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四章 沈安溪的提醒
    ,精彩小说免费!

    “安老师你就留下来嘛。”大宝和小宝也在一旁附和道。

    “好好好,安老师不走,真拿你们没办法。”沈安溪蹲下身子,捏了捏大宝和小宝肉肉的小脸蛋。

    其实沈安溪决定留下来,还有另外一个打算。

    在育儿室里的老三听到沈安溪来了,便迫不及待屁颠屁颠的跑到客厅,吵着闹着要让沈安溪陪自己玩。

    沈安溪都没来得及和坐在客厅的安妮说上一句话就被三个小宝贝拉到了花园,四个人在花园里玩的不亦乐乎,好像只要沈安溪和三个宝贝呆在一起,所有的不开心和烦恼就都烟消云散。

    客厅里安妮也没有和沈枞渊再交谈,两个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花园里的沈安溪身上。

    沈枞渊默默的注视着沈安溪的一举一动,心里默默庆幸,还好,还好她回来了,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沈枞渊发誓都不会再松开沈安溪的手,不会让他从自己身边溜走,他眼底很快划过一抹笑意,但又很快恢复到平静。

    他微微侧头,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一旁的安妮,到现在他都没有调查出沈安溪和安妮之间,到底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秘密,唯一有一点他可以确认的是,沈安溪肯定是在她失踪的这段时间认识安妮的,否则以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来看,沈安溪以前怎么会从来都没有跟自己提起过。

    沈枞渊不相信安妮的身份是他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可经过这几天一系列的观察,安妮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沈枞渊眯了眯眼,目光又回到了沈安溪的身上,或许一切的问题都要从沈安溪身上下手。

    而安妮此时的注意力都在沈安溪的身上,也并没有留意到一旁的沈枞渊,每当沈安溪和三个宝贝一起玩耍时,安妮脑海里就会蹦出“岁月静好”这个词。

    她会思考自己所做的到底是对是错,在安妮没有和沈安溪接触以前,在她看来上级下达的指令都是不容置疑的。

    就这样,沈枞渊和安妮各怀心思的坐在客厅,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份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天空被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太阳也渐渐失去了光泽,从西边落下,芳姐的晚餐也准备好了。

    “安老师,晚餐准备好了。”沈枞渊站在花园的门口,冲着正躬着腰,抱着老三藏在大树后面躲猫猫的沈安溪轻声叫了一句。

    闻言,还来不及等沈安溪反应,正努力寻找沈安溪和老三的大宝应声抬头,顺着沈枞渊的目光,跑想了大树。

    “安老师,安老师,我找到你们了!”大宝兴奋的拉住沈安溪的手说道。

    见状,沈安溪怀里的老三很是不满的冷哼一声,都怪dad,想到这里,老三嘟起自己的小嘴,朝着远处的沈枞渊做了一个鬼脸。

    而沈安溪没有心思理会沈枞渊,她宠溺得到低下头,伸出手揉了揉大宝的头:“好好好,不过也该吃饭啦。”说罢,便牵起大宝的手,大宝又拉着小宝,一行人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沈枞渊见沈安溪神情漠然,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带着疏离,心头不禁一怔,他一直都沉浸在找到沈安溪的喜悦当中,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他和沈安溪之间的隔阂误会都未曾解开。

    就在沈枞渊出神之际,沈安溪已经带着三个宝贝到了餐厅,沈枞渊深吸了一口气,也走了进去。

    饭桌上沈安溪终于找到机会,她总有意无意的把话题往安妮的工作上谈,沈安溪夹了一块鱼肉,又装作不经意的随口问道:“安妮,最近工作累不累啊?”

    “还行啊,不累。”安妮微笑着回应了沈安溪,她相信沈安溪不会在沈枞渊面前揭穿自己的身份,但她不明白沈安溪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闻言,沈安溪又做出一副想到什么的样子,继续开口:“你身体刚刚恢复,你确定你身体吃的消?”

