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入住酒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沈枞渊调派了王司机去照顾沈安溪,所以,他只好自己开着车去公司。开车路上还遇到垃圾司机随意抢道随意按喇叭,让沈枞渊原本就烦躁的神经更为紧绷。他当时在驾驶座上,用了好大力气克制,才没有对那人骂娘。

    到了公司,张秘书看到自家沈总一副阴沉的像是被人欠了几个亿的脸臭表情,心里连连暗叫糟糕,做事更加谨慎,生怕一不小心就踩到了老虎尾,让沈枞渊对自己大发雷霆。同时,张秘书还让公司的同事都要认真工作行事,以免触怒沈枞渊。

    于是这天沈枞渊公司里的员工都是如履薄冰,见到沈枞渊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出。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马路上。

    沈安溪拖着行李箱在马路边上走着,旁边是一辆以极慢速度开着的车辆。沈安溪走了一阵,便又见到王司机从车窗处伸出头来:“沈太太,上车来咯,你要去哪里我载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坐公交车或者地铁吧。”沈安溪知道王司机是沈枞渊叫来接她的,所以她并不想领沈枞渊的情。在她恢复记忆之前,她要和沈枞渊划清界限。

    所以王司机就这样在旁边跟着她,已有半个小时了。

    沈安溪出来的时候,忘记带钱包了,她的现金和银行卡都在钱包里。但是沈安溪又不想回去拿,所以她现在正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估摸是被沈枞渊的行径气得都无法正常思考了,才忘记带钱包出来。想到这里,沈安溪又在心里对沈枞渊狠狠诅咒了一番。

    驾驶座处的王司机看到前面就是高架桥,再这样下去,沈安溪会被他跟丢。所以,王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也不顾背后的车主的咒骂。将车子停下来后,王司机将头伸出车窗,对着沈安溪说道:“沈太太,如果你不让我载你的话,沈先生会责怪我的。出门的时候,沈先生跟我说了,照顾不好沈太太,会把我裁掉。沈太太,我上有老下有小,全家等着我的工资生活的,你体谅一下我,好吗?”

    王司机知道沈安溪这人心肠软,听到他这样说,肯定会上车的。只不过,就要牺牲一下沈枞渊他老板的形象了。

    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果然,在王司机那样的一番说辞之后,沈安溪就上了他的车。等到沈安溪在车上坐好后,王司机边发动着车子,边问沈安溪道:“沈太太,我们要去哪里?要不,我先带你找个酒店把行李放好吧?”

    沈安溪思索片刻,便答应了王司机的提议。王司机一路将车驶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前才停下来。

    “这里的费用很贵吧,我没那么多钱住这里。”沈安溪从车窗处看出去,看到那酒店富丽堂皇的装饰,知道里面的房间肯定价格不菲。

    “没事,我带了沈先生的信用卡过来。沈先生说让我带你来这里的。”王司机这时将车熄了火,回答沈安溪道。

    沈安溪在心里暗暗诽谤着,又是沈枞渊。什么时候她才摆脱他的掌控?

    “我不想住这里,王司机你把车子开走吧。”沈安溪想到这里,撇了撇嘴巴说道。

    王司机又搬出一番跟刚才那番差不多的说辞:“沈先生说了,别的那些地方,一则沈太太可能住不惯,二则极有可能不安全。要是沈太太有个三长两短,我老王怎么担当得起?沈太太你还是先住进这里吧。”

    王司机这一番说辞对沈安溪真的是很有效果,他说完话后,沈安溪就一言不发地打开车门,走到车后箱,将行李箱拖出,然后就和王司机进了那家五星级的酒店。

    王司机好说歹说,将沈安溪安顿好在五星级酒店内后,就出了酒店门口,给沈枞渊打了个电话,报备了一下行踪。

    沈安溪将行李放到酒店房间后,便躺倒在床上发呆。其实如今她要怎么办呢?她完全没有头绪。

    傅修然那里是不能再去了,不管他和沈枞渊两人说的话谁真谁假,沈安溪也不好再去他的心理诊所接受治疗。

    那么她现在该怎么办呢?沈安溪翻了个身,觉得心内烦乱,毫无头绪。

    沈安溪想了想之前沈枞渊跟她争吵时所说的话。傅修然有没有可能说谎?嗯,有的吧,毕竟这种事情,说出去也不大光彩。

    沈安溪深深叹了口气。她承认,是她鲁莽了一点。不过沈枞渊的态度,也让她当时很是窝火。唉。

    再想想她遭到绑架的这事。肯定是跟欧阳红有关。服装店的导购工作不能再去做了,那家店肯定也是有问题的。沈安溪想到昨天遭遇绑架的事情,仍是心有余悸。

    沈安溪又想到之前沈枞渊跟她说,绑架她的人,极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那么沈枞渊跟这些绑架她的人,有什么仇怨呢?又或者,沈枞渊这样说,只是为了让她心里没那么害怕?

