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当面对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修然将保险柜打开后,笑着对青雅说道:“里面就是几只金表和一些美钞,你要的话,尽管拿去。”

    青雅却没有回答他,只是俯下身子,看了一阵保险柜,之后她脸色骤变,伸手将保险柜里的一张照片拿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还留着沈安溪的照片?”

    傅修然顿时心凉了半截:“一大早的你跑来我家里,就是为了这个么?我以为这么多天没见你,你会想念我,没想到你还在纠结这件事情,你怎么这么小肚鸡肠?我之前不是解释过了吗,这张照片我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既然放在这里,便是放在这里了,没有其他的什么意思。”

    傅修然说话说到最后,已经开始有些厌烦的情绪自语气中隐隐流露出。

    “我不相信,我看着她就不顺眼!”青雅说着,将手中的照片用力一扯,那张照片顿时就撕成了两半。青雅好像觉得还不够解恨,又三下五除二,将照片再次撕成无数块小片。

    傅修然僵着脸,看着照片的碎片被青雅扬手一抛,片片飘散。

    “你真是无理取闹。”傅修然此刻真的是动了怒。他把一个朋友的照片放在家里,又怎么了?需要这样子大吵大闹,还当着他的脸撕照片吗?无数次跟她解释,自己心里已经没有沈安溪了,不相信就是不相信,还一大清早的,跑到他家来撕照片,这不是无理取闹是什么?

    “我没有无理取闹!你问问,有哪个女孩子能容忍自己男朋友,把他曾经喜欢过的女人的照片,放到保险柜里?”青雅的情绪激动起来。面前站着的这个,是她青雅人生的第一个男人,而他却站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不想和你吵。我很头疼,你自便吧。我要去公司了。”说完,傅修然竟然转身离开了卧室。

    青雅看着地上四散的照片碎片,心里是一阵一阵的难受。果然,果然……果然他心里还是有着沈安溪,要不怎么会在她撕掉照片后,对她的态度陡然转变?

    琳琳姐分析得没错。她分析得很对……

    青雅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痛。有生以来,她都没有体会过这种心痛的感觉。当下她有些摇晃地,走出了傅修然的卧室。

    到了客厅,已经不见了傅修然的踪影。青雅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既然傅修然他心里装的是沈安溪,那她这样为之伤心难过,值得么?不如就此放手吧。

    青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傅修然的家里的,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看见自己的母亲站在面前问她:“怎么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一样?脸色那么苍白,真的没事吗?”

    青雅摇了摇头:“可能外面太阳大,我有点中暑吧。”说到这里,青雅深吸了一口气,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自这天起,傅修然打来的电话,青雅也就再没接过。两人不联系,也没跟彼此说分手,就这么僵持着。

    这些日子其实青雅过得并不好。傅修然是她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她在他身上有着憧憬,寄托了一些对恋爱的幻想。却没想到她和他之间,竟然是这种结局。

    现在的青雅像是将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只要不去联系傅修然,不去提起整件事情,她就可以假装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当傅修然这个人没有存在过。

    这天,周琳琳又约了青雅出来烧烤店聚。

    两人吃吃喝喝了一阵,周琳琳见青雅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便试探着问道:“青雅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么?”

    青雅便将她撕照片和跟傅修然冷战的事情,都告诉了周琳琳。

    周琳琳用一种很温和的安慰她的语气说道:“没事的,你忘了他吧。年轻的好男人大把,你条件这么好,随便都能找到一个比他条件好的男子。”

    青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脸上却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在吃着手中的烧烤。青雅将手中的烤鸡腿吃完,率先打破了沉默:“我想过了,我想出国。不想再待在国内了。过一周我就要考雅思了,无论考不考得过,我都要去外国。”

    周琳琳心想,她去外国,我的计划岂不是全盘泡汤了吗?当下她便问道:“你为什么要去国外呢?那我岂不是不能时时见到你了?”

    “因为这里已经没有我留恋的人了。我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青雅端起眼前的饮料,喝了一口。

    “去国外之前,我有个建议给你。”周琳琳看着青雅说道。

    “什么建议呢?”青雅这时问道。

    “去找沈安溪质问一下。傅修然会这个样子,十有**跟沈安溪脱不了关系。”周琳琳这时说道。

    青雅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周琳琳的话,只是将目光转向了窗外。过了一阵,她才将目光转过来:“去质问她干什么呢?我已经决定放弃了,不想再理会任何与傅修然沈安溪有关的事情了。”

    周琳琳这时在心里暗道糟糕,沉吟了一下便说道:“去对质一下也是好的,毕竟她害得你被傅修然欺骗,不是么?”

