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茉莉花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修然低头,脸上的表情淡淡:“好,那我们去上陶艺课吧。”

    巧合的是,这一次的陶艺课上,傅修然和沈安溪又被分配到了,和之前搭讪傅修然的那个女孩子上官兰一组。

    那个叫上官兰的女孩子,见了傅修然显然很高兴,缠着他问东问西的。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上官兰这人对傅修然倾心爱慕。但是,沈安溪观察到,傅修然对待上官兰的态度,是不冷不热的,所以沈安溪也猜不出傅修然内心的想法。

    “傅哥哥,把那边的量尺递给我一下。”上官兰这时候,用娇滴滴的嗓音说道。

    傅修然闻言,将手边的量尺,给她递了过去。

    “谢谢傅哥哥。”上官兰的清脆而略带着娇羞的嗓音,这时响了起来。接过傅修然手中的量尺的时候,还低头显露出羞色。

    待上官兰走到一边去制作的时候,沈安溪走了过来,对着傅修然低声说道:“我觉得上官姑娘挺好的,要不,你考虑给她一个机会?”她是商量的柔和口吻,边说着,沈安溪边伸出手去,拿过他手中的一块半成品。沈安溪的手指无意间与傅修然的手掌触碰到。

    傅修然只觉得沈安溪在他身边吐气如兰,她的手指柔软而滑,触碰到他的手掌时,傅修然的心里像是一片湖泊,泛起层层涟漪。

    傅修然此刻别过脸去,向右边走了几步,跟沈安溪拉开了一段距离,好让自己不会显露出什么异样来。然后他神情淡然地回答沈安溪道:“上官姑娘还是个在读书的小女孩,不适合我这种老腊肉。”

    沈安溪听见他自称老腊肉,笑意想忍却没忍住,就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她掩住嘴,又对着傅修然低声说道:“你是男性,比女方大一些有何不可,再说,上官兰姑娘又不是未成年,她之前跟我说,她已经读大三了。还有一年就毕业,所以跟你也不过差了几年而已。”

    傅修然见她极力撮合着上官兰和自己,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又不能坦白自己对她的情意心迹,毕竟她现在还跟沈枞渊在一起。说是内心又酸又涩也不够完整恰当,好像还有一把粗糙的沙子,在心间无情地摩挲着,让他很是刺痛。

    傅修然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情愫,然后对沈安溪说道:“你再这样一边说话,一边盯着上官姑娘看,她就要察觉到我们在谈论她了。”

    果然,傅修然的话音刚落,在他们对面的上官兰,这时便向他们看了过来,目光中带着探寻的意味。随即很快地,上官兰又向他们露出礼貌的笑容,笑容很是柔婉秀丽。

    沈安溪也抬头对着上官兰微微一笑,然后问道:“上官妹妹,那个雕花的灯罩,还有多久才能做好?”沈安溪抬手看了看表,见离交作品的时间不远了,便开口催问了一下。

    上官兰这时回答她道:“快了,我做好拿过去给你们。”

    沈安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们这边,也快做好另一部分了。”

    三人的配合默契也是绝佳,在规定时间内便完成了作品。这一次,他们是做的唐代灯饰的模型,受到了老师的高度评价,也让班内的其他同学赞叹不已。

    沈安溪很是开心,收拾了东西之后,就叫傅修然和上官兰两人一起去最近新开的兰桂坊店里吃饭。

    上官兰很快就答应道:“好啊,反正今天我没什么事情,兼职也是明天才要去做,回到学校,中午饭也是要自己一个人去吃。所以不如跟你们一起吃啦,还有伴儿。”说到这里,她转头对着沈安溪甜甜地笑道:“兰桂坊的菜怎么样,好不好吃,自从来这城市读大学后,我都没去过呢。”

    沈安溪这时对她笑得很柔和:“兰桂坊的菜都不错的,有几个招牌菜不错,我们今天去的话,一定要点那几个菜尝尝。”

    上官兰连连点头,然后走近沈安溪,将手挽进沈安溪的臂弯里,一副亲昵的样子。

    哪料这时傅修然却说道:“我不是很有胃口,昨晚睡得不大好,我还是回家午睡好了。”

    沈安溪和上官兰此时异口同声地道:“真的不去吗?”两人脸上俱是失望的表情,不过上官兰脸上的失望表情更甚。

    傅修然此时说出的话,却极是煞风景:“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我真的很想回家睡一觉。”说完,他拿起桌面上的背包,便往门口外走去。

