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又是争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兰兰接过,对着沈枞渊微微一笑,笑容里好像蕴含着丝羞涩:“谢谢沈大哥。”

    “不客气。”沈枞渊回答了她的话后,便转身拿起旁边的一个鸡翅膀,放到炭火上烤了起来。

    “你看人家沈大哥多绅士。哪有你这个样子的。专抢女孩子手里的东西吃。”周兰兰咬了一口沈枞渊给她的鸡翅膀,心里觉得甜滋滋的。她一直都想这样坐在沈枞渊的身边,享受着他的照顾。今天终于是实现了,心里的欢喜真是难以言喻。

    “什么都是沈大哥,你干脆嫁给他得了。”董少华吃完了鸡腿,将手里的竹签和骨头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喂,董大少你不要乱讲话行不。”沈枞渊听到董少华的话后,抗议道。

    “开个玩笑都不行啊,至于那么死板吗?”董少华这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玩起手机游戏来。

    “不要玩游戏了,大家都在烤东西,你烤个肉串吧。”说着,沈枞渊将手里的烤肉串递到董少华的面前。

    董少华一脸不情愿地放下手机,接过沈枞渊递过来的烤肉串,放到炭火上烤了起来。

    令沈枞渊啼笑皆非的是,董少华经常烤焦手里的东西。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弄得沈枞渊都不想拿东西给他烤了。结果整个晚上董少华就抢周兰兰烤的东西,害得沈枞渊要将自己手里的东西让给周兰兰吃,相当于他要烤两个人吃的烧烤。

    期间一众人还做了游戏,有说有笑地玩到凌晨。

    沈枞渊进到自己的帐篷里躺了一阵,发觉睡不着,拿起手机来看了看时间,便爬了起来,出了帐篷。刚走出帐篷,却见到往这边走过来的周兰兰。

    “兰兰?你要去哪里?”沈枞渊看到她,便好奇地问道。

    “我睡不着,所以想出来透透气,顺便看下星星。”周兰兰是想过来找沈枞渊的,不过既然沈枞渊这样问,她就顺口编了个理由。不想让他知道她是专程出来找他的。

    “这么巧,我也睡不着。可能是因为换了睡眠地方,有点认生吧。”沈枞渊说道。

    “那我们找个地方一起看星星咯?”周兰兰对着沈枞渊说道。

    沈枞渊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对着周兰兰微笑道:“我们过去那边凉亭看吧。那边还有坐的地方。”

    凉亭的石凳还算干净,沈枞渊和周兰兰在石凳处坐下,坐下之前周兰兰还拿了纸巾出来,在石凳处擦了擦。

    这凉亭的顶是露天的,专门为了观赏星星而设计。事实上,这凉亭就叫观星亭。

    因为是半夜,所以凉亭处就只有沈枞渊和周兰兰两个人。两人沉默地昂头看了一阵夜幕,沈枞渊忽听到周兰兰说道:“沈大哥,你知道么......”她这句话还没说完,沈枞渊便看到周兰兰倾身吻了过来。

    沈枞渊有些发怔,只是浑身木然地由她吻着。凉亭的门口处有一盏壁灯,那壁灯散发的微弱的光芒,倾泻进来,照耀到周兰兰身上。因为靠得近,沈枞渊能看到周兰兰那长长的微微颤抖的眼睫毛。

    过了一阵,周兰兰才放开他的唇:“你知道么,我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呢,你喜欢我吗?”

    沈枞渊沉默地凝视着她。周兰兰见他不言语,又倾身过去,再一次吻上了他的唇。过了一阵,周兰兰感觉到沈枞渊的手伸了过来,揽住了自己的腰肢,他的唇也不像刚才那样木然的了,而是开始回应着他的吻。

    沈枞渊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样跟周兰兰进了帐篷的,总之等他反应过来,两人已是衣衫尽褪缠绵在一起了。

    沈枞渊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他刚睁开眼睛,便听到旁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早啊,枞渊。”

    沈枞渊转头,看到了不着寸缕的周兰兰正躺在自己的身边,跟他打着招呼。他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心里涌起几丝后悔。但他没表露出什么,当下只是对着周兰兰笑了笑:“早。几点了?是不是该起来了?”

    “七点多。你要是想睡,就继续睡一会。”周兰兰侧着身子,单手撑着头对他说道。

    “早上有雾气,你还是披上衣服吧,免得着凉感冒。我再睡一会。”说完,沈枞渊便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沈枞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董少华叫醒的:“起床啦,我们要去别的地方玩啦。”

    沈枞渊睁开睡意惺忪的眼,隔了一会才问道:“要去哪里?”

