说我对时装这一块有很独特的领悟力。我以前,对这些很有研究吗?”

    沈纵渊其实对女性时装毫无兴趣也从无研究,当下他轻笑几声:“你一个富家太太,对服装有研究也是很正常的。你虽然失去了一些记忆,但大部分技能还是在的,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沈安溪听到这里,心中的疑虑也就打消了。她洗了一阵菜,又问沈纵渊道:“我们的从前是怎样的?我很想把这些都记起。”

    沈安溪经过跟沈纵渊的相处,觉得沈纵渊不像是那种会欺骗她的人。所以沈安溪相信沈纵渊说的,她是他失忆的妻子的话。

    沈纵渊听了她的话后,脸上有一种恍然的表情,这表情里又带着几丝温柔。他像是在回忆着什么,过了一阵后,沈纵渊才回答道:“我觉得还是等你自己想起来比较好。我们的过去,足可以写成一个长长的故事。”

    “荡气回肠吗?是一个很曲折的爱情故事吗?”沈安溪又问道。

    沈纵渊转头看着沈安溪。听到自己的妻子问他跟她以前的故事是不是荡气回肠,这种经历,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沈纵渊此刻的心里很柔软:“当然,曲折而又荡气回肠。要是拍成电视连续剧,肯定很卖座的。”

    傅修然的心理诊所内。

    傅修然这几天都睡得不大好,幸好最近除了沈安溪这个女病人,傅修然也没有接别的客户。

    因为睡得不大好,傅修然一大早的表情比较困顿。虽然在跟沈安溪治疗的过程中,他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打哈欠。可眼底的青黑,眼眸里的睡意,都在昭示着他最近睡眠不足的事实。

    心理治疗的时间结束后,沈安溪和傅修然一前一后地出了咨询室。到了客厅的时候,沈安溪问道:“傅医生是不是睡不好?”

    经过上次假扮他女友的事情后,两人的友谊深厚了一些,至少沈安溪是这么觉得的。

    傅修然低头轻笑出声:“被你看出来了,我的状态那么糟糕么?”

    沈安溪心想,你都就差没哈欠连连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是人都能看得出来你睡眠不足呀。

    当下她回答道:“是啊,你刚才在里面一副很累的样子。”

    “嗯,自从跟冉冉分手后,作息就不大正常。”傅修然说到这里,捂住嘴巴,打了个哈欠。困意袭来,让他几乎无法支撑,“不过你放心,在工作的时候我还是很专业的。”

    沈安溪这时脸露担忧:“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作为一个朋友,对你健康的关心而已。”

    “没事的,过了这段时间,就会恢复了。等体内的化学物质什么的都代谢完,就会正常了。”傅修然是学心理学的人,当然清楚失恋会导致人的情绪产生一系列的波动,也知道失恋的煎熬期也就三个月,过三个月了之后,就会正常。虽然会留下一些永久的精神创伤,不过那些不会再以这么强烈的心理煎熬出现了。

    “要不要出去散散心?我今天不上班,正好要去上陶艺课,要不我们一起去?”沈安溪上次听傅修然说他在这个城市里并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才找她去给他母亲挑衣服。

    “不了吧,我回家睡觉去了。”傅修然没什么兴趣进行社交,所以就回绝了沈安溪的要求。又因为他现在真的很困,所以拒绝得就比较直接,连将拒绝说得委婉一点的精力都没有。

    沈安溪却是很热心的不依不饶:“和我一起去吧,正好我今天的陶艺课搭档有事请假了,你过去做我搭档,又可以认识新的朋友。”停了停,沈安溪看到傅修然脸上有一丝松动的神色,又继续说道:“多些社交对你现在的情况有利,你是心理医生,应该知道的吧?”

    傅修然思索片刻,觉得沈安溪说的也没错,再加上沈安溪说话的时候,脸上是一副热情恳诚的表情,傅修然也不好再拒绝她,当下便答应了她,和她一起去陶艺课。

    “说真的,等会儿我要是上课睡着了,可不要怪我。”傅修然将手插在裤兜里,边跟着沈安溪往门外走,边说道。

    沈安溪轻笑几声:“没关系,你睡着了我会把你摇醒的。话说,”她说到这里脸上是一副揶揄的表情,“你以前读书时上课老睡觉吧?”

    傅修然装作一副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当场抓住的惊恐神情:“你怎么知道的?以前我上课爱睡觉是出了名的,将所有教科书,都睡烂了。”

    沈安溪听沈纵渊说,傅修然是知名国内名牌大学心理系毕业的高材生,后来又到国外去读了研究生和博士,当然不可能是那种不学无术的,只知道在上课睡觉的人。她知道傅修然是在开玩笑,当即又说了一句玩笑话回敬回去。

    两人有说有笑地到了上陶艺课的地方。有沈安溪陪自己聊天,傅修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开朗了不少。而陶艺课,傅修然之前认为会很闷,其实不然,上了之后,他发觉陶艺课还是挺有趣的。

    两人上完陶艺课,沈安溪将两人的作品,一个镂空的灯罩,小心翼翼地包装好,然后放进了包包内。

    “下次还来上陶艺课么?”沈安溪问傅修然。

    “好啊。”傅修然现在没之前那么困了,应该是一心一意做陶艺的时候,调动了他的精神。

    “那下次我来上陶艺课,就叫你过来啊。”沈安溪的话音刚落,便看到有一个女孩子朝他们走了过来。

    那女孩子走到傅修然的跟前,有点含羞地说道:“你好,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这个女孩子刚才上陶艺课的时候,被老师分到和沈安溪傅修然他们一组。她还很年轻的样子,脸庞的肌肤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一层晶光,白皙的皮肤紧致而没有毛孔。看她的气质,像是还在读书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