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沈枞渊受伤
    正在她想往沙发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却听到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沈安溪走到桌边,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她按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出了李威那熟悉的嗓音:“快开门,要不我就把你家的门给拆了,我说到做到。我给你三十秒的时间给我开门。超过这个时间,就后果自负。”

    沈安溪怕李威这人真的会做出拆她家门的事情来,据她了解,这人行事怪僻,还没有他是不敢做的。当下沈安溪忍着怒火,对着手机话筒说道:“行,我这就给你去开门。”

    沈安溪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李威正站在门口,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沈安溪重重地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沉重的呼吸声:“你到底想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就是想让你履行做我助理的职责。”李威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进了沈安溪的宿舍。

    “谁知道这个是不是你捏造出来的?我又没接收到上级的命令对吧?再说我这个督查员的工作,在揪出小张和他线人之后,我的工作就算是完了,我过几天就可以离开了。你现在叫我做什么助理,真的很奇怪啊。”沈安溪也学着李威,双手环胸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

    “好吧。其实我本意并不想要你做我的助理。我只是找机会接近你而已。”李威一副施施然的样子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皱了皱眉头,然后对他说道:“接近我做什么?小张的事情也完了,你也该玩够了吧?不如我们分道扬镳好不好?我自问没有惹过李少爷您吧?”沈安溪对李威的名声早有耳闻,她肯定不会作死去惹他这一号人物。

    “怎么你不知道我接近你做什么?你个小傻瓜啊。”李威这时叹了口气,然后往前走了几步,这时的他离沈安溪更近了:“接近你,那当然是,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威的语气很温柔,他的一双凤眸更是温柔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沈安溪往后退了几步,脸上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都说了,我是有丈夫的人。李少爷你去撩谁不好,为什么非得要来撩我?”

    李威这时又往前走了几步:“那是因为我只喜欢你,不喜欢别人啊,你个小傻瓜。”说着,他竟然伸出手,在沈安溪的鼻梁处轻轻刮了一下。

    沈安溪此刻只觉得浑身恶寒,她的身躯此刻已经抵到了沙发背,已经退无可退了。她只好向左边走了几步,以免跟李威靠得过近:“我肚子里还怀着枞渊的孩子,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李威这时脸露惊讶之色,之后他便说道:“这个我不介意。你要是跟我在一起,我会对这个孩子视如已出的。既然沈枞渊已经不在了,你总不可能守寡吧,不如跟了我可好?”见沈安溪跟自己刻意地保持着距离,

    沈安溪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当下她脸色有些冷漠地对李威说道:“我说过了,我们不可能的。我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说完,沈安溪就径直往卧室走去。

    李威见沈安溪态度坚决,也不想做过多的纠缠,便离开了沈安溪的宿舍。

    又过了几天。

    这天傅修然睡到下午三点才醒。他昨晚到了一个哥们的家里替他庆祝生日,一帮人庆祝到凌晨五点才各自回家。可能昨晚他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傅修然起床后有些头晕,便泡了壶花茶喝。

    喝完几杯花茶后,傅修然决定去找青雅。在他换好衣服准备出发的时候,忽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傅修然心想,这个时候会是谁呢?边在心里这样想着,他边快步走到了门前。往猫眼里一看,傅修然吓了一跳,门外站着的是脸色苍白表情痛苦的沈枞渊。

    傅修然赶紧开了门,然后将沈枞渊扶了进屋。将沈枞渊扶进屋后,傅修然才发现沈枞渊的手臂受伤了,只不过他穿着长袖西装,掩盖了伤口罢了。

    傅修然这时候对沈枞渊说道:“要不我跟你去医院吧?你这手臂伤得很重,不看医生的话,会废掉的。”

    “我的手臂里有一颗子弹”沈枞渊说话的时候,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不能去医院,敌人在搜索我”说完这句话后,沈枞渊便晕了过去。

    傅修然看着此刻昏迷在沙发处的沈枞渊,当下便决定将他背到自己的医用实验室。

    沈安溪的宿舍内。

    沈安溪正斜躺在沙发处看着书,忽然听到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放下书,走到桌子旁,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傅修然的电话。她按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出了傅修然十分焦急的嗓音:“安溪,过来我这边一趟,枞渊受了很重的伤,在我的医务实验室里。”