    “他们要去坐过山车。”董少华笑着回答他。

    沈枞渊对坐过山车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所以当下他回答道:“我就不去了,我等会就回去了。”

    “行,那我跟他们一起去。”董少华说完,就走出了帐篷。

    帐篷里已经没了周兰兰的踪影。她去了哪里?

    沈枞渊又想起昨晚自己跟周兰兰的事情。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莫名的又觉得有点烦躁。他甩了甩头,仿佛是要把这些杂念甩掉。然后他便站了起来,开始收拾行李。

    收拾好行李,沈枞渊便走出了帐篷。刚走出帐篷,他便看到周兰兰迎面向自己走了过来:“枞渊,听少华说你不去坐过山车,你急着回去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我想要跟你一起去坐过山车啊。”

    周兰兰说完话后,伸出手来,抚了抚沈枞渊的脸庞。她说话的口气带着些娇嗔,又有些温柔,脸上的表情完全是沉浸在恋爱里的小女生才有的表情。

    沈枞渊有点躲开她的手,他不习惯跟其他的女子那么亲昵。但他又不想将她的手拂开伤她的心,便只好让她就这么抚着。幸好周兰兰抚了一阵,便放下了手指:“陪我去坐过山车好不好?”

    沈枞渊看着她笑了笑:“我也想陪你去,不过我公司里有事情,必须要赶回去了。”

    “这样啊,那你回去之后,记得要打电话给我,好不好?”周兰兰说话的时候,眼眸闪着希冀的光。

    沈枞渊点了点头,垂下眼帘不想直视她的眼眸:“好,我会的。那我先回去了,你跟少华他们玩得开心。”

    “好。”说完,周兰兰又凑过来,亲了沈枞渊的额头一口。之后,她就转身离开了。

    沈枞渊看了一阵周兰兰离去的背影,便背着背包下了山顶。

    回到家里,已是下午四点。沈枞渊刚打开家门,便看到沈安溪躺在沙发处看电视。他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了一句:“安溪,我回来了。”

    却没有得到沈安溪的回应。

    沈枞渊有些烦躁地从鼻端处呼出一口气,然后就再没有说话,在门口鞋架处换了一双鞋子,他便往里屋走去。

    经过沙发的时候,沈枞渊忽然听到沈安溪用凉冷的口气说了一句:“去哪里了?昨晚都没有回家。”

    “我去凤凰山露营了。”沈枞渊脚步没有停,淡淡地回答了沈安溪一句。

    沈枞渊径直进了卧室,将背包放下,又换了衣服,便打开电脑,登录工作邮箱,查看工作邮件。

    处理了一阵邮件,沈枞渊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随即沈安溪的嗓音便响了起来:“吃晚饭了。”

    沈枞渊转头向着门那边回了一句:“我知道了。”说完,他便关了电脑,起身出了房间。

    来到饭厅,沈枞渊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全都是他爱吃的饭菜。沈枞渊心里一暖,走到餐桌处坐下后,便对坐在旁边的沈安溪说道:“你特意买的菜吗?”他的语气是温和的。

    哪知道沈安溪却一言不发地端起饭碗,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完全当他不存在的样子。

    沈枞渊又是烦躁地发出一声沉重的呼吸,他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自己的碗里,然后又问道:“安溪你今天不用上班?”沈枞渊记得今天是周一,沈安溪应该去上班才对。

    “你出去玩为什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真当我不存在对么?”沈安溪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沈枞渊说道。她说这句话的语气很是冰冷,像是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

    “我见这几天不理我,我忘了跟你说了。”沈枞渊微微皱起长眉,跟沈安溪解释道。

    沈安溪别过脸去,轻轻地哼了一声,又不说话了。

    沈枞渊有些不耐,将手中的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放:“你哪里不满意?你说出来吧。天天这样冷战,老子已经受够了。看看别人家的老婆,再看看你自己,你有尽到做一个妻子的责任?事业事业,你用得着追求事业的吗,我这么辛苦工作不就是想让你好好在家里照顾家人吗?”

    沈安溪闻言,也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这么不满意,你找别人当太太去啊!我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你找一个能尽的嘛!”说完,沈安溪从椅子处站起身来,转身便出了饭厅。

    沈安溪回到自己的卧室,砰的一声便关上了门。本来想着跟沈枞渊和好的,也冷战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她也有点受不了了。但是看看刚才他说话的态度!有谁能忍住不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