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实施跟踪
    眼尖的阿志这时见到过来饭堂处的沈安溪,便开心地招呼她:“嫂子,过来这边坐吧。”

    沈安溪举目四顾,看到营长的警卫员就坐在离阿志不远的地方,正低头吃着饭。于是她就笑容满面的,向阿志走了过去。

    “来来来,我这里有红烧肉,分点给你吧?”阿志端着自己的碗,向沈安溪显了显碗里的红烧肉。

    沈安溪最近看见油腻的东西就恶心,平时午饭餐都是吃一些蔬菜和一些鸡胸肉。当下她对着阿志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这里有菜。”

    阿志凑近她,看了几眼她碗里的菜:“天啊,全是蔬菜,真的是,都不吃肉怎么行呢?”说着,阿志便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碗里的红烧肉,夹了一些到沈安溪的碗里。

    沈安溪推辞不过他,当下只好说了声谢谢。然后她就坐在阿志旁边,跟他边吃边聊。

    “照我说啊,这军区里的伙食,早应该提高一个层次了。这么年了,都没有提高过。我们平时训练很辛苦的,吃得不好,哪里有精力训练,哪里有精力去执行任务?更别说平时受个伤什么的,身体营养跟不上,都没办法好好康复。”阿志边吃着饭,边对着沈安溪抒发着自己的见解。

    沈安溪边听着阿志的话,边留意不远处那营长警卫员的举动。等阿志说完后,沈安溪对着他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又转回到了那警卫员的身上。

    “嫂子,那边是有什么吗?”阿志见沈安溪总是心不在焉地看着一边,便好奇地问道。

    “阿志,我会将你的建议向上级反映的。”沈安溪听到阿志的语声,当下也没听太清他在说什么,就应答了他一句。

    “我说嫂子,你没在听我说话吧?”阿志这时伸出手来,在沈安溪面前晃了晃,“魂归来兮。”

    沈安溪这回倒是听清楚阿志说了什么,将目光转了回来,笑着对阿志道:“果然是读过书的人,连说话都这么文雅。”

    沈安溪知道自己盯得太明显了,便提醒自己要懂得伪装,心里此刻又回忆了一下之前学习的那些跟踪技巧,然后就假装一心一意地跟阿志聊起天来:“按照你的意见的话,军区的饭堂该怎么改进呢?”

    阿志这时开始侃侃而谈起来:“首先,要增加军区后勤部的人手,尤其是请一些做菜有专业水平的大厨来。哎呀妈呀,军区的饭菜可难吃了,你吃几顿就知道了。吃饭乃人之根本,吃都不吃不好,又怎么能做好其他事情?”

    沈安溪这时对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会将你的意见向上级反映的。”说完这句话后,沈安溪便听到阿志又说道:“你不会是敷衍我吧?你们这些什么督查员都是这样的,凡事都是做个样子,做完样子就没下文了。口头上说着会禀告上级,可是究竟有没有禀告,谁知道呢。”

    沈安溪无奈地对他笑了笑,然后说道:“这次不会的。我保证。我刚才吃了一块你给我的红烧肉,果然很难吃。”

    阿志这时高兴起来,对着沈安溪笑着说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沈安溪刚对着阿志点了点头,便看见不远处的警卫员已经吃完碗里的饭菜,站起了身子。沈安溪这时赶紧对阿志说道:“我先去下洗手间,你慢慢吃啊。”

    “好的,嫂子。”阿志对沈安溪说道,说完,他又低头扒起碗里的饭菜来。

    沈安溪端着饭碗,跟着那警卫员出了饭堂的门口,见那警卫员走到了水槽边洗碗,她也将饭碗里的饭菜倒掉,然后到了水槽处洗碗。洗了一阵,她看到那警卫员将碗里洗干净了,便也赶紧甩干碗里的水,拿着碗,跟在了警卫员后面。

    那警卫员一路走走停停,还时不时回转头来看看后面。跟踪着他的沈安溪只能尽量警觉,一见他回头,眼神便装作看向别处。那警卫员先是在操场处绕了一周,沈安溪见操场四周空阔,不好老跟着他,便选了操场中间的一棵树,假装在乘凉,事实上是在看着那警卫员的一举一动。

    沈安溪在大树下坐了一阵,看到那警卫员往厨房那边走了过去。她连忙站起来,端着个碗,也跟着他往厨房走了过去。

    那警卫员依然是走走停停,还时不时回转过头来。沈安溪此时就将之前那人教她的那些跟踪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了。她也跟着那警卫员走走停停,一路上也没被那警卫员发现。