    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想到以后的境况,沈安溪的心内也是越来越彷徨。又在床上翻了一阵,沈安溪决定出去吃个午饭,顺便看看招聘启事。她有这大半个月的服装店的导购经历,应该可以找到一份类似的工作吧?听说现在很多工作都要工作经验,沈安溪她也只能根据自己的工作经历去找相似的工作了。

    心里这样想着,沈安溪便从床上爬起,到了洗手间洗漱了一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妆容,就出了门。

    沈安溪刚乘酒店电梯到酒店的大堂,便远远看到大堂的沙发处坐着一个熟悉的人。那人坐得正对着酒店电梯门口,像是在故意等待她一样。看到她出现在电梯门口,那坐在沙发处的人的眼眸中闪过喜悦之色。

    沈安溪没好气地,像是没看见坐在沙发处的沈枞渊,转身便往酒店门口走去。沈枞渊这时从沙发处站起,快步走上前去,到了沈安溪旁边,他脸上的神情很柔和,像是有点想讨好沈安溪:“安溪,我带你去吃饭吧?”

    沈安溪不想与他在酒店大堂里拉拉扯扯,也不想和他这里争吵,便一言不发地,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地,向着酒店门口走了出去。

    沈枞渊也尾随着她,走出了酒店门口。到了马路旁,沈枞渊转头问沈安溪:“安溪,你想去哪里吃饭?”

    沈安溪决定将他视若空气,对他的话当作没听见,继续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

    “安溪,安溪你要怎么样才不生气?告诉我好不好?”沈枞渊这时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跟自己说话。

    沈安溪还是不停歇地往前走着,然后她看到一辆计程车往自己这边驶了过来,便抬手示意计程车停下。计程车在她身边停下后,沈安溪拉开车门就进了计程车。

    沈枞渊看到一脸冷漠的沈安溪坐进了计程车,也不想再缠着她。看到她刚才对待自己的模样,知道沈安溪还没消气。而且今天公司的繁琐事务又多,沈枞渊也不能在外逗留太久,当下他便由得沈安溪自己坐计程车离开了。

    沈枞渊回到办公室,才醒觉自己还没吃午饭。刚在椅子处坐下,便听到裤兜里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沈枞渊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重要客户的电话。虽然他此刻心情烦闷,却也不得不接听。

    手机那端转来那客户一贯的沙哑声音:“枞渊,我到了你们城市了,我们一起吃顿饭可好?算起来,也有一段日子没见面了。”

    沈枞渊这时强打精神说道:“好啊,强哥想去哪里吃饭呢?”

    “你介绍吧,我对这城市没你熟。”手机那端的重要客户说道。

    “那好。强哥是刚下飞机么?我派公司的人去接你吧。”沈枞渊这时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饭馆的建筑临水而建,此时正是中午,因为进入了深秋,阳光不是很浓烈,照耀在湖泊上,像是在舞蹈。

    沈枞渊订了个靠窗的位置。这个饭馆沈枞渊通常是过来接待一些比较重要的客户,比如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这一位强哥。

    “强哥要点什么菜呢?”沈枞渊将面前的菜单推到强哥的手边,“这家饭馆的招牌菜都不错,我来过几次,还蛮符合我的口味。”

    沈枞渊对面的强哥拿起手边的菜单,随意地翻看着。这时有服务生进来雅间,给他们沏茶。

    雅室内的装潢也是极其高雅,四面墙上都挂着一幅山水画。这些山水画,纵使是不懂美术的人,都能看出其画家的笔力深厚。

    服务生的衣着也是颇为讲究,有竹纹、兰花、梅花和菊花绣于其上。

    此时服务生沏好了一壶茶,雅室内顿时茶香扑鼻。坐在沈枞渊对面的强哥这时说道:“请问你们衣服上为什么都绣着梅兰竹菊?你们这里是饭馆,又不是画室,为什么要绣这么文雅的花中四君子?”顿了顿,强哥又说道:“我怎么觉得,这有点不伦不类啊?”

    沈枞渊听了强哥的话,喉结滚动,轻笑出声。他看着那服务生,却不言语,只是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吹了吹茶杯处的茶,喝了一口。

    那服务生却不见丝毫惊慌,一边帮他们清洗着碗筷,一边有条不紊地回答道:“我们店的老板说,梅兰竹菊是花中四君子,是中国文人拿来比喻自己高洁品行的。那么,放在我们这里,是为了彰显老板那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品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