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又遇李威
    这天,沈安溪吃完午餐后,便出了家门。她已经闷在家里几天了,工作找不到不说,连面试机会都没有。在家里越宅越郁闷,沈安溪决定出门到处走一走。

    刚走出家门口,沈安溪却看有一个熟悉的人影迎面走来。那人今天破天荒地,穿了一件白衬衣,却没束衣摆,就任由白衬衣的衣摆这么随着步伐飘荡着。

    “安溪,好久没见了。你最近可还好?”李威脸带微笑,走到了沈安溪的面前。沈安溪这时在心里嘀咕,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这人呢。当下她对李威礼貌地笑了笑:“还好吧。只不过最近到了外公家里来住。”

    “去附近咖啡馆坐一坐?那边那家咖啡馆的蛋糕不错,我去吃过。”李威说着,抬头看向那不远处的咖啡馆。

    沈安溪心想,反正最近也没事可做。而她也决定跟沈枞渊离婚了,那么之前说的跟李威断绝来往的约定,就没必要维持下去了。当下沈安溪将双手插到牛仔裤裤兜里,一副放松的样子:“好啊,那我们就过去吧。”

    李威没想到沈安溪会答应他的邀请,当下脸上完全藏不住喜悦之意:“我听说,你最近在找工作?”

    两人并肩往咖啡馆走去。沈安溪过了一阵,才转过头去问李威:“你怎么知道我在找工作?”

    “你和沈枞渊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得满城风雨了。你们是大名人,有什么风吹草动,那些媒体还不是蜂拥而至吗。再说了,我在圈子里有一些朋友,他们也泄露了一些信息给我。”李威边走边回答着。

    沈安溪想了想,李威这人朋友众多,消息灵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况且她和沈枞渊自结婚开始,就一直是媒体追逐的目标。所以她和沈枞渊之间的动向,媒体详细报导,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她最近忙着浏览招聘信息和投递简历,根本没时间去理会媒体那边的事情。还有......沈枞渊和周薇薇的事情。这些东西,真是眼不见为净,省得看完了心里添堵。

    沈安溪和李威一路来到了咖啡馆。李威坐下后,便轻车熟路地点了几样甜品和咖啡。服务生很快便将东西都端了上来。因为今天是工作日,咖啡馆里没什么人,也显得周围更加清幽。

    沈安溪端起眼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耳边响起了李威的嗓音:“听说你和枞渊最近在闹离婚?”

    沈安溪嘴唇微动,然后回答了他一个字:“对。”

    “为什么?你们之间的感情不是很好吗?”李威这时皱着眉头看她。

    “他早就移情别恋了。已经带着新欢进进出出,我不想受这种侮辱。我沈安溪又不是离了谁不能活。”沈安溪说到这里,叉起了眼前的一块蛋糕,放进嘴里。

    李威依然是皱着眉头,他听了沈安溪的话后,转头看向窗外。沉默了一阵后,他才转过头来对沈安溪说道:“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觉得枞渊不会是那种人吧。”

    “话说,你不希望我们离婚么?”沈安溪看着李威说道。

    李威听了沈安溪的话后,先是一怔,然后轻笑出声:“我是希望你会选择我,但是。”说到这里,李威看着沈安溪说道:“我更希望能能幸福。我们是朋友不是么?那么作为一个朋友,我的义务就是给你提供合适的建议。我的建议是,你好好跟他沟通一下,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李威说到这里,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沈安溪这时将手上的咖啡杯放下,然后扭头看向窗外:“不说他了,我最近心情很是烦躁。”

    “怎么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李威一脸关切地问道。

    “你帮不了我的。谢谢你的好意。”沈安溪知道如果自己说找不到工作,李威肯定会说给自己推荐岗位什么的,然而她不想要李威的帮助。所以她并没有跟李威说她在烦心找工作的事情。

    “要不,你可以去我那里住一段时间。我有个朋友,在这里有临江别墅,你可以过去他那里住一段时间。他那别墅的环境很好,像度假酒店一样。”李威说完这些话后,切了一块盘中的蛋糕放进了嘴里。

    “不用了。我在外公家住得很舒适。”沈安溪连委婉的话都不想说,便直接拒绝道。

    “你要是在你外公家住得舒适,现在就不会一脸愁容了。”李威说到这里,又说道:“你眼底的黑眼圈别人远远就看得到。”