    那警卫员又一次回转了头来,沈安溪警觉地藏匿到了道路的转角处。那警卫员看到自己背后没什么可疑的人,便快步地走进了厨房。

    沈安溪见他走进了厨房,才从转角处走出来,又往前走了上去。她见厨房旁边是一间柴房,便走进了柴房里。柴房里有一扇连着厨房的窗户,从这扇窗户,可以看到隔壁厨房里的情况。

    现在是午休时分,四周都没什么人。沈安溪快步地走进了柴房。然后走到那扇窗前,踮起脚往厨房里看。

    厨房里,那警卫员正在和一个穿着厨师服的人在谈话。因两人站得离窗户很远,沈安溪听不大清楚两人在说些什么,只能看见两人的嘴巴一张一合。

    那警卫员和那穿着厨师服的人说了一阵话后,便从裤兜里掏出一些什么东西,递给了那穿着厨师服的人。两人又说了一阵话,沈安溪便看到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厨房的门。等到那穿着厨师服的人走到门口时,沈安溪才看清楚,他是后勤部的小张。

    两人出了门口,便向远处走了。沈安溪看着两人的背影,心里想道,她之前开展查询工作的时候,并没有查询到小张。因为小张昨天才来的新的工作人员。

    沈安溪在心里估摸着两人走远了,她才从柴房里出来。

    自这天起,沈安溪便每天都跟踪这个警卫员。发现这个警卫员真的是每天都在吃饭后,偷偷摸摸地来到厨房,跟这个新工作人员小张谈话。因为沈安溪一直没找到偷听他们谈话内容的方式,所以一直都不知道两人到底是在谈论些什么。

    不知不觉地,又一周过去了。

    这一周内,沈安溪都是每天中午一成不变地跟踪着警卫员,来到厨房。确切地说,是藏匿到柴房里,看着两人交谈。

    沈安溪很想将这个发现告诉沈枞渊或者梁首长。但是最近这两人都没有再联系她。她又不敢私自去联系沈枞渊和梁首长,所以就只能这么日复一日地,密切地留意着这个警卫员的一举一动。

    就这么跟踪着这个警卫员,除了能看到他和小张交谈时有些许的怪异,沈安溪竟找不到任何的证据,来证明他是间谍。而和小张交谈的这一件事情,如果真要调查起来的话,对方可以解释说是和小张闲谈什么的。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就采取行动的话,沈安溪怕会打草惊蛇。再加上又联系不到沈枞渊和梁首长,她不敢妄自行动。于是她只能密切地留意起小张来。

    这天,沈安溪打听到小张要跟着特种兵一起执行任务。沈安溪觉得很诧异,诧异的是,为什么小张一个后勤部的人员,会跟着特种兵一起去执行任务。沈安溪便带着疑问,去询问了营长。结果营长告诉她,小张以前做过特种兵,而具体的事情他却没有告诉沈安溪。在沈安溪想要继续往下问的时候,他却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沈安溪的话,说他要去训练新兵了。

    沈安溪无奈,只好问阿志找了一套特种兵的衣服,装扮成特种兵的样子,混进了特种兵的队伍里,跟着小张那一队一起出发。因为小张那一队的头目沈安溪打点过,所以沈安溪混进去是得到了他的默许。

    中午时分,载着特种兵的车子在驿站停了下来。沈安溪约莫听阿志说起,说他们这次执行任务的地点,离军区比较远,所以需要开着军车去。一辆军车拉着一个队的人,有好几个队伍的人一起去。

    军车上的特种兵陆续都下了车。沈安溪也跟着他们一起下了车。下车后,沈安溪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小张的身影。她边跟随着大伙儿到了旁边的凳子坐下,边偷瞄着小张。也亏得沈安溪眼力好,在大家都穿着迷彩服的情况下,都没有跟丢小张。

    沈安溪跟着大伙在凳子处坐了一会,便看到不远处的小张站起了身,往左边走了过去。

    沈安溪借口自己要出去透透风,便也站了起来,向着小张走的那个方向行了过去。沈安溪怕跟踪得太明显,便没跟得太紧,只是慢悠悠地走着,像是在散步放松一样。

    就这样一直跟在小张到了小巷子里。沈安溪见前面的小张在一处转角处停了下来。她隐匿在一处房屋门前,盯着小张。只见小张从裤兜里拿出一样不知道什么东西,然后弯下身子,搬开了他面前巷子处的一块砖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