    上官兰一脸幽怨的样子,看着傅修然的背影,然后转头脸色如常地对沈安溪说道:“既然傅哥哥他不去了,那我也不去了吧。我考的资格证还有一周就要考试了,我要回去复习一下。”

    沈安溪也知道上官兰刚才兴致勃勃的样子,不过是因为傅修然在而已。现在傅修然说不去,那上官兰没了去的兴致,也是理所当然。当下沈安溪便对她说道:“那好,那我们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吧。你傅哥哥他最近有些事情烦心,所以状态什么的不大好,并不是疏远或者针对你,所以你不要放在心上。”说到这里,沈安溪伸出手去,摸了摸上官兰的头发,俨然一副大姐姐的模样,“考试好好复习,祝你好运。”

    “好的,谢谢沈姐姐。那我就先回学校了。”上官兰对沈安溪这样的女孩子其实颇有好感,一则她面容姣好,气质优雅柔和;二则她脾气温和,情商也高。所以,上官兰对沈安溪刚才安慰自己的那番话,也听进去了。刚才傅修然拒绝跟他们一起去兰桂坊的时候,上官兰有那么一刻,是觉得他是不想和自己一同去吃饭。

    沈安溪对着上官兰挥了挥手:“那我们下次陶艺课再见。”

    刚从陶艺课的教室处出来,沈安溪便接到了欧阳红的来电。手机听筒处欧阳红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的柔和冷静:“安溪,你过来我住所一趟好吗,今天总部的服装设计总监过来了,听说我们这边有合适的服装设计人选,特意过来想见你一面。”

    沈安溪很快地回复她道:“好的,我现在就过去。”挂了电话后,沈安溪发现自己的包包里不知为何有两部手机。她好奇地将包包翻开来看,却发现自己是将傅修然的手机也拿了。

    沈安溪心想,要不去了欧阳红主管家里,见了总部的人后,再将手机还给傅修然吧。应该是刚才在陶艺课教室里,收拾东西没留意,所以就将他的东西,也一并收拾了。

    沈安溪走到了马路边,拦了部计程车,便往欧阳红的住所赶了过去。

    正午的阳光投射进来,让洁净整齐的室内更显舒适。欧阳红住在一个高档小区的一个小公寓处,公寓倒也宽敞,阳台客厅卧室厨房一应俱全。单身人士住的话,应该会很舒服。

    此时沈安溪的对面,坐着一个穿着粉红色鹿皮外套的外国女子。她是白人,有着一头未经挑染的金发,编了几条小辫梳成发髻,倒也有一番异国的独特韵味。

    而坐在她斜对面的,就是穿着一身旗袍的欧阳红。此时欧阳红正缓缓端起茶杯,放到嘴边,然后慢慢地喝了一口,又轻轻地放下杯子。然后欧阳红抬眸对沈安溪笑道:“这茶叶是我昨天买的茉莉花茶,很清香,你要不要试一试?”说完,欧阳红看着沈安溪眼前的茶杯,示意她尝一尝茶杯里的茶。

    沈安溪说了声好,然后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果然是花香沁人,入口甘香,余香绕齿。她忍不住又喝了几口茶杯里的茶,才将茶杯放回原处,对着欧阳红笑道:“嗯,这茶是挺不错的。”

    这时坐在欧阳红旁边的外国女子神情清冷地开了口,问了沈安溪一个关于全球服装款式的走势问题,说的是标准的美式英语。

    还没等欧阳红翻译,沈安溪就滔滔不绝地回答起她的问题来。欧阳红看着沈安溪的眼神中掠过几丝惊讶。

    短短十几分钟内,沈安溪和那外国女子你来我往,你问我答,已经从全球服装款式走势,聊到了今季服装流行色。

    沈安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能听得懂英文,也不知道这些知识储备是从哪里来的,估摸是她以前有研究过吧?这算是回忆起过去的一种表现吗?要告诉傅医生这些吗?

    不知道是不是正午阳光太猛烈的缘故,还是昨晚没休息好,沈安溪跟这外国女子聊着的时候,觉得有点困意。沈安溪回想了一下,昨晚好像睡得也不错啊,沾到枕头就睡着了一夜无梦,一觉就到了天亮。许是今天阳光太猛烈了吧。

    又和那外国女子聊了一阵,欧阳红和那外国女子看向沈安溪的眼神里,都蕴含着赞许和诧异。也许是没想到一个服装店的新人,而且还是一个低端职位的导购员,都有着这么专业的关于服装的知识吧。

    等到两人聊天停下了歇息的间隙,欧阳红说道:“我先去接个电话,你们先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