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偶遇李威
    “是这样的。我刚才和我男朋友在那边玩,然后两个可爱的宝宝也在旁边,正好我们在吃冰淇淋,就问他们要不要。他们说也要吃,然后我们就给他们一人吃了一勺。”那个穿着火红裙子的女子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略为担忧的神情,“结果他们吃完了,就说觉得身上痒。”

    沈安溪轻轻拧起了眉,走到两个孩子跟前,轻轻拉开他们的衣服看了看。应该是过敏了。

    “妈妈,我觉得身上好痒哦。”女娃娃这时皱着眉头对沈安溪说道。

    “妈妈,我也觉得好痒。”男娃娃边说着话,边瘙着痒。

    沈安溪安慰他们道:“没事的,等会让爸爸载你们去看医生,吃点药就好了。”

    “真是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两个宝宝吃冰淇淋会过敏。”那个穿着火红裙子的女子,此时对着沈安溪一脸歉意地说道。

    沈安溪对着她摆了摆手:“没事的,你们也不知道。我们这就带孩子们去看医生。”沈安溪的话音刚落,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了眼帘,随之熟悉的嗓音飘进耳朵:“露西,你过来这边干什么?”

    穿着红色紧身t恤和牛仔裤的男子,走到了那个被称为露西的女子旁边。他看到沈安溪和沈枞渊两人,脸上微微一怔:“安溪,枞渊,这么巧,你们也在啊?”

    沈安溪看着眼前的李威,表情有一秒的呆滞,接着她对着李威微微笑了笑:“李先生,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李威没想到自己能在这里看到沈安溪,当下心里泛起淡淡的喜悦,却更多的是酸涩:“我挺好的。你呢?”说了这些问候语后,李威便转头,对着沈安溪旁边站着的沈枞渊微笑点头示意。

    沈枞渊此时出于礼貌,也向着李威微笑点头示意。

    “原来你们认识啊。”露西看了看李威,之后又看了沈安溪和沈枞渊两人。

    “是啊,我们认识很久了。”李威转头回答了露西一句。

    沈安溪看到李威有点尴尬,正想找个借口离开,却听到耳边传来女娃的声音:“妈妈,我要你背我。”紧接着便是男娃的声音:“妈妈,我也要你背。”

    两个孩子到了沈安溪背后,都争着要她背。沈安溪一个趔趄,便向前倒了去。沈枞渊见状连忙走上前去——却被李威捷足先登,率先抱住了差点倒地的沈安溪。

    “安溪,你没事吧?”李威抱住了沈安溪后,下意识地说出了关心的话。说完这句话后,李威还伸出手去,帮沈安溪理了理头发。也许是他的亲昵让沈安溪有点不习惯,此时李威看到沈安溪挣脱开了自己的怀抱,然后一脸礼貌而疏离的表情说道:“谢谢,我没事。其实这里是草地,让我摔下去也没关系的。”

    沈安溪还有一句没说出来的话是,何况还有枞渊在身边。

    在一旁的沈枞渊看到两人的对话,脸色却沉了下来。这时沈枞渊走到沈安溪旁边,拉起了她的手:“我们走吧,跟孩子们去看医生。”说完,沈枞渊都没向李威和露西道别,便拉住了沈安溪的手,径直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露西看着沈枞渊拉着沈安溪离去的身影,皱了皱眉头:“这个英俊的男人,看起来好像是生气了。你是不是和他太太有什么?”露西也不是什么蠢钝的人,刚才的那一幕,她也看出来了李威对待沈安溪有些不同。

    李威这时低下头,然后淡淡地说了句:“你不要乱讲话,我跟他太太并没有什么。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去别的地方吧。”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草坪。

    沈枞渊开车载着两个孩子和沈安溪到了医院。医生给两个诊断过后,说是花粉过敏,并不是什么冰淇淋过敏。然后医生跟沈枞渊和沈安溪说道:“两个孩子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开点抗过敏药给他们吃,吃完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在面前的病历处写下药品的名称。写完后,医生便抬头对两人说道:“如果两个孩子吃完这些药后,还是过敏的话,记得过来复诊。”

