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沈枞渊的冷漠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安溪就这样坐在窗前,发了一会儿呆,之后她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便从衣领处扯出了联络器。之前跟那边说好要一到这里来,便跟他们联系的。但是沈安溪自从来到这里,就没怎么一人独处过,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跟军区的人联络。

    可是当沈安溪拿出联络器按照之前的方法,去启动联络器的时候,却发现联络器没有反应。沈安溪怕是因为自己忽略了一些步骤,所以又重新启动了一遍。可是还是不行,联络器还是没有反应。沈安溪翻开联络器的信号灯处的盖子,看到信号灯并不亮。

    沈安溪这时喃喃地说道:“难道这里没有信号?”之后,她将联络器放到手心里,握紧了拳头,离开了房间。

    走出房间没多久,沈安溪便遇到了刚才的女佣人。那女佣人看到沈安溪,便问道:“小姐你要去哪里?”这个女佣人问话的时候,是一副警惕的样子,好像生怕沈安溪会逃走。

    “我去下洗手间。可能刚才吃的东西我不适应,肚子有点不舒服。”沈安溪浅笑着回答那女佣人道。说话的时候,沈安溪的脚步没停,她的步伐却也没有慌乱,就这么和女佣人擦肩而过往洗手间走了过去。

    沈安溪到了洗手间处,便又拿出联络器来摆弄了一阵。然而联络器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沈安溪怕自己在洗手间呆久了会招致怀疑,便在洗手间呆了二十分钟后,回到了原来的卧室处。

    沈安溪回到房间后,就又坐回窗边。她托着腮倚在窗边,心里想道,她该怎么办呢?现在完全跟军区那边失去了联系,万一成哥那帮人对她图谋不轨,她也没个商量的人。沈安溪越想越心头沉重。虽然根据成哥目前对她的态度,能推断出她目前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现在没有,难保以后没有。

    既然这样,就只能靠自己了......沈安溪此时在心里这样想道,然后到了卧室的每一个窗前,观察了外面的地形。

    卧室其实挺大的。沈安溪粗略估计它有一百多平方米。卧室里有八扇窗,如果全部打开这些窗户,卧室会是四面通风。

    沈安溪在每扇窗户前都站了一阵。得出这里是山区的结论。因为她卧室外面的全是山地。刚才洗澡吃饭的时候,沈安溪也有暗暗打量这四周的地形。据她的估计,这里应该是人迹罕至的半山腰或者山顶。

    观察完地形后,沈安溪便坐在了梳妆台前。

    这里是山地的话,那么她逃走和找到援助的几率就小了很多......但是她还没见到沈枞渊,好不容易接近了成哥身边,她也不想离开那么快。只不过成哥这样对待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企图。沈安溪琢磨不透,也没心思去猜。

    当下最最主要的,是找到沈枞渊的下落......

    正这么想着,沈安溪忽然听到敲门声响了起来。沈安溪心头一紧,心里想,不会是成哥吧?这个时候过来,难道是想要和她做什么吗?可她身上仅有的安眠药已经用完了......

    沈安溪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到门边,握紧门把手打开了门。门口处站着的人映入眼帘,沈安溪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禁脱口而出说了一句:“枞渊?”

    站着门口处的沈枞渊淡淡地对着沈安溪点了点头,然后沉默地走进了沈安溪的卧室。

    沈安溪心内激动,跟在沈枞渊身后,然后等他站定的时候,便一把抱住了他:“我一直在找你,终于找到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沈枞渊却将她的双手掰开:“你先放开我,我不是来找你叙旧的,我过来,是要找你谈正经事的。”

    沈安溪看着眼前那有着冷漠眼神的沈枞渊,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什么正经事?不是来找我叙旧的,什么意思?”沈安溪实在想不透自己眼前的沈枞渊为什么会一副冷漠的,略带厌弃的表情看着自己。

    “你的卧室里有监视器。你一来到这里,我就知道了。之所以现在才出来见你,是因为刚才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沈枞渊说完这些话后,便又说道:“我知道你身上有联络器。”说到这里,他的眼眸里有冷冷的光芒一掠而过,“这里外面的信号是全部屏蔽的,你不要指望用联络器联络别人。”

    沈安溪皱着眉头看着沈枞渊。她心里想,难道枞渊是另有隐情?他不可能突然之间对她的态度转变得这么快。是了,他刚才说这房间装了监视器,那么沈枞渊和她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别人的监视下的。

    也许沈枞渊是故意演戏给某些人看的?

