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商议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提昨晚的事情还好,一提沈安溪心里的气就又起来了。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我连出去买水果糖都不可以了?还叫一个保安看着我,你当我是犯人么?”

    手机那端的沈枞渊沉默了几秒,才说道:“出去买水果糖这事情让下人去不就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情。”说完,他也不等沈安溪回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沈安溪正一腔气愤没处可以宣泄,沈枞渊却偏偏这样冷漠地就挂了电话,让她更是难以忍受,当下她将手里的手机往旁边沙发一扔,便双手环胸进了活动游戏室。

    沈安溪进到活动游戏室里,看到芳姐正和两个宝宝在玩游戏。她一脸委屈地在芳姐旁边坐下,便听到芳姐问道:“沈太太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生气?”

    沈安溪不想跟家里的佣人说自己的家事,就随便敷衍了一句:“没什么,可能昨晚睡得晚所以情绪不大好吧。”

    芳姐心里虽然知道这是沈安溪的托词,因为刚才沈安溪还不是这个表情的,下了楼一趟上来就是这个表情了,但是她也不再追问,又不厌其烦地跟两个宝宝玩起游戏来。

    沈安溪看了芳姐跟两个宝宝玩游戏一阵,便到了客厅去看电视。沈安溪斜躺在沙发上,不停地更换着电视台,不知道该看哪个台,因为她觉得每个电视台的节目都很无聊。

    就这么躺在沙发上,沈安溪不知不觉又睡着了。然后她做了很多纷繁的梦,梦里时不时就出现沈枞渊对着她大吼大叫,弄得她在梦里都特别生气。

    正在梦里挣扎,沈安溪却听到有个中年女子的嗓音在叫着她的名字,她睁开眼睛醒了过来,芳姐的脸容映入眼帘:“沈太太,吃中午饭了。”

    沈安溪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芳姐摇了摇头:“我不吃了,你跟两个宝宝吃吧。我好困,回房里睡觉了。”说着,沈安溪便从沙发处起来,转身进了里屋的卧室。

    等沈安溪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沈安溪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言论,说是人如果睡黄昏觉醒来,会觉得特别的孤单无助,甚至会有想哭的感觉。

    沈安溪这时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头有些晕沉沉的。可能是睡得太多了的缘故。她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便出了房门。

    到了客厅,沈安溪只觉得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披着一头散乱的头发,便进了厨房。打开冰箱,见到里面有中午时芳姐留下来的饭菜,便拿了出来,到火灶处热了热,便端出餐桌处吃了起来。

    可能是饿了的缘故,沈安溪觉得饭菜也挺可口的。吃到一半的时候,沈安溪才发觉自己的头发散乱的披散着没有扎起来,于是就起身去找了条橡筋,绑好了头发又继续吃饭。

    吃了没多久,便听到客厅处响起了沈枞渊的声音:“安溪去了哪里?然后就是芳姐的嗓音:“沈太太现在在饭厅里吃饭呢。”

    “安溪?”随着脚步声渐渐近了,沈枞渊的声音转了过来。

    “我在这里呢。”沈安溪边将口中的饭菜咽下,边回答道。

    “怎么这么早就吃晚饭了?不等我回来?”沈枞渊走到沈安溪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她皱着长眉说道。眼前沈安溪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让沈枞渊一时之间难以适应。

    “我没吃午饭。”沈安溪这时将一块炒牛肉送进口中,简洁地回答。

    沈枞渊这时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怎么不吃午饭?不舒服么?”看到沈安溪大口大口地吃着眼前的饭菜,沈枞渊心里否定了她不舒服这个判断。

    “没有啊,就是中午的时候睡着了,醒来时没胃口,就又睡过去了。”沈安溪说道。

    沈枞渊用一种无奈的口吻对沈安溪说道:“好吧。那我去厨房煮饭了,你先别吃了,等我做好了再吃吧。”沈枞渊看着餐桌处摆着的那油腻的炒牛肉和不甚新鲜的青菜,不禁又皱了皱眉。

    “好,那我就等你做好饭菜再吃。”沈安溪放下碗筷,便站起来,出了饭厅。她就这么径直出了饭厅,也不收拾餐桌上的碗筷。

    沈枞渊皱了皱眉,看了看餐桌,便出了饭厅,吩咐下人过来把碗筷收拾了。

    之前沈枞渊家里是没有什么佣人的,因为两人都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不相干的人。但是后来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都工作繁忙,回到家经常没力气煮饭,便干脆叫了佣人来打点一切。

    不过沈枞渊还是喜欢自己下厨煮饭吃。他还是喜欢沈安溪之前不那么繁忙的时候,一回到家就可以吃到她煮的饭菜。不过那时候沈安溪的服装店生意蒸蒸日上,他也不好让沈安溪放弃事业回家煮饭。

    现在安溪已经把服装店什么的买了,不如让她在家里安心呆着,省得在外面奔波劳碌,他沈枞渊那么辛苦工作,不就是为了让家人不用辛苦为钱财奔波么?

