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久别重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修然这时在沈安溪的床沿处坐下,然后问道:“特意整容成你的样子?她要做什么?”

    沈安溪也不想跟傅修然提以前的事情,当下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说来也没意思。你没有将她一块儿救出来吗?”

    傅修然看着沈安溪,回忆着昨晚自己在夜场里的事情:“我又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跟你是一起的。我想了想,当时你说的这个周琳琳,看着我的眼神是有那么一点的哀求惶恐的样子。不过,我想,她也不知道你跟我是朋友吧。否则她肯定会让我也一起救她出来的。”

    沈安溪这时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她又听到傅修然说道:“你是怎么会到夜场那种地方去的?是被人强迫的吗?沈枞渊呢?他怎么对你坐视不管?”傅修然的嗓音里,好像还蕴含着几丝恼怒。

    沈安溪想起来自己被囚禁,又被卖到夜场的经历,不禁眼圈有些红。她还没开口说话,却听到傅修然问道:“怎么了?是沈枞渊欺负你了么?”

    沈安溪用手擦了擦眼泪,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的。”说了这句话后,沈安溪便将自己被囚禁,被卖到夜场的事情,告诉了傅修然。

    傅修然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同时也有对沈枞渊的一些憎厌。不过当下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握了握沈安溪的手,然后说道:“别怕,现在没事了。我出去给你买些吃的东西回来。”

    傅修然出去了一阵,给沈安溪买回来一些白粥和小菜,还给沈安溪买回来一本。

    傅修然将手上的东西都放到病床旁边的桌上,然后将那本递到沈安溪面前:“给你解闷买的。”

    沈安溪接过傅修然手中的那本。她看了看的封面,有点啼笑皆非,封面处是花花绿绿的一些人物,简介的那几行文字也是让人看了苦笑不得的那种感觉。沈安溪这时不禁轻笑出声:“你买的这是儿童读物?怎么看起来有种搞笑的感觉?”

    傅修然正在桌边打开白粥的盖子,听到沈安溪的问话后,转过头来回答她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反正看到就买了。”说完,他将白粥盛到一个一次性碗里,然后又夹了些小菜到碗里,然后就端着这碗粥,来到了沈安溪的跟前:“没胃口也吃些白粥吧,对肠胃有好处。”

    沈安溪看着傅修然手中热气腾腾的粥说道:“我不想吃,你吃吧。”

    傅修然脸上露出了那种哄小孩子时才会有的表情:“吃些吧,我这大老远跑去买的。你不吃岂不是对不起我的劳动。”顿了顿,他用开玩笑的口气说道:“你不吃的话,我就喂你?”说这话的时候,傅修然的眼眸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沈安溪不禁笑出声:“好了好了,我自己吃吧。”说着,她接过了傅修然手中的白粥。

    傅修然看到沈安溪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不禁揶揄道:“说喂你有那么可怕么,你以为我真的想喂你么。真是不识抬举。”

    沈安溪见他这话是笑着说的,也知道他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当下沈安溪只是一边喝粥一边笑笑。沈安溪喝粥的时候,傅修然拿过沈安溪手中的,随手翻了翻,然后他看到有一页的内容挺有意思的,便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沈安溪一边喝着白粥,一边回想起自己以前和傅修然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她记得自己好久没和傅修然联系过了,之前因为傅修然的事情,自己还和沈枞渊闹得极僵。白粥挺不错的,煮得软硬适中,香气扑鼻。小菜也不错,是很新鲜的萝卜干和酸黄瓜之类的小菜。

    沈安溪喝了一阵白粥,忽然抬起眸来,对着傅修然说道:“你最近还好吗?对了,你今天不用工作吗?在病房里陪我,会不会有妨碍你做事情?”

    傅修然这时从书本处抬起头来,对沈安溪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没什么事啊。我最近没开心理诊所了,也没想好自己要做什么。所以最近的状态是在闲逛旅游吃饱了就睡。”

    沈安溪想了想,又问道:“那你怎么会出现在夜场这种地方啊?我看你的样子,不像是那种会去夜场的人啊。”

    傅修然又低下头去,翻着书:“幸好我去了,要不你现在还在那里。我一个远方表叔最近过来做生意,所以就约上我去夜场玩了,美其名曰是给我增长见识。”

    沈安溪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又继续低下头去吃粥。吃了一阵,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抬起头问傅修然:“你怎么不吃?你是在外面吃过了?”

