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异常举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了?”傅修然有些紧张地放下了筷子问道。

    沈安溪越哭越大声,从最开始压抑着的抽泣,到后来的嚎啕大哭。

    傅修然这时紧张地从椅子处站起,到了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包手帕纸过来,递给了沈安溪:“擦一擦眼泪吧。”

    沈安溪接过他手中的那包纸巾,想要打开来,却因为手的颤抖,怎么也打不开。

    傅修然这时走到她旁边,拿过她手中的那包手帕纸,打开包装,然后抽出一张,递给了沈安溪。

    沈安溪拿过手帕纸,擦了擦眼泪,渐渐停止了哭泣。傅修然目露柔和和不忍之色:“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告诉我吧。”他的声音很是柔和,像是三月的春风一样。

    沈安溪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傅修然说道:“我昨晚做梦,看到我的两个孩子生了重病,在喊着妈妈……”说到这里,她又哭了起来,“我很想回去看他们,你让我离开这里好不好,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傅修然这时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在沈安溪面前坐了下来:“好,我答应你让你回去。对不起,是我错了。”说到这里,傅修然将她揽到怀中,拍了拍她的背。

    沈纵渊的住所处。

    傅修然安慰完沈安溪后,就让她独自回了家。当沈纵渊看到沈安溪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愕,但是很快地,他将她抱在了怀里。

    沈安溪不想让沈纵渊知道,自己是被傅修然救的,所以就说自己是在查理布朗诺的人看守疏忽的时候,逃跑了出来。

    沈纵渊看到沈安溪没事,内心的激动难以言喻。这时他将沈安溪揽入怀中:“没事了,查理布朗诺已经被警局的人抓去了,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

    沈安溪想起来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受过的苦,眼圈不禁又红了起来。她怕沈纵渊担心,便将泪意憋了进去,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人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相拥良久后,沈纵渊才对沈安溪说道:“你饿了吗?要不要去做点什么东西来吃?累不累,要不要进房间里面睡一觉?”

    沈安溪刚在傅修然那里吃完早餐,所以现在并不饿,当下她便回答沈纵渊道:“我没有什么胃口,我先去睡一会吧。”

    沈纵渊点了点头,放开沈安溪,看着她很温柔地说道:“你先去睡一会,我去超市买些你爱吃的菜回来。乖。”说完,他还宠溺地摸了摸沈安溪的头。

    沈安溪觉得很幸福,她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沈纵渊了,在被查理布朗诺囚禁的那段日子里,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快要疯掉,觉得自己永远都见不到沈纵渊了。

    现在沈纵渊就在她面前,胡子拉碴,脸容还有些憔悴。可是,还好还好,他还是那么的帅,他还是对她那么的温柔。

    沈安溪凝视了沈纵渊一阵,然后问道:“我们的两个宝宝还好么?我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

    沈纵渊此时握住了沈安溪的手:“两个宝宝都还好,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我把宝宝送到了你外公家里,我跟两个宝宝说,你是出去国外学习了。”

    沈安溪点了点头,听到两个宝宝没事,她也就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此时她耳边响起了沈纵渊的嗓音:“好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去超市了。”

    沈安溪回到自己卧室,举目环顾四周。一切都没有变,衣橱的摆放位置,花瓶的朝向,甚至连垃圾桶的位置,都跟原来的没什么两样。沈安溪看着卧室里的一切,不知不觉眼眶又湿润了起来。

    天知道,她在被查理布朗诺囚禁的那段日子里,有多希望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来。尽管查理布朗诺安排囚禁她的那栋别墅环境并不差,但是在她的心里,再好的环境,也改变不了那是一座监牢的事实。

    沈安溪在卧室里走了一阵,又打开衣橱看了看衣服。那些衣服都整整齐齐地挂在衣橱里,跟她离开之前看到的一样。

    沈安溪拿出衣橱里的一套睡衣换上,然后就躺到床上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沈安溪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到有夕阳余晖,自窗户处照射进来。已经是黄昏了?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沈安溪从床上爬起,走出了房门。

    到了客厅处,沈安溪看到四周没人,但却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客厅这里没有摆放着食物,那应该是从厨房处飘来的。想到这里,沈安溪便往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沈安溪果然看到沈纵渊站在煤气灶旁边,手拿着锅铲在炒菜。沈安溪这时倚靠在厨房门边,对沈纵渊说道:“纵渊,你在炒什么菜啊,好香。”

