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威胁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琳琳往后退了几步,站定了,才对眼前的人说道:“对不起,先生。我不小心撞到你了。”周琳琳视线沿着雨伞的边沿往上,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大衣,脸色略为苍白,眼深鼻挺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这时对她摆了摆手:“没关系,是我要道歉才对。是我没注意,才撞上你的。”

    周琳琳对他微微一笑,向这身材高大的男子点头示意后,便想举步往前走去。可是他的下一句却令周琳琳停住了脚步:“我叫查理布朗诺,这位小姐,能否赏面与我去喝一杯咖啡?”

    “我叫周琳琳,来自中国。很高兴认识你。”周琳琳对眼前这个男子并非没有好感,听到他想要邀请自己去咖啡,她的心里不是不开心的。

    “很高兴认识你。我知道这不远处有家咖啡厅不错,现在下雨,喝咖啡想必会有一番情调,不知周小姐意下如何?”那身穿黑色大衣的高大男子这时说道。

    “好啊,查理布朗诺先生请带路。”周琳琳这时说道。

    雨水在明净的玻璃窗处流下一道道的划痕,像是将玻璃窗切割成不同的很多碎块。周琳琳这时正坐在查理布朗诺对面,转头看着玻璃窗外的景色。

    窗外正雨雾迷茫,偶然有几个裹紧了雨衣或是撑着雨伞的行人经过。周琳琳看了窗外的景色一阵,又转回头来,看着对面的查理布朗诺先生问道:“请问查理布朗诺先生是做什么的呢?”

    周琳琳说着话的时候,将面前那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了起来,喝了一口。咖啡香味扑鼻,入口顺滑,唇齿留香。

    “我是个闲散人士,平常并不做事情。”查理布朗诺先生这时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

    周琳琳心想,平常不做事情,却穿着打扮如此贵气,肯定是个富二代之类的人吧?当下她心里有些高兴自己能认识这么一个人,又听到查理布朗诺先生说道:“周小姐是做哪一行的呢?”

    “我也是个闲散人士,平时不做事情。”周琳琳手捧着咖啡杯,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查理布朗诺先生说道。

    “说实话,你跟我认识的,一个姓沈的男子的太太很像。但是,你的名字和她的名字不一样。”查理布朗诺先生直言不讳地说道。

    周琳琳这时心里一跳,心想难道眼前这个人认识沈安溪?当下她定了定心神,回答道:“查理布朗诺先生,人有相似,有什么稀奇的呢?”

    “也是,并没有好稀奇的。”查理布朗诺先生回答着,目光转到了窗外。

    两人沉默了一阵,查理布朗诺先生又说道:“周小姐你说自己是来自中国,那你来这里多久了?”

    周琳琳说道:“来这大概半年左右吧。”她低头说着,手指在咖啡杯的杯沿处摩挲着。

    “还适应这里的生活么?”查理布朗诺先生凝视着周琳琳笑着问道。

    “还好了。就是没中国的夜生活精彩,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乡,总有那么几分陌生感。虽然生活上并没有什么不便利,但是心里还是觉得自己的家乡好。”周琳琳说到这里,勾起了思乡之情,不禁眼圈有些红。

    查理布朗诺先生见状,递了一张手帕纸过来,脸上的表情是很柔和的,眼眸中蕴着怜惜。

    周琳琳接过他手中的手帕纸,擦了擦眼泪,说了声:“谢谢。”

    “既然想家,为什么不回去呢?”查理布朗诺先生这时微微皱起了眉,对周琳琳说道。

    “之前有些事情,不得不留在温哥华。”周琳琳这时回答查理布朗诺道,说到这里,她的眼圈又红了。周琳琳赶紧又抬手印了印眼睛,“对不起,让你见笑了。”她吸了吸鼻子,是一种我见犹怜的抽泣状,“过几天我就准备回国了。”

    “没事,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查理布朗诺这时的嗓音比刚才更为柔和,“叫个甜品?这里的甜品不错的,据说,甜食吃了心情会好很多。”说完,查理布朗诺也不等周琳琳应答,举手就让旁边的服务生过来。

    服务生过来后,查理布朗诺点了几个甜品。待服务生走后,查理布朗诺对周琳琳笑道:“周小姐的身形苗条,吃多几个甜品也没事。”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连绵的雨雾使得周围的景物都是模糊一片的。周琳琳听到对方赞扬自己的身材苗条,心里很是欢喜,但是表面上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欢喜来,只是转头看了看窗外,之后便微微低头,脸露羞涩地撩了撩头发。

