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被打脸的周琳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嗯好。”周琳琳应答着,抬腿便进了客厅。

    到了客厅里,周琳琳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双腿交叠地坐着,坐姿还颇为优雅。沈安溪不想失了待客的礼仪,便倒了杯水给她。

    周琳琳接过她手中的纯净水,还说了声谢谢。沈安溪在她对面坐下,然后对她微微一笑:“琳琳最近在忙些什么?”

    “没什么好忙的,只是每天吃吃喝喝逛街而已。”周琳琳将头转向大露台那边,脸上是漫不经心的表情。

    “这样子啊。老是逛街吃吃喝喝的,闷不闷?这样子的生活不无聊么?”沈安溪端起眼前的水杯喝了口水,问周琳琳道。

    “女孩子不就是这样子生活的吗?我家里的女人都是这样子生活的。”周琳琳转过头来,看着沈安溪笑着说道。顿了顿,周琳琳又问道:“安溪,你还和沈枞渊在一起啊?你想清楚了吗,他这人其实里外不一的,特别阴险。我认识他时间够长,清楚他的为人。”

    沈安溪听到这里,嘴角漫出一丝讽刺的笑:“琳琳,我前段时间恢复记忆了。所以,我们之前的恩恩怨怨,我也都记起来了。”顿了顿,沈安溪凝视着周琳琳:“以前你还绑架过我,上次的绑架,是不是你指使的?”

    周琳琳这时猛地从椅子处站起,她脸露惊讶地对着沈安溪说道:“既然你知道,那你还这么假惺惺地对我如此友好?沈安溪,你这人也太阴险了些。”

    沈安溪也从沙发处站起,上前几步,逼近周琳琳:“你倒恶人先告状了起来,当初我失忆的时候,是谁捏造事实,说我是二奶?还怂恿我离开枞渊,那个不是你是谁?”顿了顿,沈安溪决定将话说得更难听一点:“即使枞渊和我分开了,他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周琳琳被她气得一时语塞。接着周琳琳又说道:“你和沈枞渊是乱/伦!这可比什么二奶第三者可严重多了!”

    “我和枞渊没有血缘关系,哪有乱/伦一说?”沈安溪又上前几步,对着周琳琳说道。

    也许是沈安溪的气势过于凛冽,让周琳琳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随即她定了定心神,站定在原地,与沈安溪四目相对:“你们即使是名义上的亲戚关系,那也是亲戚关系,那也叫乱/伦!”

    沈安溪这时勾唇一笑:“到别人家里作客,对主人家这样子,你爸妈没有教你待人接物的礼仪吗?”

    周琳琳被她说得心里冒火,当下她上前一步,鼻尖几乎要碰到沈安溪的脸庞:“我不许你这么侮辱我的爸妈。”周琳琳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冷,随即周琳琳便抬起手,要往沈安溪的脸上刮去。周琳琳想起以前因为沈安溪所受的委屈,心下更是气打不过一处来,所以她是运足了十成的力气去打沈安溪耳光。

    就在周琳琳的手掌要往沈安溪脸上扇去之时,门被打开了,随即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琳琳,你这时在干什么?”

    周琳琳吓了一惊,伸出去的手陡然缩了回去,然后挤出笑容,对着沈枞渊笑道:“枞渊哥哥,你回来了啊?”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走到周琳琳面前,径直将沈安溪拉开:“琳琳要留在我们家吃饭么?我买了菜回来。”

    “不用了,我先回去了。”周琳琳连忙摆摆手,“家里做了我的饭菜。再见啦。”说着,周琳琳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沈枞渊这时也抬起手,跟她挥了挥。周琳琳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等周琳琳走后,沈枞渊转头问沈安溪道:“你没事吧?”

    沈安溪摇了摇头。

    “我刚进门,就看到她要甩你耳光,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沈枞渊端了杯水过来,在沈安溪身边坐下,“她以前还指使人去绑架你,你还记得么?”

    沈安溪点了点头:“我记得。不过不用担心,我会小心防范她的。”

    沈枞渊这时又说道:“这女人真是欺人太甚,这么欺负我老婆,上次你失忆的时候,她还说你是二奶第三者,想要拆散我们,对吧?”

