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内心独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枞渊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平安路58号人民医院,用你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吧。”

    “好的,沈总。”王司机应答着,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就迅疾地驶上了高速。

    王司机很快地就将车子驶到了医院门口。沈枞渊打开车门,下了车后,便直奔医院门口。到了医院前台处,沈枞渊报出了沈安溪的名字,前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了他病房号,沈枞渊便朝着走廊快步走了过去。

    到了沈安溪的病房门口旁,沈枞渊刚想迈腿进去,却听到了傅修然的说话声。

    傅修然的声音带着丝丝落寞,好像是对着谁倾吐心事:“你知道么,有时候我在想,不如我干脆把自己的心声告诉你就好了。可是,却怕我们连朋友也做不成。作为一个男人,我很婆妈对不对。说实在的,我不希望你恢复记忆,我不希望你想起你与他以前的一切。”

    沈枞渊听到这里,脸色一沉。傻子都知道,傅修然口中的她,指的是沈安溪。沈枞渊内心有些恼怒,刚想迈着长腿走进病房,却见到傅修然从椅子处站起,倾身便想往那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亲吻下去。

    沈枞渊在这时走进了病房,他重重地清了清嗓子。此刻的沈枞渊,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刚才无意听到了傅修然的内心独白,沈枞渊也并不打算当面拆穿他,免得双方面子上都不好看。但是,这个傅修然还要趁着沈安溪昏迷之时,一亲芳泽,他沈枞渊就不能忍了。

    傅修然见到沈枞渊走了进来,凑近沈安溪的身子骤然一僵,然后他伸出手去,给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扯了扯被子。

    “傅医生,听我手下的保镖说,安溪被绑架,是你救了她?”沈枞渊此时凝视着傅修然的目光,是锐利的,在阳光的照耀下,隐隐泛着寒意。

    傅修然将事实和盘托出:“当时我是打了电话给安溪,让她把错拿的手机给我送过来。哪知道她当时还没挂电话就被人挟持了,我恰好在电话另一头听到了,所以便联系了警局的朋友,让他跟我一起去营救她。”

    沈枞渊这时将手插进了裤兜里,嘴唇紧抿:“谢谢你,傅医生。”说着,他的目光移到此刻躺在病床处的沈安溪身上,刚才带着冷意的目光转为了怜惜。顿了顿,然后沈枞渊又对傅修然说道:“让我来照顾她就可以了,傅医生你先回去休息吧。”

    见沈枞渊下了逐客令,傅修然只好说道:“好的,沈先生,那我就先走了。”

    傅修然走了没多久,便有医生护士走了进来,帮沈安溪检查身体。沈枞渊趁此机会,询问了一下沈安溪的情况。听到医生护士说,沈安溪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中了特定的毒素,陷入了昏迷,等药效过了,就自然醒过来了。他们刚才已经给她注射了解毒剂,应该她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沈枞渊这才略略放下心来。

    沈枞渊在病床旁坐了一阵,便见到沈安溪悠悠醒转了过来。

    “安溪,你还好吧?”沈枞渊见她醒过来了,便上前语气关切地问道。

    沈安溪只觉得自己此刻还是昏沉沉的状态,迷茫地看了一阵四周后,她才将目光转回沈枞渊的身上:“我怎么到了这里?”

    沈枞渊给她解释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你被人绑架,傅医生救了你,把你送到了医院。”顿了顿,他又说道,“你是不是吃了或者喝了什么?医生说你是中毒导致的昏迷。”

    沈安溪想了想,刚才自己在欧阳红那里,只不过是喝了些茉莉花茶而已。然后喝了茶之后,再跟那外国女子聊天时,就觉得自己有着无比的困意。她还以为是下午的阳光太猛烈了导致的。原来是茶里有毒?

    沈安溪想到这里,不禁脱口而出说道:“欧阳红和他们是一伙的!”说着,她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

    沈枞渊连忙扶住她,安慰道:“你不要太激动,这件事我派人去查了,你不用操心。”

    沈安溪这才又躺回到了床上去,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会是谁呢?我在这个城市里,应该没得罪过什么人吧?”沈安溪心里有些忐忑,她以前的记忆都已经丢失,自然想不起来,以前自己也被绑架勒索过。

    沈枞渊低下头去,脸上有几丝落寞,还隐隐夹带了几丝的嫌意:“你应该没什么仇人。我猜想,这幕后的人,十有**是冲我来的。”他说着,伸手在沈安溪侧脸处轻轻地抚了抚。

    沈安溪心中思绪纷纭,却没有再说什么。两人相顾无言了一阵,沈安溪率先打破了沉默:“那么,我之前跌下山坡导致失忆,也和你有关?那人,也是冲你来的?”

