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杏眼女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修然不禁笑出声:“应该不会吧。我们去他们摊前看东西,即使不买,也会带来人气啊。”

    沈安溪听了后回答他:“那是。”

    傅修然看到有卖冰淇淋的店铺,便问沈安溪:“你要不要吃那个冰淇淋?”沈安溪顺着傅修然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店铺卖的是那种甜筒壳顶部放了好多水果,然后还会冒白烟的那种冰淇淋。沈安溪刚来到街上的时候,就看到很多女孩子拿着这种冰淇淋在吃,那时候她还很好奇,不知道为什么冰淇淋能冒出那么多的白烟。

    当下沈安溪回答道:“好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耶。”

    两人到店铺里买了两个冰淇淋,边走边吃。过了一会,沈安溪看到街旁有个卖玉珠子的摊档,边走了过去看。

    摆在地上的玉珠子颗颗晶莹剔透,在下午的阳光中闪着动人的莹泽光辉。沈安溪俯下身子,挑了一条白色的玉珠子起来看。

    傅修然看着她挑珠子,看到她挑了一条白色的玉珠子,便说道:“戴在手上试一试。”

    沈安溪依言将玉珠子缠在手腕上。她手腕的皮肤本来就很白皙,戴上玉珠子之后,显得更白了,给人一种很优雅的感觉。

    傅修然看了几眼,咬了手上的冰淇淋一口,然后说道:“这玉珠子不错啊,买吧。”刚想掏出钱包,却听到沈安溪说道:“我觉得不是很好,还是再看看别的吧。”

    沈安溪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冰淇淋便掉了一块到那玉珠子上。半融化的巧克力冰淇淋将那玉珠子染成了褐色。

    那个摊档的老板这时站了起来说道:“我说姑娘,你把我的玉链子给弄脏了,不买也要买了。”摊档老板是个中年妇女,此刻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她脸上的肥肉在阳光下一抖一抖的,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

    傅修然也懒得跟她争吵,便对着她问道:“这玉链子多少钱?我们买了吧。”

    “三千。”那个中年妇女此刻叉着腰说道。

    三千?

    傅修然知道这个摊档老板此刻是狮子大开口想要坑他们,当下他便说道:“我没那么多钱,最多给你三百。”

    “这是正宗和田玉,平常都是卖这个价的。”那中年妇女此刻叉着腰,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就三百,不能再多了。再说我身上也只有三百块。”傅修然这时从裤兜里掏出三百块钱,放到那老板娘的面前。

    “我们这里可以刷银行卡。”那个中年妇女这时从旁边的袋子处,拿出一个刷卡机,递到了傅修然面前。

    “三百不行我们就不要了。”傅修然说到这里,作势要将那三百块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你们要买这条玉链子吗?三百块?”傅修然耳边这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傅修然转头,果然看到刚才在小巷子里,遇到的那个穿着旗袍的杏眼女子。

    “是啊,阿姨说我们弄脏了她的玉链子,所以要我们买下来。但是她要卖三千,修然说只给她三百。”此时手握着甜筒冰淇淋的沈安溪对那个杏眼女子说道。

    “把你手上的玉链子给我看看。”那个杏眼女子向沈安溪伸出手。

    沈安溪将手中的玉链子递给了她。那穿着旗袍的杏眼女子接过来,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抬头,对那凶神恶煞的中年妇女说道:“这种玉链子,进货价最多五十。我们给一百,不能再多了。”

    那中年妇女一听,立时变了脸色:“都说了这时正宗和田玉,平时是买上万的,现在报价三千是便宜给你们了。你这个小妮子,居然说我这进货价五十?我这进货价好几千的好吧!”

    “那我们不要了,走吧。”穿着旗袍的杏眼女子将玉链子放下,拉了拉沈安溪的衣袖:“我们走吧。”

    “我们这样就可以走了?”沈安溪有点错愕。

    “喂,弄脏了我的玉链子就想离开,没那么容易!”那个中年妇女叫嚷着,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模样。

    “我们说给你一百块买下来,你不肯。那我们只好走了。你要三千是没有可能的,你是本地人,我也是本地人。这种玉链子,批发市场是论斤买的。”那有着杏眼的女子对着中年妇女说完,便挽着沈安溪的手臂举步要离开。

    “不许走,你们留下来!”中年妇女扯开嗓子喊道。

    傅修然这时嘴唇微动,刚想要说点什么,却听到那杏眼女子说道:“你想怎样?要打架吗?你一个人我们三个人,你打得过我们吗?你如果叫别人来的话,我也是本地人,我也有朋友在这里,你真的要跟我们斗到底?说了给一百块,你不要那我们没办法咯。”