    青雅想了一阵,然后回答她道:“到时候再说吧。看我有没有心情。”

    周琳琳这时还不忘加一句:“我是你的话,不会轻易就这样放过他们。”

    和周琳琳吃完烧烤逛完街后,青雅便回到了家中。回到家里,青雅洗完澡后,就躺到了床上。哪料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她干脆在黑暗中坐起来,看着窗外的夜色发呆。

    周琳琳刚才对她说的话,又回荡在耳边——我要是你的话,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

    青雅内心在做着一番极力的思想争斗。不去的话,好像不甘心就这样吞下这口气,去的话,她好像在做一件很没有用的事情。因为不管怎么样,她和傅修然之间,都不会再有可能了。

    青雅就这样坐在黑暗中想了很久,终于是决定明天去找沈安溪一趟。

    第二天早上。

    今天沈安溪起得比较早。她做了早餐吃完后,便躺在沙发处看电视。沈纵渊最近军区的事情比较忙,所以这几天都不在家里。家里便只有沈安溪和几个佣人。本来沈安溪是不喜欢佣人太多的,无奈她怀孕了,所以平时需要一些佣人帮忙。

    看了一阵电视,沈安溪有点犯困,便从沙发处起身,想要回卧室休息。刚走了几步,却听到门铃声响起。

    走到门边,沈安溪往猫眼里看了看,门外站着的是青雅。沈安溪心里此时有些疑惑,不知道青雅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但她还是打开了门。

    “青雅,早上好。”沈安溪打开门,对着青雅巧笑着说道。

    此时站在门口处的青雅却是阴沉着脸的:“安溪,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进来说吧,有什么事情进来慢慢说。”沈安溪对着青雅笑道。

    “不用了,就在外面说吧。”青雅说话的时候,脸色还是冷漠的。

    沈安溪虽然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可还是从屋里走了出去。

    虚掩上门,沈安溪走到了青雅旁边,对她说道:“什么事呢?”

    “当初是你和纵渊大哥,联手撮合我和傅修然的吧?”青雅说到这里,声音很是清冷。

    “对的。修然的是我朋友,我希望他幸福,所以当他来求助于我的时候,我没理由不帮他。”沈安溪也不怕青雅生气,直接告诉了她实话。

    “果然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青雅这时说着,逼近了沈安溪,“是你故意让傅修然接近我,好让我放弃纵渊大哥,也可以从此避免了我对你的报复,是吗?”青雅说话时,脸上带着冷冷的讽刺的笑意,沈安溪看在眼里,觉得此刻的青雅有些可怕。

    “我并没有这样子想。我的本意,甚至沈纵渊的本意,都只是想让你和修然得到幸福而已。我们不希望你们将时间固执地浪费在我们的身上,所以,才会帮你和修然制造机会。这是任何一个朋友,都会做的事情。”

    “你不要狡辩了!”青雅这时像是极其迫不及待地打断沈安溪的话语,“傅修然他心里还有你。可能,自始至终他的心里都是你。他跟我在一起,不过是想给你解决一个麻烦而已。”青雅说到这里,脸色有些愤懑。

    沈安溪皱起眉:“你怎么会这样想,这是谁跟你说的?当初修然亲自来找我,让我帮他制造机会。他要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开口来求我?”顿了顿,她又说道:“他要是知道你这样想,该有多伤心……”

    “你这副伪善的嘴脸,令我觉得很恶心。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了,你最好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青雅说完,左脚往前踏出去,右手下意识地想要去推沈安溪。

    沈安溪往后退了几步,侧身闪过青雅的手,不知道怎么的,青雅此时的脚忽然扭了一下,整个身子便往楼梯处跌去。

    她们两人站着谈话的地方,是楼梯口。此时青雅眼看就要往楼梯滚跌下去,沈安溪在电光火石间伸出手去拉住了她。

    “我的脚踝好像扭到了……”青雅虽然是被沈安溪拉住了没有滚跌下楼梯,却似是扭伤了脚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