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露营邀请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枞渊还没开口说话,却听到手机那端的周兰兰说道:“这样吧,中午沈先生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可好?顺便将扣子还你。这风纪扣那么精致,一看就知道是价格不菲的。”

    沈枞渊随口答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后,沈枞渊又继续看起了电脑屏幕处的数据。

    不知道看了电脑屏幕多久,沈枞渊又听到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拿起手机一看,又是周兰兰的电话。这时沈枞渊下意识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哦原来已经十二点了。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真快。

    当下沈枞渊按下接听键,然后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周小姐,你想请我去哪里吃饭?”说话的时候,沈枞渊是一副对着客户时惯用的,带着笑意的口吻。

    “要不去市中心新开的那家米其林餐厅吃?那边环境和味道都不错,我去过几次。”手机那端的周兰兰此刻也是带着笑意地回答道。

    “好,你告诉我地址,我这就过去。”沈枞渊边说着,边从椅子处站起,然后往办公室门口走去。

    米其林餐厅?这家餐厅沈枞渊是知道的,价格昂贵,所有的菜式都是小巧精致,一般的工薪阶层是不舍得去这么昂贵的餐厅吃饭的。

    不过这个周兰兰,看起来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沈枞渊回想了一下昨晚在董少华住所时,跟周兰兰的互动。其实这个女孩子蛮有意思的。沈枞渊一边想着,一边到了公司所在大厦的一楼。

    沈枞渊走到停车的地方,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发动了车子。没多久,沈枞渊便到了周兰兰所说的那个米其林餐厅处。

    沈枞渊刚进了门口,便看到周兰兰坐在左边靠窗的位置处。周兰兰的眼神很尖,他刚一进门,她就看到了他,随即向着他微笑挥手示意他过去。

    沈枞渊走到周兰兰面前坐下,然后很快就有服务生过来,递了菜单给他们。眼前的周兰兰今天的穿着打扮相当随意,只是穿了一条纯白棉麻裙子,显得整个人有种干净清新的美感。

    周兰兰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很安静没什么话说,跟昨晚的她大相径庭,却令沈枞渊有一种自己在跟沈安溪面对面吃饭的感觉。

    菜肴很快就端了上来。沈枞渊也饿了,拿起刀叉就吃了起来。吃了一会,沈枞渊觉得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吃饭,有那么一点尴尬,便开口打破了沉默:“周小姐是在哪里找到我衬衫处的风纪扣的?”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说着,周兰兰放下手中的刀叉,然后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枚做工精致的风纪扣,放到沈枞渊面前的桌上:“我在沙发缝隙处看见的,可能是你昨晚不留神就弄丢在那里了。”

    沈枞渊想了想昨天晚上自己整晚都斜躺在沙发上,的确是有可能将风纪扣 弄丢在那儿。当下他对着周兰兰微微一笑说道:“谢谢。”

    “不客气。”周兰兰也对着他回以礼貌一笑。她对着沈枞渊浅笑的时候,像极了曾经的沈安溪。

    那时候的沈安溪也像她一样,那么的有灵气,而且对他也很温柔很体贴。很少发脾气,更不会动不动就跟他冷战。

    为什么人都会变呢?是什么改变了他心中白月光一样的沈安溪?

    沈枞渊看着周兰兰,一时间有点儿恍神。

    周兰兰这时打量了一下沈枞渊,然后檀口轻启地说道:“沈先生你脸色有点苍白呢。是不是因为昨晚熬夜了的缘故?”

    沈枞渊没来由地心中一暖,多久没听到沈安溪关心自己了呢?仿佛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可能吧。大概是因为年纪大了,熬一晚夜,再工作一个早上就原形毕露了。果然是岁月催人老。”沈枞渊说到这里,低下头去,用刀切了块牛排。

    “沈先生你这是在开玩笑,你哪里老了,看起来比我可年轻得多了。”周兰兰笑了笑,露出一排极为整齐的洁白牙齿。

    周兰兰的嘴唇处用的不知道是哪个牌子的口红,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着莹润的光泽。颜色是正红色,很是诱人。像是一颗待人攫取的樱桃。

    沈枞渊只觉得眼前的周兰兰有着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当下话也不自觉地多了起来。奇怪的是面前这个女子仿佛有读心术,他的想法她都知道得七七八八,像是跟他认识了很久一样。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眼前的周兰兰给了他这样的一种感觉。可能是因为样貌酷似沈安溪吧,沈枞渊的心里对周兰兰越来越有好感。

