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过敏
    “这些干贝和鱿鱼丝什么的,都是我从老家拿过来的。”张阿姨一边给这些干贝鱿鱼打着包,一边对青雅说道。

    青雅将一丛鱿鱼丝塞入口中,咀嚼了一阵吞下,然后说道:“这鱿鱼丝挺好吃的。是张阿姨你自己做的吗?”

    张阿姨点了点头:“是啊,过年的时候回了家里一趟,然后专门待在家里一段时间,做的这些海货。”

    青雅记得张阿姨老家靠海,每年过年回来,青雅总是能吃到一些极好吃的海货。她边帮张阿姨整理着,边吃着手里的鱿鱼丝。

    “啊,对了,沈先生的太太说她最近对海鲜过敏,她那份就不要这些海货了。”张阿姨说到这里,又喃喃道:“青雅你等会提醒我一下,别到时候我又不记得了。”

    青雅边咀嚼着口中的鱿鱼丝,眼眸里光芒微闪,低下头去嗯了一声。

    青雅和张阿姨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将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好贴好标签。张阿姨这时从椅子处起身,对青雅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先,回来我们还得将这些装进礼盒里。”

    青雅说了声好,然后等张阿姨消失在视野里的时候,便将那个贴着沈纵渊的袋子打开,往里面的每一包东西里的都撒了些海货。

    接着青雅又迅速地将袋子扎好,之后便若无其事地坐在椅子处,等着张阿姨回来。

    等张阿姨去完洗手间回来后,青雅又和她一起忙碌了起来。

    第二天傍晚。

    夕阳的余晖自窗户处洒进来,将室内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淡黄色的金光。沈安溪和沈纵渊两人坐在饭桌边,正吃着晚饭。

    “今天后勤部的张阿姨发了一些礼品给我们。”沈安溪边吃着饭,边和沈纵渊说道。

    “哦听说是的。都发了一些什么?”沈纵渊问道。

    “就是一些煮汤的东西。大枣啊猴头菇啊什么的。”沈安溪说到这里又加上了一句:“听说还有张阿姨自家里带来的海货,不过我最近对海鲜过敏很严重,我就没让张阿姨给我海货。”顿了顿,沈安溪又说道,“你要是想吃海货的话,就去问张阿姨还有没有剩的。”

    沈纵渊轻笑出声:“这东西也没什么好吃的,也犯不着专门去问。”

    沈安溪以前对海货并不过敏,只是现在怀孕了,不知道怎么的就对海货过敏了。

    吃完饭后,沈安溪和沈纵渊便到了客厅处去看电视。看了一阵,沈纵渊转头对沈安溪说道:“你坐过来一点,让我抱着你。”

    沈安溪脸上挂了浅笑,顺从地挪过去一些。沈纵渊将她揽过去,贴近自己坐着。

    两人就这样相偎着坐了一会,沈纵渊忽然听到沈安溪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身上很痒,然后浑身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

    沈纵渊这时有些紧张地转过头去问道:“怎么了?是发烧了么?”

    沈安溪觉得浑身不舒服,此时艰难地回答道:“不知道啊,好像是过敏了……”

    沈纵渊伸出手,在沈安溪的额头处探了探:“有点烫,我去叫军医过来吧。你等我一会。”

    沈安溪点了点头。

    “要不你躺在沙发处,会较为舒服一些。”沈纵渊说着,拿过一个沙发垫,垫在沈安溪的头下,“我很快就回来。”

    沈安溪躺在沙发处,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便听到耳边响起一道陌生的嗓音:“沈太太应该是海鲜过敏了。应该没有吃得很多吧?”

    沈安溪这时睁开眼睛,看到旁边站在沈纵渊和一个穿着军绿色上衣黑色西服的男子。

    这个男子应该就是沈纵渊刚才所说的军医吧?

    沈安溪这时回答他道:“我并没有吃过海鲜之类的东西啊。”

    “那可能是其他东西里夹杂了一些吧。”军医说到这里,又接着说道:“我给你开一些抗过敏的药,吃完应该就没有大碍了,如果还有什么情况,的话,可以随时叫我过来。”

    沈安溪这时觉得眼皮很沉,便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沈纵渊送走了军医,便回到客厅,让沈安溪服下抗过敏的药之后,便将她揽腰抱起,将她抱到了卧室里。

    等到沈安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沈安溪爬起床,看到身侧已经没有了沈纵渊的身影,料想他应该是去训练了。