    “青椒炒蛋。”围着围裙的沈纵渊这时回过头来,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心里一暖,青椒炒蛋这道菜虽然简单,却是她极为喜欢的一道菜。沈纵渊是很不喜欢吃青椒的,甚至连闻到青椒的味道,都会反胃。如今却是为了她,做起了青椒炒蛋这道菜。

    “那要不要我帮忙?”沈安溪说着,想要走到煤气灶那里去。

    “不用了。我就快炒完菜了。”沈纵渊说到这里,将手边的一盘菜拿起:“把这个端出去吧。”

    沈安溪没有吃中午饭,此刻肚子已经是饿得咕咕叫,她走到沈纵渊旁边,听到沈纵渊说道:“小心烫。”

    沈安溪嗯了一声,便将菜接了过来。

    两人在餐桌边吃起了饭菜。沈安溪因为没有吃中午饭,所以吃得比较多。沈纵渊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她吃,看了一阵,沈纵渊问道:“好吃么?”

    沈安溪点了点头,竖起了大拇指:“你的厨艺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吃完饭,又一起到了水槽边去洗碗筷。

    洗完碗筷后,两人到了客厅处去看电视,看了一阵,沈纵渊凑近沈安溪:“这电视剧好无聊啊,要不我们做点别的事情吧?”

    沈安溪转过头来有点疑惑地问道:“要做什么事情?”

    “就是,”沈纵渊说到这里,凑近沈安溪

    的耳朵:“就是那种在卧室里做的事情……”

    卧室里亮起一盏落地台灯,柔和的鹅黄色灯光洒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一双缠绵的人影映到墙上,是床上正小别胜新婚的沈安溪和沈纵渊。

    第二天。

    沈安溪是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的。她刚想爬起来,却发现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臂,将她揽住:“起来那么快干什么,再睡一会。”耳边响起沈纵渊低沉悦耳的嗓音。

    沈安溪想起昨晚和他的缠绵,心里此时不禁涌起丝丝甜蜜,她的手覆在沈纵渊的手臂上,轻轻抚摸着:“要不我们出去旅游一下?顺便带两个宝宝出去逛一逛。”

    “最近不行呢,公司很多事情要忙。”沈纵渊说到这里,反握住沈安溪的手,“过两天,等我把公司的事情忙完了,就陪你去到处游玩。”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一阵,然后沈纵渊起了床,换了衣服便去了公司。沈安溪自己呆在房里呆了一阵,觉得很是无聊,便出了门。

    出了门口走了没多久,沈安溪便看到远远走来一个熟悉的人影。等那熟悉的人影走近了,沈安溪才发现那是傅修然。沈安溪正想跟他打个招呼,却听到傅修然这时说道:“安溪,我是特意过来找你的。”

    沈安溪想起他之前将自己锁在屋子里的事情,心里就不大待见这个人,所以当下她对傅修然说道:“有什么事么?”

    “我想为之前的事情道歉。”傅修然这时对沈安溪说道。

    “我没什么事了。你每天这样闲,难道不应该去找点事情做么?”沈安溪这时对傅修然说话的表情很是冷漠。

    傅修然将沈安溪的表情看在眼内:“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他没有回答沈安溪的问题。

    “有什么事么?我赶着出门买菜。”沈安溪用冷冷的眼神睨着他。

    “就是想跟你聊聊天,看你的状态好了没有。”傅修然这时脸上露出了有点讨好的神情。

    沈安溪想到傅修然之前救过自己两次,两人又是朋友。她总不可能一辈子不理会傅修然吧?况且沈安溪并不是那种小气量的人。当下她便回答傅修然道:“去哪里聊?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

    傅修然这时苦笑:“难道我跟你说个话,还要限定时间了么?我们之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沈安溪这时没好气地回答傅修然道:“你以为这是在演琼瑶剧么?我等会还有事情,要说什么赶紧说了吧。”

    “好。要不我们去附近咖啡馆里聊聊?”傅修然看了看不远处那窗几明净的咖啡馆提议道。

    “行,我们过去吧。”沈安溪此时的表情柔和了一些,她心里并不记恨傅修然,只是觉得他之前这样强制地将自己关起来,不给点脸色他看,也说不过去。

    两人就这么在街上并肩走着,谁都没有说话。走了一阵,傅修然率先打破了沉默:“对了,你的两个孩子最近还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