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转让客户
    沈安溪这时不禁脱口而出问道:“你怎么知道电梯出故障了?”

    沈枞渊指了指头顶上那不断闪烁着的事故灯:“看那灯。它在闪,就证明电梯运行故障了。”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你坐了那么久电梯都不知道的吗?”说完这句话,沈枞渊伸手按了按电梯处的那颗紧急求助按钮。

    电梯对讲机里这时传出了声音:“电梯是出现了故障了吗?别紧张,我们这就过去。”

    “是的,麻烦赶紧过来修理。”沈枞渊这时对着对讲机说道。沈枞渊说完,便走回电梯左边站着。

    站在右边的沈安溪此时转头看了看沈枞渊,然后嘴唇微动,好像想要跟他说些什么,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而站在左边的沈枞渊虽然没有看向她,眼光余光却已经瞥到了她的表情。

    两人又沉默了大概十几秒,沈枞渊转过头看着沈安溪问道:“你刚才是想跟我说什么吗?”

    “我是想问,他们到底多久才来?”沈安溪这时也侧过头来,看着沈枞渊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沈枞渊说到这里,抬手看了看表。看完表后,他有些不耐地将手放下去,从口袋中掏出了手机,玩起了手机游戏。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沈枞渊便又听到沈安溪问道:“我昨天是不是喝醉酒了?我昨天做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印象了。”

    “你昨天是喝醉酒了。后来就在我办公室里睡着了。”沈枞渊也不想跟她说起昨天的事情。

    “哦是这样子。昨天去应酬一个老板,结果就喝多了酒。”沈安溪这时回答沈枞渊道。

    沈枞渊沉默了几秒,才问道:“做业务员辛苦么?”

    “还好吧。刚开始不适应,不过后来习惯了,发现这份工作蛮有挑战性的,也能学到很多东西。”沈安溪听到沈枞渊关心自己,心中有暖意在流动,却不知为何,心里又涌起一股委屈之意。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要过来我公司工作。是为了跟我斗气么?”沈枞渊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沈安溪走了过去。

    沈安溪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沈枞渊。他说话时的语气是极温柔的,好像还带着点无奈,跟之前的冷漠完全不同。

    “嗯,可能刚开始,是有些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吧。后来,你和周薇薇那样子,在我面前秀暧昧,我心里一气,就发誓一定要将工作做好。”沈安溪低下头,不敢与沈枞渊的目光接触。

    说完话后,沈安溪感觉到沈枞渊的手,抚在了自己的侧脸处,然后他低沉而略微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看到你这么辛苦,我有些心疼。”

    沈枞渊说完话后,本来想在沈安溪的额头处亲一口的,却忽然想到电梯里有摄像头,便没有吻下去。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增长了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又能为公司谋利益。”沈安溪这时抬头对沈枞渊说道。

    “你确定要继续将这份工作做下去?同事有没有欺负你?”沈枞渊微微皱起眉,脸上是疼惜的表情。

    沈安溪刚想回答他的问题,电梯的门却在这时打开了。电梯门口处站着几个施工的工人,看到电梯里的沈枞渊,为首的一个工人便向沈枞渊打招呼道:“沈总,没事吧?”

    “没什么事,就是被困在电梯里一会儿而已。”沈枞渊边回答着,边走出了电梯门口。

    两人走出了电梯,沈安溪跟在沈枞渊的背后。奇怪的是,从去买早餐到将早餐买回来的这一段路上,沈枞渊都没再跟沈安溪说话。期间沈安溪有偷偷观察过他的脸色,跟平常的他也没什么两样,就是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沈安溪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沈枞渊办公室内。

    沈安溪坐在沈枞渊对面吃着早餐。刚将手中的油条吃完,沈安溪便听到沈枞渊说道:“我吃完了,你吃完的话,就可以出去工作了。”

    沈安溪虽然觉得心里还是有一些话想对沈枞渊说,但是听到他这样说,便也不想再说什么。当下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之后便迅速地吃完了早餐,出了沈枞渊的办公室。

    沈安溪回到座位处,便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工作了一阵,昨天的那个老板又约沈安溪出去。沈安溪想着,反正她之前为了这个单子努力那么久,现在没理由半途而废,于是就答应了那老板的邀请。

    环境优雅的饭店里。

    “来,安溪喝了这杯。”坐在对面的老板,向着沈安溪递过来一杯酒。

    沈安溪的心中虽是极不情愿,但是还是将那酒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因为有之前醉酒的经历,所以沈安溪这次就学乖了,出来之前就吃了些东西。她听别人说的,喝酒之前吃些东西,这样就没那么容易喝醉。

    “好,就是喜欢安溪这样豪气的女子。”那老板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大黄牙:“等会陪我去打高尔夫可好?”