    沈安溪只觉得头脑中轰隆一阵响,然后手机听筒里又传来傅修然报出地址的声音。沈安溪这时握紧了手机说道:“好,我这就过去。拜托你给我照顾好枞渊。”

    跟傅修然通完电话后,沈安溪拿起钥匙,便往房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处,一打开房门,便看到李威正一脸吊儿郎当的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咦,一脸急匆匆的样子,要去哪里啊?难不成,是要去跟情夫幽会?”李威说到这里,将手肘撑在门边,然后整个人挡在了门前,明显是在阻止沈安溪外出。

    沈安溪懒得理他,她刚才听到枞渊受伤的那刻,心中极为焦急,此刻恨不能飞过去傅修然的医务实验室里。当下沈安溪对李威说道:“我有急事,你走开,不要在这挡着我的道。”说着,沈安溪伸出手去推他。

    哪料沈安溪根本推不动李威,她的手此时反而被李威抓住了:“你不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我就不离开。”沈安溪想要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无奈他好像是用了十分的力道,无论沈安溪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他的手。

    “我要去见枞渊。他受了很重的伤。”沈安溪这时只能对李威实话实说。

    “枞渊?你的丈夫?”李威的脸上此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不是死了吗?”

    “你才死了呢。上次你在我宿舍看到的那个男子,就是枞渊。”沈安溪这时神情焦急地跟李威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养了野男人呢,原来那个人是你丈夫啊。话说,他干嘛要叛变啊?”李威这时还是挡在门口处,抓住沈安溪的手,一副“你不告诉我具体经过我就不罢休”的模样。

    “他没有叛变。他是为了查清楚一些事情,才进去敌人的地盘里当卧底的。”沈安溪说到这里,恶狠狠地瞪着李威道:“你快让我离开这里,我没时间跟你解释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李威这时说道。

    沈安溪知道自己无法阻止李威,当下也不管他,便径直出了房门,然后到了马路上的时候,沈安溪快速地拦截了一辆计程车,往傅修然给她的那个地址出发了。

    计程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沈安溪下了计程车,便快步地往傅修然的医务实验室走去。李威也紧跟其后。

    傅修然的医务实验室内。

    沈枞渊这时脸色有些苍白地躺在病床处。傅修然刚才叫了私人医生过来,帮他处理了弹药,又帮他包扎了伤口。现在的沈枞渊除了身体还有一些虚弱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碍了。

    沈安溪进到医务实验室,便走到病床前坐下,看到沈枞渊没什么事,便也松了一口气。跟沈安溪说了一阵话后,沈枞渊抬头看了看站在沈安溪身后的李威,有点语气不善地问了一句:“这个人干嘛跟着你过来?”

    “我怕会有什么坏人打安溪的主意,便跟着过来了。”李威这时顺口编了个理由。

    沈安溪转头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

    “最近她一直在审查军区里的人,抓获了小张和他的线人,我怕对方会实施报复,反正最近我有空,所以就陪同她一起过来了。”李威无视半坐在病床上的沈枞渊那森然的带着威胁性的眼神,用一种很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

    这时旁边的傅修然站起身,向李威伸出手去:“你好,我叫傅修然,是沈枞渊和沈安溪的朋友。”

    “你好。”李威也礼貌地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手。

    傅修然和李威寒暄了几句后,便转头对着沈枞渊说道:“刚才我给你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了你身体里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沈安溪有些紧张地脱口而出问道。

    “安溪,你不用太紧张。这样东西对健康没什么影响,我猜想,是敌人安插到他的身体,好给他们传输信息的。”说到这里,傅修然又说到,“我给你们看看我刚才拍的x光片。”说着,傅修然走到了一个柜子旁边,拉开抽屉,取出了一叠x光片。

    拿了x光片后,傅修然便将那一叠x光片,摊开到沈枞渊病床前的桌子上:“看这里,这是一个芯片。我之前还以为你的身体里有病变了,后来看清楚了,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一块芯片。”

    “那这芯片留在他的体内,会对他的健康造成什么影响吗?”沈安溪这时问道。

    “暂时不会。”傅修然这时回答她道。

    病床上坐着的沈枞渊这时脸上是若有所思的表情,过了一阵他才抬眸看向傅修然:“这个芯片的作用,你能确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