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出国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青雅和周琳琳正在激烈地打斗着,忽然听到耳边响起一声暴喝:“你们两人,给我住手!”

    青雅和周琳琳同时停下了动作。循声望去,两人看到教官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怒容:“你俩,立刻过来我办公室。”

    地面上有鲜血的痕迹,青雅和周琳琳的衣服上都有血的痕迹。两人也不知道是谁受了伤,还是说两人都受了伤。

    青雅和周琳琳两人就这样到了教官的办公室内。刚一踏进办公室,两人就听到教官在吼道:“你们两人,上次我都跟你说过了,让你们不要这么不和下去,现在倒好,在士兵面前这样打斗,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周琳琳和青雅两人这时齐齐低下头来,一言不发。

    “青雅你这样在众人面前将周琳琳的事情说出来,你让她以后怎么在军营混下去?你是存心不想让她在军营混了吧?当初你偷拍她和霍智聊天谈话的照片,举报她,就是想将军营开除她,不是么?”教官这时青筋暴起,怒火攻心地说道。

    青雅这时抬起头,看着教官想说些什么,然而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便又低下了头去。

    “你们两人先去医务室检查伤口吧,我要和营长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置你们。”教官说完,便转身出了办公室。

    几天后。

    青雅坐在梳妆台前,呆呆地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之前因为她和周琳琳之间的争执,她和周琳琳都被军区开除了。教官的大意是周琳琳的名声已经差了,军区里容不下这样的人。而青雅作为始作俑者,也逃脱不了被开除的命运。

    青雅本来就是打算短期到军区处去帮忙的,这样一来,也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吧。

    报仇的心愿已了,青雅想要出国的计划,也就提上了日程。

    还有几天就要坐上出国的飞机了,青雅却开始心有不舍。明明已经下了决定,要割舍掉这里的一切,到了这个时候,她却开始有了丝毫的犹豫。

    她昨天去跟沈安溪道了别,也给沈安溪说了自己的复仇过程。最后还给沈安溪道了歉。沈安溪对待她,像是对待自己的朋友一样,又嘱咐她去到国外,要好好照顾自己。

    青雅昨天从沈安溪家里出来后,有些唏嘘。竟然将一个像周琳琳这样蛇蝎心肠的人当成了朋友。又想起自己曾经对沈安溪做过的事情,心中羞愧不已。

    青雅坐在梳妆台前一阵,便拿起粉扑随意地往自己脸上扑了起来。正在扑着,却听到母亲在门外敲门:“青雅,傅先生过来找你了。”

    青雅手中的粉扑一下子掉到了地上。随即她定下神来,转头向着门外喊道:“让他在客厅处等一等吧。”说完,她继续拿着粉扑往脸上扑粉。

    因为刚才是胡乱扑的,所以粉扑得有些不均匀。现在傅修然既然来找她了,她当然不能一副那么丑陋滑稽的样子出去见他。

    扑粉扑了一阵,青雅又听到母亲来敲门:“青雅,傅先生说,如果你不想去见他的话,那他就走了。”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了。”青雅又转头朝着门外喊了一声。之后她就以最快的速度画好了妆,再换了一套衣服,便出了房间。

    出到客厅的时候,青雅看到傅修然正端坐在沙发处。他修长的腿就这么微微地随意屈着,跟他的腰相映衬,形成一个极好看的姿势。

    青雅看到他的第一眼,便觉得眼睛有些湿润。心里顿时柔软得好像塌下去一块。明明之前跟他见面也不过上周的事情,却好像有半个世纪未曾见他。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举步向傅修然走了过去。

    走到傅修然跟前的时候,傅修然抬头对她笑了笑:“青雅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

    青雅先是皱了皱眉,复又舒展开来:“哪有不想见你的道理。不过在里面化了个妆罢了。”

    “你们进屋里说吧,我和你爸爸还要看电视。”青雅的母亲这时候忽然插了一句。

    傅修然和青雅便进了卧室。

    进到了卧室,傅修然站在青雅卧室的窗边,转头看向窗外发了一会呆,然后才回转头来,对青雅说道:“安溪今天早上跟我说,你要出国了。是吗?”

