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 同父异母的妹妹
    ,精彩小说免费!

    沈安溪没有目标的在医院大楼里来回游荡着,心里不停的在思考着刚刚两个小护士说的话。

    仔细想想,其实刚才那两个人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全市没有几列的血型,而很碰巧的是沈枞渊和安妮都是,自己还都认识。

    并且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对香菜深恶痛绝,可是光凭血型一样,也都不吃香菜,沈安溪也不能断然认定安妮和沈枞渊就有什么关系啊。

    可如果说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那么这一切又实在是太巧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沈安溪忽然觉得,其实安妮本来的容貌和沈枞渊眉眼间似乎有些相似,就连性格脾气有些时候还挺像的,只不过沈安溪当初因为自己太过于观察安妮脸上的那一颗泪痣型的胎记,都忽略了这些细节。

    对了,那颗泪痣,想到安妮脸上那颗泪痣,沈安溪就觉得很是熟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又总是想不起来。

    到底是在哪里,为什么看起来会是那样的熟悉,沈安溪努力回想着,泪痣,在沈家!

    沈安溪终于想起来了自己是在哪里见到过,怪不得她觉的很是熟悉,原来沈安溪是见过的,见过安妮的,那是沈安溪还在沈家的时候,她在沈老爷子书柜里的一本书里夹着的相片上看到过安妮。

    小时候,沈安溪喜欢书籍,而在沈老爷子的书房内,有着各种各样的书,那时候沈老爷子对于沈安溪也并不反感,并且告诉她,如果要是又什么喜欢的书籍,可以自行翻阅。

    有一天她随手从书架里抽出了一本书,那本书里正好就夹着一张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的照片,在那个女孩的眼角下方,就有一颗和安妮一摸一样的泪痣。

    沈安溪看了两眼觉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就放了回去,现在看来,安妮和照片上的那个小女孩,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人。

    沈安溪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其实安妮很有可能就是沈枞渊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母亲和沈枞渊的母亲一样,也都是沈老爷子在外包养的情妇,只不过安妮母亲并没有沈枞渊母亲那般命好,生的是女孩,而不是一个男孩。

    这一切就像是老天爷给沈安溪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沈老爷子也从来没有跟谁提起过自己还有一个女儿这件事,难道就因为安妮是一个女孩,所以他就可以否认她的存在了吗?

    怪不得自己上次和安妮提起她父母的时候,安妮会是那番模样。

    “喂,你在想什么!”就在沈安溪还在为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暗暗感慨时,忽然有只手从后面搭在了她的肩头,安妮声如细丝的在沈安溪的耳边说了一句。

    “啊!”沈安溪被突然出现的安妮吓得不轻,随即大叫了一声。

    沈安溪惊魂未定的转过身子,一脸怨念的看向安妮,而此时的安妮正双手叉腰大笑不止。

    沈安溪原本还想埋怨安妮几句,可是在见到脸色苍白,还硬撑着和自己开玩笑的安妮以后,缄默了,心里有种莫名的难过。

    “安妮,不要闹了,你现在怎么样了,头晕不晕?怎么不休息一下,还有心情来和我开玩笑。”沈安溪皱着眉头,轻轻的说道。

    安妮见沈安溪一本正经的模样,也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意,耸了耸肩:“头晕啊,只不过是想来通知你一声,沈枞渊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你也不用担心了,很远就看到你站在这里发呆,所以想戏弄戏弄你。”

    听到安妮这番话,沈安溪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鼻子开始发酸,一肚子的酸楚,眼眶也渐渐湿润了,就在她知道沈枞渊出了车祸的时,沈安溪也强迫着自己不要哭,不能哭,可此刻,她好想抱着安妮大哭一场,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沈安溪低着头,一言不发,泪水大有洪水决堤之势,她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这沈安溪一哭,安妮整个人都懵了,她心想自己这也没说什么特别过分的话啊,而且都告诉她了,沈枞渊也没什么事了,这沈安溪为什么就哭了。

    安妮一时间不知所措,就那样怔怔的站在原地,任由沈安溪一个人哭的伤心欲绝。

    “安妮,对,对不起。”沈安溪一边哭,还不忘给一旁的安妮道歉。

    “我,我,你别哭啊,难道是我说错话了?”安妮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头都快要炸了。

    “不是你,是我,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我就是想谢谢你。”沈安溪哽咽回了安妮一句。

