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离家出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纵渊的拳头在听到沈安溪的这些话后,紧紧地握住在了身侧。他觉得心里有一团火,他仿若即将要心身俱焚:“原来,你是一直的如此不信任我?”说完这句话后,沈纵渊又像是口不择言似的说道:“那你去和傅修然一起算了啊,对没错,我就是有阴谋,你不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不是你!我当初是因为垂涎你的美色,才骗你说我们结婚了的,对,什么都是假的,你满意了吗?”

    沈安溪看着他。然后她转身就想往房间里走,才走了几步,身后的沈纵渊追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然后将她揽进怀里。下一刻,沈纵渊便吻上她的唇。

    沈安溪拼命地捶打着他的肩膀和胸膛,然而沈安纵渊像是没有感觉到他的挣扎似的,还是用尽全力地吻着她的唇。

    沈安溪只觉得嘴唇很痛,他的手臂紧紧地勒住了自己的腰,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她心头愤怒,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开他,可无奈沈纵渊的手臂越勒越紧,他嘴唇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就在沈安溪抬脚向沈纵渊踢了一脚之后 ,沈纵渊将她拦腰抱起,然后大步往卧室里走去

    沈安溪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她拼命地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然而沈纵渊对她的叫喊置若罔闻,将她拦腰抱进卧室后,他将她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然后就倾身压了上去。

    一番激烈的缠绵过后。准确地说,算不上是缠绵,而是沈纵渊的强要和沈安溪的抗争,只是这个过程中,沈安溪的抗争失败了。

    有泪水自沈安溪的脸庞处滑落。渐渐她心中的委屈越积越多,无声的流泪变为越来越大声的抽泣。

    “别哭了好吗?”沈纵渊倾身过来,伸出手去想要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

    谁知还没碰到她的脸庞,沈纵渊的手就被沈安溪甩开:“你不要碰我!”

    “好。等你情绪稳定了,我们再谈。”沈纵渊说完这句话后,便翻身背对着沈安溪,睡了过去。

    睡在他旁边的沈安溪越想越委屈,心里一直在想,沈纵渊凭什么这样对她。之前明明说好的,他不会强迫她。然而他沈纵渊今晚食言了。而这一切不过是欺负她还没有恢复记忆而已。

    沈纵渊和傅修然两人究竟谁说的话是真,谁说的话是假,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探寻了,也没有兴致去探寻。

    或者,她应该离开沈纵渊。等到她的记忆恢复了再做打算。

    泪水还是不断地滑落,想到刚才沈纵渊粗暴地对待她的那一幕幕,沈安溪内心涌起的,是一阵阵羞辱和愤怒。

    沈安溪擦了擦脸庞处的泪,然后在漆黑中摸索着,爬起了床。

    “你要去哪里?”沈纵渊的嗓音蓦地在黑暗中响起。

    “我回去我的房间睡。”沈安溪用略微沙哑的嗓音回答他道。

    “嗯。”沈纵渊听她这样回答,便淡淡的回了一个字,就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沈纵渊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

    他拿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九点了。沈纵渊自床上坐起,伸了个懒腰,然后穿了件运动衣,便起床出了卧室。

    到了客厅,却见到沈安溪装扮得很整洁优雅地坐在沙发那里。她就这么怔怔地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大露台外,眼睛里没有焦点。

    沈纵渊不禁出声叫她:“安溪,你在想什么?吃早餐了吗?”

    沈安溪听到沈纵渊的声音后,才回转身来,眼睛像是在那说话的一瞬间才聚焦起来:“我吃过了,餐桌上给你留了些。”

    沈纵渊看了看餐桌上摆的豆浆油条,然后说道:“我先去洗漱完,再回来吃。”

    沈安溪这时从沙发处站起:“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就两分钟。”

    沈纵渊不禁停下脚步:“要说什么,你说吧。”

    “我想搬出去住,我不想再在这里住下去了。况且,你也没有遵守你的承诺不是么。”沈安溪看着沈纵渊,脸上神情淡淡。

    沈纵渊明显吃了一惊,他向着沈安溪走过去:“有什么可以好好交流的,不是吗?你这样出去是要到哪里住?你昨天刚被黑社会绑架完,万一出什么事,我怎么办?”他明显很是心急,再加上刚睡醒容易恢复人最真实的那一面,平时对着沈安溪故作出来的冷静高傲也不复存在了。

