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条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沈安溪的近况。”约翰史密斯嘴角扬起,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阴森:“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太太最近怎么样了么?”

    沈枞渊猛地从座位处站起,然后一拳打到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响:“你到底想干什么?别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安溪要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沈枞渊很少这么方寸大乱,此刻他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全然崩溃,他在努力克制着上前将约翰史密斯撕成碎片的冲动。

    “沈先生,你冷静点。我来的时候,给沈安溪拍了照片,看。”约翰史密斯说到这里,将他手中的手机递到了沈枞渊面前。

    手机处沈安溪的照片映入他的眼帘——一身白色睡衣的沈安溪,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她的手脚都被很粗的绳子绑住,嘴里塞了一团像是绸布的东西。她的手臂上小腿处都有伤痕。

    沈枞渊这时咬牙切齿地对约翰史密斯说道:“她在哪里?”一想到沈安溪可能受到的苦楚,他就恨不能将眼前的约翰史密斯撕成两半。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约翰史密斯这时笑着对沈枞渊说道。

    “什么条件?”沈枞渊发现自己的嗓音忽然变得沙哑起来。

    “像我上次说的,把这公司的属于你的一切,都给我。我就让沈安溪平安归来。否则......她能不能活过今晚,都不一定。”约翰史密斯用一种挑衅的眼光看着沈枞渊。

    沈枞渊的拳头此刻不禁揣紧。多么荒唐的条件!他真的很想夺门而出,然后让公司保安进来,将这个该死的外国人给赶出去,再吩咐公司的保安,以后不要再让这个外国人进他们公司。

    但是他心系沈安溪的安危。找了那么久,也找不到他将沈安溪藏匿在哪里。再这样下去,安溪会受到怎么样的伤害?两个宝宝已经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妈妈,一直在问他,妈妈去了哪里。如果沈安溪出了什么事,两个宝宝以后怎么办?

    只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沈枞渊的脑里便涌出了无数的思绪。他这时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约翰史密斯说道:“好,我答应你。”

    约翰史密斯这时仰头笑了一阵,然后说道:“早答应我,不就没事了么?非要等到现在,浪费彼此时间何必呢?”他忽略掉眼前的沈枞渊那寒意深深的脸庞:“给你两天时间,将所有的手续文件都办好。后天我过来这间公司,这个座位就理所当然是我坐的了。”

    说完这些话后,约翰史密斯便从椅子处站起,出了会议室的门口。

    窗外夜色浓重,在屋里的沈安溪能闻到窗外飘来的桂花香。沈安溪在屋子里,其实是行动自由的。因为查理布朗诺知道即使任由她走,也走不到什么别的地方去。他每天都在沈安溪吃喝的东西中下药,导致沈安溪吃了之后就头晕眼花四肢乏力。

    这种情况下,别说门口有人把守了,即使没有人把守,沈安溪也是逃不出去的。

    沈安溪也知道自己来到这里以后就头晕眼花,肯定是跟平日的饮食有关系。但是她又不能忍着不吃不喝,便只能明知道食物里有毒,她也只能乖乖受他们摆布吃下去。

    此时沈安溪走到窗边,心里是愁肠百结。她知道约翰史密斯挟持她,肯定是要拿她当筹码,威迫沈枞渊去做一些事情。她虽然很担心,却什么也不能做。

    其实在被囚禁的这段日子里,沈安溪尝试过逃跑。只是因为身体乏力,逃跑后很快就又被抓回来。抓回来后他们也没对她做什么,这里的人,也算是沈安溪当了那么多回人质中,遇到过的最友好的敌方。而之前查理布朗诺给沈枞渊看的那张照片,其实是有人帮沈安溪化了妆,拍的一张照片。

    查理布朗诺这边的人并没有虐待沈安溪,只不过是限制了她行动的自由罢了。期间查理布朗诺偶尔会过来看望一下她,还会给她带来一些杂志什么的,让她解闷。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沈安溪又怎么看得进杂志。

    沈安溪在窗前站了一会,便听到门口处响起了敲门声。沈安溪回头一看,见到身材高大的约翰史密斯站在门口处:“沈太太,我能进来吗?”

