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都市御灵师 第109章吓尿了
    “天地玄黄,善恶灵念,以我血(肉rou),祭我魂灵,只为诅咒,万劫不复”陶飞鸿一边恶毒地诅咒着,一边在流泪。

    即便是修士,若没有大彻大悟遁入空门,也还是会在这种时候感受到恐惧,凡世间的一切,他们是舍不得的,尤其是陶飞鸿,享受了凡世间的荣华富贵,现在如果就这么让他死去,他不甘心。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此时他内心的憎恨已经难以抑制,只不过这份憎恨并不是对于叶一的,而是对于刘昊的,至于叶一,虽说是憎恨,但相较于煽风点火的刘昊,却差的太远了。

    生命,如此脆弱,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人类才要修仙,为了长生,亦或者是为了能够为所(欲yu)为。

    陶飞鸿不是没想过要破解这死局,但他却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当叶一将灵力打入他体内的那一刻,他总算是发现了这灵力的不同。

    炎阳体。

    这种暴躁的体质所散发出来的灵力之中带着火焰,一旦被有意的打入了内脏之中,若是没有得当的方法,十二个时辰之内,必将烈焰焚烧而亡。

    陶飞鸿感觉到体内开始燃起火焰,他缓缓合上双眼,鲜血顺着手臂流出,这是他血(肉rou)灵魂献祭的诅咒正要生效。

    “死也不安宁,还想要诅咒我”忽然,陶飞鸿听见这么一句话。

    他起初以为自己是幻听,毕竟人临死之前,什么事(情qing)都有可能发生,可紧接着,他感受到一股灵力的波动,强忍着(身shen)体之中的剧痛,抬头一看,竟然是叶一

    陶飞鸿眼中闪过一道光彩,他像是疯了一样起(身shen),冲着叶一就扑过去。

    叶一静静地站在原地,连看都没看着陶飞鸿一眼,而是目光落在他这个别墅上,当他四下打量了一圈之后,回头看向陶飞鸿的时候,陶飞鸿竟然噗通一声跪在叶一面前。

    “大哥放我一马,放我一马”陶飞鸿泪眼纵横。

    “你这别墅不错。”叶一点了点头。

    这别墅,方方正正,在风水学上而言,这别墅的建造非常考究,可以说是极为不错。

    “明天就过户,送、送给您”陶飞鸿呜咽道。

    叶一眉头一皱“我是差你这点钱的人”

    “这”陶飞鸿此时已经感觉到火都烧到脑袋上了,哪里还会思考。

    “我听说过户需要过户费吧”叶一问。

    “我出,我出,您快救救我吧,放我一条生路。”陶飞鸿差点呛得一口血。

    “哦,那倒是可以考虑。”叶一摸着下巴道。

    陶飞鸿见叶一只是答应,却并不动作,眼前越发恍惚,他想要开口求救,却已经说不出话来。

    陶飞鸿心里面此刻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他心道你特么倒是救我啊,嘴上答应了,怎么就是不动弹

    不过就在陶飞鸿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却忽然发现自己(身shen)上焚烧着的火焰仿佛消失了,(身shen)体顿时之间就有着一股清流传来。

    他怔怔地看着叶一,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饶你一条狗命,是因为我有事(情qing)要问你。”叶一低头看着陶飞鸿。

    陶飞鸿趴在地上,浑(身shen)瘫软,就如同是一滩烂泥一般,但此刻死里逃生,他还是极为振奋。

    “您说,您说。”陶飞鸿此时是一头冷汗。

    “苏振南家里面有一些古董,你送的吧。”叶一道。

    陶飞鸿(身shen)子一颤,虽然这件事(情qing)他是有心隐瞒的,但是听见叶一这么一说,他当即也就明白过来,想要说谎自然是不可能了。

    “是我送的,我不知道苏振南与您还有联系。”陶飞鸿低着头,不知是因为刚才的疼痛还是因为胆怯,(身shen)体竟然在发抖。

    “谁指使的。”叶一问。

    “这抱歉,我不能说。”陶飞鸿犹豫了一下,回道。

    “哦,那你可以去死了。”叶一一挥手,一道灵力便窜入陶飞鸿的(身shen)体之中。

    陶飞鸿刚刚放松下来的(身shen)体在这一刻瞬间紧绷,整个人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直接从地上弹起来,在叶一面前跪的老老实实的。

    “是唐川,唐家的唐川,那个唐川之前跟苏振南做过生意,但是想要让苏振南(阴yin)沟里面翻船,之后就来找到我,给了我一些钱,希望我能够帮他。”说到这里,陶飞鸿有所隐晦。

    “真是道门败类,既然你老实交代了,我也不好对你下狠手了。”叶一叹了口气,似乎很是无奈。

    陶飞鸿松了口气,今天算是从阎王(殿dian)走了一遭,虽说内心对于叶一还是有一些憎恨的,可明知道自己实力不如叶一,他也就不再妄想着对叶一动手了,而是将自己心中所有的愤怒全都转嫁给了刘昊。

    “既然你这么老实,就赐你个安乐死吧。”叶一说完,抬手之间,手掌已经落在了陶飞鸿的天灵之上。

    陶飞鸿瞳孔猛地一缩,一股尿(骚sao)味就这样流出来。

    叶一抽了抽鼻子,连退数步,想杀这陶飞鸿的心思也没了“我从来不杀怂包,你也配说自己是茅山道士,竟然吓尿了”

    陶飞鸿哭着跪在地上“只、只要您饶我一命,今后鞍前马后,唯首是瞻。”

    “算了吧,我可不敢要你这样的小弟,饶你,不是不可以,今(日ri)我灵仆被你给伤了,我不与你计较,拿些灵丹妙药出来,这事(情qing)也就算了。”叶一又退了两步,心里面还琢磨着,这修道之人,不论是排便还是排尿,应该都不至于这股味道,可是这陶飞鸿的尿怎么这么(骚sao)

    “是是是,我这里有丹药,大哥,您看看,这些丹药全都拿去。”陶飞鸿说着就拖着湿哒哒的裤裆起来了。

    叶一眉头一紧。

    陶飞鸿当即明白过来,将丹药抛给叶一。

    叶一扫了一眼,点点头,转(身shen)离去,一边走一边琢磨着,自己今天是不是做了件善事,这十恶不赦的陶飞鸿他都没杀,反倒是放了对方,如此一来,也算是行善积德了吧。

    只不过唐川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陷害苏振南这件事(情qing),还需要回去好好询问一番,否则将来苏振南死了,惹得自己的大老婆不开心,那可就不好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