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砸场子去
    “干嘛呢,戏精上身了?”林羽眉头一皱,这画风变得林羽有些不太适应。

    “没有啦。”云浅雪笑嘻嘻的凑到林羽身边,然后一脸认真的打量了他一圈,“姐夫,我发现、其实你还是挺帅挺有型的。”

    林羽一脸淡然:“这个不用你说。”

    云浅雪暗暗咬牙,“那个,姐夫、听姐姐说你很厉害,是真的吗?”

    林羽头也不回的看着电视:“你指的是哪方面?”

    “呸,臭流氓。”云浅雪咬牙忍着怒气,继续低声下气。

    “姐夫,你帮帮我呗?”

    林羽转过头,得意的看着这小妖精:“现在知道你姐夫我牛逼了?你求我啊。”

    “姐夫,我求你、帮帮我好吧啦?”云浅雪说着、拽着林羽的衣袖撒起娇来,那酥酥的声音听得林羽飘飘然。

    刚才云清和她说了一点林羽的事情,云浅雪心里其实是充满怀疑的,但此刻她已经被云家逼到了墙角,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帮你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林羽老神在在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姐夫,人家都说小姨子的屁屁有一半是姐夫的,你难道愿意让你的一半小屁屁给那人渣祸害了?”云浅雪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林羽。

    “噗~”

    一口茶水从林羽的口中喷了出来,这是什么混账理论?

    “咳咳~好好说话。”

    云浅雪狡黠的目光看着林羽、进一步抱着林羽的胳膊低声软语相求:“你就帮帮人家嘛。”

    “行行行,帮你了!”林羽无奈的摇了摇头。

    云浅雪立即放开了林羽的胳膊:“那,我们可说好了,不许反悔~”

    林羽:“一边去,别碍眼。”

    “好叻~”云浅雪应了一声,蹦蹦跳跳的上楼去了。

    “老公,别看了,洗洗睡了~”

    云清换了一套紫色睡袍,笑盈盈的走下来,小脸红扑扑的、锦缎般的发梢上还带着一丝水汽,完美的身材在那丝质睡裙的映衬下隐隐显显,樱桃一般的小口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啃一口。

    好叻~

    到了二楼,林羽习惯性的向自己的卧房走去。

    “这边,你那间浅雪占了。”云清俏脸微红的说道。

    以前,林羽和云清是分房睡的,现在云浅雪霸占了林羽的卧房,云清也没去收拾其它房间。

    “一起睡?”

    林羽脸上闪过了一丝期待。

    一溜烟钻进了主卧的浴室中,不一会儿、哗哗的水声响起。

    云清静静的躺在床上,美眸有些紧张、有些期待的盯着浴室那毛玻璃上透出来的人影。

    不一会儿,林羽洗刷完毕、穿着个裤头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清儿,看什么的?”林羽感觉云清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她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要害部位。

    “嘿嘿,老婆你也很坏啊。”

    林羽嘿嘿一笑,一溜烟钻进了被子……

    “老公,别闹了,人家现在不方便。”云清低声羞怯的说道。

    “啊?”林羽一愣。

    一盆凉水当头浇下,天仙一般的老婆在怀,能动不能吃、真的很煎熬的。

    “乖,好好睡觉。”云清亲了林羽一口、搂着他的脖颈,小脑袋自然而然的靠在他的胸口。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相拥着,然后云清沉沉的睡去了。

    今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这些日子、她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太累了,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搂着云清,林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宁静,这种感觉是他千年来从未有过的,舒坦、宁静,只想一辈子就这么下去了。

    ---

    翌日,林羽起床的时候、云清已经走了,应该是去公司了。

    因为是周日,学校不上课、云浅雪这丫头也不知道哪儿去疯了。

    林羽下意识的放出神念扫视了一下里许之外、颜汐的宠物小店、发现这女人没在家,店铺关门,索性也就懒得出门了。

    重生之后,林羽要做的事情不少、报恩、复仇,还有京城林家那边、那个从自己还未出生就存在的幕后黑手,还有处心积虑败坏自己名声的宵小。

    这些人迟早都是要收拾的,昨天干掉了华家、林羽已经出了一口恶气,心情好了不少,所以林羽也不着急现在就去找他们。

    林羽相信、这些人迟早还会按耐不住继续作死的,这些人就留着一个个收拾吧,反正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

    吃过云清留下的早点之后便开始修炼自创的鸿蒙开天诀的淬体九重。

    不过,这次因为林羽刻意控制,别墅外的花花草草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发疯似的生长,如果像昨天那样忘情的修炼,恐怕要不了几天、这个望江别墅小区就会彻底变成一片原始森林。

    中午,林羽自己点了个外卖,吃过饭之后继续修炼。

    强大的意志和神念引导之下,鸿蒙开天诀淬体九重也是突飞猛进,隐隐已经到了第一重中段,估计再要不了几天就可以完成第二重的修炼了。

    傍晚

    一辆宝马suv驶出了望江花园小区,开车的是云浅雪,云清和林羽坐在后排。

    “姐夫,第一次见家长,你带了什么礼物?”云浅雪通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像只咸鱼一般躺在后座上的林羽,她现在很怀疑、林羽这只咸鱼是不是真的像姐姐说的那样牛掰,能不能把那叶天给震住。

    林羽懒洋洋的回了句:“没带。”

    开玩笑,云家上下、从老大小就没有一个待见自己的,当然林羽也不待见他们。

    前世云清遇难的时候,云家老老小小、就跟没事儿人一般,别提给云清报仇、就是云清的葬礼也只有云浅雪一人到了。

    他们怕被华家惦记上、为了把自己摘清楚,做的可真够绝的。

    对于这样的家族,林羽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呵呵~

    今天要不是云清要来,要不是为了帮云浅雪、林羽是绝对不会来的。

    即便来了、那也是来砸场子的。

    至于送礼,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没带?”云浅雪翻了个白眼。

    见过叼的、没见过这么叼的。

    看这厮这架势,哪里是去赴宴、分明就是去砸场子的。

    “我带了。”云清脸上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

    显然她还是十分期望得到家人的认可和接纳的,毕竟她不知道前世她死后、云家会那么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