    傅修然点了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沈安溪夹了一块萝卜干放到嘴里咀嚼,然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哎,对了!”

    “干嘛,一惊一乍的。该不是酒还没醒吧?”傅修然说到这里,皱着眉头看着沈安溪。

    “周琳琳还在夜场里呢,你不去救她出来么?”沈安溪这时对傅修然说道。

    傅修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一边翻着书,一边回答沈安溪道:“她将容貌整成你的样子,想来谋划的并不是什么好事。你还救她做什么,你没事就好了。”

    “不行啊,她是为了救我,才被一起卖到夜场里去的。况且,我当初答应她了,逃脱之后,也不会忘记她的。”沈安溪将空了的碗放到旁边的桌子处,然后脸色担忧地对傅修然说道。

    “我叫了朋友去救她了。你不要担心。”傅修然这时头都没抬,边翻看着书边说道。

    沈安溪这才放下心来。吃了白粥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更饿了。沈安溪抬头看了看吊瓶,吊瓶里的水还剩一大半。

    沈安溪估计这还得吊半个小时,就对傅修然说道:“怎么办,我吃完白粥更饿了。要不你老人家再给我去买点吃的回来?”

    傅修然哭笑不得地抬起头来,对着沈安溪说道:“早知道你会饿,我刚才就多买些东西回来。刚才不是说胃口不好的嘛,这回想吃什么?”

    “可能将白粥喝了之后,就等于是热了个身吧。”沈安溪这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想吃烧鸭饭。”

    “看来是药起效用了。有胃口证明身子好转了,很快就没事了。”傅修然将书放到桌上,转身对沈安溪说道:“你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沈安溪等傅修然走后,就拿起他放在桌上的,翻看了起来。看了十几页的样子,傅修然就提着几个装着食物的快餐盒子回来了。

    沈安溪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傅修然手中的快餐盒子,有些惊讶地问道:“烧鸭饭那么多?要几个盒子装啊?你到底买了多少只烧鸭啊?”

    傅修然将手中的盒子放到桌上,然后就笑着回答沈安溪:“这里烧鸡烧鸭烤乳鸽都有。我怕一个烧鸭饭不够吃,所以就买得多了些。免得等会你吃完还饿,我还得出去买。”

    沈安溪有点无语:“......好吧。”

    傅修然将饭和肉都盛好,放在一个碗里,然后就端给了沈安溪。沈安溪闻到了饭菜的香味,立刻食欲大增。她刚接过傅修然手中的碗,便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地叫起来。

    肚子叫的声音太大,连傅修然都听到了。傅修然轻笑出声:“快吃吧。不够那边桌上还有。”

    沈安溪在傅修然面前也没有什么尴尬之色,毕竟是那么熟的朋友。她接过傅修然手中的碗,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傅修然走到不远处的椅子处坐下,玩起了手机游戏。

    玩了一阵,傅修然忽然像是想起什么,然后就问沈安溪道:“不如你出院后,跟我去旅游吧。我刚才问了医生,他说你今天打完吊针之后,就可以出院了。”顿了顿,他又说道,“我救了你的事情,我没有跟沈枞渊说,怕他又生气。”

    沈安溪想了想,觉得也是。她将口中的食物吞下,然后对着傅修然说道:“我等会打电话给他,告诉我没事吧。就说我已经出来了。免得他担心。”

    傅修然没有回答她的话,脸上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眼里光芒闪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傅修然便又玩起了手机游戏。

    沈安溪吃完了碗里的烤鸭和烤乳鸽还有米饭,觉得还是很饿,便起身到桌边盛起饭菜来。盛好了饭菜,沈安溪便对傅修然说道:“要不你给你的手机我,我打个电话给枞渊说明一下情况。”

    傅修然回头看着沈安溪:“枞渊要是知道这是我的手机,那怎么办?到时候不是会引起误会么?”

    “那这样的话,纵渊不知道我被救了,岂不是很担心?”沈安溪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

    傅修然这时回答她:“他不知道你被卖到夜场去了吧?也许他还以为你在查理布朗诺藏匿起来的某个地方。他也担心了这些日子了,多那么一两个小时,不会怎么样的。”顿了顿,傅修然又说道:“回去之后,我看看有没有朋友的手机可以借来给你打个电话,或者我换一张电话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