    “要不什么时候我们组织一次露营吧?”周兰兰说着,将一块牛肉送进嘴里。

    “可以啊。不过,女孩子参加露营,会有点辛苦或者不习惯。”沈枞渊微笑着回答她。

    “没关系啊,去玩怕什么辛苦嘛。去山顶露营看星星看日出吧,好不好?”周兰兰的大眼睛里闪着灵动的光芒,让沈枞渊几疑她的瞳仁里有星光在跳跃。

    沈枞渊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的露营,就是去了山顶看星星和看日出。当下他说道:“好啊,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我们这个周末出发?”周兰兰说到这里,整个人变得很雀跃,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

    沈枞渊这时笑着跟周兰兰说道:“我还不知道公司周末要不要我回去,如果到时候没事情的话,我就去。你可以叫董少华带你去,这人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空的。你这样的美人约他,他一定高兴得不得了。”

    “你觉得我长得美?真的吗?”周兰兰又用昨晚在酒吧里跟他说话的那种微微上扬,却又带着些微撒娇的声音在跟他说话。

    平时沈枞渊并不喜欢别的女人对他这样卖弄风情,不过周兰兰这样在他眼里看来,只是更添俏皮罢了。当下沈枞渊回答她道:“当然,难不成还有假。”

    两人在餐厅里吃午饭吃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吃完。午饭之后,沈枞渊问了周兰兰想要去哪里,她回答说想要去商圈,沈枞渊便开车将她送了过去。将周兰兰送去商圈之后,沈枞渊便又回了公司上班。

    周琳琳知道男人不喜欢跟女人逛街看衣服,所以刚才她没有让沈枞渊陪她逛,以免招致反感。自己逛了一会儿街,并没有什么好买的,也很无聊,周琳琳便去了一家奶茶店坐了下来。

    到了奶茶店后,周琳琳便拨了查理布朗诺的电话。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嗓音有些冷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

    “我想跟你说,计划进行得很成功。你的计谋很有用。”周琳琳边吸着奶茶,边对着手机话筒说道。

    “好的,那就按照原计划进行,有什么事再跟我说吧。”说完,手机那端的查理布朗诺就挂掉了电话。

    周琳琳被人这样冷漠地挂掉电话,很是不爽,嘴里低声喃喃说着什么,又拿起桌上一串鱼蛋吃了起来。

    沈枞渊回到公司后,便一直在办公室里忙碌到黄昏,才回了家。回到家,看到沈安溪在客厅的沙发处躺着看杂志,沈枞渊条件反射,想要说一声老婆大人我回来了,却猛地想起自己和沈安溪正在冷战中,于是就没有出声,进门换了鞋子之后,便径直走进了里屋的房间。

    沈安溪听到脚步声,也知道是沈枞渊回来了,但是她硬是当作没看见,任由他从客厅走了过去。

    两人就这么冷战了一个星期,彼此都当对方不存在一样。沈安溪一直在等沈枞渊使出浑身解数去哄她,却发现沈枞渊是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然是早出晚归。以前沈枞渊会哄她,现在却不会了,让沈安溪心里有些难受。

    但是沈安溪还是继续跟沈枞渊冷战着,仿佛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而沈枞渊其实心里也不好受,只是公司的工作繁忙,让他不得不抛掉杂念,专心工作。而期间周兰兰也不间断地联系他,虽然沈枞渊并不是对她十分热情,却也对她并不反感。

    这天下了起蒙蒙细雨。沈枞渊从早上来到办公室开始,就格外的郁闷。偏偏公司也很多事情,让他是烦上加烦。

    沈枞渊正烦躁地敲打着键盘,在企业qq的聊天框中,敲下一串的文字,却听到桌上的手机又响起了来电铃声。今天的电话格外多,导致沈枞渊一听到电话,就下意识的觉得烦躁不堪。

    沈枞渊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周兰兰的来电。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笑意,然后按下了接听键:“幸好不是那些烦人的供应商了,真是谢天谢地。”

    “工作这么繁忙啊,看来我的电话来得不是时候。” 手机那端的周兰兰这时带着笑意道。

    隔着手机,沈枞渊想象着对方的微笑姿态,觉得刚才的烦躁都去掉了不少。当下他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你跟供应商哪能相提并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