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梁首长
    沈安溪边看电视,边留心地听着门外的声音。然而门铃声一直没有响起来。

    沈安溪又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了。沈安溪不禁有些沮丧。她满怀希望地等了一整天,沈枞渊竟然没有出现。与此同时,她也在心里暗暗担心,沈枞渊是因为什么,而被耽搁了行程呢?会不会是遇到了危险?

    沈安溪此时轻轻叹了口气。看来沈枞渊今天是不会过来了。她想到这里,收拾好东西,便出了房间门。刚离开房间门没走几步,却看到一个人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闪出来的,拉住了她的手臂:“安溪,回房间。”

    沈安溪惊讶地看向那人的脸,他穿着一件带帽的卫衣。帽子遮掩下的脸容,赫然是沈枞渊。

    沈安溪心中喜悦,跟着沈枞渊便回了房间。房间的灯被再次打开。灯光亮起,沈安溪看到拥着自己的沈枞渊,脸色很是疲惫。

    “你要不要去先洗个澡?”沈安溪趴在沈枞渊的怀里,仰起头问道。

    沈枞渊点了点头,然后在沈安溪的额上轻吻了一下:“好,我很快出来,你乖乖等我。”

    沈安溪便又坐回了床上,打开电视,看起了电视节目。看了一阵,沈安溪忽然感到一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肩头处,然后耳边就响起了沈枞渊熟悉而低沉的嗓音:“安溪,你最近有没有想我?”之后,沈安溪能感觉到沈枞渊将下巴放到了自己的颈窝处。沈安溪刚想回答他,却感觉到沈枞渊炽热的吻,落到了自己的脖颈和脸颊处。

    窗户处倒映出她和沈枞渊此刻的缠绵姿势,灯光柔柔地洒在她和沈枞渊的身上

    一番缠绵过后,沈安溪趴在沈枞渊的胸口处,手指像是百无聊赖地,在他的锁骨处勾画着。沈枞渊单手屈着,垫在脑后,眼帘半垂地,用一种很温柔的眼神,沉默地看着沈安溪。

    过了一阵,沈枞渊才对沈安溪说道:“这段时间以来,辛苦你了。你和肚子里的宝宝还好吗?”

    沈安溪点了点头,她不想让沈枞渊过于担心自己。

    沈枞渊这时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对她说道:“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和肚子里的宝宝。我知道,是我自私了一点,扔下你独自一人。不过我答应你,会尽快将这件事结束的。”

    沈安溪回答他:“不管你做什么,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这不是婚姻的意义所在么?无论对方做什么样的决定,都会无条件地支持他。”

    沈枞渊此时的语声里略带了些歉意:“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刚才你是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吗?我等你了一整天,还在这里睡着了。”沈安溪这时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旁边的柜子处,倒了一杯水喝。

    “刚才我是有一些事情。不过现在都解决了。”沈枞渊这时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要喝水么?”沈安溪站在柜子旁,喝了几口水后,问沈枞渊道。

    “不用了。过来,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说。”沈枞渊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嗯?什么事情?”沈安溪有些疑惑地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

    沈枞渊等沈安溪在自己旁边坐下,便拉住了她的手说道:“我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成哥那边,努力获取着我想要的信息。”

    沈安溪虽然是满腹的疑问,可是还是很耐心地听着,当下只是点了点头,看着沈枞渊,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怀疑,有成哥那边的人,在我们军区。”沈枞渊这时对沈安溪说道。

    “那你有怀疑的对象了吗?”沈安溪这时有些紧张地问道。

    沈枞渊摇了摇头,目光落在窗外的景物处:“我只是极度怀疑而已。我现在身处在成哥这边,不能亲自去调查。成哥那边知道军区很多的行动信息,如果说他没有在军区里安插着间谍,我是不相信的。”说到这里,沈枞渊将目光收回,看着沈安溪说道:“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找出军区的间谍。”

    沈安溪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好。”

    “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是一个首长的联系方式。当初我当营长的时候,他很赏识我,我们之间也非常投缘。所以你明天打电话给他,说明来意让他帮助你,他会答应你的。”说到这里,沈枞渊向沈安溪伸出手,“把你的手机给我,我在里面输入他的号码给你。”

    沈安溪依言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沈枞渊。沈枞渊接过来,往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然后在名称一栏写了梁先生。

