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傅修然的决定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跟着欧阳红走了出去,来到周琳琳的跟前。

    正在看衣服的周琳琳看到沈安溪出来了,便脸露喜色地向着她说道:“安溪,快来看看,这衣服好不好看?”周琳琳手里拿着的,是一件大红色的英伦风的外套。

    欧阳红这时走上前去,然后伸手拿过了周琳琳手中的风衣:“这位小姐,听说你一直在我们店试衣服,却从来不买,是这样的么?”

    周琳琳听了她的话后,先是一怔,然后说道:“服装店还不让人试衣服了?这说不过去吧?我就是不喜欢试的那些衣服,所以没买。难道不喜欢的衣服也要买下来?没有这个道理吧?”周琳琳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模样,极是咄咄逼人。

    听见周琳琳和欧阳红两人这剑拨弩张的对话,与周琳琳一起过来的,那长得白皙高挑的女孩子,这时走了过来。

    “试衣服是可以的,可是,你每天都过来,把我们店的衣服都试了个遍,然后一件衣服都不买,这就说不过去了吧?另外,我是看在安溪的份上,才没有跟你计较,你之前试衣服弄坏的那些衣服。”

    沈安溪站在欧阳红旁边一言不发,表情有着些微的尴尬。

    周琳琳听了欧阳红的话后,看了看她旁边站着的那个女子,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欧阳红:“你不要含血喷人!我哪有每天过来试衣服,加上这次才两次而已。而且我哪有弄坏你们这里的衣服,我试完的时候,都是完好无缺的!要不,你们服务员早就要我赔偿了!”

    周琳琳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十足十是欧阳红冤枉了她的愤怒表情。

    欧阳红这时看着周琳琳,极柔和地笑了笑:“你几乎弄坏了每一件试过的衣服,只不过当时安溪拦了下来,不让我们找你索赔而已。”顿了顿,她看向沈安溪:“安溪说她先生和你是朋友,亦即是她的朋友。她不想你为难,所以,她让我们把你弄坏的衣服,算到她的工资里。”

    周琳琳当然没有试衣服的时候,将店里的衣服弄坏,欧阳红这样说,只是不想让沈安溪难做而已。

    周琳琳这时发出一声嗤笑:“你们不就是想要钱么?先是说我天天在这里试衣服却不买,然后又说我试衣服弄坏你们的衣服,不就是想要钱么?”停了停,周琳琳又冷笑一声:“我一个月的零花钱可以买下你们这里一整家店的衣服!但你们这家店的衣服这么差,我就是不想买!”

    欧阳红听到她这样说,倒也是脸不改色:“周小姐,你不肯承认是么?我也不是要你赔偿之前弄坏的衣服的钱,毕竟那些安溪说可以算进她的工资里。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老来我们店里试衣服,影响我们店的正常运作。”顿了顿,欧阳红又正色道:“毕竟一家店的资源人力是有限的,不可能老伺候一个光试衣服不买的顾客。我们店每天都有店内录像,”欧阳红说到这里,指了指头顶处的红外线摄像头,“你每天来我们店试衣服的景象,已经被拍下来了。而且,你的大哥周至城我也认识。你要是不相信,改天我请他过来,看看你在这店内试衣服的情景?”

    周琳琳一时之间像是被人刺中了软肋。她确实挺怕她的大哥周至城的。而且这店里又有录像,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天天来这试衣服却不买,确实有**份。

    当下周琳琳便恶狠狠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以后也不会来你这家店了!”说着,周琳琳一拉她旁边那白皙高挑的女孩子,“阿芝我们走!”

    周琳琳气呼呼地拉着她的朋友阿芝往店外走去。

    那个叫阿芝的,白皙高挑的女孩子,和周琳琳走到门口时,还回转头来,狐疑地看了欧阳红和沈安溪几眼。也许她的心里在想,到底哪一方说的话才是真的呢?真是匪夷所思啊。

    等周琳琳和她朋友消失在视野里后,欧阳红才转过头来,对着沈安溪笑着说道:“你看,对待这样的人,就要用一些手段才行。你越忍让她,她就会越欺负到你头上来。”

    沈安溪此刻对欧阳红不可谓不感激:“谢谢红姐。说真的,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欧阳红的伸出手去,碰了碰沈安溪的肩膀,然后笑了笑道:“这些工作上的事情,教一教你,也是应该的。”

