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受伤
    那人站在一栋石头屋子的屋檐下,是一个流浪汉的打扮。不知道是真的流浪汉,还是故意装扮成流浪汉的样子。只是沈安溪一路上都没见到有什么流浪汉,这时候忽然冒出一个流浪汉,让人不禁怀疑他的真实身份。

    当下沈安溪猛地拉了拉沈枞渊的衣袖:“枞渊,那边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说着,沈安溪指了指右边。

    沈枞渊转头向右边一看,却没看到有什么人,他又转头过来,对着沈安溪说道:“是不是你看错了,那边没人啊。”

    “刚才有个流浪汉在那里,一直看着我们。眼神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他应该是从转角处走了。”沈安溪说到这里,向那边走了几步。

    “也许只是一个好奇的流浪汉而已,你不要多心啦。这是国外,有谁会跟踪我们监视我们呢?”沈枞渊说到这里,伸出手去,将沈安溪那被风拂乱的头发弄整齐:“我们走吧,不要让一个流浪汉破坏了我们出来游玩的心情。”

    沈安溪这时点了点头:“嗯,好的。”

    两人继续向前走着,就这么走了十几分钟,竟然到了码头处。

    海面一望无际,有海风吹来,轻轻地拂到脸上,让人有一种惬意。阳光照射到海面处,让整个海面呈现一派波光粼粼的景色。

    沈安溪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虽然吃了饭和在街道旁散了一阵步,但是还是觉得有些疲惫。现在到了海边,给海风一吹,整个人都清醒和轻松了一些。

    两人在海边站了一会,然后沈枞渊说有点累,于是两人就原路折回往酒店走去。回到酒店沈安溪说自己浑身臭汗,就拿了睡衣去了沐浴间。沈枞渊便到了一旁的椅子处休息。

    等到沈安溪洗完澡出来,却不见了沈枞渊的人影。她拿起手机,拨通了沈枞渊的电话。电话里沈枞渊的声音带着一点神秘:“我等一会就回去,你先坐在房里等我。”

    沈安溪有点不明所以,然后对着手机话筒问道:“你去做什么了?”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乖乖在房里等我,我等会回去找你。”说完这些后,手机那端的沈枞渊就挂了电话。

    沈安溪有点不明所以,既然沈枞渊让她坐在房里等,那她就乖乖的等待好了。于是跟沈枞渊通完电话后,沈安溪便打开了电视机,坐在床上看起电视来。

    看了一阵电视,沈安溪觉得有点闷,便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刚拉开窗帘,便看到对面的楼层处有一个人站在窗边,那个人手中好像还在拿着望远镜。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的,沈安溪总觉得他是在监视在自己这边。听说有些望远镜还能透过窗帘看到里面的?

    沈安溪觉得心里有点发毛,便拉上了窗帘。拉上窗帘之后,沈安溪又觉得自己有点多心了,没有人那么变态,拿着望远镜到对面楼层去监视她这边吧?酒店对面那边的是什么楼层?

    算了,不去想了。大概最近她是有些多心吧,像沈枞渊说的,她可能是因为怀孕,所以导致体内激素有些不正常,才会容易疑神疑鬼。再加上她之前被绑架过,就难免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看了大概两个小时的电视,沈安溪才听到门铃声响了起来。沈安溪下床穿起拖鞋,走到门口处,看了看猫眼,确定是沈枞渊站在门外,沈安溪才敢开门。

    刚开门,沈枞渊就满脸笑容地走进家门口,然后拉住沈安溪的手说道:“快去换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

    沈安溪一边往放里面走,一边问他:“去哪里?”

    “现在还不能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沈枞渊说到这里,在不远处的椅子坐下。

    沈安溪只好满腹疑惑地,去了沐浴间换衣服。换完衣服后,她本来想画个淡妆,但是沈枞渊说不用她化妆了,拉着她的手,就跟她出了门。

    沈安溪跟着沈枞渊出了房门,到了酒店一楼。走到马路边上的时候,沈安溪问道:“不打个车吗?”

    沈枞渊说道:“不用打车,很近,走过去就行。”他脚步没停,一边走一边说道:“再说这个地方,我们等计程车的时间,就已经能到达目的地了。”

    沈安溪跟着沈枞渊一路走,走到了刚才的那条两旁都是石头屋子的街道处。沈枞渊拉着沈安溪到了其中一间石头屋子处,推开门便走了进去。

    “你租了这里?”沈安溪边跟着沈枞渊往里走,边问道。

    “嗯。我准备了惊喜给你。”沈枞渊边说着,边拉着沈安溪往楼梯走去。

    上到二楼,沈安溪看到大厅的长桌处,有着各式各样的饭菜,长桌中央还摆着精致的蜡烛台。沈安溪这时回头,对着沈枞渊说道:“这都是你做的?”

