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暴雨夜
    “好吧,那你就乖乖地在家里吧。”沈纵渊拥紧了沈安溪说道。

    “对了什么时候将我们两个宝宝接过来吧,我在这里待者挺闷。再说,两个宝宝长期没有妈妈在身边,也不大好。”沈安溪说到这里,伸出手去,在沈纵渊的手臂处抚了抚。

    沈纵渊想了想便说道:“好啊,我也好久没见过两个宝宝了,把他们接过来也好。”

    沈纵渊的话音刚落,两人便听到女佣人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沈先生沈太太,晚饭做好了,过来吃晚饭吧。”

    女佣人陆阿姨早就习惯了两人沈纵渊和沈安溪的恩爱和撒狗粮,所以当下对两人在沙发处搂搂抱抱,也是见惯不怪了。

    两人便到了饭桌边吃起饭来。两人边吃边随意聊着,沈安溪也没跟沈纵渊提起青雅的事情。

    又过了几天。

    这几天接连大暴雨下个不停,附近的很多屋子门前,都被水淹了。导致人的出行极其不便。

    这天傍晚沈纵渊回到家,跟沈安溪说,最近有台风暴雨预警,让她最好不要出门。

    沈安溪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就宅,平时都不怎么出去的,你放心好了。”

    沈纵渊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话说,我这几天可能有任务要执行,这几天又是暴雨天气,所以你就暂且跟女佣人留在家里吧。”

    沈安溪这时皱了皱眉头:“最近这种天气,还要出去执行任务吗?会不会有危险?”

    沈纵渊这时伸出手去,握住了沈安溪的手:“没事的。我们都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不会有什么事情。”

    沈安溪将头靠在沈纵渊的肩膀处:“那就好,我不希望见到你有事。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几天后。

    半夜里,躺在床上的沈安溪在暴风雨中醒来。窗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竟像是会有什么猛兽会出现一样,让人平添了几分恐惧。

    沈安溪从床上爬起,走到窗前,将窗关上,然后就又回到床上,继续入睡。睡到迷迷糊糊之时,沈安溪又被一阵雷电声吵醒。她本想不理会,继续入睡,无奈雷声一阵紧接一阵,让她不胜其扰。

    沈安溪有些烦躁地从床上爬起,刚想下床去开灯,却发现地板有点异常。地板处有很多的水迹。这是从哪里来的水?

    沈安溪也顾不得会不会弄湿身,便下了床,到了灯的开关处,打开了灯。

    室内顿时明亮起来。沈安溪有些疑惑地看着地板处那滩范围越来越大的水迹,然后她顺着水迹,到了那滩水迹出现的源头处。

    沈安溪站在客厅处,看着那有水流不断涌入来的窗户。窗户不知道何时被水冲开的,屋外已经是浸在一片洪水当中。

    沈安溪看着那些水流呆了十几秒,便迅速回了卧室,拿起手机拨了营长的号码。

    沈纵渊已经去执行任务了,临走前给了她营队营长的手机号,说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就打他的电话。而沈纵渊营队的营长,即是青雅的父亲。

    那边过了一阵子才接通,手机听筒里此刻传来青雅父亲略为沙哑的嗓音:“沈太太,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陆营长,我屋里开始进水了,纵渊去了执行任务,家里只有我跟陆阿姨两个人,能不能派个人来帮帮我们?”沈安溪看着那汩汩自窗户处流进来的水流说道。

    “好的,我现在派人过去,别着急。”青雅的父亲这时那安抚性的口吻,从手机听筒处传了出来,“你先去高一些的地方避好,不要太靠近窗户,要注意安全。”

    沈安溪不禁在这时点了点头:“好的,陆营长。”

    挂了电话,沈安溪便到了女佣人的卧室,将她叫醒。

    女佣人陆阿姨睡意朦胧地从床上半坐起:“怎么了?沈太太叫我起来,是有什么吩咐吗?”说话的时候,她还揉了揉眼睛。

    “有水漫进屋子里了,外面雨很大,陆阿姨你要小心一些。不要睡得太死了。”沈安溪说到这里,沉吟了一阵,又说道:“要不这样吧,你到我房里去,和我一起吧。这样两人也好相互有个照顾。”

    女佣人陆阿姨听到这里,好像有点害怕,于是便下了床,跟着沈安溪,到了她的卧室。

    两人在卧室里,也没了什么睡意,便你一言我一言地絮絮叨叨,聊起天来。聊了一会儿,沈安溪看到进到卧室里的水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窗外大雨滂沱,此时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半空,将整个夜幕都撕裂成几块。

    沈安溪脸带担忧地看了看窗外,口中喃喃说道:“为什么陆营长派的人还没有来?”

