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玩的就是你
    叶天那张红肿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他仿佛看到了林羽失去小兄弟之后绝望的样子。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将云清夺回自己手中,肆意玩耍的场景,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踏上人生巅峰,众多绝世美女环绕的场景。

    然鹅~

    下一刻。

    就在叶天的脸色变了。

    林羽动了。

    很快!

    一脚横扫,快的他根本来不及露出惊骇的目光。

    “咔”

    一声脆响。

    叶天看到自己的小腿被踢成了两截,折断扭曲的样子。

    然后,钻心的剧痛传来。

    “啊~”

    一声惨叫,叶天一个翻身,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你、你,混蛋,我跟你拼了!”

    双手单腿在地上一撑,一跃而起、完好的左脚呼啸着向林羽的脑袋招呼过来。

    “可笑!”

    一拳

    咔~

    左腿断!

    叶冥皇再次落地。

    “你、你玩我!”

    叶天双手撑地,仰头看着林羽、脸上除了怨恨之外,还有着浓浓的惊恐。

    他算是明白了,眼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林家废物。

    昨晚的一幕幕,都是他装疯卖傻,一手为之。

    他、把自己当成傻子一样玩弄。

    自己的小兄弟,就是中了他的阴损招数,才一直直不起来的。

    就像猫戏老鼠一样。

    在他的眼里,自己就像是个玩具、一个可笑的玩具!

    “对啊,我就是玩你的。”林羽微笑着蹲下身去,一脸嘲讽的看着他:“现在才反应过来?看来你不光实力不咋地、智商也不咋地嘛。”

    “你、混蛋,你杀了我吧!”叶天一脸羞怒的瞪着林羽。

    “杀你?算了,你太弱鸡了,杀你没成就感。”林羽摇了摇头,抬脚缓缓踩在他的脑袋上:“而且、我老婆说了,总杀人不好。而我呢、有个小怪癖,就喜欢看人家恨我恨的牙痒痒,却偏偏奈何不了我的样子!”

    无视、彻底的无视。

    张狂、太张狂了!

    叶天气的浑身发抖:“你若不杀我,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一定会!”

    “这么有自信?”林羽微微一笑:“孩子记住哥的话、猥琐发育、不要浪,你有机会赢的!你之前就是太浪了。”

    说完冲云清和诸葛芸微微一笑,向车子走去。

    走到半途,又停了下来。

    “忘了告诉你,其实、你的功法练错了。记住一句话、欲成神功、挥刀自宫,哈哈哈!”

    “噗~”

    羞愤之下,一口老血从叶冥皇口中喷了出来。

    “林羽,你等着,我说过、你一定会后悔的,今日你加诸在我身上的耻辱,我会百倍奉还于你!”叶天双手撑着身子,咬牙切齿的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子。

    嗒嗒嗒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一双高筒皮鞋出现在叶天的面前。

    “青竹!”

    叶天缓缓抬起头,总算看清楚来人的相貌,脸上的怨愤顿时更深了。

    人越是落魄,对背叛过自己的人就越是怨恨。

    虽然事实上是叶天自己先抛弃了兄弟、但在叶天心里,就是青竹背叛了自己、她在自己最倒霉的时候离开,在自己被踩的最惨的时候出现……

    “你这个叛徒、你来干什么?看我的笑话吗?”叶天满是羞怒的看着面前的青竹。

    “叛徒?呵呵、你说我是叛徒?”看着叶天凄惨的模样,青竹终究有些不忍。

    昨天晚上,叶天在兄弟们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寻欢作乐的丑恶样子,的确让青竹心寒了。

    但青竹毕竟是个重感情的人,昨天晚上走的太匆忙,没有来得及提醒叶天、小心那个林羽。

    所以,青竹准备提醒一下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没曾想,来晚了!

    “难道你不是吗?你这个贱人,敢背叛我,我弄死你!”

    羞怒之下,叶天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双手在地上猛地一撑。

    然后,一个蛤蟆扑食。

    双掌猛地轰在青竹的胸口上。

    “噗~”青竹没想到叶天会忽然向自己下手,一时不防中了招数、一口鲜血喷出、纤薄的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嘭~

    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

    “咳咳~”一掌重伤,青竹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天。

    “你、你想杀我?”青竹万万没想到,叶天竟然想杀自己!

    “杀你怎么了?我恨不得吃你的肉,扒你的皮,你个贱人!”叶天趴在地上,眸子中充满了疯狂和愤怒。

    “好,很好!”青竹双手捂着胸口、仰头看着天空:“这样也好,这一掌、算是灭了你我往日的情谊!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拖着孤寂的身体、缓缓向停车场外走去。

    看着青竹落寞的身影,叶天忽然感觉到一阵心痛、好像、自己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东西已经离开了自己一般。

    但、这只是一刹那的,下一刻、叶天的双眸中重新燃起了疯狂的恨色!

    云清开着车子,林羽坐在副驾位置上。

    后座的诸葛芸一脸不解的看着林羽:“林羽,你为什么留下那个色~a情狂?留下那种人,就等于留下了麻烦!”

    “没事儿,有人盯着他呢,孙猴子再厉害也逃不出如来的手掌心。”林羽满是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迷之自信!”寡妇芸摇了摇头,这厮的实力和他的口气一样大。

    林羽伸出手:“把破洞裙给我。”

    “啊?”寡妇芸一愣。

    破洞裙!

    这厮想干什么?难道真想让自己穿上这条破洞裙?

    这也太过分了吧?难道为了治好伤保住命,自己真的要向恶势力低头?

    寡妇芸有些纠结了。

    开车的云清脸色也是一变,车子明显甩了一下,看得出她的心并不平静。

    林羽:“拿来啊,愣着干什么,等我请你吃饭啊。”

    “哦”寡妇芸将衣服递了过去,手心里都出汗了。

    林羽也不管她,就在云清好奇的余光中,将包装打开、将破洞裙子拿在手中。

    “女人,看在清儿的份儿上,今天便宜你了!”

    “便宜我了?”寡妇芸瞪大了眼睛,这厮也太无耻了吧,让自己穿破洞裙、还说便宜自己了、他以为他是什么人?玉皇大帝吗?勾勾手指自己就得哭着喊着往上扑。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