    “对啊。你不是想知道在这种屋子里住是什么感觉吗?我刚才趁你洗澡的时候出门,然后就到这里来,找了一家石头屋子来租,然后又买了些食材,做了晚餐。”沈枞渊说到这里,拉着沈安溪到长桌处坐下,“来,试试我的手艺,看看我的西餐烹饪技艺退化没有。”

    沈安溪心中一暖,然后回头看着沈枞渊道:“原来你失踪这两个多小时,就为了给我做一顿晚餐?”

    “是啊,快来这里坐。试试我做的烤火鸡。”沈枞渊说着,将沈安溪按下到长桌中间的一个位置坐下,然后亲自给她切了几块火鸡肉。

    给沈安溪切完火鸡肉后,沈枞渊便走到沈安溪对面的位置坐下。沈枞渊坐下后,拿起旁边的一瓶红酒,打开,然后拿过两个高脚杯,将红酒倒到了高脚杯里。

    “本来是想找支好点的红酒的,哪知道附近没有。”沈枞渊将盛了红酒的酒杯,放到了沈安溪的面前。

    刚坐回原位的沈枞渊刚想举起红酒杯,和沈安溪忽然觉得眼前一黑。他怔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是停电了么?”

    “是的。”沈枞渊刚听到沈安溪回答完这两个字,便一声惊呼响起。沈枞渊心下一紧,脱出而出说了一句:“安溪,你怎么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放手!”沈安溪带着惊恐的嗓音在黑暗中响起。

    “安溪,安溪,你在哪里?”沈枞渊在黑暗中从椅子处起身,向着沈安溪座位那边摸索过去。期间,沈枞渊还碰倒了一张椅子。

    “安溪,安溪,你在哪里?回答我一下好么?”沈枞渊在黑暗中走着,却因为无法知道沈安溪的确切地址而焦急地大声喊道。

    这时沈枞渊听到沈安溪的声音:“我在这边”她刚开口说话,立刻就被人捂住了嘴巴。黑暗中只有她类似于呜咽的挣扎声。

    沈枞渊循着声音走过去,黑暗中他摸到了沈安溪的一截手臂,然后他计算好角度,朝着那个抓住沈安溪的人一脚踹了过去。

    黑暗中有因为疼痛而发出的抽气声响起。沈枞渊继续走到那人的附近,在黑暗中,沈枞渊又给了那人几脚。灯光在这时倏然亮起,屋子里的电又正常了。

    沈枞渊打量了一下四周。刚才被他踹了几脚的那人早已是不知所踪。躺在地上的沈安溪此时却捂住肚子呻吟起来:“枞渊,我肚子好疼”她周围的地板处已经有鲜血漫出。

    沈枞渊赶紧走上前,将她抱起:“别怕,我带你去看医生。”虽是安慰的口气,但是他语气中的担忧却是浓重的。

    到了医院,沈枞渊几乎是奔跑着的到了医院前台:“你好,拜托你,我太太受了重伤”沈枞渊刚才尝试着打电话给医院叫救护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手机在那时候却没有信号。沈枞渊只能抱着沈安溪一路奔跑到了最近的一所医院。

    “别着急,我现在就叫医生过来。”前台的那个护士见沈枞渊满头大汗的样子,便用流利的英文安慰他道。

    沈枞渊怀抱中的沈安溪,此时已是处于半昏迷状态。沈枞渊低头看了几眼怀中的沈安溪几眼,然后对那护士说道:“麻烦快一点,我太太现在生命垂危。”

    前台的那个护士连忙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走廊里走了进去。没多久,那护士带着几个护士和一个医生,还拖着一张救护床,到了沈枞渊面前:“这位先生,把你太太放到这上面吧。”

    沈安溪进去病房里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刚才的那几个护士和医生,都跟着进了病房。沈枞渊只能坐在病房外的长凳处,怀着极为焦急的心情等待着。

    最最煎熬莫过于这种等待。知道自己至爱的人在病房里经历着生死挣扎,却不能帮到她分毫。只能静静地等待那无比漫长的一分一秒,渐渐渐渐地过去。时间每过去一秒,心中的焦急不安就多一分。

    沈枞渊紧握着双手,目光落在对面的窗外。窗外是一个湖泊,此时有清冷的月光撒在湖面。沈枞渊正看着湖面发呆,却在这时听到期盼着的开门声,随之响起的是护士的声音:“沈先生,你可以进病房里看你太太了。”

    “她现在没事了吧?”沈枞渊边说着,边赶紧从长凳处站起。

    “她渡过危险期了。孩子也保住了。”护士对着沈枞渊微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