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封杀
    第二天清晨。

    最近沈枞渊都睡得不大好。他像往常一样,很早就醒来了。沈枞渊醒来后,想了想昨晚周薇薇说的话,便打开了手机的资讯页面。他翻到娱乐新闻那里,看到的第一条新闻便是——周薇薇深夜从沈枞渊先生住处出来,两人已同居?

    沈枞渊看到这里,便生气捏紧拳头,用力地在墙上锤了一下。他昨晚明明不同意,这个周薇薇,早有预谋!

    沈枞渊深呼吸了几口,然后便走到了窗前。他思索片刻,便在心里暗暗道,周薇薇,这是你自找的。沈枞渊在窗前站了一阵,便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那边过了一阵才接通,手机听筒里传来了熟悉的嗓音:“枞渊?这段时间都没见你,你小子忙什么去了呢?肯定又忙着自己公司的生意吧。”

    “少华。我想请你帮个忙。”沈枞渊回答他道。

    “你说吧。能帮的我都会尽力。我们之间不用客气。”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这时说道。

    “你不是认识个在娱乐圈里可以叱咤风云的人吗?我想让你,叫他帮我个忙。”沈枞渊说道。

    “什么忙?你说的是上次那个周先生吧?”董少华好像有些还没睡醒的样子,说完这句话后,他打了个哈欠。

    “我想让他帮我封杀一个人。她叫周薇薇,就是最近利用和我的绯闻红起来的,那个十八线明星。”沈枞渊忍着心中的厌倦,向董少华说出了这些话。

    “哦,那个女明星啊。我们圈里的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想蹭你的热度。你又怎么会看得上她呢。”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这时又继续说道:“好,这是小事一桩。即使周先生不答应,我也有的是办法。”董少华回答沈枞渊道。

    “好的,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有空请你国外游。”沈枞渊说完这些话,又继续说道,“没什么事就先这样吧。你要是困,就继续睡吧。”沈枞渊听董少华在手机那端的嗓音,能推断出他昨晚铁定又是通宵玩乐了。

    “好。”手机那端的董少华说到这里,又打了个哈欠,“那我继续去睡回笼觉了。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沈枞渊便换了衣服,去了公司。

    又过了两天。

    周薇薇的单身公寓里。

    周薇薇拿起桌上的水杯便往地上砸去:“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连广告公司都不跟我签约了?这是为什么?”她的声音带着竭嘶底里的尖利,和着水杯在地上碎裂的响声,简直令人恐怖。

    周薇薇旁边的张经纪人这时安慰她道:“周小姐,别心急啊。他们不跟你签约,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他们觉得你不符合特定的风格而已......”

    “能有什么鬼风格?现在不是有流量有关注度就能拍戏,就能接广告吗?还分什么乱七八糟的风格?”周薇薇这时披散着头发,对着张经纪人吼道。

    张经纪人这时嘴唇微动,还想继续安慰周薇薇,却听到周薇薇助理的声音响起:“周小姐,刚才互娱影业那边打电话过来了。”

    “他们说什么了?”周薇薇转头问道。

    “他们要跟周小姐解除合约。违约金他们会打到周小姐的账户。”周薇薇的助理有些胆怯地说道。

    果然,周薇薇听了她的话后,便又狂躁起来,她跨着大步走到了桌边,抓起一个花瓶便往地上砸去:“他们有病吧?不是说好了签半年吗?”

    花瓶砸落在地,应声四分五裂。

    周薇薇的助理见状,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才开口说道:“他们那边的人还说一句话。”

    “什么话?都解约了还有什么狗屁放?”周薇薇气得太阳穴上青筋冒起。

    “他们说,周小姐你被娱乐圈封杀了。这是一个娱乐圈里,很有影响力的人说的。他们猜想,周小姐你应该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才会......”周薇薇的助理还没说完,便看见周薇薇急冲冲地走进了卧室。

    过了一阵,周薇薇便又急冲冲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周小姐,你要去哪里?”周薇薇的助理和张经纪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出去一下。你们今天不用上班了,自由活动吧。”周薇薇扔下这些话,便出了门。

    周薇薇到了马路边,便拦了一部计程车,然后报了周琳琳住所的地址。没多久,计程车就到了周琳琳住所楼下。

    周琳琳正躺在沙发上吃着瓜子,看着电视机处的综艺节目。看到一半,忽然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周琳琳懒洋洋地从沙发处站起,走到门旁。她也懒得看猫眼,直接打开了门。

    门口处站着的,是脸色阴沉的周薇薇。周琳琳不禁有些惊讶地问道:“怎么了?怎么这副样子?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吗?”