    沈安溪抬头对着那老板微笑道:“好啊。”

    “这附近有个风景秀丽的高尔夫球场,等会我们吃完饭就一起过去。”那老板见沈安溪答应了,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陪老板打了高尔夫回到公司,沈安溪觉得很疲累。刚在座位处坐下,沈安溪便看到男组长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安溪,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一下。”

    沈安溪为了表示礼貌,便从座位处站了起来,对那男组长说道:“什么事情呢?组长你说吧。”

    “候老板现在是你在负责吧?”男组长这时一只手撑在办公桌处,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点了点头:“是的,我刚跟他去打了高尔夫球回来。跟他谈的那个合同,很快就可以签了。”

    “是这样的,刚才沈总跟我谈过了。他让我将你名下的这个老板,给薇薇安负责。”男组长这时搓了搓鼻子,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我负责了这些日子,为什么要将我负责的客户给别人?”

    “这时沈总的意思,我们做员工的,就是要无条件服从领导的意思。”男组长说完这句话,顿了顿,然后又说道:“你将这个老板的信息,给薇薇安说一下。她等会儿就会过来找你的了。”说完,男组长便转身走了。

    她辛辛苦苦维持联系的客户,就这样给周薇薇吗?不可能,不可能的。沈安溪想到这里,便径直往沈枞渊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时,沈安溪抬手敲了敲门。门里传出了沈枞渊的声音:“请进。”

    沈安溪推门走了进去。一走进办公室,沈安溪便看到周薇薇正站在沈枞渊旁边,不知道在汇报着什么。见到沈安溪踏进门,两人齐齐停止了说话,转头向她看了过来。

    “薇薇安,你先回去工作吧。”沈枞渊这时转头向着周薇薇说道。

    等周薇薇出了办公室后,沈枞渊便看向沈安溪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么?”

    沈安溪走到沈枞渊的办公桌前,双手撑在办公桌处:“你为什么将我的客户转给薇薇安负责?这个客户我联系维持了很久,我为此付出的努力你又不是没看到,我那天为了应酬他,还喝醉酒了。”沈安溪是站着对坐在椅子处的沈枞渊说话,整个人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就是不喜欢你去应酬客户还要跟他们喝酒。我不喜欢你和这个客户接触,所以我就转给了薇薇安。”沈枞渊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眸里隐隐闪现着怒气。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那么多的努力就这样付诸东流,你觉得这样对我来说公平吗?”沈安溪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委屈。

    “你冷静点,这里是公司,你这样大喊大叫,会对我们的形象造成多大的影响你知道吗?”沈枞渊见到沈安溪这个样子,脸上露出了不悦,“如果我不照顾你的感受,我会直接解雇你,让你回家。就是照顾到你的感受,我才只是将你名下的客户转给别人。”

    “那你至少咨询一下我的意见吧?还是说,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不够薇薇安那个女人重要?你还没有解释你们之间的关系,你说呀,你是不是为了讨好她,所以才将我名下的客户转给她?”沈安溪越说越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都说了,你冷静一点。我跟薇薇安什么都没有,你别在这里大喊大叫可以吗?这就是白领的工作。你是我公司的员工,就必须服从我的安排。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不喜欢,你可以辞职走人。反正,我沈枞渊也不是养不起你,不是么?”沈枞渊说到这里,脸上已经露出了极其不耐烦的表情,“现在我要去跟股东们开会了,你回去好好工作吧。”

    沈安溪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中的委屈越来越浓。她深呼吸了一口气,便出了办公室门口。刚走出门口,却见到周薇薇迎面向自己走来。沈安溪在气头上,即使看到周薇薇向自己微笑点头示意,也懒得理她。

    沈安溪就这么气冲冲地走回了自己的工作座位处。因为心中委屈,沈安溪根本就无心工作。就这么在座位处坐了一阵,沈安溪耳边响起了周薇薇的声音:“安溪,我过来向你拿客户的资料的。”

    沈安溪压下内心的委屈和愤懑,跟周薇薇说了候老板的大概情况,然后就将那叠厚厚的资料给了周薇薇。

    周薇薇走了之后,沈安溪收定心神,对着电脑屏幕处理起工作来。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