    沈安溪看着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进来吧。”沈安溪说话的时候,心里在想,我能不让你进来么,这是你们的地盘不是吗?假惺惺的礼貌有必要么?

    查理布朗诺这时走进了屋子里,然后他径直走到窗边的一张椅子处坐下。沈安溪依然是站在窗边,此时她手臂环抱在胸前,对着查理布朗诺说道:“约翰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其实,我不叫约翰史密斯,我叫查理布朗诺。安溪小姐叫我查理就可以了。我当初是用假的身份,跟沈枞渊交流的。”查理布朗诺这时对着沈安溪微微一笑说道。说话的时候,他执起茶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沈安溪脸色淡淡,显然不关心这些:“那么查理先生,什么时候才能将我放回去?”

    “我很想让安溪小姐你回去啊,不过之前沈先生不答应我的条件。后来,还把我们这里一位跟你长得很像的女子救走了。自己老婆都会认错,真的是笑死人了。”查理布朗诺边说着,边施施然将茶杯放下到茶几处。

    沈安溪这时将脸转向窗外,没有答话。但是查理布朗诺从她的脸色能判断,刚才他的话,给了沈安溪莫大的心理冲击。

    查理布朗诺又继续说道:“不过,今天沈先生答应了我的要求。多亏了你之前拍的那张照片,看来,你的先生很爱你呢。想不到,你们结婚那么久了,沈先生还这么爱你。”

    沈安溪这时蓦地转过头来看着查理布朗诺:“枞渊答应了你们什么条件?”

    “他答应我,会将他名下的公司给我。从后天起,我就是他们公司的董事长了。”查理布朗诺这时嘴角上扬,得意地对沈安溪说道。

    “不,不......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歹毒......”沈安溪忽然觉得一阵眩晕袭来,她身子一歪,眼看就要跌倒到地上。

    查理布朗诺这时赶紧从椅子处站起,将沈安溪稳稳接住:“其实你伤心什么,沈枞渊没了公司之后,你大可以跟他离婚,跟我一起。向安溪小姐这样美貌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抢着要。”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在眩晕的同时,只觉得一阵恶心。当下她瞪着查理布朗诺,冷冷地说道:“查理先生,你真令人恶心。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两天后。城市里的人都在讨论,为什么沈枞渊忽然将公司董事长的位置,给了查理布朗诺。连沈枞渊的好友董少华,也打了电话过来问。

    此刻沈枞渊跌坐在沙发处,手机听筒处传来董少华的声音:“枞渊,这是怎么回事,公司不是你们沈家的产业吗,你怎么会让一个外人去当董事长?”

    沈枞渊只觉得浑身疲累,也不想跟他解释沈安溪被绑架了的事情,只好对着手机话筒敷衍性地说了一句:“这是我的决定。”说完,沈枞渊刚想挂电话,却听到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说道:“你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疲累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在家吗,我现在过去看望你一下吧。”

    沈枞渊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他此刻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后脑勺处是一阵阵的不连贯的头疼。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要费心招待董少华,当下他对着手机话筒说道:“不用了,我最近休息不好,我先去睡觉了。”

    此时也是晚上九点,沈枞渊说去睡觉,其实也不突兀。电话那边的董少华听到他这样说了,好像也就不好再打扰他,于是就说道:“那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再联系我。”

    沈枞渊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将手机扔到了一边,接着就瘫倒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沈枞渊是被一阵急促的不折不挠的手机来电铃声吵醒的。沈枞渊撑着疲惫的身子从沙发处起来,然后伸出手去,在茶几处拿过手机。一看手机屏幕,屏幕处显示是阿树的来电。沈枞渊按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出阿树很是焦急的声音:“老大,之前那个约翰史密斯,不是说将沈太太亲自送回来的吗,但是他现在人联系不上了。”

    “什么?”沈枞渊的睡意顿时醒了大半,“你们不是紧跟着他去的吗?怎么会不见了他的踪影?”之前沈枞渊要求自己跟着约翰史密斯一起,去将沈安溪接回来的,可是约翰史密斯坚持不让沈枞渊跟着他,沈枞渊便只好派了阿树跟着他。

    “我们的人去到半路,就被他们放倒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没了约翰史密斯的踪影。”手机那端的阿树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很是焦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