    “进去再说好吗?”周薇薇紧绷着一张脸,大步走进了周琳琳的家里。

    周薇薇在沙发处坐下。周琳琳问道:“要喝茶吗?”

    “不用了。我气得喝不下任何东西。”周薇薇这时回答她道。

    周琳琳心中疑惑,便走到周薇薇旁边坐下,然后皱了皱眉头问道:“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

    “我被娱乐圈封杀了。”周薇薇直截了当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什么?谁会封杀你?之前,看你的明星生活不是挺好的么?一时又去拍电影,一时又接了广告,忙得连陪我逛街的时间都没有啊。”周琳琳说到这里,拿起面前的水果糖盒,挑了一颗糖来吃。之后,她便将糖盒递到了周薇薇面前,“你要吃一颗吗?”

    “不用了。什么都吃不下。气都气饱了。”周薇薇摆了摆手。

    “真有那么气吗?”周琳琳含着嘴里的糖问道。

    “所有的公司都跟我解了约。所有原本想跟我签约的公司,都拒绝了我。”周薇薇这时回答她道,“我猜想,封杀我这件事情,肯定跟沈枞渊有关。”

    “怎么又会跟沈枞渊有关呢?他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去封杀你?”周琳琳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这样的。前几天的晚上,我去了沈枞渊家里,求他帮我个忙。那时候我刚失去了一部电影中的女主角色。我就想让他跟我传个情侣绯闻什么的,好提高我的大众关注度。”说到这里,周薇薇低下头,将脸埋在手心里一阵,然后才抬起头,“作为交换,我说我可以给他提供沈安溪的下落。谁料,他一口回绝了我。还说不想跟我扯上关系。”

    周琳琳听了周薇薇的话后,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她什么好。耳边又响起了周薇薇的嗓音,而这次的嗓音带了点哭意:“为什么?他就这么讨厌我么?连传个绯闻都不肯帮我么?”

    “你知道,他本就不喜欢你。你这样死赖着他,他当然会厌恶你。尤其是你还拿沈安溪的下落作筹码。我是他,我也会拒绝你的。”周琳琳这时略带厌恶地说道。

    “周琳琳,你什么意思?我是过来让你给我出谋划策的,你反倒讽刺我一番,有你这么当表姐的吗?”周薇薇听了她的话后,有些不满地说道。

    “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你一当上女明星后,就看不起我这个表姐了。你私底下,跟我那些下人说我是不学无术的大小姐,你以为我不知道么?我只是不想跟你计较而已。”周琳琳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微鄙夷的表情,“你不是一直借沈枞渊来炒作么。我知道,其实你心里,还是喜欢他,还是幻想着要做少奶奶。”

    说到这里,周琳琳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意:“但是,除非沈安溪死了,否则,沈枞渊是不可能忘记沈安溪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周薇薇不想再听周琳琳说下去了。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跟周琳琳吵,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心情跟她周琳琳吵。当下周薇薇从沙发处站起,然后对周琳琳说道:“本来我还想着,你可以有个表姐的样子,给不了我实质上的帮助,至少可以给我一些安慰和鼓励。”说到这里,周薇薇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我还是高估你了。你又怎么会有个表姐样呢。一个连自己表妹的床照都可以拿出去给别人看的人,我又怎能对她要求那么多?”

    说完这些,周薇薇便再不看周琳琳,径直离开了房间。

    日子倏忽过去,很快又过去了一周。

    沈枞渊最近已经不去夜店流连了。他想起自己曾经的放浪,都觉得厌烦。夜店那种地方,全是一些无聊的人。大晚上不睡觉,跑去喝酒跳舞,视作放松。其实在沈枞渊看来,一点也不放松。夜店这种地方去多了,会让人觉得自己人生更讨厌。

    沈枞渊翻开桌上的财务报表,正想仔细看的时候,忽然听到桌上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他拿起手机,手机屏幕处显示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沈枞渊按下接听键,手机听筒里传出了一个浑厚的男性嗓音:“你好,请问是沈枞渊先生吗?”

    “是的,我是。”沈枞渊握紧了手机回答道。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了一具疑似是您太太沈安溪的尸体。麻烦沈先生过来我们警局一趟好吗?”手机那端的男人继续说道。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