    “嗯嗯,我真的没事,你就放心好了。”

    “那你最近工作忙着做什么,都不和我联系。”沈安溪的语气带有一丝责备,讪讪开口,仿佛不满安妮对自己的冷落,看起来有些失落。

    听到沈安溪说的,安妮连忙放下碗筷,冲着沈安溪解释道:“没有啦,怎么会,我还想着这个周末约你出来逛街呢,怎么会不和你联系。”尽管她不明白沈安溪说这些话到底有何用意,可还算事配合。

    “好吧好吧。”沈安溪垂着头,像是有些无聊,随手扒了扒碗里的饭。

    其实对于安妮的这个答案,沈安溪心里一点也不在意,她说了这么多无关紧要的话,不过是在为自己后面要说的话做一个铺垫而已。

    从一开始,沈安溪的不经意,到后来话锋一转,表现出自己对安妮身体状况的关心,在沈枞渊面前,上演了一场两人姐妹情深,不得不说,沈安溪的演技都可以伦比许多专业演员了。

    沈枞渊抿着嘴唇,似笑非笑的看了沈安溪一眼,猜想沈安溪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

    果不其然,沈安溪在沉默了半响以后,把话题转向了沈枞渊。

    “沈先生。”沈安溪半偏着头,一双大大的眼睛,神色如常的望向沈枞渊。

    “嗯?安小姐,怎么了?是饭菜不合你胃口吗?”沈枞渊停下手里的动作,挑了挑眉,眸底划过星点笑意。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听到沈安溪突然有一件事需要和沈枞渊商量,安妮握住筷子的手没由一紧,绷紧了心玹,努力压制着内心的不安。

    沈枞渊感受到了安妮情绪的变化,他很好奇,沈安溪口中的事,到底是什么事,沈枞渊嘴角一掀:“安小姐说说看。”

    “其实我还是比较担心安妮的身体,她也才恢复没有多久,而且她这个人有时候特别的倔,什么事都爱硬撑着。我的意思也不是想让沈先生太偏袒她,我只是希望沈先生这段时间交给安妮的工作都轻松一点,就是把那些简单的工作交给她,什么很重要的事,或者文件报表,你可不可以就先交给其他人去做。”沈安溪不紧不慢的说道。

    沈安溪这番话如果是说给别人听,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她这是在关心安妮,担心安妮累坏了身体,而沈枞渊偏偏就不会这么认为,聪明如他怎么会不明白沈安溪想要表达的,并不止字面上那么简单,分明就是话里有话。

    难道是沈安溪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沈枞渊直视着沈安溪的眼睛,想要从中寻找出答案,沈安溪深邃的黑眸半眯着,颜色灰暗的让沈枞渊无法探察。

    安妮的身子明显一顿,她低着的头缓缓抬起,贝齿狠狠的咬住下嘴唇,眼神富有深意的看向沈安溪,原来沈安溪刚才绕了那么一大圈,全是为了现在做铺垫,也真是大费周章了!

    以这么隐晦方式的想要告诉沈枞渊,要他堤防自己,看来沈安溪还是不想放弃,要插手这件事,陡然间,餐厅里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怪异。

    就在这时候,沈枞渊才悠悠开口:“啊,原来安小姐要和我商量的就是这件事啊,安小姐客气了,安妮小姐做为我的救命恩人,不管怎么说,我都一定会照顾好她的,这一点你放心。”他回答的理所当然,佯装自己根本没有察觉有什么问题。

    “其实不用这样的,我真的没事。”安妮一副是实在不好意思,面红耳赤的对着沈枞渊说道。

    “快吃饭吧,不然饭菜都凉了。”沈枞渊没有正面回答,故意绕开了这个话题,而心里却已经打定了主意。

    关于这个问题也就被沈枞渊一笔带过,至于沈安溪,在她看来这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点到为止,沈枞渊能不能明白,那就是他的事了。

    饭后,安妮趁着沈枞渊上楼的间隙,把沈安溪拉到了卫生间。

    “安沈!”安妮把沈安溪的身体扳正,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一直压制着的情绪,也在这一刻全然爆发。

    早在沈安溪说那些话之前,她就料到了安妮会有这样的反应,她神色漠然微微张开了着嘴:“安妮,我不能眼看着沈枞渊的公司被你毁于一旦。”

    这次沈安溪的态度和上一次见面时已截然不同。

    “我懂了。”安妮的脸色忽明忽暗,望着沈安溪的眼里满是失落,她明白沈安溪已经做出了决定,她刚才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的选择,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安妮转身打开了一旁的水龙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透过镜子冷冷的盯着沈安溪,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你今天来,不止是为了提醒沈枞渊吧,没用的,看着吧,要不了多久沈枞渊的公司也就不复存在了。”

    说完,安妮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径直离开了。

    沈安溪定定的站在原地,瞳孔猛然缩了缩,难道安妮猜到自己接下来想做什么,还有安妮那句要不了多久沈枞渊的公司就不复存在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有所行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