    中年妇女此刻脸上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但是她却又不得不服软:“你个小妮子真会讲价,看在你是本地人的份上,这次就算你们一百块钱吧。拿去吧。这玉链子弄脏了,也卖不出去了。”

    那有着杏眼的女子接过那串纯白的玉链子:“这不过让冰淇淋沾染上了而已,你拿去给水洗一下,也能卖的。你是看我这两个朋友是外地来的,想骗他们而已吧。”

    傅修然这时从裤兜里拿出一百块,还没递到那中年妇女的面前,就被她一把抢了过去。之后那中年妇女又回复杏眼女子道:“玉链子的绳子被弄脏了,这绳子能洗干净吗?别那么多废话,买了就赶紧走吧,这价格很优惠了,让我其他的客人知道,那可不得了,你们赶紧走吧。”

    傅修然那略带厌恶的目光,掠过了那中年妇女的脸庞。然后他对着沈安溪和那杏眼女子说道:“我们走吧,还有城墙和复兴路没有去呢。再不去太阳就要下山了。”

    “好,我们走吧。”那杏眼女子这时挽着沈安溪的手臂,便离开了那中年妇女的摊位。

    三人走了一阵,那杏眼女子率先打破沉默开口说道:“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姓梁,叫梁雨妙。很高兴认识你们。”

    沈安溪和傅修然两人分别给梁雨妙介绍了自己的名字。梁雨妙听了沈安溪的名字后,微微笑着说道:“安溪姐姐你的名字很好听呢。你的名字像你人一样漂亮。”

    有微风吹来,梁雨妙身上不知用的什么香水,靠近她的沈安溪鼻端萦绕着一股似有若无的花香味。只能分辨出是花香味,却又不知道是什么花的香味。

    沈安溪回答她道:“你的名字也很美啊,也是跟你人一样的美。”

    三人说说笑笑地在街上又走了一会儿,沈安溪忽然想起来刚才在小巷子里,受伤的那只小狗,便对梁雨妙说道:“你家念念现在应该好些了吧?”

    梁雨妙这时回答沈安溪道:“嗯,好很多了。我刚才抱它回家,给它洗了个澡,然后又给它的腿上了药包扎好了。应该过几天就没事了吧。”

    “那就好。它多大了呀?看起来很小的样子。”沈安溪想起那只小狗小小一只的样子,应该不会超过两岁吧。

    “一岁零两个月。”梁雨妙回答沈安溪道。顿了顿,她又说道:“你们现在是想去哪里?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也好做个向导?大理这里是旅游区,专门骗外地人的,你们跟我一起的话,会少吃很多的亏。”

    走在沈安溪旁边的傅修然这时说道:“我们先去城墙吧。是要坐公交车,还是要打滴滴去呢?”

    “都不用。我知道有条近路可以过去的,跟我一起来吧。”梁雨妙这时仍然挽着沈安溪的手臂。

    一旁的傅修然点了点头:“那雨妙你带路吧。”

    沈安溪和傅修然跟着梁雨妙往左边的小巷子走了进去。三人在小巷子左拐右拐,走了有十几分钟后,沈安溪说道:“这里不会迷路吧?这九转十八弯的,转得人很晕啊。”

    走在前头的梁雨妙这时回转头来,对沈安溪笑道:“再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如果你们坐车的话,要坐一个多小时呢。这如果抄近路的话,你们又节省了时间又省了车费。”

    梁雨妙的话音刚落,却听到前面有人说道:“就是他们三人!”梁雨妙听到声音,猛地停下了脚步。

    沈安溪见她不走了,也停下来脚步:“怎么了?”

    傅修然是走在沈安溪后面的,这时他往前走了几步,走到沈安溪的旁边:“怎么不走了?”

    “就是他们,刚才在我姑妈的摊档那里搞鬼。”巷子前面又飘来一个男声。

    梁雨妙这时回转身来,对傅修然和沈安溪道:“不好了,这些应该是刚才那中年妇女老板叫来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找到我们的,你们快走,我来断后。”

    傅修然抬眸看了看前方的人,能看到是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他这时说道:“怎么能让你一个女孩子断后,你和安溪先离开吧,我跟他们周旋。”

    梁雨妙有点担忧地看着傅修然说道:“如果等会儿有什么不对劲的话,就大声呼救。我和安溪先回我们家。我们家地址是广陆路567号。就是刚才你们救下念念的那条小巷子,再往里面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