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想要学功夫
    沈纵渊这时冷着脸,走到青雅面前:“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书都读到哪里去了?让嫣嫣从树上跳下来?要是那时候安溪没有及时赶到,嫣嫣岂不是要摔个终身残废?”

    青雅没料到沈纵渊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本来她的计划是摔伤嫣嫣,不过现在沈安溪受伤了,也算是计划的成功。沈纵渊的忽然出现,让她始料未及,而且他对家人的维护也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当下青雅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心里话都说出来:“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个小三而已嘛!你就那么爱她啊,一个抢别人老公的女人,有什么值得爱的?”

    沈纵渊听了她的话后,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当下他也懒得再跟青雅争辩,便走回到沈安溪旁边:“伤到哪里了?我带你去看医生。”说到这里,沈纵渊小心地将地上的沈安溪抱了起来。

    青雅这时候却走近了沈纵渊,仰起头对听说道:“沈大哥,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男人。”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她说这话时,语气还带了些俏皮。

    沈纵渊皱了皱眉,也懒得理她,抱着沈安溪便去找大夫去了。

    到了医务室,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沈安溪受伤的过程。沈安溪只说是自己要接住淘气跑到树上去玩的孩子,所以才受的伤。青雅的事情,她只字未提。沈安溪叙述完情况以后,又将自己怀孕的事情,告知了医生。

    医务室里的医生点了点头,沉吟了一阵,才说道:“照一下b超,看一下腹中的胎儿是否还好。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你们要立刻到大医院处治疗。另外,沈太太的手肘处脱臼了,需要接驳起来。”

    沈纵渊一脸担忧地点了点头。反而是沈安溪安慰起他来:“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虽然脱臼的手很痛,不过接回来就应该没事了。”沈安溪说话的时候,是很虚弱的样子,脸色唇色都格外苍白。可能是因为痛得出了虚汗的缘故,沈安溪额前的发有些湿。

    “别说话了,先休息一下吧。”沈纵渊说到这里,抚了抚沈安溪的脸。他的语气中蕴含着心疼。

    旁边的医生看到如此恩爱的两人,嘴边不觉露出了笑意,便用安慰的口吻道:“小宝宝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只是检查一下求个安心而已。”

    沈纵渊这才略略放下心来。平时的他在商界处无所畏惧,然而到了最爱的人受伤的时候,他却变成了一个极为胆小的男人。尽管他不断地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内心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战栗害怕。

    此时医生的一句不会有什么大碍,胜过无数的良药。

    沈纵渊陪着沈安溪在医务室接驳完脱臼的手臂后,便扶着她回了家。

    回到家后,沈纵渊又扶着沈安溪到了卧室,让她躺到了床上。躺到床上的沈安溪这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便问道:“嫣嫣应该没有受伤吧?”

    沈纵渊刚才让女佣人陆阿姨将嫣嫣接回来了,当下他说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看她刚才是活蹦乱跳的样子。你要是不放心,我去看一看她。”刚才沈纵渊已经让沈安溪在医务室处吃了药,所以回到家之后沈安溪就不用再服一次了。

    沈纵渊说完这句话后,便去了孩子的卧室。到了孩子的卧室,沈纵渊看到嫣嫣正跟桦桦在堆积木。沈纵渊的神情在看到两个孩子的时候,瞬间变得温柔起来。他走到嫣嫣的旁边,蹲下身子问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嫣嫣放下手中的积木,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沈纵渊,过了一会才回答道:“没有啊,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纵渊有些不放心,握住嫣嫣的肩膀,将她前后左右查看了一遍,看到确实没什么伤痕才放下心来。

    躺在床上的沈安溪这时回想了一下,自己自来到这里后,所遇到过的危险。危险实在太多了,作为母亲的她,这么脆弱是不行的。她将来还会有第三个孩子,她首先要自己强大起来,才能保护孩子们。

    想到这里,沈安溪几乎是在一瞬间便下了决定。

    等沈纵渊回到房里后,沈安溪便从床上半坐了起来。沈纵渊在她身边坐下:“我看过嫣嫣了,她没什么事。”

    沈安溪对着沈纵渊微微一笑:“那就好。”

    “你躺下来好好休息吧。”沈纵渊一脸关切地对着沈安溪说道。

    “纵渊,我刚才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不行。”沈安溪说到这里,将葱手覆在沈纵渊的手背上。

    沈纵渊有点不明白她想说什么,便只是沉默地一脸疑惑地看着沈安溪。

    沈安溪又说道:“我想让你教我防身的功夫,等我的手臂好了之后。”

    沈纵渊这时眉头微微皱起:“你为什么要学防身的功夫呢?”

