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共舞
    ,精彩无弹窗免费!

    约翰史密斯的目光不禁在沈安溪的脸庞处多停留了一阵。正在凝视着沈安溪,却听到沈枞渊说道:“约翰先生,那边有女孩子叫你。”

    约翰史密斯闻言回过神来,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金发女子朝他走了过来:“约翰,不是说好要跟我跳舞,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金发女子身段丰满,走路的时候胸前是波涛汹涌惹得周围的异性纷纷朝她行注目礼。

    那金发女子边说着话,边将手臂挂在约翰史密斯的脖颈上。约翰史密斯搂住她的腰,便往不远处的舞池走了过去。

    沈安溪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禁说道:“这女子看起来长得挺漂亮的啊。”

    沈枞渊拿起了眼前的杯子,喝了几口水,也不答沈安溪的话,只是看着不远处舞池里翩翩起舞的众人沉默着。

    “约翰这人是有点奇怪。看着你的眼神格外奇怪。”沈枞渊这时沉吟道。

    沈安溪这时却有点疑惑地说道:“没有吧?他看着我的眼神没有奇怪吧?”

    沈枞渊听了她的话后,有点好笑地转过头来看着沈安溪说道:“你这是故意跟我抬杠吧?之前你不是说他这人带着侵略性什么的么?”

    沈安溪这时笑了笑:“是啊。当时你不是不相信么,这回你也觉得了?”

    “好吧,可能是我多心了。”沈枞渊的目光落到远处。

    这时有细碎缠绵的轻音乐响起,舞会上的灯光都变暗了,一时间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暧昧温柔。舞池上都是成双成对的人在跳着慢舞,穿着华美服饰的服务生在周围穿梭着供应酒水食物。

    “这舞会的布置和设计都不错。”沈安溪这时环视了一阵四周说道。

    沈枞渊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又转过头来看着沈安溪说道:“要不要去跳支舞?”

    沈安溪一直在为刚才在饮料间处发生的事情而不舒服,现在总算是缓过来了一些。听到沈枞渊的话后,沈安溪便回答道:“好啊,我们好像也好久没有一起跳舞了。”说完,沈安溪对着沈枞渊伸出手去。

    沈枞渊刚握住了沈安溪的手,从椅子处站起,便见到约翰史密斯携着刚才那身段丰满的金发女子走了过来:“沈先生,等一下就是换舞伴的环节,赏面让我跟沈太太跳一支舞可好?”顿了顿,约翰史密斯又说道,“我身边这个尤物,就暂且让沈先生与她共舞一曲。”

    沈安溪心想既然约翰史密斯刚才帮自己解了围,那么现在跟他跳支舞当是答谢,也没什么的,但还没开口说话,却听到旁边的沈枞渊说道:“我正打算跟安溪去跳舞,还有,其实我不喜欢跟别人换舞伴。感觉特别的不尊重女性。”

    沈枞渊话音刚落,约翰史密斯旁边的那个金发女子便娇嗔似的说道:“看吧,人家沈先生也觉得换舞伴这事情不尊重女性,你还要我跟别人去跳舞。”说到这里,那金发女子伸出手指,在约翰史密斯胸膛处戳了一下,“真是讨厌,你怎么能让我跟别人去跳舞呢。”

    “好好好,那我们继续去跳。”约翰史密斯搂紧了那金发女子的细腰肢,便往舞池里走去。

    沈枞渊当没看见这腻歪的两人,握着沈安溪的手,便到了舞池中央。这时音乐换了,换成了欢快的牛仔乐曲。

    舞池中的人都放浪形骸起来,个个摇荡着跳起了牛仔舞狐步舞或者其他叫不出名字的舞步。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也跟着音乐跳起舞来。

    “还记得我几个月前教给你的那支狐步舞么?”沈枞渊这时贴近沈安溪的耳边问道。

    “就是那支名叫飞旋的舞蹈?”沈安溪记得那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沈枞渊将她带到之前他向她求婚的那一栋别墅里,教给她一支名叫飞旋的舞蹈。这舞蹈难度比较大,要男子不断地将女方托起旋转,所以才名为飞旋。

    “嗯,对,还记得怎么跳么?”沈枞渊和沈安溪脸贴着脸,语声低柔地在她耳边说道。

    “记得。不过这是牛仔舞的舞曲,跳那支舞合适么?”沈安溪这时问沈枞渊道。

    “可以的,相信我。”沈枞渊对着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又问道,“准备好了么?”

