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云南大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就埋头吃起了饭菜。

    过了一阵,沈安溪吃光了碗里所有的饭菜,打了一个满足的饱嗝。这时旁边的傅修然笑着道:“这样子也不怕毁坏形象吗?”

    “我哪有什么形象可言啦。”沈安溪边满不在乎地说着,边将手中的一次性碗筷都扔掉。

    傅修然看着此时半躺在病床处的沈安溪,不知道为何,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刻,他还是觉得沈安溪很美。

    沈安溪见傅修然在看着自己,不禁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傅修然急忙将眼神收回,然后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看一下你的脸色有没有比之前好一些。”

    沈安溪笑了笑,然后就躺在病床处翻看起了。

    沈安溪打完吊针,傅修然就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办了出院手续后,傅修然就载着沈安溪去了他朋友的一个别墅内。沈安溪本想打个电话给沈枞渊报平安的,但是跟着傅修然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沈安溪也不想大半夜还要傅修然跟别人借手机,所以她就没有提这个。

    回到别墅内,傅修然告诉沈安溪,这别墅是他朋友的,他朋友最近去国外办事了,估计一时半会的,也不会回来那么快,所以就将钥匙给傅修然了。

    沈安溪举目环视四周,别墅的摆设很是简洁大方,地板是整块的大理石砌成,显得浑然天色又不失奢华。天花板上的吊灯散发着淡黄色的华美光辉,将大厅内的一切都映衬得有一种暖意。

    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外,是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

    沈安溪不禁对着傅修然说道:“你这朋友应该很有钱吧,这一栋临海的别墅,不是普通人能负担得起的。”

    傅修然点了点头:“他是富二代,继承了不少遗产,自个儿做生意也有天赋,所以早年赚了不少的钱。他之前是我的客户,后来就成了朋友。他为人豪爽,又喜欢帮人,我也挺喜欢跟他来往的。”

    沈安溪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卧室在哪里?”

    傅修然将手中的东西随意放下到茶几处,然后回答沈安溪道:“卧室在这边,跟我来。”说着,他就往左边的一条长廊走了过去。

    傅修然之前因为冉冉跟他分手,受了一些打击。当初冉冉说他没车没房,给不了她安全感,所以才跟他分手。后来他恋上沈安溪,却不能告知她自己的心意,傅修然不免有些心灰意冷。之后他的经营心理诊所的策略就改变了,专门接一些高价的客人,这些客人都是很富有的人,高昂治疗费用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

    自从经营策略改变后,傅修然就慢慢地积累了些钱财,开始买得起车子和别墅了。围在他身边的异性也越来越多,他却没有对人任何一个动过心。

    沈安溪跟着傅修然,走到一扇门前。傅修然这时扭开门把手,示意沈安溪进去房间:“你今晚就在这里住吧。我在隔壁不远处的房子住。”

    沈安溪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卧室。卧室的空间很大,杏色原木色是主色调,各种物品也很有格调。整体给人一种很现代化的感觉。

    沈安溪刚想走进房间,却突然记起来什么,然后她就问傅修然:“这里有固定电话吗?我想打个电话给枞渊。我想给他报个平安。”

    傅修然这时将眼眸垂下,将手插进裤兜里:“好像没有。因为这别墅只是我那个朋友的一处休息地方,他一年中到这里呆的时间,也只有一两个月。所以他没在别墅里安装固定电话。”

    沈安溪有些失望地喃喃说道:“这样子啊......”

    傅修然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现在也晚了,你先休息吧。衣柜里应该有女子用的衣服,这里本来就是专给女客用的房间。有什么问题,再来问我吧。我先过去那边房间了。”说完,傅修然就转身离开了。

    沈安溪是在敲门声中醒来的。门外此时响起了傅修然的嗓音:“安溪,起来了,我们要去机场了。”

    沈安溪应了一声好的,然后就开始起床穿衣。过了一会儿,沈安溪打开卧室门,看到傅修然站在门外。还没等沈安溪开口说话,她就听到傅修然说道:“早餐都弄好了,放到饭厅的餐桌上,你去吃完然后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了。”

    沈安溪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发现才是早上七点。她有点惊讶:“很早的飞机吗?你早餐吃了吗?”

    傅修然点了点头:“我已经吃了。吃完再叫你的,让你多睡一会,我订了早上九点的飞机票。”傅修然此时穿了一套浅灰色的运动装,身材高挑的他,在晨曦沐浴中,显得格外神清气爽。

    沈安溪边向饭厅走去,边说道:“怎么订那么早的机票呢?很赶时间吗?”