    “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再劝阻我了。我之前上班还剩了些钱,够我生活了。”说完,沈安溪便转身想要往里屋走去。

    沈纵渊这时连忙走到她身边,拉住了她的手臂:“什么都可以商量,你不要离开这里好不好?我怕你又遇到危险。我很担心你的。”

    沈安溪甩开了他的手:“你不要碰我,我已经决定了。”说完,她低头便要往里屋走。

    沈纵渊索性走到沈安溪的面前,拦住她:“不,我不能让你离开我们的家。我知道昨晚是我错了……”

    沈纵渊话音刚落,脸上便挨了沈安溪一个耳光。这个耳光结结实实地落在沈纵渊的脸上,耳光声音清脆,让他的半边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沈纵渊不禁伸出手去捂住脸,口中因疼痛而发出抽气声。他看到眼前的沈安溪眼圈渐渐红了起来,沈纵渊想起昨晚的事情,觉得自己确实做得过分了些。看到她一副泫然欲泣的伤心模样,沈纵渊不禁伸出手去,想要抚一抚她的脸,却被沈安溪侧身闪过。

    “你要怎样打我骂我都可以,别离开这里,好不好?我也随便你跟我怄气冷战,我只想你留在这里平平安安。”沈纵渊也顾不得脸上那火辣辣的疼,连忙柔声对沈安溪说道。

    “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个字了。”

    沈安溪将眼里的泪水硬生生地逼回去,然后不顾沈纵渊的阻拦,硬要回卧室里去拿行李箱。

    沈纵渊见拦不住她,知道她此刻是在气头上,他现在说什么,沈安溪也听不进去。所以当下他便只好说道:“那我让王司机送你,另外叫阿树给你租个酒店公寓。”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会办妥一切。”说完,沈安溪便往里屋自己的那间卧室走去。

    沈纵渊见她从卧室里拖出了行李箱,也不阻拦她,只是径直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后,沈纵渊掏出手机,拨了阿树的电话,把情况给他说了,让他照顾好沈安溪。

    那边的阿树郑重其事地答应着,然后就按照沈纵渊的吩咐忙碌去了。

    沈纵渊挂了阿树的电话后,

    便又拨通了一个私家侦探的电话。那边的私家侦探很快接通,手机听筒里传出了他毕恭毕敬的嗓音:“沈少爷,好久不见。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我想让你去帮我查一件事。”沈纵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沈少爷尽管吩咐。”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明白生意就要来了,所以嗓音也变得极度温和起来。

    沈纵渊这时点了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才勉强压下内心奔涌而出的烦躁:“我太太今天被人绑架了,我想让你查出背后的始作俑者。”

    “好的,沈少爷。不过我要更详细的资料。比如沈太太最近交往的人,在哪里被绑架,她去过的地方等等。”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显得十分的轻车熟路,将他要的信息都详细向沈纵渊说了出来。

    沈枞渊将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了他,然后又说道:“沈太太这几天单独在外,很难说会不遇上危险。劳烦你帮我照顾好她。”

    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很快地回答道:“好的,沈少爷,我会尽我所能保护沈太太。”他估计也听出了沈枞渊语气中的担忧和烦躁,所以语气还带了点抚慰性的意味。

    跟私家侦探通完电话后,沈枞渊又打了电话给阿树,询问了沈安溪情况。手机那端的阿树回答他道:“沈太太已经让王司机去载了,我还派了几个精锐手下跟着她。”

    沈枞渊嗯了一声,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我,知道吗?”

    “好的,我知道了,老大。”阿树在手机那边回答道。

    “暂时没什么事了,你先去忙吧。”沈枞渊这时不禁深深叹了口气说道。

    手机那端的阿树说了声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跟阿树通完电话后,沈枞渊又点燃了一支烟。他将烟放到嘴边,深深深深地,连续地吸了几口。似乎这样才能舒展他心中的压抑烦躁。

    沈枞渊从椅子处站起,走出了卧室。

    餐桌上的早餐早已经凉了。沈枞渊看了几眼那豆浆油条饺子,也没胃口吃。等会让下人来收拾完就可以了。沈枞渊心里这样想着,又拨了个电话,让下人过来。

    沈枞渊穿着运动服,站在大露台处,抽着烟发呆了一阵,然后想起今天公司还有事情等着他去处理,就掐灭了香烟,潦草地换了套西装,往公司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