    沈枞渊见她这么问,便表情沉重地,微微地点了点头。

    沈安溪记起之前沈枞渊对她说过,她和他在一起其实是受了不少苦,看来是指这个?之前周琳琳也说,她沈安溪为了能跟沈枞渊在一起,受了不少苦。不过周琳琳口中说的,是假的吧?沈枞渊已经否认了她沈安溪是二奶的事情。一时间,沈安溪脑里乱乱的,也理不清个所以然来。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沈枞渊才开口问道:“安溪,你是想留院观察一阵,还是想今晚就出院?”

    沈安溪看了看病房四周的环境,便很快下了决定:“我想今晚出院。”在医院多呆一刻她都受不了,还是回家比较好。

    沈枞渊这时回答她道:“那好,我跟医生说一下,看能不能让他们给你今天出院。”

    躺在病床上的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

    过了没多久,沈枞渊又走回了病房里。他走到沈安溪身边坐下:“医生说,如果你觉得身体没什么大碍的话,大可以出院了。”

    沈安溪这时用手撑着床,爬了起来:“我没什么事,就是觉得头还有点晕。”沈枞渊闻言,伸出手去,在她额头处探了探,然后说道:“嗯,没有发烧。应该是中毒之后的后遗症?我们叫医生过来看一下。”说完,沈枞渊就又走出了病房。

    医生给沈安溪开了些药,然后沈枞渊就帮她办了出院手续,和她以前回了家里。

    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沈枞渊问沈安溪想吃什么,沈安溪说没什么胃口,所以沈枞渊就到了厨房,煮了些皮蛋廋肉粥。

    两人吃完了皮蛋瘦肉粥,沈安溪刚想拿起碗去洗,却听到沈枞渊说道:“安溪,我去洗碗就可以了。”

    沈安溪这时转头对他一笑说道:“我好像都没有洗过碗,让我偶尔洗一次呗,要不好像在这里不事生产一样,有点过意不去。”

    沈枞渊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这是你的家,你是我太太。本来嘛,娶个太太回家,就是要拿来宠的啊。”说着,沈枞渊从餐桌旁站起来,走到沈安溪身旁,从她手里拿过碗筷:“好啦,你去沙发那边坐着,我去洗吧。”停了停,沈枞渊又说道:“我以前说过,这辈子,都是我洗碗的。现在你不记得了,但是,你以后肯定能记起来的。”

    沈枞渊后面的那句话,说得很轻很温柔,像是一缕轻轻拂面的春风。

    沈安溪一怔,随即觉得心里涌起暖流。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只是对着沈枞渊笑了笑,也不跟他争着洗碗,只是转身往沙发处走了过去。

    沈枞渊拿了碗过去厨房洗,洗到中途时,忽然记起了一件事情,于是就边洗碗边对沈安溪说道:“傅医生那里,你不用去了。今天我刚到医院的时候,我看到他想要猥亵你。”

    沈安溪听到这里,猛地从沙发处站起:“你说什么?”

    沈枞渊便把今天在医院里看到的,关于傅医生的事情,和她说了。

    沈安溪有点不可置信地反问了一句:“他喜欢我?不可能吧?我们是朋友而已啊?怎么可能嘛,他是我的心理医生啊......”

    沈枞渊这时候将碗筷都洗完了,然后甩了甩手上的水,在旁边的擦手巾处擦了擦,之后就转身往沙发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着,沈枞渊神色不冷不热地说道:“傅医生还说不希望你恢复记忆。所以,我不能让你再去他那儿接受心理治疗了。”

    沈安溪还是不能相信她听到的话。她和傅修然一直都是很好的异性朋友不是吗?她忽然觉得一阵眩晕,于是便赶紧走到沙发处坐下

    “我觉得这心理治疗也没什么用,不如不去了。我们再尝试其他的办法。你去了他的心理诊所那么久,却也没记起以前任何东西来。”沈枞渊脸色阴沉,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沈枞渊想到刚才在医院病房处看到的那一幕,心里真是无比膈应。他怎么能还让沈安溪在心理诊所里继续接受治疗。心理医生的其中一条守则就是不能对病人产生治疗以外的特殊感情,傅修然早就已经触犯了守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