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水中妙事
    “怎么回事谁报的警发生了什么事(情qing),都让一让,让一让。”刚刚有人报警,这边就传来了一阵声音,众人回头一看,是警察来了,警察来了之后他们也就放心了。

    一个老人无奈地指着大桥下面的湖水“哎,绝对没救了,这么长时间,铁定是死了。”

    “怎么回事”听见这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出,这女人的声音刚一传出来,就给人一种仿佛是冬天来临的感觉,几个男人看见这声音的主人之后,不(禁jin)眼前一亮,这女人是警察那绝对是警花,漂亮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身shen)材,比电视里面的明星还漂亮。

    “跳下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浮上来,铁定是死了。”老人叹了口气,转(身shen)便要走。

    “跳湖”一名男警察看着下面,正想要掏出摄像机拍摄,却只见一道(身shen)影从他(身shen)旁穿过。

    众人甚至都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只见一个穿着警服的人纵(身shen)一跃直接跳下去了,也不知道是她跳之前说过话,还是跳之后,回((荡dang)dang)在众人脑中的是人都跳下去了,你们还在这里看(热re)闹

    桥距离湖面这么高,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跳下去,就算是警察,也不至于这么拼命吧

    这女人,如果叶一在,定然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就是当时在大学旁边的警察局之中见到的那个警花秋寒。

    这一刻,就连录像的警察都蒙了,说跳就跳,这要是出了点事(情qing)

    他犹豫了一下,正想要跳下去,却发现旁边一只手落在他肩膀上,他转头一看,是一个稍稍年长的同事。

    “你没这本事就不要下去了,秋队有秋队的本事,但是你没有,你就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qing)就行了。”年长的同事道。

    男警察没说什么,但却心里面有一丝丝被看低的感觉。

    秋寒落水的时候,很多人都纷纷掏出手机来,这种事(情qing),他们自然是要录下来视频的,一名警察能够奋不顾(身shen),在听见有人落水之后就从二十多米高的桥上跳下去,这种精神,堪称楷模,绝对是要拿出来让人敬仰的,让人学习的。

    秋寒入水,能够感觉到这水温有些不对劲,她心中没有多想,朝着一处不断冒着气泡的地方而去。

    秋寒的水(性xing)很好,当她游到那人旁边的时候,上前便一把抓住,但却手一颤,感觉到对方体温极高,猝不及防之下一张嘴,差点呛了水。

    叶一此刻体温已经下降了许多,虽然还没有恢复正常,但却能够感受到有人拽了他一下,他睁开双眼一看,模糊的神智当即便认出了秋寒。

    秋寒这么一睁眼,也看到了叶一,不过此刻在她心中没有什么叶一,没有什么男女,她看见的就只是一个需要救助的人,她不管叶一为什么会跳湖,但这一刻,她必须要将这个还活着的人带回去。

    但秋寒即便水(性xing)好,刚才呛了口水,现在也是有些自顾不暇,拉着叶一的手腕就要往上游,不过此时,她发现自己的(身shen)体十分吃力,而且氧气不足,(身shen)子猛地颤了一下,如果按照这种状态,别说是将人带上去了,怕是她自己都不可能活着回去。

    是放手,还是搏命

    刹那之间秋寒便做出了决定,奋尽全力抓着叶一朝上方而去,但人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秋寒(身shen)子再次猛地一颤,可此时,距离睡眠还有接近十米,她发现自己的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动作延缓,忍不住一张口,又是一口水呛进来。

    为了救人而死,是光荣的,可纵然如此,秋寒却还是不甘。

    她这么年轻,24岁的妙龄,连男朋友都没有过,这么漂亮,别说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情qing),就连初吻都还在,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

    唔

    秋寒瞳孔猛地一缩,感觉到一股暖流进入自己口中,这暖流竟然好似氧气一般,下一刻,她发现自己的双唇竟然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紧紧地堵住,她想要躲闪,想要避开,可却被这男人强硬地抓着,嘴无法合拢,任由对方为所(欲yu)为。

    她,很香。

    越是有着善心的人,在叶一的鼻子中所嗅到的,就越是香气,而此刻的秋寒(身shen)上所散发出来的香气是叶一从未见到过的。

    能够舍(身shen)救人,这种勇气,不是什么人都有的,这种品德,也是世间少有,这一刻,别说是叶一还处于一种神智迷离的状态,即便是他状态很好,神智清醒,他都会忍不住。

    秋寒虽然讨厌叶一,但却不得不承认,现在不是她救人,而是人救她,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将自己(身shen)体之中的氧气给了她,那么这个人要怎么在这水中继续存留下去

    就在秋寒这心思一动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一只手竟然在她(身shen)上乱动,而且这部位

    啊

    水中,传出秋寒的一声轻叫,这叫声没有传出来,但却已经是秋寒歇斯底里的惨叫了,她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做到的,更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自己没有半点反抗,就任由这个男人为所(欲yu)为。

    水中,渐渐飘出一道血红色,只不过距离太远,没人注意到这血红色,而最终,这一道血色融入了湖水,被彻底淡化了。

    秋寒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可那种奇妙的感觉却是她忘不掉的,她脑海中清晰地记得这个男人的面孔,他就好像野兽一样,索取着,发泄着,而秋寒,可以说是完全的受害者。

    一切结束了,秋寒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如梦似幻,她甚至觉得自己会不会合上双眼,再睁开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家里面,躺在(床chuang)上。

    当两人浮出水面的时候,就连上面看(热re)闹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不过他们两个并没有从入水的地方出来,而是去了一个荒芜的,没有人烟的地方。

    周围是小树林,夜色落下帷幕,这边没有路灯,旁人根本看不到,而此时此刻,秋寒就这样躺在水边,与入水时不同的是,她(身shen)上的衣服已经不知所踪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