    听沈纵渊说,他们部队最近训练训得很严,所以他每天都是很早就出发去训练了,有时候连早餐都来不及吃。沈安溪有点心疼他,平时都是前一天晚上就做好一些食物,这样他第二天出发的时候,随便一热就可以吃了。

    沈安溪爬起床,拿起手机,发现手机处有一条沈纵渊发来的短信——我去训练了,你记得如果还有什么不适,就联系军医。

    沈安溪看完短信以后,就给沈纵渊回了短信——好的,等你晚上回来吃饭。

    发了短信后,沈安溪便出了房间,刷了牙洗了脸后,就到了饭厅去吃早餐。

    吃早餐的时候,沈安溪在想,她昨天并没有吃海鲜,为什么会海鲜过敏呢?她回想了一下昨天自己吃的东西。昨天吃了鸡肉牛扒还有猴头菇煮的瘦肉汤。

    难道是,张阿姨忘了她的嘱咐,把海货放到她的那包东西里面了?

    沈安溪想到这里,三下五除二地将眼前的白粥喝完,然后就去了厨房,到了储物柜跟前,翻出来那包张阿姨给她的东西,检查了起来。

    猴头菇大枣冬虫草里面都有一些虾米瑶柱干贝,像是不小心洒进去的一样。但是,不至于那么不小心,每一包东西里都有这些海货吧?看起来不像是张阿姨不小心撒进去的,倒像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一样。

    沈安溪想了想,没理出什么头绪,也就不再想了。到了中午的时候,沈安溪把这些东西都给了,沈纵渊特地请来给她做饭的那个女佣人。

    第二天早上。沈安溪吃完早饭,就拿了一本心理学方面的书,坐在客厅的沙发处看了起来。

    刚看了一阵子,便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女佣人很快就跑去开门了。过了一阵,沈安溪便听到张阿姨的声音在屋里响了起来:“沈太太在家吗?我特地过来探望她一下。”

    沈安溪听到张阿姨的声音,便放下书,从沙发处坐起,转头对她说道:“张阿姨,我在这里。”

    张阿姨面路微笑地对沈安溪笑道:“我听说你身体过敏了,便特意过来看一下你。”

    张阿姨平时跟沈安溪家里的佣人关系不错,所以沈安溪猜想可能是张阿姨从女佣人的口中得知的消息。当下沈安溪对着张阿姨说道:“现在没什么事了,张阿姨不用担心。”

    张阿姨在沈安溪身边坐了下来,这时女佣人给她端来了一杯茶,她微笑着接过,道了声谢,然后才转头对沈安溪说道:“听说你是吃了我那天送的东西,才会这样的?阿萍说,我送的东西里放了海货,才导致你过敏了。”

    沈安溪听张阿姨这样问,便也不掩饰,当下她对张阿姨说道:“是的呢。张阿姨是在包装的时候,不小心洒了一些海货到里面吧?后来我把这些都给了阿萍。”

    张阿姨此时是一副陷入回忆的样子,过了一阵她说道:“没有啊,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吧。我是跟青雅一起打包的,我记得你那份是青雅她装的,我还特意吩咐过她,不要将海货弄到你那份里面。”

    青雅?

    沈安溪这时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她抬眼,微笑着对张阿姨道:“没事的,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张阿姨不用担心的。”

    “你没事就好,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样才好。”张阿姨脸上露出略微着急的表情。

    沈安溪将她葱白的手覆在张阿姨的手背上:“没事,真的没事。即使是吃了海鲜过敏也没什么,不过就是痒一痒罢了。”

    张阿姨又跟沈安溪寒暄了一阵,才离开。

    待张阿姨离开后,沈安溪又拿起手边的书,看了起来。她就这么斜躺着在沙发上,连自己是什么时候将书盖在脸上睡着了也不知道。

    到了傍晚,沈纵渊回到了家中。一回到家,沈纵渊就问沈安溪还有没有过敏的症状,沈安溪说没有了。沈纵渊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将此时坐在沙发处的沈安溪揽了过来:“你整天待在家里,也不出去玩一玩么?”

    “这边没什么好玩的吧?”沈安溪这时回答沈纵渊道。

    确实,这边环境比较偏僻,出去全是山林,荒山野岭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玩耍。

    “去隔壁串一串门也可以啊。省得自己在家里闷。”沈纵渊想了想,低下头对怀里的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将手中的心理学书本递到沈纵渊面前:“我在啊,不闷啊。刚好这个时候就可以安心了,多好。你知道我性子喜静,不喜欢热闹,串门这种事情,是不大喜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