    安妮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向沈安溪,随后用手一把捂住了沈安溪的嘴,“你给我闭嘴,沈安溪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哭什么哭,丢不丢人啊!”沈安溪这一哭闹的她脑袋生疼,她抽了血,她可经不起沈安溪这么折腾。

    沈安溪也没想着哭的,她当然觉得丢人,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那种无以言表的情绪。

    “你要是答应我你不哭了,我就松开,如果你继续这样,我可就理你了!”安妮可不会哄人,尤其是女人,并且此刻她是十分的嫌弃,万分的嫌弃沈安溪,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手心里沾满了沈安溪鼻涕眼泪湿漉漉的感觉。

    这对于一个本身就有点轻微洁癖的人来说,是一种多么大的考验啊。

    安妮怎么想的沈安溪是全然不知,不过她现在就希望安妮可以立马松开手,再这样被安妮捂住嘴巴,她就要岔气了,沈安溪瞪着自己眼泪汪汪的大眼睛,无奈的冲着安妮点了点头。

    “那我松开了哦,说好的,不许哭!”安妮还是有些不放心,可还是松开了捂在沈安溪嘴上的手。

    在安妮松开手以后,沈安溪真的停止了哭泣,她弯着腰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又深深的呼吸了几口空气。

    “安妮。”沈安溪侧着头对着安妮软软的喊了一声。

    “干嘛?”安妮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头有些晕,语气也很不耐烦。

    经过沈安溪的这么一折腾,安妮的脸色好像愈发的苍白了,身子有些发软无力,安妮忽然感觉眼前一黑,就径直晕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

    “安妮,你终于醒了,怎么样,头还晕不晕,饿不饿?我拜托楼下的厨房特意给你熬了桂圆红枣汤,我专门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吃这个很补血的,你要不要尝尝?”

    安妮刚睁开眼,沈安溪就立马凑了上来,对着她不停问这个,问那个,很是紧张。

    昨天安妮突如其来的晕倒,可是吓坏了沈安溪,幸好医生告诉她安妮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时失血过多,出现了晕厥的状况。

    “我什么都不想吃,你可不可以离我远点。”看着沈安溪的大脸,安妮都觉得有些头疼。

    闻言,沈安溪立刻退到了离安妮一米开外的距离,瘪着嘴,闷闷的吐出一个字:“哦。”

    从昨天安妮昏迷到现在,沈安溪就寸步不离的守着,没曾想,安妮醒来以后第一句话就是让自己离她远点,不禁有些郁闷。

    安妮的脸色相比于昨天好了一些,不过还是十分的虚弱,她看见沈安溪吃瘪的模样以后,都忍不住被都乐了,嘴角勉强的有了一丝笑意。

    “我现在是真的不饿,等我饿了再吃。”安妮声若蚊蝇的回了沈安溪一句。

    不过心里还是很开心,当她睁开眼时沈安溪陪在她的身边,就好像两个人从来没有发生过矛盾一般。

    两个人就好像回到了当初那般,沈安溪坐在安妮的床边,给她讲着自己在网上看到的一些笑话,努力想要逗安妮开心,而关于安妮是沈枞渊妹妹的事,沈安溪则是只字不提。

    “对了,安妮,我想问问,沈枞渊真的没事了吗?”沈安溪一直陪在安妮身边,到现在也不知道沈枞渊那边的情况,所以她还是想再确认一遍。

    原本还笑的挺开心的安妮,在听到沈安溪的问题以后,停顿了几秒,淡淡的回一句:“没事了。”

    房间里的气氛也因为沈安溪的问题变得有些沉重,安妮不再开口,沈安溪面露尴尬,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是该怎么向安妮解释。

    “请问安妮小姐在吗?我是沈枞渊先生的下属,此次前来是代表沈先生答谢安妮小姐的。”门外传来敲门声,还有一个极具磁性的男声打破了房间沉默的氛围。

    安妮和沈安溪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沈枞渊。

    “在,进来吧。”沈安溪代替安妮回了一句。

    门开了,来人正是沈枞渊的秘书,沈安溪和安妮都认识。

    “安妮小姐,老板因为身体缘故,不能亲自来看望你,希望你不要介意,这是老板的一点心意,请您一定不要拒绝,他老板说了,如果这次没有你,他或许就撑不过去了,所以请您务必要收下。”秘书进来以后,径直走向了躺在病床上的安妮,很是恭敬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双手呈到了安妮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