    沈安溪自从入职以来,欧阳红对她照顾有加,如今更是为了帮她,不惜得罪周琳琳,使得沈安溪对她更是多了一份信任。

    “好好工作吧。”欧阳红对着沈安溪笑了一笑,下午的阳光落在她的一双凤眼里,显得她的凤目格外的水波潋滟。

    沈安溪虽然身为女子,但也觉得欧阳红是个极为迷人优雅的女性。

    当下她点了点头,对着欧阳红回答道:“好的,红姐。”

    是夜。

    傅修然猛地从梦中惊醒。他又梦见沈安溪了。

    自那次去了沈安溪家作客后,他便频繁地梦见沈安溪。在梦里,沈安溪总是作为他的伴侣出现。

    别说傅修然是个心理医生,即使是傻子,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真好,他还能去喜欢人。他还以为,经过冉冉这一次的伤心,他会从此绝情绝爱了呢。原来人类的恢复能力竟是这样快。

    听多了病人的倾诉,傅修然一直知道人性多变阴暗而脆弱。其实在情爱中,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再垃圾的人也有人死心塌地去喜欢,就正如流连花丛的浪子也会收心专情一人。你会在一瞬间喜欢一个人,也会在一瞬间厌倦一个人。人性就是那么多变,那么不可理喻的。

    不过轮到他傅修然自己的时候,他就有点接受不过来。深爱了一年的冉冉,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离开自己。而在冉冉离开他没多久,他又喜欢上沈安溪。

    不过,可以庆幸的是,他还有喜欢人的能力。

    就当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吧。

    第二天早上,沈安溪如约到了傅修然的诊所做心理治疗。

    坐在沈安溪旁边的傅修然看着她卧椅处躺下,阳光在她的侧脸处投下或深或浅的阴影,光线的照射下,傅修然透过眼镜片,能看到沈安溪脸上的绒毛。

    待沈安溪在椅子处躺好后,傅修然问道:“最近睡眠可好?”

    沈安溪眼眸直视着前方,回答道:“还好了。”

    傅修然想起昨天晚上的梦。梦里是自己向沈安溪倾诉心事,诉说着这几年来,自己在外遇到的各种悲苦遭遇。梦里的她很温柔娴静,一直很耐性地倾听着,之后便将他轻轻揽进怀里。傅修然清楚地记得,梦里的他心里在想,如果沈安溪这样的女子能永远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傅修然看着此刻躺在卧椅上的沈安溪,心里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既然沈安溪她已经记不起她与沈纵渊之间的事情了,那么就让她记不起好了。这样的话,也许他傅修然还能与她沈安溪有发展的机会,不是吗?

    想到这里,傅修然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他不会帮助沈安溪恢复记忆了。他就这样将心理治疗停留在第一阶段,永远不进展到第二阶段。这样的话,也许沈安溪就不会恢复记忆了。

    想到这里,傅修然又开始了像往常一样的,与沈安溪的轻松聊天。

    “在服装店做导购员辛苦吗?”傅修然很温和地问道。

    “并不觉得辛苦啊。服装店里的人都很好,而且我业绩也不错。最近主管还说,公司可能想招聘我做服装设计师。”沈安溪回答他道。

    “那就好。那最近有做什么关于以前的梦吗?比如在梦里好像忽然记起了一些什么,见了以前认识的人,去了以前去过的地方?”傅修然这时又问道。

    “奇怪了,最近都没有做过这种梦了。不知道是为什么。好像以前还做过一些关于纵渊的梦。”

    傅修然听到沈安溪嘴里说出沈纵渊这个名字,心里一紧,随即又若无其事地说道:“以前熟悉的人和事,会慢慢在梦境里出现的,不要担心。”

    傅修然又跟沈安溪聊了一阵,然后就宣布心理治疗结束了。

    沈安溪从椅子处站起身来,然后问道:“这么快吗?好像比之前的时间缩短了一些。”

    “嗯,现在的治疗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了。”傅修然回答她道。

    此时清晨的阳光反射到傅修然的眼镜片处,让沈安溪看不清他的眼眸。

    当下沈安溪十指交握地道:“那么我们今天去上陶艺课吧!”

    “今天又有陶艺课?今天是周二,你不用上班吗?”傅修然有些惊讶地问沈安溪。

    “我们导购可以在任意一天休假,只要跟主管说一声就可以了。”沈安溪回答他后,又继续说道:“陪我去上陶艺课吧?我的搭档最近都不来上课了。再说,你上次去上课,还有妹子跟你搭讪呢,这次继续去,肯定又能认识不少姑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