    女佣人陆阿姨这时回答她道:“或许,雨太大了,他们还在途中吧。”

    沈安溪看着窗外那迅疾倾泻的大暴雨,觉得女佣人陆阿姨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当下便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再等一会吧。”

    两人又聊了一阵,忽然沈安溪听到轰隆的一声响,客厅里似乎有什么跌落在地,然后便有水流猛地涌进了房内。卧室里的水不一会就深了很多,女佣人陆阿姨这时从椅子处站起:“我去看看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安溪连忙拉住她:“外面危险,还是不要出去了吧。我打电话问一下陆营长,看看怎么回事。”

    女佣人陆阿姨点了点头,随即又回到椅子处坐了下来。沈安溪这时拿起手机,拨了陆营长的电话。这次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沈安溪一听到那边接通,便赶快说道:“陆营长,我们这边屋里的水越来越多了,你能快点派人过来吗?”

    手机那端的陆营长这时说道:“我已经派了人过去了,也许还在路上吧。我现在打电话过去催一催。现在风大雨大,他们可能行动不便。”

    沈安溪嗯了一声,然后又加了一句:“希望他们能快点过来。我们这边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陆营长在手机那端说道:“好的,我这就去催一催他们。”说完后,他就挂了电话。

    沈安溪跟陆营长通完电话后,又看了看卧室内的水位。水位已经没过了床脚,而这时客厅外又传来一阵东西跌落的声音。

    估计是客厅内的东西被水流冲刷到,受不住冲力,便跌落在地。

    更多的水涌进了卧室。沈安溪这时对在一旁打瞌睡的女佣人陆阿姨说道:“陆阿姨,我们坐到桌子上面去吧。水位越来越高了。”

    陆阿姨此时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看到卧室里的水又深了不少,显然吓了一惊:“这水怎么越来越深了。”

    沈安溪和陆阿姨两人坐到了椅子处,继续等待着陆营长派的人来救援。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沈安溪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了:“这么久了,即使有什么事情,也该过来了吧?”

    女佣人陆阿姨看了看脚下那比刚才又上升了不少的水位,口中喃喃地道:“到底要多久救兵才会到呢,如果不来的话,我们是不是会被淹死在这里?”

    女佣人陆阿姨刚说完这句话,便自责地道:“呸,我不该说这么晦气的话。”

    沈安溪这时却转头看向窗外,她心里在想,这时纵渊是不是在外面执行任务呢?如果是的话,一定会很危险吧?

    沈安溪想了一阵,便又拿起手机,拨通了陆营长的电话。手机听筒里传来了陆营长的嗓音:“沈太太啊,对不起啊,我刚才派去的人,原来被青雅指使去做别的事情了。而我现在暂时没有空的人手可以派过去了,你们先等一等好不好?”

    青雅,又是青雅。在明知道她们这里有危险的情况下,还将人指派到别的地方去,这是要故意让她沈安溪去死么?

    当下沈安溪有些生气地说道:“那人什么时候才能派过来?那陆营长你能过来一趟么?我们这里真的支撑不住了,水位已经越来越高了。”

    “现在风大雨大,我这里没有装备,是过不去的。这样吧,我催一催他们吧,看他们能不能抽空出来去你们那儿。”陆营长说到这里,也不等沈安溪回答,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沈安溪很是懊恼地看着手机,这不是摆明了让她们在这里等死么?女佣人陆阿姨看了看沈安溪的脸色,然后问道:“怎么样了?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呢?”

    沈安溪不想告诉陆阿姨刚才陆营长在电话里说的东西,当下便对陆阿姨说道:“他说快要过来。好像是路上遇到了一些耽搁。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说到这里,沈安溪又加了一句:“没关系的,他们应该很快就过来了。不用担心。”

    结果两人一直坐在桌子上等,等到不知不觉打起了瞌睡,陆营长说派来的那些人,也没有来。

    沈安溪此时头一歪,猛地醒了过来。她转头看了看窗外,发现窗外已是阳光灿烂。她又回转头来,看了看地板处的水位,发现地板处的水位已经退了不少。

    沈安溪心里一喜,这证明她们不会再有危险了。沈安溪高兴地推了推旁边的女佣人陆阿姨:“陆阿姨,水都退了,你看看。”

    旁边的女佣人陆阿姨这时醒了过来,看了看地板处,又看了看窗外,脸露喜色地说道:“是的呢。这证明我们不会再有危险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