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与营长的对峙
    青雅这时对沈安溪回以微笑:“不了,我还是先回家吧。爸妈今天要搞大扫除,让我回家帮忙。”虽然这时她是笑着的,可是眼眸中却并无笑意,像是有一层阴霾覆在瞳仁处一般。也不知道她怎么的就忽然不开心了。

    沈安溪也不勉强她,当下便说道:“那好,那你先回家吧。有空的话,记得多过来玩。”

    青雅点了点头,便出了饭厅。

    待青雅出了饭厅一阵后,女佣人陆阿姨对沈安溪说道:“我总觉得这个姑娘好像对你有敌意。”

    沈安溪在心里说道,是啊,连陆阿姨都看出来了。当下她淡淡笑了笑,垂眸将碗中的一块饺子送进嘴里:“没有吧。可能是陆阿姨你多心了。”

    女佣人陆阿姨见他这样说,便没再说什么,只是低下头去,默默地吃起饭来。

    沈纵渊在客厅呆了一阵后,想起来要回去接两个宝宝,便进了饭厅,跟沈安溪说道:“我去跟陆营长请个假,说要回家接宝宝过来。”

    沈安溪这时已经吃饱,便将手中筷子放下,对着沈纵渊问道:“那么快就要走么?这才刚回家。”

    沈纵渊看着沈安溪温柔一笑:“我不走那么快,明天再回去,不过是先到陆营长那里请个假而已。”

    沈安溪这时从椅子处站起:“好的,那你去吧。我和陆阿姨先将厨房清洁干净。”

    此时还坐着在饭桌旁的陆阿姨赶紧站了起来:“沈太太,你有小宝宝了,这些事情让我来做就行。”

    沈纵渊目露笑意地对沈安溪说道:“对啊,这些事情就留给陆阿姨做吧,我回卧室换衣服,准备出去了。”

    沈纵渊的卧室里。

    午后的阳光自窗户洒进来,在地板处投下华美光影。

    沈安溪给沈纵渊的衬衣扣上扣子,然后又伸出手去,抚了抚他衬衣的衣领。沈纵渊看着眼前的沈安溪,眼眸里溢满了温柔。

    “嗯好了,可以出发了。”沈安溪看到穿了一身定制西装的英俊的沈纵渊说道。

    沈纵渊这时情不自禁地握起了沈安溪的手亲了亲:“好的老婆大人。”放下沈安溪的手后,沈纵渊说道:“我过去问一问陆营长,为什么那晚不派人过来援助你们。这种暴风雨天气,为什么会任凭你和陆阿姨在家里自生自灭?”说到这里,沈纵渊脸上露出了隐隐的气愤。

    “算了,他毕竟是营长,你是他手下的兵。还是不要触怒他为好。”沈安溪在沈纵渊的胸口处抚了抚。

    “区区一个营长,我沈纵渊还不至于惧怕。”沈纵渊说到这里,将沈安溪揽入怀里,“真是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刚才陆阿姨说起暴风雨那晚的事情时,我就不禁在想,如果当时你出了什么事情,我该如何是好?我真的不敢想……也许我带你过来军区这里是个错误?”说到这里,沈纵渊抚了抚沈安溪的头发。

    沈安溪依偎在沈纵渊的怀里回答他道:“没有的。你也不能时时刻刻守在我身边不是么?你也有你的事情要忙。你总不能24小时地守在我的身边,那样没有大志的男人,我也不会喜欢。”顿了顿,沈安溪离开了沈纵渊的怀抱,“好了,你过去陆营长那边,跟他请假吧。”

    沈纵渊点了点头:“那我先出去了。”

    陆营长的屋内。

    陆营长的妻子此刻正在给沈纵渊倒茶。褐色的茶水自茶壶处流出来,冒起腾腾的热气。

    茶杯被倒满茶水后,陆营长对着沈纵渊说道:“纵渊,来,喝茶。”

    沈纵渊道了声谢后,便端起了茶杯。

    “你要请几天假回去?”陆营长这时吹了吹茶杯里的茶,问沈纵渊道。

    “请五天吧。”沈纵渊这时回答陆营长道。

    “请那么久吗?”陆营长这时将手中的茶杯凑近嘴边,喝了一口。他脸上的神色是淡淡的。

    沈纵渊嗯了一声,然后回答他道:“去接两个宝宝来回要两天,而且我太太怀孕了,我最近想要去陪陪她。”

    陆营长这时点了点头:“也好,那就……”陆营长的话都还没说完,却听到一道清脆的嗓音响起:“沈大哥,你在这里啊。”

    沈纵渊抬头,看到一身运动装的青雅正向着自己走来。

    沈纵渊对着她淡淡笑了笑:“是啊,我过来跟你爸爸请个假。”

