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误会
    青雅跟傅修然说完,便离开了ktv。出到ktv门口,青雅站在路边,吹着夜风发着呆。她刚才喝了不少的酒,好像已经有些醉了。

    街道上的车子川流不息,青雅呆呆地看了一会,便觉得很闷,正想转身往ktv里走,去问问傅修然为什么那么久还没出来,却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正迎面走来。

    是沈纵渊跟沈安溪。

    真是的,为什么心里想着的人,那么轻易就能撞见呢?

    青雅忽然觉得心内压抑了那么久的情绪,此时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她头脑一热,便快步往沈纵渊走去。

    沈纵渊正在和沈安溪说着话,却看见青雅忽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有些惊讶,接着便对青雅说道:“青雅,你怎么也在这里?”

    站在他跟前的青雅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过了一会,青雅忽然扑到了他的怀里:“为什么?为什么?”

    沈纵渊被她弄得莫名其妙,伸手将她推开,皱着眉头对她说道:“青雅,你怎么了?”

    被沈纵渊推开了的青雅这时却已经是满脸的泪痕:“为什么?为什么让我喜欢你,你却又不喜欢我?”

    沈纵渊打量了青雅一阵,觉得心里很烦躁,便脸色有些冷漠地对她说道:“你别这样行吗?我和安溪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

    青雅这时却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他:“不,不要走!不要走……”青雅紧紧地拽住沈纵渊的衣角:“你喜欢我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你,真的……”

    沈纵渊用一种像是在看着怪物的眼神看着青雅,然后他轻轻地将旁边的沈安溪拉近自己,倾身过去,在沈安溪的额头处亲了一口:“你好好的给我看清楚了。我现在将来心里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太太。你就别再纠缠我了,好吗?”

    沈纵渊跟青雅说话的时候,语气是格外的冷漠。

    青雅呆呆地看着他亲吻沈安溪。然后便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沈纵渊白了她一眼,拉住沈安溪的手,便想离开。这时他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嗓音:“沈先生,你这么欺负青雅,不好吧?”

    “我哪里欺负她了?”沈纵渊听到这把声音,就觉得很恼怒。

    站在沈纵渊面前的,是刚从ktv包厢里走出来的傅修然。

    “那她为什么在你面前哭成这个样子?”傅修然指了指此刻蹲在地上的青雅,瞪着沈纵渊道。

    “她一看见我就莫名其妙地冲上来拉住我,然后就开始又哭又闹。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沈纵渊说到这里,满脸不耐烦的样子转头对沈安溪说道:“我们走吧。不用管他们。”

    身后的青雅倒是越哭越大声,沈纵渊却拉着沈安溪头也不回的走了。

    傅修然目光冷冷地看着沈纵渊和沈安溪的背影,直到两人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回转头,蹲下身子,对着正蹲着地上哭的青雅说道:“我送你回家吧?好么?想来你是喝醉了。”

    傅修然跟青雅说话的时候,目光很温柔,语气也很柔和。

    傅修然说完话后,青雅忽然倾身过来,抱住了他:“不要离开我,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好么?”

    傅修然知道她是喝多了酒,所以才胡言乱语。此时他伸出手去,将青雅揽腰抱起,然后往自己的汽车走去。

    将青雅放到副驾驶处,将她的姿势调整好,又帮她系好了安全带,傅修然才发动车子,往自己家驶去。

    傅修然本来是想送青雅回她的家的。可是转念一想,现在青雅喝得烂醉,又胡言乱语,让她父母亲看到,少不了一阵追究。

    所以他决定先将青雅送回自己家中,等她酒醒过来以后,再送她回家。

    青雅坐在车上时,又是一阵胡言乱语。说的大概就是自己多喜欢沈纵渊,而沈纵渊对她有多冷漠之类。

    前面是红绿灯,傅修然将车子停了下来。此时他耳边又响起了青雅的呓语:“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我以为,我们起码还能做朋友啊……”

    傅修然心中恻然。车内没有开灯,只有不远处的路灯灯光照射进来。微弱的光线中,傅修然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青雅神色中的凄然。

    他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这时青雅挪动了一下身子。傅修然伸出右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系着的安全带。