    “他姓梁?”沈安溪看到这里,便问道。

    沈枞渊点了点头,然后又嘱咐道:“你和他联系的事情,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样才能方便计划的实施。”

    沈安溪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沈枞渊这时将手机递还给她,然后在她的额头处落下了一吻:“我得回去了。我要是离开整夜,他们会怀疑我。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首长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他会照顾好你的。联系的话,就等我这边联系你,或者你通过首长跟我联系也行。具体的事宜,因为情况多变,到时候看情况而定。”

    刚跟沈枞渊重聚,却又要和他分别,沈安溪心里充斥着不舍。可是她不想表现得太过于伤感,以免沈枞渊担心自己。当下她伸出手去,抚了抚沈枞渊的侧脸:“嗯,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沈枞渊离开后,沈安溪在酒店里过了一夜。期间青雅有打电话过来,问她今天去了哪里,沈安溪只推说自己有急事去处理了。然后青雅又在电话里跟她哭诉了一下怀孕的苦处。大意是晚上睡觉都不安生,时不时还得去洗手间吐。沈安溪好言安慰了她一阵,又给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才让青雅挂了电话乖乖去睡。

    第二天清晨。沈安溪一早醒来,便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然后便打了电话给沈枞渊昨晚说的那个首长。

    那端过了好一阵子才接通。手机听筒里传出一把略带着冷意的吐字清晰的男嗓音:“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沈安溪,是沈枞渊的太太。请问你是梁首长吗?”沈安溪这时对着手机话筒问道。

    手机那端的声音在听到沈安溪表明身份后,变得温和起来:“原来是沈太太。枞渊跟我说明了基本情况,要不我们现在约个地点见面可好?现在方便吗?”

    “好。地点梁首长定吧。”沈安溪此时握着手机说道。

    粤式早茶店里。

    沈安溪看着坐在对面的梁首长向着旁边的服务生点了茶点,然后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几口茶。

    梁首长抬眸,打量了沈安溪一下,然后对她淡淡笑道:“这里的茶不错,很清香。”

    沈安溪微微点了点头,又将茶杯凑近嘴边,浅浅地抿了一口。待那服务生离开后,沈安溪才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着梁首长说道:“枞渊希望我能帮他查出在军区里的间谍,希望梁先生能助我一臂之力。”

    梁首长看着沈安溪,回答道:“这个简单。我给你个职位,让你到军区里,明里查他们是否尽职,暗里就是查探他们是否是间谍。”顿了顿,梁首长又说道:“这几天我让人给你训练一下,好让你盘问的时候,不给他们瞧出破绽。”

    梁首长的年纪不过四十上下,整个人都很清瘦,虽然是中年人了,却没有平常那些人的俗气和油腻,给人一种精神爽利而睿智的感觉。他有着一双单眼皮的眼睛,眼眸顾盼之时给人一种清冷之感。可是对着沈安溪的时候,他总是微笑着的,仿佛对沈安溪很有好感。

    沈安溪嗯了一声,之后又点了点头。接着她又听到梁首长问道:“沈太太现在住哪里?”

    沈安溪说出了他们家中的地址。梁首长这时点了点头,然后沉吟了一阵才说道:“我们家离那儿也近。等这件事过去了,沈太太和枞渊可以过来我们家多做客,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就不要来往得太密切。以免引人注意。”

    接着沈安溪又跟梁首长寒暄了一阵,之后梁首长就说他还有事情,便离开了早茶店。结果等到刚才点的那些东西都上来了的时候,就只剩沈安溪一个人自己在吃。

    沈安溪虽然没什么胃口,但是因为想着,要吃好了,才有力气去做事情。所以她就独自一个人,几乎将刚才梁首长点的东西,都吃掉了。

    沈安溪吃饱后,便径直回了家里。沈安溪到了家里,刚换完鞋子和衣服,坐到沙发上时,便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

    沈安溪到了门口处,一打开门,便看到一个穿着运动衣的年轻男子站在了自己面前。沈安溪有些疑惑地问道:“你好,请问你是?”此时沈安溪在心里责怪自己,为什么刚才开门之前不看一下门外的是什么人。

    “你好,我是梁先生派过来,给你送一些文件的。”说着,那个年轻男子将手中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沈安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