    沈安溪不禁被他逗笑了。她端起面前的咖啡正想喝,却听到李威说道:“你睡不好的话,就不要喝那么多咖啡了。”

    沈安溪满脸不在乎地将咖啡放到嘴边,喝了几口,然后说道:“不管了,没事的,反正最近又不用上班。”

    沈安溪说完这句话后,转头看向窗外。不看还好,一看到窗外的那个人影时,沈安溪不禁吃了一惊,当下不觉脱口而出叫道:“枞渊。”

    李威扭头顺着沈安溪的视线看过去,脸上也露出微微的惊讶,但很快他的脸色又恢复如常:“枞渊。”

    窗外的沈枞渊脸色有些阴沉,他转身就往咖啡馆的门口走了过来。没多久,沈枞渊就走进了咖啡馆。

    沈安溪看到沈枞渊走到自己的面前,然后伸手将自己从座位处拉起来:“跟我走。”

    沈安溪甩开他的手:“去哪里?跟我去办离婚手续我就去。”

    沈枞渊向着李威走了几步:“她是我太太,你天天缠着她干什么?”

    李威脸色变了变,然后从座位处站了起来,对沈枞渊说道:“沈先生,麻烦你搞清楚。我是跟安溪偶遇的,我没有天天缠着她。”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讽刺的笑意,然后接着说道:“你跑到这里来,一副抓奸的样子,你和那位周小姐的事情,现在不是闹到满城风雨了么?怎么,只准州官点灯,不准百姓放火?”

    沈枞渊的脸色此刻变得铁青,他往前几步,然后扬起拳头就往李威的脸上挥了过去。李威动作敏捷地侧身避开了沈枞渊的拳头,然后说道:“怎么,说不过我,就要动手了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沈枞渊?”

    沈枞渊心中的怒火更盛,他正想又对着李威挥拳头,却看见沈安溪走到了他们两人中间:“你俩够了!沈枞渊,我说过,我跟李威之间什么都没有,我们是清白的!我拜托你们,不要那么幼稚好吗?”

    沈安溪的话音刚落,便有服务生走了过来,对着他们说道:“先生小姐,出什么事情了吗?请不要在这里斗殴好吗?”

    “不好意思,我们的事情会解决的。不会有斗殴事件发生的,你放心吧。”沈安溪这时转头对着那服务生说道。

    那服务生后退几步,向着沈安溪几人微微鞠了鞠躬:“好的,那几位有什么吩咐再叫我。”说完,那服务生便离开了。

    “你们不要再闹下去了。我先走了。”沈安溪没好气地对着李威和沈枞渊两人说完,便拿起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提袋,转身往咖啡馆走去。

    “怎么,还要打么?出去找个地方,我跟你痛痛快快打一场啊。”李威挽起白衬衣的袖子,脸上带了点轻蔑的神情,对沈枞渊说道。

    “我没工夫理你。”沈枞渊对着李威冷冷地撂下了一句,就追着沈安溪出了咖啡馆。

    沈安溪走到了大街上,听到身后响起了沈枞渊的声音:“安溪,你等一等我。我有话跟你说。”

    沈安溪脚步没停,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不断地向前走着。身后沈枞渊叫着她的名字,然后沈安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他的手拉住了。

    沈安溪重重地自胸腔里呼出一口气,然后转身对沈枞渊说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就想解释一下我跟周薇薇之间的事情。我跟她真的没什么。那天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在布一个局而已......”沈枞渊脸色焦急地对沈安溪说道。

    沈安溪这时有点情绪失控地说道:“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们什么关系我都不想知道!也不关我的事!我不想再见到你,你放手!”说到这里,沈安溪甩开了沈枞渊的手,然后向着欧阳大宅跑去。

    沈枞渊皱着眉头看着沈安溪的身影,只觉得自己每呼吸一口气,心腔都是疼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原来最难受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受到伤害。而是看着自己爱的人,伤心流泪的样子。

    沈枞渊神情恍惚地站在原地一阵,忽然听到李威的嗓音在自己身后响起:“沈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她是你的太太,有什么事情你不能跟她好好沟通?她现在这样,一定是你当初没安抚好她的情绪。她跟你说,她跟我没有关系,你都不相信。你都把女人带到酒店里去了,你让她怎么相信你?”

    沈枞渊转身,看着李威一字一顿地,冷漠地说道:“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那么鸡婆多嘴。”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