    沈安溪想起上次的事情,随即又点了点头:“对啊。她这人真的是.......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她。上次我在服装店当导购的时候,她非要每天过来服装店试衣服,却一件都不买。还对着我们服装店的工作人员颐指气使。我们店里的人都不想理她。”说到这里,沈安溪喝了一口手中杯子里的水,“后来被主管当面对质的时候,她还想不承认。”

    “要欧阳红主管说拿录像出来,叫她哥过来,她才拉着朋友愤然离开了。”沈安溪对着沈枞渊这样说道。

    “她这个人,我认识她这么久了,本性从来也没有变过。”沈枞渊沉吟了一下,又说道:“我在想,我以前是不是对我们的敌人太仁慈了。”说到这里,沈枞渊的脸色变得阴沉:“我让私家侦探查了上次你被绑架的事情。他说是我的大哥沈建国在背后搞的鬼。”

    “又是他?”沈安溪拿着水杯的手不禁有些抖,“沈建国这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上次粉碎黑帮的时候,让他逃跑了。这次,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他跑掉了。”沈枞渊说到这里,目光转向大露台:“我们兄弟不斗个你死我活,是不行的。”

    从刚开始的不肯置信,到后来的厌恶,再到现在只想置他于死地,当中经历了怎样的心酸怎么的心理斗争,沈枞渊都不想跟别人说。他怕别人指着他的鼻子笑——

    看他们这一家人,为了财产,兄弟反目成仇,相互要致对方于死地,还有没有人性?兄弟不像兄弟,家不像家。外人只道他沈枞渊是富家公子,从小锦衣玉食,却没想到他从小就生活在那样复杂的尔欺我诈的环境当中。

    他宁愿出生在平凡的家庭里,过着平凡人的生活,却有着友爱和善的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每天在一起。

    有那么钱,却也买不到和睦的兄弟和家人,也买不回那些孤独的伤心的童年时间。

    也许是沈枞渊脸上的落寞,出卖了他的心绪,沈安溪这时将手覆到他的手背处:“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和家人,不是么?”

    沈枞渊将靠在沈安溪的肩上:“幸好遇见了你,我才有一个完整的家。我不敢想象没有你的人生,你说,假如没有你,我该怎么办?”说着,沈枞渊握住了沈安溪的手。沈安溪也任由他这么握着自己的手。

    第二天,沈枞渊的办公室内。

    沈枞渊刚到办公室不久,便接到张秘书的通知,要参加公司的重要股东大会。沈枞渊最近连续工作,已经很是厌倦这种会议,他问张秘书能不能推开这些会议,张秘书却回答他不能。

    沈枞渊只能强起精神,去了会议室跟各大股东开会。会议无非是那些老生常谈,沈枞渊听得昏昏欲睡,会议中他只是在勉强支撑着,偶尔敷衍着回答一下各个股东的问题。

    然而这时沈枞渊左上方的一个老头子的话语引起了他的注意:“最近慧瑞公司有想要成为我们竞争对手的势头。上次我们公司投标一个地盘,他们公司居然过来跟我们竞标,真是搞不懂他们董事长在想什么。”

    慧瑞公司的董事长不是周琳琳的父亲么?沈枞渊顿时来了兴趣,本来在会议上不怎么说话的他,此时开口说道:“这个慧瑞公司,经营的范围不是钢材生意么,怎么还要跑来跟我们竞标?”顿了顿,沈枞渊又问道,“上次他们和我们竞争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地盘?”

    坐在沈枞渊左上方的那个老头子,这时推了推那架在鼻梁上的那副厚厚的老花眼镜,然后才缓缓开口说道:“那是我们公司准备拿来扩大营业部的,商圈的一个商铺。后来慧瑞公司的出价高,那个商铺被他们买走了。”

    “清不清楚慧瑞公司拿那个商铺来干什么?”沈枞渊这时转动了一下椅子,问那个老头子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听说慧瑞公司最近想要进入我们的市场,卖跟我们这里同一样的商品。”那老头子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沈枞渊右上方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年轻男子说道:“慧瑞公司要进入我们的市场其实并不难。他们的钢材生意虽然近年来已经越来越不好做,但是他们公司积累下来的人脉口碑,还是很适合转型到我们市场来的。”

    沈枞渊听了他的话后,轻轻地嗯了一句,然后对着那穿着白衬衣的年轻男子问道:“你说如果慧瑞公司转型成功的话,会不会成为我们公司厉害的竞争对手?”

    “有可能。”那穿着白衬衣的年轻男子这时回答了沈枞渊的话,“慧瑞公司的人材众多,要转到一个朝阳行业其实并不困难。再加上他们之前做钢材生意时积累下的主顾,这些主顾都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大集团。我觉得,它很有可能成为我们市场内一个颇具潜力的竞争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