    傅修然这时跟在沈安溪的身后:“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对不对,尽量早一点过去,能玩久一点嘛。”顿了顿,他又笑着说道:“好吧,其实是我看错了时间。我本来是想订下午三点的飞机的。”

    沈安溪翻了个白眼:“所以害得我那么早起来,是因为你选错了机票时间?”

    “是啊,只好委屈一下你咯,安溪公主殿下。”傅修然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是戏谑。

    “修然臣子,公主我看在你认错态度好的份上,就放过你吧。”沈安溪这时忽然回头,拍了拍傅修然的头,脸上露出娇俏的笑容。

    傅修然不禁笑出声,拂开沈安溪的手:“好啦好啦,快去吃早餐,要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好的,这就过去了。”沈安溪回答完傅修然后,迈着欢快的步子,往饭厅走了过去。

    两人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到了云南大理。

    大理这个时候,正是旅游的好季节。天空很是湛蓝,连空气中,都带着草木的清香。

    沈安溪和傅修然出了机场,便直奔订好的客栈。将行李放好后,傅修然和沈安溪两人,便到了客栈自有的饭馆处吃饭。

    两人看了菜单一阵后,便点了在大理才能吃的一些特色菜。比如 翠梅酸辣鱼、大理砂锅鱼、邓川乳扇还有烤饵块等等。

    旁边的服务员看到两人点这么多菜,不禁有些惊讶。他听到傅修然还在点,不禁提醒傅修然道:“先生,你们是两个人吃饭,还是等一会儿还有别的人过来?”

    傅修然这时抬起头来,看着那服务生回答道:“没有别人了,就我们两个。我们是来这里旅游的,想多尝尝这里的特色菜,能每份弄小份一些吗?”

    那个男服务生听到这里,有些想笑却又忍着的样子:“先生,我们这里的菜是弄不了小份的,要不你留着下一顿再点别的吧,点太多我怕你们吃不完会浪费。”

    傅修然这时转过头去看着沈安溪,用眼神询问着她的意见。

    沈安溪对那个男服务生说道:“我们点了多少菜?你念一遍给我听听。”

    那个男服务生还是笑容可掬的样子,给沈安溪念了刚才傅修然点的菜。沈安溪听完后,伸手打了一下傅修然的肩膀:“好啦,你点那么多,我们两个人吃不完的,就不要再点了。”

    那个男服务生双手交叠放在身前,脸带微笑地看着两人,也不出言催促。这时傅修然终于合上菜单:“好的,那就先点这几个菜吧。”

    等到那男服务生走了,沈安溪才端起面前的杯子喝起茶来。喝了几口后,她对傅修然说道:“这茶挺香的啊。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说完,沈安溪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过旁边的茶壶,揭开茶壶盖子,去看茶壶里的茶叶。

    看了一阵,沈安溪喃喃地说道:“咦,这里有几种植物不认识......”

    傅修然看她那个样子,就很想笑,他嘴角扬起,伸出手去,将茶壶从沈安溪的手中拿过来:“好了好了,你想自己回家泡来喝么?”

    “是啊,回到家,也泡给枞渊喝一喝嘛。”沈安溪见自己手中的茶壶被傅修然拿过去了,便又端起眼前的杯子,喝起了茶。

    傅修然一听沈安溪提起沈枞渊,就有点不高兴。不过当下他也没有在脸上表露出太多的情绪。傅修然沉默地喝了一阵茶之后,淡淡开口说道:“话说沈枞渊好像对你保护得不够啊,你这又被绑架又被卖到夜场,你受难的时候他到底去了哪里?”

    沈安溪低头正喝着茶,听了傅修然的话后,头也没抬,只是淡淡地回应道:“他最近也很不好受。你就别责怪他了。我们既然是夫妻,就应该有难同当不是么?”

    傅修然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内心一阵酸涩,当下他说道:“枞渊有你这样的妻子,真是几生修来的福气。”

    沈安溪听了他的话后,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去,喝着手中的茶。

    菜很快就端了上来,两人边吃边聊,很快就吃完了桌上的菜。傅修然这时将身子往后靠,举起手伸了个懒腰:“吃得好饱啊。”他长得儒雅斯文,所以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并不让人觉得猥琐懒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