    绿灯亮了,傅修然发动车子,往前开去。刚开了一阵,却听到旁边的青雅哗的一声,傅修然转头一看,发现青雅呕吐了起来。

    傅修然迅速将车子停在了道路旁,然后拿出手帕给青雅擦拭。奇怪的是,如果是平常人在他的车子上呕吐,傅修然肯定会很嫌弃很恼怒。但是此刻,他心里充盈着对青雅的同情和怜悯。

    仿佛他能感受到她心里的悲伤和痛苦一般。

    傅修然给青雅擦拭完后,又开动了车子。

    回到家后,傅修然将青雅放到沙发上,然后吩咐女佣人来给她换衣服。之后傅修然就去了沐浴间淋浴。

    洗完澡出到客厅后,傅修然看到青雅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睡衣。

    傅修然走近此刻躺在沙发处昏睡的青雅,不知为何,他又不自觉地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他便蹲下身子,将青雅抱了起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将青雅抱到自己的卧室,傅修然又将她放到了自己的床上,之后给她盖了张薄被。然后他又拿起附近的空调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到26度后,就出了房间。

    傅修然出到客厅,便在沙发处躺下,睡了过去。

    傅修然是在青雅的惊叫声醒来的。刺目的阳光映入眼帘,随即他的脸庞处就挨了青雅的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傅修然的脸庞这时火辣辣地痛了起来。他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着青雅问道:“怎么了?你打我干什么?”

    “禽兽!流氓!”青雅这时急急忙忙地从床上爬起,指着傅修然咬牙切齿地骂道。

    “你衣服是我女佣人帮你换的。”傅修然抚着自己那被她打痛了的脸庞,心里有点恼火:“我没对你做什么,你不要大惊小怪好吗。”说完,傅修然又想倒回床上去睡。

    “你给我起来!傅修然!”青雅的嗓音因为生气,而变得有些尖利。

    “怎么了?”傅修然因为没睡够就被吵醒,还被青雅不分青红皂白地扇了一耳光,心里很是暴躁抓狂。

    “你说没有对我做什么,那你为什么会和我同睡在一张床上?”青雅瞪着傅修然生气地说道。

    傅修然这时才醒悟过来。

    对啊,昨晚他明明在沙发处睡的啊,怎么忽然变成了在房间里睡了?奇怪了……

    傅修然看着窗外,努力回忆着昨晚的事情。还没等他仔细回忆起来,青雅的嗓音就又闯进了耳内:“你不要狡辩了!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我陆青雅算是看清楚你了,我们不要再合作了,绝交吧!”

    青雅说完,便转身想要离开房间。傅修然这时用最快的速度下了床,伸手拉住了青雅的手臂:“我昨晚本来睡的是客厅沙发,但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床上去睡了……可能半夜起来去洗手间,然后下意识就回到自己房间睡了,忘记了你在这里……”

    “你不用解释了,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吗?”青雅说到这里,对着傅修然又是一巴掌。

    傅修然刚才那边脸庞挨了一巴掌后,现在都还在痛,没想到这时又挨了一巴掌。他真的是有苦无法说。

    傅修然刚还想说些什么,青雅却已经跑出了房间。

    傅修然心里本来就有气,看到青雅已经跑了出去,就索性不管她了,就又爬回床上去睡了。

    青雅从傅修然的房间生气地跑出来后,到了客厅拿了自己的衣服,去了洗手间迅速换上,然后便离开了傅修然的家。

    第二天。

    心情非常郁闷的青雅,一大早吃完早餐以后,就抱着雅思资料和一些书,到了家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在咖啡馆里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不久,青雅发现自己面前坐下了一个人。她抬头一看,发现傅修然正坐在自己的面前。

    青雅有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便低下头去,当傅修然不存在一样,看起了书。

    傅修然见到青雅这副样子,知道她还是因为误会在生自己的气。当下他放轻声音:“青雅,你误会我了,你听我解释好么?”

    见青雅没有回答,傅修然又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哪料青雅还是当做没看见。傅修然索性豁出去了,反正这咖啡馆里又没他的熟人:“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一下好么?我真的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想要占你便宜。

    傅修然这话说得很大声,一时间咖啡馆内的客人和店员,都纷纷向他这边看了过来。

    “你发什么神经啊。”青雅不禁用书本遮住了自己的脸,免得店员们认出自己来,“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走吧。”说完后,青雅便从座位处站了起来,转身快步离开了咖啡馆。

    傅修然见状,也从位置处起来,快步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