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谎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警官对着沈安溪点头微笑示意,沈安溪也向着他礼貌地笑了笑。沈安溪总觉得张警官看着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些揶揄的笑意,想了想刚才沈枞渊硬将自己扛到肩膀上的那一幕,心下觉得无比尴尬。

    好在张警官只是跟她点头示意后,便转身去了别的地方巡逻。沈安溪推着行李箱,又拦了部计程车,往之前王司机帮她订好的酒店驶去。

    计程车没多久就到了酒店,沈安溪拖着行李箱,到了订好的房间内。刚洗了把脸躺倒在床上,便听到门铃响起来。沈安溪从床上爬起,到了门口处,从猫眼看出去,能看到一脸焦急的阿树,站在酒店门口前。

    沈安溪将门打开,对着阿树问道:“树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沈太太,两个宝宝,失踪了.......沈先生让我过来问一下你,是不是你带走了两个宝宝?”阿树对着在房门口处站着的沈安溪焦急地说道。

    阿树唯恐自己露出破绽,只好将声音装得像一些。

    沈安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又问了一遍:“什么?你说什么?”顿了顿,她又说道,“我是自己出来的,没有带两个宝宝出来啊。”刚才她离开住所的时候,还吩咐了芳姐好好照顾宝宝的。

    “两个宝宝可能是被绑架了,家里没有了芳姐和两个宝宝的踪影。”阿树又是满脸焦急地说道。

    “也许是芳姐带着他们去散步了?你们有联系过芳姐吗?”沈安溪心想,也许是之前她被绑架,弄得大家都有点草木皆兵。

    “我打过芳姐的手机了,没人接。”阿树回答沈安溪的声音里,带着些微的颤抖。

    “那你们有弟兄在家里守着吗?也许芳姐只是带宝宝去玩了。”沈安溪这时对阿树说道。

    “家里的东西比较乱,像是经历了一番打斗。如果芳姐是带着两个宝宝去玩的话,为什么家里会乱七八糟的?”阿树思索了一下,决定编得更详细更可信一点。

    沈安溪听到这里,心脏猛地提了起来:“那我跟你回家一趟看看吧。”说着,沈安溪便转身回到酒店房内,穿上鞋子,拉了行李箱,便跟着阿树离开了酒店。

    到了家里,沈安溪环顾四周。果然像是阿树说的,四周都乱糟糟的,像是被人乱翻过一阵,又或者是经历了一番打斗.......

    怎么会这样呢?她刚才出门的时候,芳姐和两个宝宝还好好的在这里呀!

    沈安溪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手指也是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她听到自己艰难地开口问阿树道:“你们平时没有弟兄守着这里吗?或者楼下也没有监控视频吗?”

    这里是高档住宅区,应该有视频监控才对。

    阿树看到沈安溪这样的表情,知道她是相信了自己的谎话,当下便说道:“视频监控是有的,但是调出来看的话,要经过一系列的程序。一般情况下,不让住户随意去查看的。而且,绑匪肯定会预料到我们会查看视频监控,应该早就做了易容之类的才过来的。”

    沈安溪越想越心惊。她想起之前绑架自己的那些人,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看起来像是都心狠手辣的模样。虽然当时她能全身而退没受什么伤,那是因为有傅修然的救助。

    要是两个宝宝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沈安溪不敢往下想。想到这里,沈安溪突然觉得有点眩晕。她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走到沙发处坐下。

    沈安溪将背靠在沙发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好让自己不那么眩晕。这时她又听到阿树说道:“我给沈先生打个电话。沈先生说他现在在公司很忙,过一会就会回来了。”阿树说完,便走出露台,拿着手机拨了沈枞渊的电话。

    沈枞渊那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阿树对着手机话筒压低声音说道:“老大,沈太太相信了我说的话,不过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接下来我该怎么办?”阿树想知道沈枞渊的下一步指示,因为他不知道如果他擅作主张的话,沈安溪会怎么样。她现在看起来已经情绪很不稳定了。

    手机那端的沈枞渊这时对着阿树说道:“你先告诉她,让她不要急。我很快就从公司回来了。你先稳住她的情绪。”说完,沈枞渊那边就挂了电话。

    阿树跟沈枞渊讲完电话后,就从露台走进了客厅。进到客厅,阿树便看见沈安溪在询问他几个手下,一些关于现场的事情。

    阿树的几个手下也是能编就编。见到自己老大阿树走了回来,那几个手下忙向阿树使眼色,示意不要再让沈安溪问下去了,以免穿帮。

    阿树这时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纯净水,递到沈安溪面前:“沈太太,先喝口水吧。沈先生很快就从公司回来了,你不用太担心的。即使两个宝宝是被绑架去了,这也才没过多久,要追查也不是什么难事。”

