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我可以打‘死’他吗
    姜太全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叶一已经走到门口,便不予多留,只是让小孙女姜紫涵把叶一送走。

    姜紫涵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待见叶一,即便是有爷爷的吩咐,她也仅仅是将叶一送到了电梯上,而后就再度回到爷爷房间。

    此时的姜太全正站在落地窗前,鸟瞰这座城市,原本平静的心绪却在刚刚那一刻掀起了一丝波澜。

    姜紫涵听见爷爷的叹息,不(禁jin)上前询问“爷爷心(情qing)不好好久没听见您叹气了。”

    “心(情qing)”姜太全微微眯眼“也好,也不好。”

    姜紫涵冰雪聪明,自然能猜的七七八八,但却并未直接开口,而是等待着爷爷继续说下去。

    “叶一,是个神人,他能来,能跟你缔结婚姻关系,不论是对你,还是对我们姜家,都是天大的好事。”姜太全道。

    姜紫涵脸颊微霞,只是这并非全然是害羞,还有些生气,不就是个登徒浪子么,油嘴滑舌的,稍微有了点本事,哪至于爷爷说的这么神乎其神的

    姜太全自然知道姜紫涵心中所想,随即又叹了口气“我这么猜想着,苏家那小丫头应该就在楼下等着叶一吧亲自把叶一送来这里,交到我们的手上,单单是这份心(胸xiong),就足以说明她确实不凡,如今叶一离开,又要随着她回去,那么此次她来我们姜家,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了。”

    姜紫涵心中猛地一颤,贝齿紧咬,粉拳更是狠狠地攥着。

    “不过这都不是我叹息的理由,我叹息的是,苏家那小丫头或许跟叶一之间也有着一些关系,我担心叶一被她给抢走了。”姜太全转头看向姜紫涵。

    姜紫涵感觉自己的内心在瞬间就被爷爷看透,从小到大,她什么都听家里的,即便是婚事,之前她也有所耳闻,且不说同不同意,至少她现在没准备反驳这桩由爷爷亲手安排的喜事。可在见到爷爷如此夸奖叶一之后,她心中就总有种厌恶感,其实她自己也明白,这厌恶感并不仅仅是因为叶一的为人以及其在爷爷口中的评价,更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姜家的一件货物。

    “如果我想,那他就绝对不会喜欢上苏柔雪”姜紫涵轻咬着下唇,转(身shen)离去之时,一滴泪珠落下,任这泪水多么晶莹剔透,却还是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落地窗前,姜太全看着叶一跟苏柔雪上了车,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电话接通,而这接电话之人正是大门口负责送叶一与苏柔雪离开的前厅经理。

    “苏小姐,叶先生,两位请留步。”前厅经理四十多岁,长得很魁梧,但说起话来却彬彬有礼。

    “干什么”叶一扫了一眼这前厅经理,要不是他说话,刚才都直接被叶一当成是空气了。

    “是这样的,姜老想请二位一同参加今晚的宴会,他现在正亲自下楼准备挽留二位。”前厅经理道。

    这前厅经理入职有五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接到姜太全的电话,任谁都知道姜太全是什么人,他区区一个前厅经理,能被姜太全直接使唤,即便是将来没有任何奖金或者是职位提升,这事(情qing)也足够成为谈资了,故而现在这件事(情qing)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办好的。

    “我跟那老头说过了,不想参加什么宴会。”叶一有些不耐烦,宴会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就很麻烦,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繁文缛节的东西了。

    前厅经理心惊,这个青年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二十出头,甚至有可能连二十岁都不到,竟然张口就称呼姜氏集团掌舵人姜太全为那老头他到底是什么(身shen)份

    就在叶一转(身shen)准备要走,那前厅经理左右为难不知所措之际,苏柔雪却笑盈盈的开口了,她这语气像是在哄叶一开心,但声音却又压得很低,前厅经理根本就听不见她说了些什么,只能感觉到她对叶一说话时特别温柔。

    “叶一,宴会里面有很多好喝的酒,好吃的东西,而且还能见到很多美女呢。”

    叶一听见这话当即驻足“哎,早说啊,那老头要早告诉我这些,还用这么费事刚才我在楼上不就答应他了”

    苏柔雪含笑“不过我要先带你去买一(身shen)礼服,你这(身shen)衣服可不能去参加宴会。”

    “也行。”叶一丝毫没犹豫,本(身shen)今天跟苏柔雪出来就计划着要去买衣服的。

    旁边的前厅经理这算是把心放在肚子里了,可就在这时,却忽然听见一阵急促的鸣笛声。

    “妈的,干什么东西呢要走赶紧走,老狗不挡路”就在苏柔雪他们的车子后面听着一辆兰博基尼盖拉多,驾驶位钻出来一个男人,他下车之后就把车钥匙扔给前厅经理,吩咐道“赶紧把这两个人给清走。”

    前厅经理脸色大变,心道今天这可真是(热re)闹了,一面是姜老要求留住的人,而另外一边,就是姜老的二孙子,如今双方发生冲突,他也不敢多说一句,只能是低着头默不作声。

    “哟,苏柔雪啊,眼光不错嘛,哪里找来的小白脸哦不对,应该说是小黑脸,啧啧啧,没想到你喜欢这口啊。”这男人说着,掏出烟点了一根“早知道你喜欢这么玩,我们家工地上面那些农民工随便你选啊。”

    啪

    苏柔雪刚要开口,就听见这清脆的一声。

    “这人太((贱jian)jian)了,我可以打他吗”叶一悠悠道。

    男人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火辣辣的疼,刚点着的烟头掉在地上,他愤怒地想要还击,可却发现刚才对方力道极大,一时之间,他眼前竟然有些恍惚。

    “你这不是已经打了么。”苏柔雪说的风轻云淡。

    “哦,那我纠正一下,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打死他吗”叶一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冰冷,大夏天,却偏偏在这一瞬间有种(阴yin)风撩过发梢的感觉,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当他在死字上面加了重音之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