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揭穿谎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别怕,你先别动,我打110。”沈安溪脸带担忧地说着,然后就掏出手机,打了救护车的电话。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沈安溪陪同着青雅,上了救护车。

    医院里散发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青雅此刻躺在病床上休息着。她明明是很怕痛的人,近期却频频受伤,也真是苦不堪言。

    沈安溪坐在床边的椅子处,看着此刻正在拿着手机在玩的青雅。她刚才一直陪在青雅身边,青雅喊痛的时候,沈安溪就拉着她的手。

    青雅正玩着手机,耳边响起了沈安溪的嗓音:“青雅,既然我们现在都有时间,不如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开始就对我这么有意见?即使是情敌,你也不应该对我这般苛刻。我觉得,当中肯定是有着什么因由。”

    青雅这时停下了玩手机的动作。她看着沈安溪,心想,告诉她也无妨,顺便可以观察一下她的表情,判断一下琳琳姐之前对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当下青雅清了清嗓子:“周琳琳告诉我,你当初利用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长相,从她手中夺去了纵渊大哥。简而言之,你是个小三。”

    沈安溪此时有些生气:“周琳琳,又是周琳琳在背后搞鬼?”

    “又是?”青雅挑了挑眉,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颠倒事实,污蔑我,你也相信么?”纵然沈安溪的脾气再好,听到周琳琳曾在青雅面前这样捏造事实诋毁自己,也难免动怒。

    “她颠倒事实?”青雅看沈安溪的表情倒也不像是在骗自己,便脱口而问道。

    “周琳琳以前喜欢纵渊,用了很多方法想要拆散我们。但是,都被纵渊一一识破,最后她去了国外,整容成了我的样子,就又回来了。”青雅听到沈安溪这样说道。青雅刚想说话,却又听到沈安溪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你可以找个侦探来查一下。”

    青雅点了点头。她此刻的心不可谓不震撼。她一直将周琳琳当成朋友,周琳琳却这样子来欺骗自己?

    那么,如果沈安溪说的话是真的,那周琳琳接近她,岂不是处心积虑?她以为的友谊,在周琳琳眼里,不过是她可以用来报复沈安溪的工具而已。

    青雅想到这里,忽然有了一些愧疚。想到自己刚才对沈安溪的态度,她不禁觉得有些汗颜。当下她看着沈安溪说道:“安溪,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为我刚才做过的事情道歉。”

    沈安溪却避而不谈这个问题,只是在这时拉住了她的手说道:“你最近是不是跟傅修然冷战了?他之前有在电话里跟我提过一下。我看他好像最近精神有点不济的样子,不过也不好问他到底怎么了。”顿了顿,沈安溪看着青雅说道:“今天你过来和我说了这些,我才想起来这些。你最近是和修然闹别扭了么?”

    青雅低头沉默了一阵,才说道:“我之前跟他闹了一阵,然后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过了。”

    沈安溪嗯了一声,然后又说道:“我知道他是很喜欢你的。你如果对他还有感觉的话,就不要这样晾着他。错过了就不好了。”

    青雅又低下头去,轻轻地嗯了一声。

    说完这些后,沈安溪便沉默不语了。青雅心里此刻乱成了一团麻,心湖被沈安溪的话音扰乱,久久不能平复。

    沈安溪在青雅床边一直坐到青雅的家人来了,才离开。

    青雅因为腿扭伤了,行动会有些不便,医生建议她住院,所以青雅便在医院住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傅修然便来了医院看望她。

    两人好像有些尴尬,傅修然坐在青雅床边,只是在默默地给青雅剥着橘子。青雅爱吃橘子,傅修然便专门买了橘子过来看望她。

    “安溪告诉我你受伤了,所以就抽空特地过来看望一下你。”傅修然这样说着,将剥好的橘子递到青雅面前。

    青雅接过,说了声谢谢,然后将橘子剥下一片放进嘴里。她垂眸吃了一阵,才开口说道:“我昨天去找安溪,了解了一下情况。”

    “嗯,她告诉我了。我都知道了。”傅修然回答青雅道。

    “对不起。也许我那日的态度太过于不好了。”青雅这时抬眸看着傅修然说道。

    傅修然却将头转向窗外,没有回答青雅的话。青雅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过了一阵,傅修然才转过头来,对青雅说道:“那张照片的事情,我昨天问了一下安溪。终于知道那张照片为什么会在我的保险柜里了。”

