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抓获线人
    沈安溪在沙发上躺了一阵,然后她觉得有些困,今天早上她起得太早。当下她索性便回了卧室,躺倒床上睡了过去。

    等沈安溪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斜的黄昏。她从床上爬起,伸了个懒腰,不觉自言自语道:“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然后她起身到了衣柜处,拿了一套睡衣,准备到沐浴间去洗澡的时候,却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

    沈安溪这时在心里想道,这个时候会是谁呢?当下她将睡衣放下到床上,然后便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便看到沈枞渊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他戴着帽子,整个都被帽子遮掉了半边。

    沈安溪赶紧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将他往屋子里扯:“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怕被人发现么?”说话的同时,她已经将沈枞渊扯进了屋里,然后沈安溪又走到门口处,左右张望了一阵,确定周围没人之后,才将门关上。

    “趁今天有时间,所以过来一趟。”沈枞渊这时将卫衣的帽子拉下来:“反正等一下天就黑了,天黑了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我。”说着,沈枞渊便走到旁边的沙发处坐下。

    这时沈安溪问他:“你吃晚饭了么?要不要做些什么给你吃?”

    “不用了。好不容易过来见你一面,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吃晚饭上。”沈枞渊这时向沈安溪张开双臂:“过来,让我抱抱你。”

    沈安溪依言走过去,让他抱着自己。

    窗外的竹子这时被黄昏的风吹拂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你到军区里这么久了,查出来嫌疑人了么?”沈枞渊抱着沈安溪,在她耳边问道。

    沈安溪点了点头:“我发觉营长的警卫员和厨房里的小张很令人生疑。”

    沈枞渊这时刚想说话,却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出现在了窗外,他向着沈安溪皱了皱眉:“啧啧啧,沈太太,你这是在家里偷偷和野男人幽会么?”

    沈安溪定睛一看,站在窗外的那个男子赫然是李威。她从沙发处站起,脸色铁青地走到窗边,然后对李威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那个坐在沙发处的男人是谁?”站在窗外的李威这时饶有趣味地看着沈安溪问道。

    “这跟你有关系吗?”沈安溪用一种厌恶的表情看着李威。

    “当然,有关系了。你拒绝了我的追求,却又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我不是很服气。”站在窗外的李威看向了坐在沙发处的沈枞渊。他没有见过沈枞渊,所以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沈安溪的丈夫。

    而沈安溪也不会跟他解释太多,她刚想将窗帘拉回来,却听到李威说道:“你让我进屋。我要一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沈安溪冷冷地自口中吐出两个字:“没门。”

    “嗯,那我就告诉军区里的人,你在宿舍里私会野男人。”李威说话的时候,双手环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沈安溪。

    沈安溪只好开门让李威进了屋。

    李威似乎对沈枞渊很好奇,自进屋之后,便一直盯着他看。沈枞渊只是用一种冷漠的带着警惕性的目光,回视他。

    “你刚才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讲,是什么事情?说吧。”沈安溪没好气地看着此时站在沙发旁边的李威说道。

    “嗯,是这样的。”李威说到这里,居然伸出手去,揽住了沈安溪的肩膀,“要不我们先吃晚饭,然后我再告诉你。”

    “喂,你放手。勾肩搭背的,你干什么。”沈安溪将李威搭在自己肩膀处的手拉起,然后用力甩开。

    李威也不生气,脸上还是带着几丝笑意,一双凤眸显得格外妖魅:“怎么,在他面前,你就否认我们的关系了么?”

    沈枞渊自李威进屋开始,便一直紧紧盯着他。这时沈枞渊将目光转向窗外,然后又回头对沈安溪说道:“安溪,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等我联系你。”说着,沈枞渊便从沙发处起身,将沈安溪拥进了怀里。

    站在旁边的李威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双手环胸地,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

    沈枞渊拥着沈安溪,在她耳边说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完这句话后,沈枞渊便将目光停驻在了李威的脸上,冷冷的,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对安溪做了什么,我必定不会放过你。”