    沈安溪和沈枞渊这时从椅子处站了起来,然后向医生道了谢,便去付账拿药了。

    回到家里后,沈安溪喂了两个孩子吃药。吃完药一阵子,两个孩子身上的疹子便退了。

    “身上还痒么?”沈安溪极其温和地对着眼前的两个宝宝问道。

    “不痒了。”两个宝宝异口同声地回答着,还边说边摇了摇头。

    “不痒了就好。你们先去游戏室玩,爸爸有事情想要跟妈妈说。”旁边的沈枞渊走了过来,拉起了两个宝宝的手,往游戏室走去。

    过了一阵,沈枞渊从游戏室出到客厅,然后在沈安溪旁边坐下。沈安溪拿起茶几处的一个提子放到嘴里,咀嚼了几下后吞下:“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直接说吧。”

    “其实你和李威的事情,一直像根刺一样,扎根在我的心里。”沈安溪这时看着窗外说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和李威早已经断绝来往。之前我刚做业务员的时候,我负责的一个客户刚好是他的远方亲戚,于是他就帮了我一下。后来我跟他说明了情况,不需要他的帮忙。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过了。”沈安溪对着沈枞渊不想隐瞒什么。

    “那好,你跟我解释一下,那天你下了车,跟着李威去旧时光酒吧后,都做了些什么?”沈枞渊这时对着沈安溪说道。他的眼角微微上挑,带着些许的冷意。

    “那天你赶我下车。我本来是想拦部车子的,没想到走着走着就遇到了李威。然后他载我到了市区,之后他说想去酒吧放松一下。我们就去了。进到酒吧里一阵子,我说酒吧里空气不好,之后我们就离开了酒吧,各回各家了。”沈安溪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头:“媒体乱拍乱写,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酒吧的酒保,是说你们两人去附近万豪酒店一度**去了?有那么巧的事情吗,你下了车就能遇到李威?你去到哪里都能遇到李威?是你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的吧?”沈枞渊说到这里,太阳穴隐隐露出了青筋。

    “我要怎么样说你才信?因为李威和我的事情,你才一直这样对我是不是?酒吧的酒保说的话你信,媒体乱写你也信,就是不相信我。你我夫妻这么长时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沈安溪说到这里,感觉心腔中充斥着无比多的委屈,仿佛随时都会决堤的水一样。

    “说起信任,你又何尝信任我?你不是因为不信任我,怀疑我跟周薇薇的关系,才来我公司工作的吗?”沈枞渊冷冷地看着沈安溪,冷冷地反唇相讥。

    沈安溪看着沈枞渊,没有说话。过了一阵,她觉得脸庞有点凉,伸手去一摸,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哭了。沈安溪转过脸去,伸手去拿了茶几上的抽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沈枞渊看着她,嘴唇微动,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他起身,此刻的脸色像是比刚才柔和了一些:“我觉得我们彼此都需要冷静一下。我先回公司了,其实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说完,沈枞渊便往门口走了去。

    等沈枞渊出了门口,沈安溪才让自己放肆地流下泪来。刚刚关系才缓和一些,没想到在遇到李威之后,沈枞渊的态度会转变得如此快。要怎么样,她才能让沈枞渊相信她和李威之间真的没什么呢?

    沈安溪抬头看了窗外的景色一阵,心里蹦出了一个念头,现在这个情况,会不会是有人在搞鬼?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每次她和李威记那么的时候,都会有娱乐记者来拍照?而且,她和李威去酒吧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她都没有去细想过。还有周薇薇......周薇薇这个人,她沈安溪第一眼见到她,便觉得她跟周琳琳在某些地方很像......一时之间也说不出具体哪里像,是五官某个地方,抑或是气质像?抑或是两个地方都像?

    沈安溪想到这里,便敢脸上的泪痕,快步走进了卧室。

    到了卧室后,沈安溪翻到了手机联系人里私家侦探的电话,拨打了他的手机号。私家侦探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手机听筒里传出来私家侦探熟悉的嗓音:“你好,沈太太,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沈安溪也没有心情跟他寒暄,便直接说明了来意:“我想让你查一个人。周薇薇。”

    “好的。等会你把她的资料信息从电脑处发给我吧。”私家侦探这时说道。

    “我让你找出周薇薇和周琳琳之间的联系。还有最近这两人的行踪动向,我希望你都能一一向我汇报。”沈安溪这时握紧了手机说道。

    “好的。”手机那端的私家侦探回答道。

    “三天的时间够了吗?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你能早一点查清楚。”沈安溪这时又对私家侦探说道。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