    沈枞渊这时打开水龙头,将手中的青菜放到水龙头下冲洗。他一边洗着青菜,一边在心里想,应该怎样劝说安溪留在家里呢?沈枞渊做饭的期间都在琢磨着这个问题。

    沈枞渊做好饭后,将饭菜都端到了饭厅,才走到客厅,对正躺在沙发处的沈安溪喊了一声:“安溪,可以吃饭了。”

    “嗯,好的。”沈安溪这时手里拿着一本杂志,听到沈枞渊的声音后,她回头应了一声。

    沈枞渊让芳姐留下来吃晚饭,可是芳姐说要回家陪自己的家人吃,沈枞渊便也不勉强她。

    于是沈枞渊和沈安溪两人便坐在餐桌前吃起饭菜来。两人沉默地吃了一阵,沈枞渊斟酌了一下措辞,便对沈安溪说道:“安溪,我想了一下,既然你最近已经将服装店卖掉了,不如就留在家里过休闲的日子好了,好吗?”

    沈安溪这时抬眸,看了沈枞渊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将一筷子青菜送进嘴里。她不回答沈枞渊的话,等把嘴里的青菜咀嚼咽下后,才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在家里做家庭主妇?”

    “家里有佣人,你也不用做什么太多的家务。最多煮一煮晚饭等我回来吃就好。我很怀念以前一回家就能吃到你煮的饭的日子。”沈枞渊这时看着沈安溪说道。他的嗓音变得比刚才柔和,像是一缕春风。

    “但是我不想做家庭主妇。”沈安溪想了想,回答沈枞渊道。她不是没听过身边的那些回家做家庭主妇后,失去工作能力被老公抛弃的例子。况且,沈安溪并不喜欢无所事事的日子。她卖掉服装店,不过是要缓一段日子,然后再进入别的行业发光发热。

    沈枞渊想到她之前做服装生意的时候,她又辛苦又奔波,还时时跟自己倾诉她压力大。作为丈夫的他总要抽出时间来安慰她。家里也不缺她这点钱,何必呢?况且沈安溪这人压力大的时候,脾气就不好,休息也不好,简接就影响了沈枞渊的生活。

    当下沈枞渊说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出去工作那么辛苦而已,不是让你闷在家里做家务。你明白我意思么?”

    沈安溪想起今天自己被保安张明拦截着不给出门的事情,便说道:“你现在都要限制我的人生自由了?你以前可没有这么霸道,最近是怎么了?”

    沈枞渊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很是无奈:“我哪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了?我见你昨晚那么迷糊的样子,担心你今天胡乱外出会不安全,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

    沈安溪这时将手里的筷子往餐桌上一放:“我吃饱了,你自己慢慢吃吧。”说着,她就起身往饭厅门口走了出去。

    沈枞渊本来今天在公司上班就很烦躁,今天各种状况都有,他忙到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下了班回到家里,他想好好跟沈安溪沟通,却没到沈安溪对他这个态度,让他十分气闷。

    沈枞渊当下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夹了块炒鱿鱼送进嘴里。他边气闷地吃着饭菜,边在脑里回想着昨晚沈安溪跟他说过的话。

    她指责他不照顾她的情绪,总是要让她去宴会舞会应酬他的朋友,指责他工作忙不陪她和两个宝宝,......

    虽然沈枞渊知道昨天晚上的沈安溪可能是喝多了酒脑子比较乱,才会这么口不择言,不过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生气时所说的话都是心里话。沈枞渊知道这是沈安溪心中的愤懑和怨怼。

    沈枞渊又在脑里搜索了一下自己这半年来陪家人的次数,真是寥寥无几。难怪安溪对他有埋怨。

    想到这里,沈枞渊刚才因为沈安溪给他脸色而产生的怨气消失殆尽,他匆匆地将碗里的饭菜吃干净,便起身出了饭厅,到了客厅去找沈安溪。

    沈安溪此时又是躺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杂志。沈枞渊走到她旁边坐下,伸出手去,碰了碰她手中的杂志:“这时装杂志可有看到喜欢的衣服?有喜欢的话,我叫张秘书去给你买。”

    沈安溪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在气,当下对他说道:“不用了。”语气有几分冷漠,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没有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