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捏造的事实
    沈纵渊将做好的菜端出饭厅,然后走到客厅处叫了一声:“青雅,可以吃饭了。”

    正端坐在沙发处看着电视的青雅这时回转头来,应答了一声:“哎,好的。”之后,她就站了起来,往饭厅走去。

    “你先在这里坐着等一等,我去把剩下的菜都端上来。”沈纵渊说到这里,便转身又进了厨房。

    进到厨房里,沈纵渊看到沈安溪正将锅里的鱿鱼铲起来,放到盘子里。沈纵渊走过去,将她手中的瓷盘接过来:“怎么今天是自己做饭了,不让陆阿姨做么?”

    “想着炒几个你爱吃的菜嘛。”沈安溪言笑晏晏地回转过头来,对着沈纵渊说道。

    沈纵渊心中一暖,随即在沈安溪的额头处落下一吻。这时厨房门口处响起了青雅的嗓音:“沈大哥,我来看有什么菜需要我端出去的。”

    “不用了,你坐在饭桌边,等着吃饭就好。”沈纵渊这时回过头来,对着青雅笑道。

    “啊好的,那我先出去了。”青雅说着,漫不经心地将手插进牛仔裤的裤兜里,“沈大哥跟嫂子真是恩爱呢,无意进来厨房的我,都被撒了一把狗粮。”

    沈纵渊和沈安溪听到这里,都笑出了声。

    三人坐在饭桌边,边吃边聊,很快就吃完了晚饭。吃完晚饭后,三人便出了饭厅,到了客厅处去看电视。

    看了一会儿电视剧,青雅提议说要玩五子棋。沈纵渊这时皱了皱眉头说道:“哪里有五子棋啊,我们家没有。”

    青雅此时这时候站了起来:“我家有啊,我去拿过来。我家离这里很近,所以不用等多久的,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等青雅离开了,沈安溪笑着问沈纵渊:“你会下五子棋么?”

    沈纵渊笑着摇了摇头:“我不会。”

    “那等会你跟她瞎下么?”沈安溪说到这里,端起眼前的茶杯,喝了口茶。

    最近沈安溪已经开始了晨吐,不过因为她也不是第一次怀孕了,所以她也没有特别的难受。只是很多东西不能吃,她觉得有点约束而已。不过为了小宝宝,一切都是值得的。

    没过多久,青雅就拿了五子棋过来。她在沈纵渊和沈安溪两人对面坐下,然后兴冲冲地摆好了五子棋。

    沈纵渊这时说道:“我们都不会玩五子棋呢,你教我们玩?”

    青雅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没事,我教你们呗。反正这也很简单的,一学就会。”

    “好吧。”沈纵渊拿起眼前盒子里的一块蜜饯,将它送进嘴里,然后说道:“那我们开始吧。”

    令青雅懊恼的是,沈纵渊和沈安溪两人明明是刚刚学的,却每局都是她输。在连输了六局之后,青雅撅起嘴巴:“不玩了,你们夫妻真是厉害。”

    沈纵渊笑着将手臂伸出去,放到沈安溪的肩上,揽住她。

    沈安溪见到青雅有些不悦,便说道:“要不,我跟你一块和纵渊下,将他赢回来可好?”

    “来来来,我还怕你们不成。”沈纵渊这时坐直了身子,摆起了五子棋来。

    三人又下起了五子棋。这次是沈安溪和青雅一块,对战沈纵渊。说来也奇怪,自从沈安溪加入了青雅的阵营之后,青雅是屡战屡胜。

    在连赢了三局后,青雅又摆了摆手:“不玩了不玩了。沈大哥女故意让着嫂子,所以我们才每局都赢,没意思,下五子棋都要被喂狗粮。”

    沈纵渊听了她的话后,笑得打跌。

    青雅白了一眼在旁边笑得正欢的沈纵渊,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这都十点了,我也该回家了,谢谢沈大哥和嫂子的款待。”

    “不客气不客气。”沈纵渊这时站了起来,“我送你回家吧。”

    沈纵渊陪着青雅走到了门口,青雅转身对沈纵渊说道:“好啦,我家这么近,也不用送啦,有空再聚。”说着,青雅对着沈纵渊摆了摆手。

    沈纵渊也对着青雅挥了挥手:“那下次再聚。”