    “常言道,为母则刚。我将来会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所遇到的未知的危险会很多。如果我再这么孱弱下去的话,不会有足够的能力,去应付那些未知的危险。”沈安溪这样回答沈纵渊道。顿了顿,沈安溪又说道,“更别说现在就要一个危险份子在我的面前。所以啊,学习一些功夫很有必要。”

    沈纵渊当然知道她说的危险份子是指青雅。当下他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你要赶快好起来,这样我才能教你防身的功夫。”沈纵渊说到这里,反握住了沈安溪的手。

    沈安溪微微点头:“让陆阿姨多煮些骨头汤给我吃,这样也许会好得快一些。”

    “我向陆营长请几天假,专门回家照顾你吧。否则你自己一个人和陆阿姨在家,我不是很放心。”沈纵渊这时对沈安溪说道。

    “你上次刚请了假不久,这回陆营长肯让你请假么?”沈安溪看着沈纵渊问道。

    “没事,他不肯我也一样回来。况且他没什么理由不肯的。”沈纵渊想起来陆营长,脸色变得有些冷。

    接下来的半个月,沈安溪都几乎是卧床休息,她也乐得躺在床上看电影。而最近沈纵渊执行任务的次数也少了很多,一有空就回家陪着沈安溪。

    这天沈纵渊刚训练回来,便径直进了沈安溪的卧室。进了卧室,看到沈安溪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看沈沈纵渊问道:“你这是在看什么呢?”

    沈安溪举起手中的书,向他扬了扬:“是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啦。”

    沈纵渊对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没什么兴趣,当下他走到了床沿处坐下,然后对着沈安溪说道:“你的手臂好了吗?这书很厚的样子,捧着很累吧?”

    沈安溪伸出那只之前脱臼的手臂,做了下伸展的动作,然后看着沈纵渊道:“好像没什么问题了。”顿了顿,她又说道:“不如明天你就教我防身的功夫吧。”

    沈纵渊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再带你去医务室检查一下。如果医生说可以了,我再教你,好么?”

    沈安溪听了后,将手中的书扔到了一旁:“那现在去医务室吧。”下午的阳光自窗户处洒进,因为窗外有几棵竹子,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照耀到沈安溪的脸庞处时,留下美丽的光影。

    沈纵渊这时不禁轻笑出声:“你就那么想去学功夫么?”

    沈安溪从床上爬了起来:“是啊,我在这里闷得久了,想要出去透透气。而且我真的想快一些学会功夫,这样我就没有以前那么孱弱,任凭谁都能欺负了。”

    沈纵渊这时拉住了沈安溪的手:“好,那我们去医务室处吧。”

    医务室内。

    室内蔓延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医生仔细检查了沈安溪的手臂之后,对沈纵渊说道:“沈太太的手臂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如果要学防身功夫的话,不要练得太激烈,期间要注意休息,尤其是在沈太太现今还怀孕的情况下。”

    沈纵渊听到这里便放下心来,对医生道了谢后,便离开了医务室。

    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沈安溪挽着沈纵渊的手臂,转头对着他笑道:“那我们明天就可以练功夫啦?”

    “嗯对。”沈纵渊笑着回答她。然而在沈纵渊看到那个向他们迎面走来的女子的时候,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迎面走来的是穿着一袭墨绿裙子的青雅。

    青雅显然也看到了沈纵渊和沈安溪两人。她的目光停驻在沈安溪挽着沈纵渊的手处,脸色让人看不出悲喜。

    沈纵渊自从上次的事情后,就没再理会过她。当下他把脸别过一旁,当作没看见这个人。

    倒是一旁的沈安溪,对着青雅大方地打着招呼道:“青雅,穿这么漂亮,是去哪里玩吗?”

    青雅脸上此刻仍是没什么表情:“刚去跟同学聚会回来。”顿了顿,她看着沈安溪问道:“嫂子没什么大碍了吧?”

    沈安溪这时对着青雅微笑道:“我没什么事了。很快就可以跟纵渊一起去学功夫了。”

    “功夫?嫂子学功夫做什么?”青雅有点疑惑地看着沈安溪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