    “哟哟哟,我好害怕啊。”李威阴阳怪气地说着,然后走到了沙发处坐下,翘起了二郎腿,看到茶几处有茶壶和茶杯,他还给自己倒了杯茶,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沈枞渊临走时,斜着眼瞥了那坐在沙发处的李威一眼,然后戴上卫衣的帽子,出了门口。

    等沈枞渊走后,李威才淡淡开口:“关于小张的事情,我有了新的线索。”说完,他将手中的茶杯放回茶几处。

    沈安溪在他对面坐下,语气有点不好地回答他:“什么线索?该不会是来逗我玩的吧?”她好不容易见一面沈枞渊,却被眼前这人打断,她不生气不恼怒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威也看出来沈安溪在生自己的气,但是他脸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跟我走你就知道了。”他打量了沈安溪的脸色一阵,然后笑道:“被我打扰了和你心上人的幽会,心里恼怒对么?恼怒也没办法啊,谁让他来得不是时候。”

    沈安溪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当下她将信将疑地问道:“去哪里?”

    “去看我发现的线索,要是不快一点过去,就会错失机会了。”李威说到这里,抖了抖翘着的二郎腿,“那我就白过来找你一趟了。”

    沈安溪心想,反正跟他去一趟也不会少块肉,当下她便说道:“那我们出发吧,到时候要给我发现你说的是假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威这时也从沙发处站了起来:“哎呦,你跟刚才那个男人讲话的口吻好像,我好害怕哟。”他边说着,边往门口走去。

    沈安溪跟着李威走了一阵,见他一直走在前头,一句话都不说,沈安溪心里不觉狐疑起来。又跟着他走了大概十几分钟,见李威尽是带她在一些弯弯曲曲的道路处走,沈安溪这时不禁停下了脚步:“喂,你要带我去哪?我们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你总得告诉我个地点吧。”

    走在沈安溪前面的李威,这时停下了脚步,回转头来,对着沈安溪淡淡说道:“军区有一个废弃的宅子,在半山腰处。我发现小张每到周五的这个时候,就会去宅子里,跟一个人接头。”说到这里,李威对沈安溪无奈地笑了笑,“这回可以走了吧?放心吧,我不会将你先奸后杀的,我李威还没有这么丧心病狂。”说完,他转身又往前走去。

    沈安溪虽然对李威没什么好印象,但这段日子与李威接触下来,觉得他也不像什么坏人,再说沈安溪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李威会加害于她。当下沈安溪便继续跟着李威向前走去。

    又走了约莫十几分钟,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栋宅子。此时天色也半黑,宅子在暮色里显得轮廓有些模糊。沈安溪和李威两人拿出手机,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工具,向着那栋废弃了的宅子走了过去。

    走到那栋宅子的门口,不知道是什么鸟类的声音忽然响起,凄厉哀怨,让刚站定的沈安溪不自觉地举起手,捂住了耳朵。

    “不用怕,只是些飞禽走兽的叫声而已。看清脚下的路,跟我来吧。记得不要弄出太大声响了。”李威温和的嗓音传入耳际。

    沈安溪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人还有如此绅士的严肃的一面,当下她什么都没有说,便跟着李威继续向前走去。

    宅子里散发着一股陈腐的味道。脚底下全是灰尘和落叶,还有一些破损了的家具残骸。沈安溪跟着李威到了宅子的二楼,走到一个门口处停下。

    前面的李威这时回转头来,向着沈安溪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沈安溪不觉屏住了呼吸,仔细听着从门口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上头的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最近你不要再过来了,军区上级派了督查员过来,我怕我们的事总有一天会败露。”小张的嗓音模模糊糊地传了过来。

    沈安溪刚想继续听下去,却看见李威这时忽然走了进去,接着李威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你俩跟我走一趟。刚才你们说的话,我已经用录音机录下来了。”

    “为什么要跟你走?我们有两个人,而你只有一个人。”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传入沈安溪的耳际。

    “凭我有枪,你们没有。”李威的话音刚落,有几声枪声便响了起来。沈安溪隐匿在门口处,完全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下要跟我走了吗?”李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沈安溪在刺目的阳光中醒来。昨晚是她这么多天以来,睡得最好的一晚,可能是因为小张和他的线人都被李威带过来审讯了吧。这也算是了结了沈安溪的一件心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