    服务生很快就将甜品端了上来。查理布朗诺招呼着周琳琳吃甜品,两人边吃边聊,相谈甚欢。

    查理布朗诺很是风趣幽默,周琳琳与他说话时不住的掩嘴轻笑。两人将几份甜品都吃完后,查理布朗诺凝视着周琳琳说道:“我觉得和周小姐挺投机的。不知道周小姐可喜欢油画?我家中有幅马来登格林的油画真迹,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周琳琳也不是不明白一个男子邀请一个女子到自己家中,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也不是那种保守封建的人,而且查理布朗诺看起来很是绅士,刚才跟他交谈的过程中,周琳琳能判断出他是个非富则贵的人。所以周琳琳心里对他也不是没有好感。

    当下周琳琳对着查理布朗诺微微一笑说道:“好啊,我也想知道马来登格林的油画真迹是怎么样的。”其实周琳琳对油画并不是很感兴趣,也从来没有听过马来登格林这个名字。

    “我想,马来登格林要是知道,他的真迹能博得像周小姐这样一位美人的青睐,肯定会很高兴的。”查理布朗诺这时又举起手来,示意服务生过来,结了账。

    结完咖啡店的账单后,查理布朗诺和周琳琳并肩出了店门,然后两人走到马路边,拦了部计程车,就回了查理布朗诺的住处。

    查理布朗诺的住所很宽敞明亮,摆设十分的简洁高雅。周琳琳一踏进他的住所,不禁在心里暗暗地哇了一声,然后她在心里暗道,这人肯定很有钱,也许她周琳琳在温哥华里,还可以顺带钓个金龟婿?

    正想着,周琳琳听到查理布朗诺对她说道:“来,过来这边,油画就在这边。”

    周琳琳跟着查理布朗诺走过长长的过道,到了东面的客厅。一踏进客厅,有一幅画着薰衣草的油画映入眼帘。那油的面积非常的大,大到占据了正面墙壁的三分之二。

    “这薰衣草,看起来很美。这就是马来登格林的油画真迹吗?”周琳琳看着那幅大油画,不禁由衷地赞叹道。

    查理布朗诺这时轻笑出声:“这幅油画是我自己一时兴起画的,谢谢周小姐的夸奖。”

    周琳琳用探寻的眼光看着眼前的这幅大油画,心里暗道,幸亏刚才没问这幅是不是马来登格林的油画,否则就贻笑大方了。

    “马来登格林的油画在这边。”查理布朗诺说着,就往左边走了过去。

    周琳琳也尾随着他,耳边随即又响起查理布朗诺的嗓音:“这幅向日葵就是马来登格林的油画。”周琳琳顺着查理布朗诺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一幅色彩明艳的向日葵油画。

    “嗯,名家的油画确实是不错。”周琳琳看了那副向日葵油画一阵,便对查理布朗诺说道。

    “其实,马来登格林不算是画家中的名家。他的油画相当小众,只不过我个人品味是偏小众的,所以才会买来他的画作收藏。”查理布朗诺这时又说道。

    周琳琳对油画其实并没研究,怕说得多了会被打脸,所以当下就转移了话题:“查理布朗诺先生的品味不俗,其实艺术这回事真的是见仁见智,同一幅作品在不同的人眼里,评分是大大的不同。”

    查理布朗诺微微点头,表示认同。然后他走近周琳琳身侧,将手放到周琳琳的肩上:“周小姐你就是大自然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你明白我的意思么?原谅我的辞藻缺乏,并不能用准确的词汇来表达你的美丽给我的震撼。”

    周琳琳低垂着头,露出一截粉颈,只轻轻地说了两个字:“谢谢。”周琳琳知道温柔和羞涩,是女人俘虏男人的两**宝。所以面对查理布朗诺先生的赞美,虽然此刻她的心在狂喜,可她的表面还是一副沉静如水的样子。

    查理布朗诺伸出手臂,将周琳琳的身体揽入怀中:“实不相瞒,刚才见到你的第一眼......”说到这里,他的嗓音忽然停顿。周琳琳刚想问他,刚才见到自己的第一眼怎么了,却觉得有一件冰冷坚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左边背部处。

    “不要动,顶在你背后的,是一支手枪。只要我一扣扳机,子弹就会穿过你的心脏,到时候神医也不能令你起死回生。”查理布朗诺的嗓音此时还是很轻很柔,像是黄昏时候的一缕清风。

    周琳琳的心脏此时剧烈地跳动起来,内心的恐惧像是潮水一样奔涌而出。她实在是想不到查理布朗诺先生会威胁她。她周琳琳在温哥华也没有仇家吧,这个查理布朗诺先生是想做什么?当下周琳琳有些颤抖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