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暧昧
    沈枞渊伸手抚了抚沈安溪的侧脸,又叹了口气:“我当然相信。当时事出突然,我还来不及思考,就必须做出决定。所以才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去联系你,都怪我,让你受苦了。”

    两人沉默地相拥了一阵,之后沈安溪想起了什么,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到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沈枞渊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他转头向着门外说了一句:“哪位?”

    “枞渊哥,是我。”门外响起了薇薇的声音。

    沈枞渊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然后又回过头来,对着沈安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之后又指了指不远处的衣柜,示意她进去藏起来。

    看到沈安溪整个人藏身到衣柜里,又关上了衣柜门之后,沈枞渊才走到门口处,打开了房门。

    门一打开,沈枞渊便看到眼前的薇薇整个人斜斜地倚在了门口处,她看着沈枞渊,眼眸明亮:“枞渊哥,你今天一整天都去了哪里?人家一天都没找到你,可想念你了。”说到这里,薇薇伸出手,帮沈枞渊整了整衣领。

    “嗯,我今天去忙了。很多事情,进来我房间说?门口风大。”沈枞渊握住薇薇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

    “好啊。”薇薇娇声说道。

    沈枞渊等薇薇进来屋子里后,便关上了门。他刚一转身,便看到薇薇扑进了自己怀里,将脸埋到了自己的衣领处:“枞渊哥,你说,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也应该发展处实质的男女关系了吧?”

    沈枞渊当然知道她说的“实质的男女关系”是指什么。他没有伸手去搂薇薇,只是笑了笑说道:“我今天累了,怕你不满意。要不改天我去你房间找你?”

    “真的吗?你说的哦,可不要反悔。”说完,薇薇将尖尖的下巴抵在沈枞渊的胸膛处,伸出葱似的手指,抚了抚沈枞渊的脸庞。

    薇薇的手指自沈枞渊的脸庞一直落到他的喉结处,之后便在他的喉结处不断摩挲。沈枞渊勾起唇,对着薇薇展开了极为迷人的笑容,他的眼眸里此刻闪着亮光:“你这样撩拨我,你不怕我等会就吃了你?”

    薇薇将沈枞渊的腰搂紧,然后将他整个人抵到了门处,发出砰的一声响:“嗯,我还怕你不成?”说这句话的时候,薇薇站直了身子,将自己的下巴,抵到了沈枞渊的下巴处。

    薇薇人长得本来就高,再加上此刻穿着高跟鞋,倒没比沈枞渊矮多少。两人下巴抵着下巴后,薇薇对沈枞渊笑道:“你该剃胡子了,胡渣扎得我难受。”

    “嗯,明天就剃。”沈枞渊半垂着眼眸,勾起嘴角对着薇薇说道。

    “要不,我现在帮你剃?反正,我今晚也不想睡那么早。”薇薇将下巴收回,伸出手去,抚着沈枞渊的下巴道。

    “我想睡觉了。我很困。今天事情实在太多太耗神。再说,剃胡子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让劳烦美人?”沈枞渊说到这里,拉开薇薇搂在自己腰上的手,“你先回去吧,我过几天忙完了,再去找你。”

    薇薇撅起嘴:“好吧。要不,你送我回房间?”

    沈枞渊又笑了笑:“我也想。就怕送你回房间的途中,倒地上睡着了。”说到这里,沈枞渊将双手插在裤兜里,打了个哈欠。

    “好吧好吧,那我先走了。”薇薇说到这里,跟沈枞渊挥了挥手,转身走了几步后,她又回转身来,对沈枞渊笑着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先回去洗澡,你就先睡一会,我等会再来找你,好么?”沈枞渊嘴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薇薇说道:“不许拒绝。你睡一个半小时总够了吧?那我一个半小时后过来。”说完,还没等沈枞渊回答,薇薇就开门出了房间。

    关上门后,沈枞渊听着薇薇笃笃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了,才走到衣柜前,将衣柜门打开,让沈安溪从里面出来。

    “她洗了澡还要过来,过来做什么,跟你一度**么?”沈安溪刚从衣柜里出来,便双手环胸地,盯着沈枞渊,用质问的口气说道。她的眼眸里带着怒意和醋意,在灯光的映照下,像是有火焰在眸中跳跃。