    “为什么?”青雅凝视着他。

    “那时候我想学摄影,于是就拿沈安溪当模特,照了这一张照片。沈安溪当时新买了一件旗袍,也想拍个照留念。这个照片,她有一张我有一张。没什么特别意义,只不过我是当做自己作品来收藏而已。换做是别人当模特,我也一样会收藏的。”

    青雅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她想起当时自己那被妒忌醋意愤怒而占据的心,再想想自己当时的行为,不觉又有些汗颜。过了一阵,她才轻轻地对傅修然说道:“对不起,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是我太过激进了。”

    傅修然也看着青雅,随即他的嘴角漾起了一抹笑容:“你的脚踝没事吗?严重吗?”沈安溪之前只是跟他说,青雅是不小心扭到的,并没有跟他说得太具体。

    青雅看到傅修然关心自己,不觉心里一暖,然后回答他道:“其实还好了。医生说半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半个月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傅修然点了点头:“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走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青雅嘴唇微动,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只是说了一句:“谢谢你的橘子。”

    两人都好像心照不宣似的,绝口不提他们之间感情走向的问题。傅修然这时起身,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之后他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青雅看着傅修然离开的背影,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视野里,她才将目光收回。

    她还对傅修然有感觉吗?答案是肯定的。他毕竟是她第一个男朋友。

    青雅心里百感交集,坐在床上抱着膝闷闷不乐地想了一会事情,口中不自觉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先查清这件事再说吧。”

    两周后,青雅的脚踝好了不少,医生说可以出院了,青雅便迫不及待地让家里人给她办了出院手续,出院回了家。

    青雅回到家里,地一件事情就是拿了睡衣去沐浴间洗澡。洗完澡后,她整个人都舒畅了不少。在医院里洗澡的水都是拿桶来接的,没有花洒设备,让青雅很是郁闷。

    回了卧室,青雅在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捏了捏自己的皮肤,觉得比之前差了不少。便拿起梳妆台处的化妆水拍了拍脸。之后她坐在梳妆台处发了一会呆,决定打个电话给私家侦探。

    拔了私家侦探的电话后,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听筒里响起了私家侦探熟悉的嗓音:“青雅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青雅这时握紧了手机,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周侦探,最近还好吗?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我很好。托青雅小姐的福。”手机听筒里的私家侦探的嗓音是毕恭毕敬的:“好,查什么人呢?”

    “一个叫周琳琳的女子。她的资料我等会会给你。”说完这些,青雅又加了一句:“我希望你尽快查清楚她,越快越好,查得越详尽越好。”

    “好的。”手机那端的周侦探还是那毕恭毕敬的嗓音。

    “那我就先挂电话了。”青雅说完,便将电话挂了。

    几天后。

    青雅知道周琳琳现在肯定是还没有放假,所以在得到周侦探给她查探到的资料后,青雅便打电话,约了周琳琳出来。

    青雅约了周琳琳在自己家楼下见面。见到周琳琳的时候,青雅发现她还是一副盛装的样子。青雅这时勉强向她扯出笑容:“琳琳姐,我们可以去你家谈一谈吗?”

    周琳琳有些好奇疑惑地看着青雅:“谈什么呢?”

    青雅这时回答她道:“关于我和傅修然之间的一些事情。况且,我们认识那么久了,我从来没去过你家呢。现在去参观一下吧,好么?”

    周琳琳很爽快地回答道:“好啊。”

    周琳琳家里。

    青雅和周琳琳进了屋后,两人便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周琳琳住的地方是租的单身公寓,大概一百平方米的样子。装潢看起来奢华高贵,一看就知道公寓月租不菲。

    周琳琳给青雅端来一杯水。青雅淡淡地接过,道了一声谢。之后周琳琳便在青雅旁边坐下,转头对她好奇地问道:“你说要和我谈一谈,到底是关于什么呢?”

    青雅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之后便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帆布包里,拿出一叠文件。

    周琳琳满腹疑惑地将她手中的文件接过,然后问道:“这是什么?”

    青雅的语气有些冷,她看着周琳琳的眼光中带着锐利:“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周琳琳便翻看起手中的文件来。文件里全是关于她周琳琳的资料和以前的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