    沈安溪接过阿树手中的纯净水,说了声谢谢。她觉得自己拿着杯子的手有点颤抖,然而她还是努力维持着情绪,就着玻璃杯子,喝了几口水。沈安溪以为自己能将情绪掩饰得很好,却不知道,旁边的人早已都看出来她的惊慌紧张

    旁边的阿树看到沈安溪这个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当下他对沈安溪说道:“沈太太,你要闭目养神一阵么?是不是昨晚没睡好?看你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沈安溪昨晚确实是没有睡好,再加上今天这么折腾,现在再加上这么担惊受怕,顿时觉得整个人像是散了架一样。听到阿树这么一说,沈安溪便微微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了茶几处,然后对阿树轻声说道:“我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一阵,如果我不小心睡着了,等沈先生回来,记得把我叫醒。”阿树连忙点头说好的。

    于是沈安溪便靠着沙发背,闭上眼睛养神了。

    旁边的几个人见沈安溪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也不敢说话了,只能一个个地坐在旁边安静地玩着手机。

    沈枞渊在公司会议室内,跟周章谈完事情,便立刻开车回了家中。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沈安溪靠在沙发处睡着了,便跟阿树低声说道:“这里没你们什么事情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了。”对阿树说完话后,沈枞渊又颔首对着旁边阿树的几个手下示意:“辛苦了,各位兄弟。”

    阿树便带着几个弟兄离开了。

    沈枞渊眸中带着些怜惜地看着此刻在沙发处睡着的沈安溪,然后他脱下西装挽起袖子,将沙发处的沈安溪一把抱起。

    刚将沈安溪抱起,却听到她惊呼出声,随即她便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怀中的她此刻是一副惊慌的表情。

    沈安溪略带迷茫地看着眼前的沈枞渊,然后开口问道:“我现在在哪里。”

    “傻瓜,你在家里啊。我想把你抱去卧室里睡,结果你便醒过来了。”沈枞渊脸上带了几丝柔和的笑意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刚才坐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好像做了个梦。梦里也是两个双胞胎被绑架,后来还被别的家庭领养了,她沈安溪还去了那家人家中当保姆。

    沈安溪觉得这是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一时之间,沈安溪都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梦,还是以前的事情。

    当下沈安溪便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我们的两个宝宝,以前是被绑架过吗?”

    沈枞渊一怔,随即语带喜悦地道:“你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了?”

    沈安溪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我好像是做了个梦。”沈安溪随即把梦的内容一五一十告诉了沈枞渊。

    沈枞渊看着沈安溪说道:“这就是以前发生过的事情。”顿了顿,他又说道:“看来,你很快就会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那这次......宝宝们会有危险吗?”沈安溪皱起秀气的眉问道。

    沈枞渊回答她:“只能祈求不是被绑架了。上次是他们在保姆身上做手脚,这次就连保姆都一起绑架走,那就真的是太丧心病狂了。”

    “那怎么办?”说到这里,沈安溪的眼眶里腾起了一层泪。皱着眉脸色有些苍白的沈安溪,在他的怀里显得楚楚可怜。

    沈枞渊看到她这样子,有点于心不忍,于是便安慰她道:“也有可能是芳姐出门手机没电了而已,我为了安全起见,才去找你的。”顿了顿,沈枞渊又说道:“你要进卧室睡觉,还是留在客厅这里,等芳姐他们回来?”

    沈安溪很快回答他道:“我留在客厅这里吧。不见到两个宝宝回家,我不安心。”停了停,沈安溪又看着沈枞渊说道:“如果我刚才不出去,是不是宝宝就不会被他们带走?起码芳姐和我都在,他们要绑架也没那么容易。是我没想到这层,是我不好......”说到这里,沈安溪竟哭了起来。

    沈安溪此刻的心里只是在想着,两个宝宝要是真的被绑架了,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完全忘记了她与沈枞渊之间的斗气和冷战。

    沈枞渊连忙上前安慰着她。

    沈枞渊看到她这样,觉得不能再这样演戏下去了,便趁沈安溪不注意,发了条短信,让阿树带芳姐回来。发了短信后,沈枞渊又删了短信,才将手机放到不远处的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