    青雅没有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

    “那我们怎么办?”傅修然看了她一会,轻轻地问道。他的声音极轻,像是一阵微风拂过,却字字清晰,传入青雅耳中。

    “还有很多好姑娘等着你。”青雅沉默了一阵,仰头对他笑着说道。

    “可是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别人再好又关我什么事?”傅修然说话的时候,还是一瞬不瞬地看着青雅。

    “我们,是没有可能了。”青雅低下头,说出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是违心的,还是真的希望傅修然放弃他们之间的感情,让她毫无顾忌地去国外,体验不一样的,更广阔的人生。

    抑或她是像别人常常说的,女孩子说分手,不过是希望男孩子去挽留自己?

    青雅也分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

    “为什么?”傅修然听完她的话后,脸上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忧伤。此时正是午后,他的身影沐浴在阳光里,午后阳光映着他略微哀伤的脸容,竟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没有为什么。或者,是我觉得你适合更好的女孩子吧。”青雅又沉默了一阵,才抬眸看着他说道。

    傅修然也看着他。然后他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隔了一会才说道:“看来以后我也没资格到这里来,看这窗外的风景了吧。”窗外是一片柏杨,笔直的树干刺向苍穹,雨天或者晴天都很有意境。

    “我们虽然不是情侣了,还是可以做朋友的。”青雅仿佛被他的感伤传染了,语调也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心里还有你,就不可能和你做朋友,就不会只满足于和你做朋友。”傅修然说到这里,顿了顿,才说道:“我不想再重蹈当初喜欢沈安溪时的覆辙。我不会和自己心爱的人做朋友。”

    青雅嘴唇微动,刚想往前走几步,却听到傅修然说道:“不打扰你了。我就先回去了,祝你一路顺风。”说完,傅修然对青雅笑了笑,之后就转身出了青雅的房间。

    等傅修然离开后,青雅便又走到梳妆镜面前坐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忆着刚才自己跟傅修然说的话。她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跟傅修然说这样的话。也许是真的觉得自己配不起傅修然吧。

    可是,心里总有那么一块地方,她是希望傅修然执着一些,让自己留下来与他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

    青雅一大早就起来了。她自傅修然走了后,就一直情绪不大好。因为订的是早上十一点的机票,所以,青雅今天很早就起来收拾东西。

    将东西行李都收拾好,青雅才拖着行李箱出了房门,和父母亲道了别,就去了机场。

    到了机场,青雅拉着行李箱,刚想往候机区走去,却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青雅。”

    青雅有点不敢相信地回转头,果然看到傅修然拉着一个大行李箱走了过来:“我订了两张机票,和我一起出国吧?”

    青雅有些怔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今天的飞机?”

    “我昨天离开你房间的时候,特意问了一下你父母亲,才知道的。我昨晚想了一夜,决定和你一起出国。我也去那边修一个学位。”

    青雅听了他的话后,心中无疑是快乐的。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眼前所经历的这一切,她看着傅修然,迟疑地道:“我没有在做梦吧?”

    傅修然略略皱着眉看了青雅一眼,然后伸出手去探了探青雅的额头:“你没有发烧吧?”

    青雅有点没好气地拂开他的手:“我当然没发烧。”

    “其实,你是很希望我过来的,对不对?”傅修然这时再看不出端倪,他就是傻子了。

    青雅没有回答他的话,却在这时将头转到一边去。过了一阵,她才将头回转过来,脸上有隐隐的羞涩之色:“我们进机场吧,再晚的话,就来不及了。”

    傅修然这时笑了笑,拉起了她的手:“那我们走吧。”

    青雅却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没有挣扎。傅修然心中一喜,便举步往机场门口走了去。

    沈安溪最近搬回到军营住。本来她是不喜欢过来住的,可是沈纵渊说他不放心沈安溪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而且他最近很忙碌,没时间每周往家里跑,所以就让沈安溪过来了军营里。

    沈安溪虽然在军营宿舍里呆得不及在家里舒服,不过她也乐得清闲,带了很多书籍过来慢慢看。

    这天傍晚,沈安溪正斜躺着在沙发处看书,便听到门口处有开锁的声音,没多久,沈安溪耳边便响起了沈纵渊的声音:“老婆大人,我回来了。”

    “今天这么早么。”沈安溪放下手中的书,在沙发处起了来。

    “是啊,今天放士兵们回去早一些。昨天训练量太大了,连续这样下去不好。”沈纵渊这样回答沈安溪道。

    “也对。最近都很累吧,让我给你捶捶背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