    这天的阳光很是灿烂。虽是夏天,但也并不是格外的闷热,时不时还会吹来微微凉风,让人觉得极是惬意。青雅坐在大操场边缘的阶梯处,看着沈纵渊一众人在训练。

    因为这里是训练特种兵的地方,所以四面环山,环境很是偏僻幽静。此时沈纵渊他们训练时喊的口号,久久回荡在操场的上空。

    青雅还是个大学生,此时正是放暑假的时候。所以她就回来父亲这边玩一段时间。她天性活泼开朗,很快就跟营队里的人熟络了起来。

    “中场休息!休息半个小时回来集合!”响亮的嗓音响起,刚才在训练的特种兵如今四散开来。

    “青雅,你在这里坐着发呆啊?”青雅正托着腮坐着,忽然听到身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嗓音。

    青雅回转头一看,看到周琳琳站在自己的旁边。她笑了笑,回答周琳琳道:“是啊,一大早不知道去哪里,便只能在这里发呆。”

    满脸汗水的周琳琳,此时在青雅旁边坐下:“暑假也不去找同学玩一玩?”

    “平时跟他们一起玩多了,不就是来来去去那几个活动,也没什么意思。到时候开学了,还得跟着社团的到处搞活动,不如现在放假清净一下。”青雅回答周琳琳道。

    “真羡慕你们学生呢。青春无敌。”周琳琳用脖子处挂着的汗巾擦了擦汗,看着远处说道。

    青雅轻笑出声:“周姐姐你也很年轻啊。”顿了顿,青雅问道:“前几天我去了沈大哥家里玩,发现了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奇怪的事情?”周琳琳这时问道。

    “他的太太跟你长得好像。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青雅这时说道。

    周琳琳垂眸笑了笑:“是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要替我保守。”

    “什么秘密?”青雅回转头来,有些疑惑地看着周琳琳。

    “关于你沈大哥和他太太的事情。”周琳琳回答她道。

    听到跟沈纵渊有关的事情,青雅顿时有了兴致:“什么秘密?”

    周琳琳凑过来,在青雅耳边说道:“其实你沈大哥的初恋是我。后来他现在的妻子从中插足,我无法原谅他,便大闹一场,等我稳定了情绪再求复合的时候,他已经跟他现在的妻子,沈安溪领证了。”

    周琳琳说到这里的时候,脸露惆怅:“他和我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说这话的时候,她仰起头,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青雅有些怔:“原来是这样啊……那么,你和他现在能心平气和地做朋友吗?”青雅看到平时周琳琳跟沈纵渊好像也是蛮熟络的样子,故有此一问。

    “虽然表面上可以,但是实际上,心里的苦只有只有自己知道。”

    青雅有些同情地看着周琳琳,刚想说些什么,却又听到周琳琳说道:“即使知道他不属于自己了,可是仍然不想切断与他之间的关系,你能明白这种苦涩心情么?”

    有微风拂过,将周琳琳的一头黑发拂起,她此刻有些失魂落魄的表情,看得青雅有些心酸。

    “集合!”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随即又是一声尖利的哨子声传入耳际。

    “好啦,我要去集合了,你要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我不想影响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说到这里,周琳琳站了起来,往操场中央走了过去。便走着,周琳琳边想,既然她得不到沈纵渊 但也不能让沈安溪那么快活。凭什么呢,凭什么她就可以什么都有,她不过是一个被父母亲遗弃的贱孩子而已。

    青雅看着周琳琳离去的背影,同情之心大起。她平时跟周琳琳也挺玩得来,却不知道她跟沈纵渊还有一段这样的过往。

    青雅又向操场看了过去,操场上那么多人在,已经分不清哪个是沈纵渊。她其实在刚认识沈纵渊的时候,就已经对他情愫暗生。料想沈纵渊这样英俊的男子,喜欢他的人肯定不少吧,没想到周琳琳也是其中一个。

    又过了几天。

    这天青雅到部队里的一个管后勤的阿姨家里玩耍。这个阿姨跟她父亲认识很久了,算是从小看着青雅长大的一个阿姨。

    “大学开不开心啊?”坐在青雅对面的张阿姨这时问青雅。

    “还好吧,也就那样了。”青雅说到这里,站起来,走到张阿姨身边坐下,“张阿姨多来我们家玩嘛,反正我在家也无聊。”青雅一边说话,一边亲昵地挽在张阿姨的手臂处。

    张阿姨是个寡妇,很早就死了老公。她含辛茹苦地将两个儿子养大,如今两个儿子都到外面工作了,就剩她自己一个孤零零的在家里。

    “好好好,这几天都忙着给军队里的家属准备礼物呢。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就过去你们家耍。”张阿姨这样说着,伸手亲昵地摸了摸青雅的头。

    “准备什么礼物?我可以帮下忙的。”青雅这时候对着张阿姨说道。

    “就是给家属们准备一些吃的。后勤部里最近人手不够,所以这些都要我来忙活。”张阿姨回答青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