    想到这里,沈安溪脸上是一副哀伤的神色:“军区的人说你叛变了,我还不相信。你果然是投靠了敌人?为了什么?”

    沈枞渊脸上此刻没有什么情绪,甚至连刚才的冷漠和厌弃都消失了。他听了沈安溪的话后,视线落在窗外的风景:“我要做什么,你一个女人,就不要管太多了。”说到这里,他的视线转回到了沈安溪的身上,“你也不要再想什么方法来接近我了。在我加入成哥这边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心和过去断绝关系。”顿了顿,沈枞渊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我过来这边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让我倾心的女子,我介绍她给你认识一下吧。”

    沈枞渊说到这里,也不等沈安溪回答,便将手插到裤兜里,走出了卧室。沈安溪在靠床的椅子处坐下。脑里一直回荡着沈枞渊刚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还没将刚才的情况理清,沈安溪便又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她走到门口,没有看猫眼,便打开了门。

    门口处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沈枞渊,另一个,是一个沈安溪不认识的陌生女子。沈安溪听到自己艰难地开口道:“枞渊,这就你刚才说喜欢上了的女子?”

    那女子生得隆胸细腰,脸如芙蓉,一双大眼睛里似盛着一汪春水。看她的年纪,像是不超过二十二。

    沈安溪在打量着那女子,那女子也在好奇地打量着沈安溪。

    沈枞渊还没说话,他身边的那女子却说道:“枞渊哥已经移情别恋了,虽然他和你有过美好的过去,可那些都是曾经的事情了,你不要再纠缠着枞渊哥了,还是识趣早点走吧。”说着话,那女子就这么倚在了门边,用一副挑衅的神情看着沈安溪。

    平心而论,这个女子即使是这副挑衅的样子,也是别有韵味的一个美人。

    沈安溪虽然觉得沈枞渊有可能是在演戏,可当下还是觉得怒火中烧:“你脑子有没有毛病?明明我才是他的妻子,而且我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你居然敢跑到我面前来,跟我说要我离开他?该离开的人是你才对吧?”沈安溪说话的时候是柳眉倒竖的。

    那女子看到沈安溪这副模样,没有生气,反而是轻笑了一声,然后斜倚着门边,单手轻轻叉着腰:“你这么气急败坏做什么?难道我有说错了吗?我和枞渊哥是两情相悦的。”说到这里,那女子对着沈枞渊凑过身去,在他的脸颊处亲了一口。

    “你......”沈安溪一个你字刚出口,下面的话都还没说完,便听到沈枞渊说道:“我和薇薇的关系,想必你现在已经清楚了吧。那就不需要我多做解释了。”说完,沈枞渊一脸漠然地转过身去,离开了沈安溪的视线。

    那个被叫做薇薇的女子见沈枞渊离开了,什么也没跟沈安溪说,只是昂起头来有些轻蔑地看了沈安溪一眼,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沈安溪心内烦躁地关上房门。她走到床边,之后便整个人瘫倒在了床上。沈安溪此刻只觉得心里很疲累,不是身体上的疲累,而是内心的疲累。是一种茫然的,失去了目标的累意。

    做了那么多的努力,冒了那么大的风险,不过只是为了打入成哥的圈子,找到沈枞渊而已。原本以为,只要找到了沈枞渊,便一切问题都有了解释。实在是没想到沈枞渊会这样对自己。一句解释没有,一句安慰没有,只是冷漠而鄙夷地让她离开。最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还拉了一个女人到她面前来侮辱她。他们之间的感情,他将其置于何地?而他们的孩子,他也抛诸脑后了吗?

    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沈安溪的脑里此时仿佛有两个小孩子在吵架,一个在说“快些离开这里吧沈枞渊已经叛变了”,另一个却在说“不可能,沈枞渊不会是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做叛变这种事情”。

    沈安溪回想着刚才沈枞渊各种表情动作,觉得他是叛变了的机会很大。否则他不会在看见她时那么冷漠,明知道她怀孕了的情况下,还这样冷漠无情地对待她。可是一会儿她又推翻了这个想法,嘴里喃喃地不自觉地,将心里想的东西说了出来:“枞渊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呢,不可能的,我了解他,他不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