    “你请假外出吗?能不能带我一起啊,我最近在这里觉得好闷哦。”青雅这时走到沈纵渊旁边,见到茶几上有茶水,便拿了个杯子,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这龙井真香。”青雅喝了几口茶之后,这样说道。

    这时候陆营长皱了皱眉:“我和沈先生在谈事情,你回房间吧。不要在客人面前失礼。”

    “什么客人嘛,沈大哥跟我是朋友啊。”青雅这时撅起嘴巴说道。

    “让你回房就回房,那么多话。沈先生和我有正经事要谈。”陆营长的语气这时候开始有点不悦了起来。

    “好嘛。”青雅脸上是极其不情愿的表情,她对着沈纵渊挤眉弄眼:“谈完事情留下来吃饭啊沈大哥。”说完,青雅便转身离开了。

    待青雅离开后,陆营长对着沈纵渊略为歉意地说道:“青雅都被我们夫妻宠坏了,实在是让纵渊你见笑了。”

    沈纵渊摇了摇头:“没事。我们本来就是挺聊得来的。”顿了顿,他又对陆营长说道:“陆营长,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向你求证一下。”

    “什么事情?”陆营长这时看向沈纵渊的眼眸里蕴藏着疑惑。

    “之前有一晚是暴风雨,据安溪的描述,我们屋子进了很多的水,她当时很早就打了电话给您,您却没有派人过去。这是怎么一回事?”沈纵渊说到这里的时候,抬眸盯着陆营长。

    陆营长此时漫不经心地回答他道:“啊,你说这件事情啊。当时我派了人去,但是被青雅临时调走了,后来人手确实不够了,所以就没有再派人手过去。”陆营长回答完沈纵渊的话后,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沈纵渊这时眉心皱起:“不可能吧?人手不够,当时很多屋子进水?就算这里所有屋子都需要救助,也不可能人手不够啊。”

    陆营长听了沈纵渊的话后,将手中的茶杯放到茶几处:“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指责我故意不救你太太?对了,沈太太应该没事吧?昨天我还看见她了,气色还蛮好的。”陆营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全然没有关心的表情。

    沈纵渊这时语带讽刺地说道:“托陆营长的福,并没有什么事情。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沈纵渊可就不会这么和颜悦色地坐在这里和你讲话了。”

    “你什么意思?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忘记了我是你们营长这个事实?”陆营长这时眉毛一挑,对着沈纵渊语气森然地说道。

    沈纵渊却脸无惧色:“陆营长,你少拿你的身份来压我。这明明是你的失职,你却不肯承认。照我沈纵渊的人脉,还用不着怕你一个区区营长。下次再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希望你尽职保护好我的家人。”沈纵渊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直视着陆营长说的。他眼里寒气逼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陆营长有点胆怯。

    陆营长知道沈纵渊的身份,当初部队里招到他为特种兵,高层还是兴奋雀跃了一番的。他是自愿过来当特种兵的,照他的身家,肯定不是为了当特种兵那份微薄的薪水。

    陆营长知道自己其实也奈不了沈纵渊

    的何,当下他从椅子处站起:“沈先生请回去吧。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说完,陆营长就转身进了里屋。

    沈纵渊见状,也就离开了陆营长的住所。

    两天后的傍晚,沈纵渊将两个宝宝从欧阳晗那里接了过来。

    两个宝宝一进屋,见到在客厅处的沈安溪,便飞扑着向她冲了过来,一边冲还一边叫着妈妈。

    沈安溪蹲下身子,笑着将两个宝宝拥进了怀里:“在外公家有没有乖啊?”

    “乖!”

    “很乖!”

    两个宝宝回答完她的问题后,便又七嘴八舌地说起了在外公家的事情来。

    沈纵渊看着两个宝宝缠着沈安溪的画面,嘴边不觉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听爸爸说你有小宝宝了,我能跟小宝宝说话吗?”男娃这时奶声奶气地对沈安溪说道。

    “过来这边沙发坐着聊吧。”沈纵渊一手抱起两个宝宝,走到了沙发处。

    “小宝宝还没长大,听不懂你说话的。”沈纵渊将两个宝宝放到了沙发处,然后回答了刚才男娃提出来的问题。

    夕阳的余晖从窗户照耀进来,给屋内平添了一种温馨的气氛。屋内一家四口在吱吱喳喳地说着话,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洋溢着笑意的。

    又过了几天。

    这天早上,青雅看到天气晴朗,便穿了运动服,准备出去操场处跑步。刚去到操场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男孩,正趴在操场的水渠边玩。小小的身影看起来很是熟悉。

    对了,这不是沈纵渊那对龙凤双胞胎中的男娃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