    “怎么又生气了?不是跟你说过么?我跟她只是逢场作戏而已。而她也不过是依照成哥的命令,演戏罢了。难道我刚才还解释得不够清楚么?”沈枞渊皱着眉头看了看沈安溪,然后一把拉住她的手,“你要快些离开这里,等会薇薇还会回来,被她发现你在这里就不好了。”

    “我不走,我走了,给那个狐狸精行方便么?她明显就是要洗完澡了回来勾引你。”沈安溪这时猛地甩开了沈枞渊的手,带着些哭腔地说道。

    沈枞渊被她的话弄得苦笑不得,又伸出手去,拉住了她的手腕,这次他用了十分的力道,避免她又甩开自己的手:“我们没时间了,你被他们发现的话,一则你会很危险,二则我之前做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所以我们要赶紧走。”

    沈枞渊拉着沈安溪到了门口处,他让沈安溪站在自己身后,然后他打开门,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看到四周没有人,沈枞渊才拉着沈安溪出了门。

    沈枞渊对周围的道路都比较熟悉,而且他也知道附近哪些地方有守卫哪些地方没有。所以他带着沈安溪,很快就到了他停放车子的地方。

    车子里。

    沈安溪坐在副驾驶处,看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路灯,过了良久,才幽幽地说了一句:“你说你跟她没有什么,我才不信。你们说话那么的暧昧,正常的逢场作戏的男女,会有你们这样有火花?”说到火花这两字的时候,沈安溪特地加重了讽刺的语气。

    沈枞渊眼看着前方,谨慎地打着方向盘。他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他转头对着沈安溪说道:“我刚才已经解释过了,我们之间没什么。我不想再解释下去了。难道我们做了这么久的夫妻,我们之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沈枞渊说完这些话后,就挽起了自己的衬衣衣袖,从衣袖中间拿出了一样东西。沈安溪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是之前他从自己这儿拿走了的联络器。

    “这个联络器,你不是已经将它踩碎了吗?”沈安溪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不是你带来的那个联络器。这是我之前执行任务时带在身上的联络器。我留在身上,知道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说到这里,沈枞渊打开了联络器。联络器处的信号灯这时亮了起来。

    沈安溪看见沈枞渊将联络器递了过来:“你跟军区的人联系一下,我等会将你送到驿站那里,让军区的人来接你。我等会还要赶回去。”

    沈安溪知道沈枞渊是要赶回去,跟薇薇见面。刚才两人的话语又在她的脑海里回荡。她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但是当下她除了沉默地将沈枞渊沉默地接过,也别无他法。

    沈安溪接过沈枞渊手中的联络器后,便打开了语声接收开关。过了一阵,那边便传来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沈安溪,现在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想过去附近的驿站里。”沈安溪这时对着联络器说道。

    “好的,你说一下你那边的位置。”联络器那边的男声这时回答沈安溪道。

    沈安溪抬头看向沈枞渊,示意他告诉自己这里的地址。沈枞渊将打开了地图的手机递到了沈安溪面前。

    沈安溪照着手机上的地址念了出来。之后联络器那端的男声又说道:“好的,你可以过来。驿站会有人接应的。”

    沈枞渊听了这句话后,便将车子启动了。车子在路上平稳地开着,车子里的两人都像是不约而同似的,没有说话。

    一时间,车子里只剩两人细微的呼吸声。

    车子大概开了十几分钟后,沈枞渊便将车子驶到了一个加油站面前停下。

    在沈安溪打开车门时,她听到身后的沈枞渊说道:“你回去好好照顾孩子,不要再试图来找我了,这样很危险。下次我不知道还能不能保护你。”

    沈安溪转过头去,看着沈枞渊说了句:“你保重。”

    沈枞渊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沈安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此刻的目光。他低沉而又入耳舒适的嗓音再次响起:“好,你也是。”顿了顿,沈枞渊又对沈安溪说道:“还有,记得不要跟军区的人说起见过我。”

    沈安溪看着他,心里一时间充盈了各种各样的情绪,她甚至有一种冲动,让沈枞渊此刻放弃一切跟她回家。可是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只会让沈枞渊觉得自己情绪化和不可理喻而已。

    “好的,我知道了。再见。”沈安溪对着沈枞渊挥了挥手,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绪,语气平静地和沈枞渊说出了这句话后,就转身出了车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