    沈安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感觉到沈枞渊搂紧了自己的腰肢,之后就将她一举托了起来。沈安溪一下子被沈枞渊举到半空,有点不适应,但是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摆出了之前沈枞渊教给自己的那些舞姿。

    两人踩着节拍,跳得非常投入。期间沈枞渊不断地将沈安溪托到半空,两人模样生得好,舞姿又是优美标准,在天花板吊灯的照耀下,显得如林中翩翩起舞的仙子。

    舞池中本来是有很多人在跳舞的,但是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的精彩舞姿,让很多人都停下了舞步,退到了一边,看两人尽情舞蹈。

    于是整个舞池几乎就成了两人起舞的场地。在某些沈枞渊将沈安溪托起飞旋的时刻,旁边的人都纷纷喝彩鼓掌叫好。

    欢快的牛仔曲到了尾声,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齐齐向众人鞠躬谢礼。又是一阵如潮的掌声响起。沈枞渊牵着沈安溪笑容面脸地从舞池中走了出去。

    站在人群中的约翰史密斯看着舞池中的两人,眼眸中泛处幽冷的光。他举目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目光在一个瘦高的男子身上凝住。之后,约翰史密斯便向那个瘦高的男子走了过去。

    到了那个瘦高的男子跟前时,约翰史密斯说道:“等会沈枞渊下了舞池,你去跟他说一下关于我们两间公司合作的事情,拖得他越久越好。最好是拖到舞会结束之后。”

    那瘦高的男子这时点头称是,约翰史密斯又低声在他耳边嘱咐了几句,那瘦高的男子又连连点头。

    沈枞渊牵着沈安溪在一张圆木餐桌前坐下,然后问道:“累么?”沈安溪摇了摇头:“不累啊,感觉很兴奋。”

    沈枞渊轻笑了几声,然后抬手示意让一个服务生过来。那服务生过来后,沈枞渊低声吩咐他拿些酒水和蛋糕过来。那服务生点头称是,然后便往盛放食物的架子走了过去。

    那服务生刚离开没多久,沈枞渊旁边便响起了一个声音:“沈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沈枞渊回头,看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瘦高的男子,正打量着他的时候,却又听到那瘦高的男子说道:“我是在约翰先生的公司工作的,这次负责约翰先生公司和沈先生公司合作的事情。趁这个机会,能不能和沈先生谈一谈?”

    沈枞渊这时才对着那瘦高的男子展颜一笑:“好。”随即沈枞渊又转头对旁边的沈安溪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和这位先生去谈些公司的事情。”沈安溪看着他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要喝那么多酒。”沈枞渊轻轻地嗯了一声。

    于是沈枞渊便跟着那瘦高的男子往左边走了过去。沈枞渊和那瘦高的男子走了没多久,沈安溪便看到约翰史密斯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约翰史密斯一直走到沈安溪旁边坐下,然后又叫服务生拿了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过来。

    “约翰先生不跟你的舞伴去跳舞么?”沈安溪见约翰史密斯有在这里坐下来长谈的架势,便开口问道。

    “她回家了,说是喝酒多了不舒服。”约翰史密斯听到沈安溪的问话后,目光看着舞池中的男女说道。顿了顿,约翰史密斯转过头来,看着沈安溪说道:“沈太太的发型很好看。”

    沈安溪心里在嘀咕,这约翰史密斯是一副想要和她搭讪到底的架势,到底是什么心思呢。当下沈安溪便对他笑着说道:“谢谢。”说谢谢的时候,沈安溪的脸上还带了些疏离的神情。

    “我以前来过中国,最喜欢的是中国的饮食文化。我们英国的食物远没有你们中国的美味。”约翰史密斯这时又挑起了话题。

    “那约翰先生就趁这次过来中国,多尝尝我们中国的美食。”沈安溪出于礼貌回答着他。平心而论,约翰史密斯长得并不差,高鼻深额,眼睛深邃,身材又高大,相貌能与屏幕上的男明星相媲美。

    只是沈安溪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约翰史密斯看着自己的那钟眼神和神情,所以沈安溪对约翰史密斯藏了些戒心。

    “这个城市有什么餐厅可以推荐的吗?”约翰史密斯这时问沈安溪道。

    沈安溪摇了摇头:“我一向对吃喝玩乐不太在行,这个你要问枞渊。”沈安溪刚想找个借口离开这里,省得约翰史密斯扯东扯西聊个没完,却见到刚才的那个服务生端着个托盘走了过来。

    那服务生走到餐桌边,将托盘处的红酒和高脚杯拿了下来,然后砰的一声打开了酒瓶处的木塞盖,接着就将红酒倒到了两个高脚杯中。

    红色的酒液被倾倒进透明的反射着迷离灯光的高脚玻璃杯中,空气中弥漫着淡然优雅的红酒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